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祖国母亲的呼唤]
姜维平文集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习近平参加达沃斯,周强何以亮剑
·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特朗普同意恪守“一中政策”,意义深远
·黄奇帆的儿子胆肥,巴西挥霍公款20亿
·中美开战,没有赢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国母亲的呼唤

    这几天,有关艾未未的新闻报道和评论,充塞了海外媒体的版面,他的母亲已发出了感人至深的呼吁:儿子在哪?我反复阅读了高瑛的告示,比对她当年给我的亲笔信,看着她熟悉而娟秀的字迹,即感到亲切,又悲从中来,中国为什麽这样不幸?需要一个七十八岁的诗人之妻,和艺术家的母亲,发出这样撕心裂肺的呐喊?她仅仅代表个人吗?或者说,艾未未遭受的不公正的待遇,仅仅属于他个人吗?它形成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麽?
   
   也许,我们从他父亲的坎坷经历中可以找到答案,可以使我们更进一步看清专制政权的本质,不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或者其它什麽党,只要不改变中国一党执政的体系,不变革这种僵化的政治制度,就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民主与法制,中国的知识份子就不能特立独行,艾青是这样,他的儿子艾未未也是这样,一代代的其他的有志之士,都会是这样!除非闭紧嘴巴,把两种功能变成一种:吃饭喝酒,谁给你物质待遇,谁给你钱,你就违心地给谁唱颂歌。
   
   我没见过艾未未,但他父亲艾青,我在80年代初专程赴京采访过他,这位中国诗坛泰斗亲口告诉我《大堰河,我的褓母》一诗的写作过程,它是在1933年的国民党监狱里写的,“大堰河”是穷苦人民的化身,共产党当时自称代表“大堰河”之类的劳动人民,所以,艾青亲近民众,歌唱光明,奔赴延安,也就是说,艾青在建国前后的一段时间里,是真心实意地拥护共产党的,因为那时的中共还记得“大堰河”式的劳动人民,曾用奶水养育了他们,但慢慢地进城当官了,在一党执政的宝座上享乐久了,就彻底地变质了。

   
   所以,像艾青这样有点良心的知识份子,中共就不喜欢了,他还想如同三十年代那样讲话,就只能往枪口上撞,再坐共产党的牢,于是,整整二十年被流放到新疆和东北,这比国民党还残暴,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写《大堰河,我的褓母》,还能把草稿带出来,但秦永敏在狱中写的文字,却在出狱时被自称比国民党英明的共产党抢跑了!艾青也是一样,他告诉我,他整天刷厕所,干农活,几十年的灵感都荒废了,多麽可惜啊!
   
   后来,邓小平仿照毛泽东,又把一党专制造成的罪恶转嫁到了“四人帮”身上,艾青被解放了,回到了北京,艾未未还可以首批出国留学,于是,他又变得拥护中共了,写了《归来的歌》,这是歌颂中共啊!当然他们高兴了,一度恢复了他副部级的职务待遇,建国初由稿费买得四合院也完璧归赵,艾青就是在丰收胡同里的寓所,接受我的访问的,他说,稿费能买一个大院,离北京站很近,他很高兴,可是后来又怎样了呢?当时,我明显看出了他的焦虑和矛盾,他想呼吁变革制度,但又不敢,想讲真话,没有园地,只有苦闷。现在,父亲带着未竟的心愿走了,儿子还在继续思索着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这正是中共最怕的致命之处!如今,他被捕了,连个拘留的手续都没有,这说明了什麽呢?是不是说明上层的政治斗争形势尚不明朗,是不是整人的证据还编造的不够?看来,他与父亲艾青一样,也要靠在潮湿的狱墙上吟诗了!
   
   可悲的是,这一代领导人都是读着艾青的诗长大的,胡锦涛也好,温家宝也罢,哪个人不能背几句艾青的诗?哪个人不曾在年轻时为诗歌和褓母“大堰河”而流泪?温家宝前不久还说他眼里饱含泪水呢?但是,土地还是那块土地,泪水未干呢,诗人的儿子就失踪了,他的母亲就哭了!这究竟是怎麽回事?世界发生了什麽事?中南海发生了什麽变故?真的令人费解吗?
   
   我认为,这个变化一点都不奇怪,毛泽东之所以搞文革,就是为了永远地保住一党执政,就是为了搞终身制,只不过他狡猾地利用了中国老百姓的愚忠,煽动出了人们对他的盲目崇拜,他成功地把施政缺失造成的罪恶,转嫁到了彭德怀,刘少奇等政敌身上,与此同时,艾青式的知识份子最具慧眼,最能看透独裁者,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所以,毛泽东要给50万个右派戴帽,要不停地搞运动,其目的是让知识份子毕生都在恐惧里挣扎,这样才能不动摇他的统治。
   
   同样的,现在的中共领导人,虽然并非政治强人,但专制制度没变,他们与毛泽东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中国经济发展了,他们及其亲友都成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员,比毛泽东过得还要奢华,还要舒服,也就更强势和顽固,所以,他们能轻易放弃权力吗?艾未未总在挑他们的毛病,不论是毒奶粉事件调查,汶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溯源,还是杨佳的杀警行动,他都明确地表达了与官方不同的观点,特别是茉莉花革命发生和蔓延以来,他一直行走在海内外某些敏感组织和人物之间,一直在打“擦边球”,在试探中共容忍的政治底线,这些早已经被其记录在案,现在,随着国际形势日趋紧张,极左势力逐步抬头,他自然就成了下一个牺牲品。
   
   中国专制制度的可恶和可怕,不仅仅在于它的残酷和无耻,而且,在于它的欺骗性和顽固,由于中国自古缺乏民主传统,皇权思想渗透许多人的骨髓,所以,几乎每个政党在夺权之前,都甜言蜜语,好话说尽,但只要一朝权在手,立即翻脸不认人,所以,必须变革中国的政治制度,才能杜绝上台的政党滥用权力,从这个意义上讲,艾青的悲剧不仅仅在于流放失声二十年,而在于晚年也没有深刻地认识到新的领导和政策是“旧瓶装新酒”,“换汤不换药”,同样的,艾未未的悲剧,不仅仅在于忽然失踪,不仅仅在于没有司法文书,而在于它自己及其他许多人都心存幻想:只要有智慧,只要敢于和善于打“擦边球”,只要在国际上知名度高,就会安然无恙。
   
   实际上并非如此,建国以来的中共专制统治者,之所以代代相传,都把毛泽东的旗帜高高举起,是因为他们靠暴力和谎言维持既得利益的做法,确实有效,抓了魏京生,中国人沉默了十年;判了王丹,王军涛,中共又稳当了十年;再抓捕秦永敏,徐文立,王有才,中国人又喑哑了十年;最后,2009年刑拘了刘晓波,专制者以为又可以清静个十年,八年,没想到此后才一两年呢,就来了茉莉花革命,这说明了什麽?说明了中共暴力和谎言交替使用的家传失效了,十年的周期缩短了,也就是说,专制统治到了末期,所以,他们怎能不风声鹤唳,大动干戈?
   
   在我看来,艾未未凶多吉少,他不会是最后一个失踪的人,中国的“二次文革”已经降临,重庆的红歌可能要淹没全国,会有更多的知识份子被监禁,软禁,或者失去工作,被迫流亡海外,也许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开过之后,会有短暂的暖春,因为党内高层的人物各就各位,就会放软身段,向知识精英伸出橄榄枝,但是,切记,不论以什麽面目示众,不论多麽莺歌燕舞,只要还是一党执政,不是多党轮替,不是议会民主和三权分立,中国的大大小小的“艾家父子”,就逃脱不了被践踏和愚弄的命运。
   
   因此,我想起了1989年底,大连出版社出版了我的诗集《长城与少女》,它的书名是由艾青题字的,“长城”隐喻着专制传统,“少女”象征着民主与自由,艾青还赠送给我书法中堂“无涯”,他给了我精神上的巨大鼓励,高瑛把墨宝邮寄给我,还亲笔写了回信,这些都成了珍贵的文物。我万万没有想到,时过近三十年,中国没有实质性的变革,艾未未又步其父的后尘,失去了自由,这说明中国的“长城”是多麽坚固啊!虽然,高瑛说,她不想评价共产党,但我明确地告诉世人,大家必须勇敢地站出来,严厉地批评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必须接受人类的普世价值,即宪政民主。否则,绝对没有出路。所以,我把高瑛的呼唤理解为祖国母亲的呼唤:埋藏专制统治,建立一个新中国。
   
   祖国母亲的呼唤

   祖国母亲的呼唤

   
   2011年4月8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2011/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