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姜维平文集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今年的4月8日下午,刘少奇的长女刘爱琴回到父亲的家乡,即湖南省宁乡县刘少奇故居祭拜。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当天,天空下着小雨,刘爱琴以84岁高龄,冒雨赶回家乡参加“刘少奇湖南农村调查50周年”纪念活动,并来到纪念馆铜像广场敬献了花篮。祭拜过程中,刘爱琴不禁落泪,口中低语“我回来了,您安息吧……”,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 我想,刘少奇的爱女此时此刻,一定想到了毛泽东的独裁和霸道,想到了其父临死前的可怜相,想到了那个黑白颠倒,红色恐怖盛行的文革岁月,但她悟出了深刻的社会哲理了吗?
   
   我是亲身经历了文革的人,但那时我才十岁,我清晰地记得有关刘少奇的罪证材料是印了一个小册子,里面有关于他是叛徒,内奸,工贼,走资派的细节描述,还有知情者的证词,都打了指模和手印的,也就是说,我和当时所有的人是坚信不疑的,后来,我长大了,下了乡,上了大学,又做了记者,慢慢地才知道了:证据也会是假的,等我入狱又获释了,我才彻底地想明白了:专制制度是造成枉法追诉的根本原因,所以,我想问:刘少奇的长女流得什麽泪?
   
   如果从刘少奇和王光美及其家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们当然同情他们,在那个无法无天的年代里,一个国家主席被活活整死了,连个判决书都没有,放骨灰盒的名字都是假的,的确是一件悲哀的事,但是,最近,我读了《纵览中国》网站刊出的蒯大富题为《岁月流沙》的回忆录,和另一篇互联网上宋永毅的文章《别忘了王光美作为迫害者的一面》,知道了很多富有戏剧性的故事情节,特别是有些史实是涉及刘少奇和王光美的,如果换一个角度看,从毛泽东信任和利用的蒯大富的眼光观察,刘,王也是心狠手辣的惯于整人的家伙,或者说,假如毛泽东不果断地整肃他们,一旦失去权力,必将同样惨死在他们手里,只可能事件的细节略有不同而已,但专制政权无视人权的本质是一样的,试问:毛泽东作为中共党魁,在1966年的北京,不是拟发表一篇批评文章,都找不到地方吗?所以,蒯大富和宋永毅发表的有关王光美的文章很值得一读,并引发读者全新的思考。

   
   因此,与其说刘少奇是死于共产党的内斗,不如说是死于一党执政,如果1949年建立的是一个多党轮替,宪政民主的新中国,同样有从政志向的毛泽东和刘少奇,可以分组不同名称的党派,在自由的媒体上公开地互相指责和揭丑,拿出施政和竞选纲领,让老百姓投票决出雌雄,就像现在的台湾那样,如果刘少奇败了,就可以做专找执政党毛病的在野党,反对党,何苦活受罪呢?毛泽东利用皇权思想严重的愚民,把共产党多年施政缺失的罪行,一古脑地转嫁到了刘少奇身上,使他死了还要被踏上一万只脚,背个莫须有的罪名,后来又翻案,成了冤死鬼。这除了说明毛泽东的权术比刘少奇高明,还说明了专制制度给他提供了大舞台。
   
   我不知道刘少奇的家人明不明白这一点,只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们家人又得势了,刘源当了总后勤部的政委,刘爱琴也可以体面地祭祀父亲了,可是,他父亲当政时与毛泽东一起做的坏事还少吗?据宋永毅称,单是刘,王搞得所谓“四清”,“桃园经验”就整死了77560人,在他们的政策祸害下死去的人们,谁去平反,谁去祭奠,谁去献花啊!试问:你们的父亲是唯一,是至亲,别人的父亲不是也一样吗?如果在流泪的时候,能想到这些,想到这个国家的不幸,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悲剧群像,是中国人选错了政治制度,而不仅仅是毛泽东晚年犯了错误,可能她的心情,就会淡定一些,仇恨就会稀释,情感就会升华,也就有了使命感和紧迫感: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从这个制度创新的意义上讲,温家宝总理确实了不起,他先后七次公开谈论政改,还赶到深圳去大声疾呼:不改革就死路一条,此后发生的中东“茉莉华革命”证明他有先见之明,而勇敢地接待进京的访民也表明他不是光说不练,如果说,要救中国,救人民,他是明智的,真心实意的,他不是做秀,他是无能,一个无能的有良心的官员,和几个无耻的而又僵化的官员搅在一起,同乘一艘即将沉没的专制的木舟,试图闯过人民燥动不安的惊涛骇浪,岂能平安抵达彼岸?首先,他们选错了方向,不是朝着人类的普世价值,顺应世界民主潮流,顺应广大的民意,而是逆流回溯,倒退到了文革,什麽“唱红打黑”,什麽“中国特色”,什麽“五不搞”,其实,一言概之:一党执政,一党独裁,只是翻了一个身子,变以前的人整你,现在变成你整人,连漠视和践踏国家法律,徇私枉法的手段与文革时都是一样的:文字狱,随意侵犯公民的权利,动辄让公民失踪,把民众要求社会进步和民主转型的正义之举,诬陷为与海外敌对势力相勾结,等等。我不知道,刘爱琴晚年是否看到了每天都发生在身边的事情?是否联想到了父亲,是否真的有所醒悟?
   
   据我观察,别看现在中南海的高官耀武杨威,动辄下令抓人,但他们心里很清楚,说不定什麽时候点背,像刘少奇那样难逃被诬陷和整肃的下场呢!他们应当知道,刘少奇那时还没有什麽太严重的贪腐的问题,既便如此,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如果现在,哪一位政治局领导失去了权力,那就更容易被抓住把柄,因为现在是制度性,大面积,全方位腐败,正如民间所言: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抓谁都入监,抓谁都不冤。
   
   那麽,究竟是什麽东西挡住了刘爱琴的眼睛呢?原来,是人的本性:趋利避害,自私贪欲,现在中共给我父亲平反了,我就拥护,至于不涉及个人利益的事,不必在意,这正是中共领导人抵制政治改革的原因,他们不是不知道英美式的议会民主制度好,不是不懂得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公平,不是不知道还有绝大多数的劳苦大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是谁都想成为毛泽东,谁都不愿意,也不相信自己能再次成为刘少奇,谁都不想淌刘爱琴的眼泪,谁都想活着时“金山银山”,死了时“金碑银碑”,最好是不受刘少奇那样的罪,还能像刘少奇那样死后留个好名,有个供人瞻仰的纪念馆,但是,风水轮流转,世界那麽大,好事怎麽可能永远在你家?
   
   国内的上述报道说,刘少奇纪念馆开馆于1988年11月24日,现在的馆区面积1000多亩,是全国首批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首批4A级景区、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首批廉政教育基地、湖南省文明标兵单位,等等,我看罗列这麽多头衔,刘爱琴没有感悟到,其实就是一个基地:“中共一党独裁,内斗恶果基地”,但愿所有来瞻仰的人都知道,政治制度创新的重要性,如果有好的政治制度,就能限制和预防坏人作恶,反之,如果是坏的制度,就能使好人变成恶魔。
   
   刘爱琴流泪之际,面对的是其父刘少奇铜像广场,据称它的面积8000平米,广场正中树立刘少奇铜像,像高7.1米,意指刘少奇享年七十一岁,以及他对中国共产党的建设倾注了毕生精力,用党的生日“七一”以示怀念。故居呢,共有二十一间半房间,始建于1871年,现有建筑面积300多平米。1988年1月,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看,它自相矛盾,支离破碎,扩建更没有意义,刘爱琴应当明白:正是包括他父亲在内的中共高官,没有在建国后摒弃私利,致力于民主与法制制度的建立,后来才悲惨地像丧家犬一样死去,死在没有法制的文革年代。
   
   刘爱琴确实应当继续痛哭,不仅仅是为了父亲,也不仅仅是为了过去,现在,在她的周围,官员们不仅在严厉地制造红色恐怖,复制文革盛行的跟踪,盯梢,监听,监视,逼供信,等等,在扩大“文字狱”和各种名目的冤假错案,而且,还在装腔作势地声称自己是廉洁的红色革命接班人,他们接班的目的,是叫别人的父亲穷困潦倒,被强拆无家可归;是叫别人的孩子喝着毒奶粉,却闭上眼睛和嘴;是叫别人的老婆孩子学雷锋,粗茶淡饭,而他们自己吃喝嫖赌,留洋出国,购屋上学,富贵百年。
   
   因此,在我看来,如果刘爱琴的眼泪只为其父和昨日所流,就是鳄鱼的眼泪,不值得同情,不要以为以刘源为首的家人飞黄腾达,就高枕无忧,如果不借权势变革制度,这就只是一个新的轮回:在未来的虚伪而专制的一党执政内斗中,能否永葆强势和走运,恐怕还是“摸着石头过河”,其父没过去,还葬身河底,难道儿子就那麽走运?与其寄希望于侥幸,还不如推动茉莉花革命!
   
   2011年4月11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4月12日首发
(2011/04/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