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高考岁月
[主页]->[新会员区]->[高考岁月]->[爱好民主公平就象下棋,看书一样,茉莉花]
高考岁月
·高考岁月:中国茉莉花活动的三大进步及可能拓展
·高考岁月:中国99.9%的人都受了严重的政治迫害,茉莉花革命
·高考岁月:两项起义主张,茉莉花革命时间,地点
·高考岁月:中共步兵,坦克实力,茉莉花时空要扩大
·高考岁月:公布中国茉莉花革命的长期时间,地点
·爱好民主公平就象下棋,看书一样,茉莉花
·反对中共政权的10级活动,茉莉花7
·13亿人成立自己组织的时候到了,茉莉花8
·在中共审讯室里只说走迷路了,茉莉花9
·中共高官北京军区,沈阳军区布防表,茉莉花10
·兰州军区布防表,空军实力,茉莉花11
·中共成都军区布防表,海军实力,茉莉花12
·中共高官七大军区布防表(完整版),茉莉花革命13
·为江西英雄,内蒙英雄欢呼,其它省市有英雄吗?茉莉花革命14
·三项起义主张,中国茉莉花革命15
·如果我是警察,我也说,“杨佳是英雄”,中国茉莉花革命16
·蓝色,白色作为民主公平的颜色,中国茉莉花革命17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好民主公平就象下棋,看书一样,茉莉花

高考岁月 2011年4月4日

   在华人中常常被人问到,“你这些追求/爱好民主公平的言行有什么用?”或者“说这些有什么用?”他们的言下之意是只要我不能废除中共高官奴役人抢劫人的制度,建立民主公平的制度,那我高考岁月就没有其作用,或者说只要我们普通百姓讲两句话不能改变全国状况,那我们就不该讲了。照这样的逻辑,我们什么事情都不该做了,甚至连躺在床上也不该了。因为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那全国人民的大多数就睡好了吗?那多数人可能还是没睡好,那是不是因为我没有改变这一全国的状况,我自己就觉也不该睡了呢?

   我们对民主公平的追求/爱好就与我们对其它事情的爱好一样,历史,地理,象棋,围棋,足球,羽毛球,数学,文学,物理,化学,唱歌,画画,书法,散步,烹饪,跳舞,演讲,说话。是不是说我看一辈子历史书,结果中国的历史爱好者没有因此增加一倍,那我对历史的追求/爱好就失败了呢?是不是我看一辈子文学书,结果中国的文学爱好者没有因此增加一倍,我对文学的追求/爱好就失败了呢?是不是我打一辈子羽毛球,中国的羽毛球爱好者没有因此增加一倍,我对羽毛球的爱好/追求就失败了呢?是不是我在四川一辈子吃甜食,如甜稀饭,而到我死的时候,四川人还是那么喜欢吃辣,我这喜欢甜食的爱好也算失败了呢? 是不是我说天气热,结果气温越来越高,我说天气热的话就成了错话呢?是不是我喜爱唱歌一辈子,结果中国的卡拉OK的歌声还是那么难听,那我唱歌也成错误了呢?

   显然这些都不是失败,错误。那种“谈民主公平有什么用?”的人,就叫有用派好了。那些有用派其实是把他们自己当作了神,只要他们一出手,还不能改变全国的状况,那他们就觉得不该做了。我们是把我们当作人,民主公平是我们普通百姓的追求/爱好,与我们文学,数学,烹饪,象棋,散步的追求/爱好一样。

   政治就是社会财富的分配,对于我们普通百姓获得物质的多少起决定性作用,民主公平的政治/社会财富分配让人生活幸福,专制抢劫的政治/社会财富分配让人生活困苦,这个道理我们在后面仔细讲。政治当然该是我们百姓最大关注的地方。如果我们百姓对文学,数学,象棋,烹饪还有追求/爱好,我们更该对民主公平有追求/爱好,对公平地分配社会财富更该有爱好/追求。

   很多人几十年生活在中共高官打造的环境里,以为什么事情都应以高官为榜样。高官讲几句话,一个城市就要动起来,一个省就要动起来,全国就要动起来。那是因为他建立了下级服从上级的指挥体系。如果他讲几话还不能让周围动起来,那就说明他的指挥体系失灵,对他就是失败。首先,高官一心想的就是权,就是这种下级绝对服从上级的关系,人人平等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而几十年来这个体系根本上维护就是13亿人没有一寸土地,没有一张选票,没有任何福利的奴隶制度,在98%的民众解决不了自己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全部四项生存的同时,高官日进斗金。2006年中国0.4%的人占有中国70%的财富。如果高官讲几句话不起作用,他的压迫人的下级服从上级的指挥体系不灵,那么高官肯定失败了。因为他无法靠民意维持其奴隶社会。中国这个基本状况,我们希望各位一定看明白。

   而我们追求民主公平的百姓与高官不同,我们有民意,就是说多数人估计是赞成我们的,我们靠民意,不用建立日常的组织,指挥体系一样可以推进民主公平。就象下棋,打球,看书,唱歌这些爱好/追求不需要组织,指挥体系,在全国开展起来一样,因为民众对这些有民意,有爱好/追求。我们没有指挥体系,自然不指望我们讲几句话一个省就动起来。

   我们推进民主公平或者说追求进步,就与下棋,打牌,打球,看书一样。首先我们自己的要求,而不是推进全国的状况。譬如说,我今天下午去下象棋,首先是我自己今天下午自己想下几盘象棋了,而不是说我这个行动就要对提高中国的象棋水平起什么作用。同样,我今天下午看100页《呼啸山庄》,首先是我自己今天下午想感受这部文学作品,而不是说我这个行动要对提高中国的文学水平起什么作用。同样,我今天下午通过什么方式给两个人讲中国需要民主公平,首先是我自己今天下午想与更多人交流生活的感受,谈谈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的福利是天赋人权,老天给每个人生活的一份土地绝不能给政权/政府白占,甚至交交朋友,不管是以后散步还是喝酒的朋友,而不是说我这个行动要对推进中国实现民主公平起什么作用。

   同时一个国家的象棋,打牌,看球,文学,散步,民主公平这些方面的追求/爱好也绝对是与每个公民对这些方面的追求/爱好分不开的。今天中国的象棋热,看球热,文学热,散步热,民主公平热等等当然与千千万万我高考岁月这样对此有追求/爱好的人的言行是分不开的。我就好比是一颗小小的雨滴,汇入了彻底改造中国的漫天风雨中。我高考岁月的文章都欢迎各位传播,登载,你可以将它们放入你的博客中,我更多文章在博讯博客的新会员区,笔名“高考岁月”。

   前面讲了政治对一个人获得物质的多少起决定性作用,本来就是我们百姓日常生活中最大的事情。民主公平本身就是我们生活的主要部分。中国实现民主公平后,我们每人包括曾经是中国公民的海外华人每人至少在中国领取2000平方米土地,每人获得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保障,每人对社会重大事务包括领导人选举,法律,教育等各方面进行一人一票的表决,比如离婚是受理一周后需要双方同意,还是只需要一方同意就可办理?我们的小学,中学,大学的教学内容,时间该如何安排?早上是该8点开始上学还是9点开始上学?这些都需要满18岁的10亿中国人一人一票的表决,完全都是我们的日常生活。所以我们讲,如果我们还有兴趣下棋,打球,看书,我们更该有兴趣决定我们自己的日常生活,而不是由在千里之外的北京的几个中共高官决定。

   明白了这个根本道理,我们追求民主公平的一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比如“如果一个民主人士到死的时候,中国还是没有实现民主,那他的追求是算成功还是失败?”我们讲这根本不是个问题,或者说这个问题是完全荒谬的。这好比说,“一个人看了一辈子文学,结果中国的文学水平并没有因此提高,那他的文学追求/爱好算失败了。”或者“一个人看了一辈子足球,结果中国足球还是多数时候冲不出亚洲,那他的足球爱好/追求就失败了。”我想谁也不会赞成这样的荒谬逻辑,一个人的成就与别人的成就与一个国家的成就都是根本不同的概念,不能混为一谈。

   那些以中国今天2011年没有实现民主为由,要我放弃对民主公平的追求/爱好,就好比让我放弃下象棋,看历史,看文学,打球的爱好一样荒谬。如果这个荒谬的逻辑可以成立,那些家伙简直可以要我今天就放弃生命,死掉。因为我今天吃饭,难道13亿人今天就因此吃得更好吗?不是。我今天睡觉,难道13亿人今天就因此睡得更好吗?不是。我今天活着,难道13亿人就因此会长寿一天吗?不是。那我简直就该死掉了,其它人也是一样该死掉了。

   所以作为13亿普通百姓的一员,我们绝不能是中共高官的思维,绝不能用他们的思维来看自己,看别人,什么他讲几话,全省没动起来就算失败了,更别说讲一辈子话,全省没动起来更算失败了。民主公平存在于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对它的追求/爱好,实在与下棋,打球,看书等爱好/追求没有两样。如果我死的时候,中国还是没有实现民主公平,我对民主公平的追求/爱好仍然是成功的。就象我下一辈子象棋,看一辈子文学,历史,数学,看一辈子足球,散步一辈子,如果我死时,中国在这些方面还是差劲,那我对这些的追求/爱好还是成功的。你可以说中国在这些方面失败了,但是我们每一位有这些追求/爱好的人是成功的,因为我们已经实践了我们的爱好/追求。

   13亿人都应参与2011年2月开始的茉莉花革命,原因我们在后面仔细讲。中国茉莉花革命是中国追求民主公平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对茉莉花的追求/爱好同样与我们下象棋,看足球一样,首先是自己有这方面的追求/爱好,不存在谁指挥谁的关系,也根本不需要。各位在下棋,看球,看书,茉莉花等生活各方面有什么心得,见解完全可以讲出来与民众分享。我高考岁月在这里讲,为真正分散中共高官的警力,真正便于遭到严重政治迫害的13亿人参与茉莉花革命,茉莉花革命的地点应该是城市,乡村的任何空地,也就是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时间是每天下午1点到晚上9点。就算一个1000万人口的大城市有1000个集会/散步地点,那一个地点周围也有1万居民。一个地点只要有500人就是影响,就比2011年3月里几周在一个城市公布的一两个地点的人多。而高官的警察分散到一个地点/空地也就两人,面对我们几百人,他也不可能做什么,最多照照相。

   2011年4月4日我们对中国13亿人都应该参与中国茉莉花革命及怎样参与作了如下新的表述。从1949年到2010年代中国百姓生活困苦的根本原因不是高考失败,考研失败,衣服没穿好,走路没走好,没有获得哪位老板的赏识,而是老天给全民生活的土地及其由它带来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福利/保障长期被中共约1万名县级(含)以上高官武力霸占造成的。我高考岁月的文章欢迎各位传播,登载,我更多文章在博讯博客的新会员区。

   人出生在地球上,老天给了每个人一份土地去生活。官员,富翁,教授都造不出一寸土地来,所以在土地面前就应该人人平等,一人一份。中国面积960万平方公里,2011年满18岁的中国公民约10亿人,算一算中国成年人平均占用土地近1万平方米,是英国,日本的各3倍。每位中国成年人至少能领取2000平方米的土地。那就是将全国适合人居住的土地以2000平方米为单位编号,划出10亿份,让满18岁的10亿人到民选政府抽号领取,一人一份2000平方米的土地,死后不遗传,交还民选政府由后来满18岁的人抽号领取。

   每个人领取老天给他生存的一份土地不妨碍他从事工业,商业,政府,教育,医疗,环保等各行业。他不经营他的土地,可以租出去,但不能买卖土地,因为土地不是他造的,也不是他永远拥有的,他死后土地要交还民选政府,由后来满18岁的人领取。

   同时民选政府还是占用了每个人约9000—2000=7000平方米的土地,就是说部分占用了老天给每个人生活的土地。那么政府就有责任/义务拿着这约7000平方米的土地补偿/给予每个人的住房,食品,教育,医疗的福利。民主国家就是这样。英国90%的土地属于民众,政府只有10%的土地,英国政府就拿着这10%的土地保障每个人住房,食品,教育,医疗四项生存。已经自己建了或买了住房了,就不能到政府领取福利房了,避免浪费,民主国家就是这样办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