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拈花时评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看了何频的关于温家宝占据了政治制高点的文章以后,看得出何频对温氏有相当大的期待,我心里颇不以为然的。但是我没有发表评论,因为我觉得会不会是因为我对温氏有成见,而影响了我对他的和他最近的言论的判断。所以在工作间歇的时间内,我梳理了一下温氏的一向作为和言论,我觉得有一点成熟的见解了,所以我也来谈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记得胡温搭档上台的时候,社会各界包括很多海外知识分子对他们是充满期待的。对胡的期待我觉得主要源自他的储君时代的十年不鸣,十年期间几乎从来没有见他发表过任何他自己的言论,大家想他也可能会一鸣惊人吧?结果将近十年过去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除了“构建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这些没用的废话。
   
   你要真的构建和谐社会至少要减少一点中国的两极分化,改善一下低层阶级的社会福利吧?你要运用科学发展观总要重视一下环境问题,缓和一下社会矛盾吧?结果呢?结果他什么都没做。只要你认真思考一下,他就是什么都没做,除了保持了GDP的增速以外,整个十年执政,乏善可陈。假如将来要评选最没有作为的最高领导人,冠军非他莫属。毛泽东那样的恶他是没做,其实他也做不来,可善的他也没有做,整个一混吃等死。

   
   于是整个执政机构全面恶质化,买官鬻爵,行贿索贿,侵吞国有资产,强拆拆到整个国家天怒人怨,而他总是坐在上位,什么都没有做。这就是胡锦涛,一个尸位素餐的最高领导人。估计他心里想的是只要共产政权在他手上没有正式倾,交棒给习近平以后就完了,那管死后洪水滔天。那么他的好搭档温家宝呢?
   
   大家对温家宝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他的普世价值论和影帝的封号了吧?在他上任伊始发表普世价值论的时候,多少人国人为之倾倒,欢呼雀跃,以为真的要开始期待已久的政治体制改革了。可是他以后做了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做,整整九年了,他什么都没有做。从他上任不久开始讲,讲到今年是第九年了,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开始了吗?有开始的苗头吗?有没有哪怕是动了那么一丁点呢?恕我眼拙,全没看见。
   
   也许凭他一人之力,要在中国独力撑起一竿政治体制改革的大旗,确实有点强人所难。毕竟他上头还有一个尸位素餐混日子的胡锦涛,旁边还有七大常委,而且九大常是实行一票否决制的。要争取到那八位的集体首肯,有点过于为难温同志了,那么力所能及的事情他干了吗?
   
   汶川地震他是飞快地去到了现场,不知道干了什么,但是他是当中承诺了豆腐渣校舍问题要一查到底的,他查了吗?这难道一国总理做不到吗?他是政府首脑啊,政府的第一号。结果连后来重建给灾民的房子也居然出现大面积的豆腐渣,他管了吗?他是亲自到了现场的,所有这些事情能一推四六说不知道?一位大国总理众目睽睽下做出的承诺都能食言,你能说这样一个人心里装载了民众吗?至于后来四川政府打压执意上访的学生家长,即便没人汇报他都能想出来,他做了什么吗?
   
   还有后来的三聚奶粉事件,让三鹿倒闭以逃避赔偿责任,这件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为那些结石宝宝和家长做过什么?赵连海被抓捕的事情他也不可能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他举起一只手指说,企业家身体里流着的应该是道德的血液。那官员呢?温氏难道觉得官员身上应该流着人民币的血液?政府难道一丁点责任都没有?
   
   假如在民主国家,这个事件足以让一届政府倒台的,而他连半点歉意都没有表现!所以他不是一个政治家,他只是一个蹩脚的政客,这样一个人还能让那么多人对他有所期待,中国人真的是可怜到实在没什么盼头了。直到前几天他还在媒体大肆批评社会道德沦落,价值观丧失,可偏偏造成这种社会现象的就是执政当局,难道不是吗?在中国这样一个政府政党包揽一切责任的社会体制下,几乎一切坏事情坏现象都逃脱不了共产党的责任,这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他可曾有过半点愧疚?
   
   我对他的记者招待会印象最深的,是他几次公开对外国记者声称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白痴都知道中国绝对不是一个法制国家,而且是绝对的人治,绝对的党大于法,党大于天。党是可以绝对地为所欲为的警察国家,特务国家,作为一个大国总理,这样面对上百名外国记者撒这样的弥天大谎,而且是谁都骗不了的大谎言。居然还有人,甚至是类似何频这样的才智之士对他充满期待,中国人实在是太可怜了。或许是因为太爱这个国家了,实在不希望这个国家继续沉沦下去,以至感情蒙蔽了他们的理智?
   
   在他治下的中国,食品安全问题越来越严重,腐败侵蚀了整个共和国的肌体,道德沦丧暗无天日,他做过什么?成就了什么?除了一个保八他做到了,其他什么都没有做。他难道不知道中国政权一年产生的公车消费就是一万亿,足够全体国民享受免费医疗和免费义务教育还绰绰有余?他难道不知道卖官鬻爵已经几乎是公开化地进行,人尽皆知?他难道不知道他侃侃而谈的保持稳定楼价仍然步步高升?他难道不知道中国每年流失的黑金过千亿?他难道不知道他的政府几乎将这个国家的资源和资产都耗尽了?他难道不知道这个国家的环境一年比一年差,污染一年比一年严重?
   
   而他的所谓保八,无非是靠加大政府投入,大搞所谓钢筋水泥经济而已。顶多加上超量发行货币,增加流动性以掠夺国民资产而已。那么他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又高调地唱起了政治体制改革之歌了呢?因为他开始想身后事了。这几乎已经是他们开始谢幕的时候了,胡想的是熬过这段日子,把烂摊子望习进平身上一推拉倒。而温氏想的是身后的名声,一个高级政客到了最后时刻,总要留下一点政治遗产的。
   
   他很清楚他也只能剩下一张嘴皮子嚷一嚷的功夫了,九大常委怕有八个是反对“普世价值”反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剩下他一个能有什么作为?而且他的歌整整唱了九年都没有任何作为,谁能指望他在最后的一年内干成一点什么呢?他在借政治体制改革的号角来掩盖他自己的无能,他还可以推脱说是政治体制改革的滞后限制了他的政府的管制能力。
   
   反正,他是在消费着何频们的感情。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2011/04/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