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祖国母亲的呼唤]
姜维平文集
·井岗山救不了共产党
·从林希翎客死它乡看许家屯梦想回国
·王家瑞不帮冯正虎是中国的悲哀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薄熙来其人(连载一)
·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寓意深刻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国母亲的呼唤

    这几天,有关艾未未的新闻报道和评论,充塞了海外媒体的版面,他的母亲已发出了感人至深的呼吁:儿子在哪?我反复阅读了高瑛的告示,比对她当年给我的亲笔信,看着她熟悉而娟秀的字迹,即感到亲切,又悲从中来,中国为什麽这样不幸?需要一个七十八岁的诗人之妻,和艺术家的母亲,发出这样撕心裂肺的呐喊?她仅仅代表个人吗?或者说,艾未未遭受的不公正的待遇,仅仅属于他个人吗?它形成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麽?
   
   也许,我们从他父亲的坎坷经历中可以找到答案,可以使我们更进一步看清专制政权的本质,不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或者其它什麽党,只要不改变中国一党执政的体系,不变革这种僵化的政治制度,就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民主与法制,中国的知识份子就不能特立独行,艾青是这样,他的儿子艾未未也是这样,一代代的其他的有志之士,都会是这样!除非闭紧嘴巴,把两种功能变成一种:吃饭喝酒,谁给你物质待遇,谁给你钱,你就违心地给谁唱颂歌。
   
   我没见过艾未未,但他父亲艾青,我在80年代初专程赴京采访过他,这位中国诗坛泰斗亲口告诉我《大堰河,我的褓母》一诗的写作过程,它是在1933年的国民党监狱里写的,“大堰河”是穷苦人民的化身,共产党当时自称代表“大堰河”之类的劳动人民,所以,艾青亲近民众,歌唱光明,奔赴延安,也就是说,艾青在建国前后的一段时间里,是真心实意地拥护共产党的,因为那时的中共还记得“大堰河”式的劳动人民,曾用奶水养育了他们,但慢慢地进城当官了,在一党执政的宝座上享乐久了,就彻底地变质了。

   
   所以,像艾青这样有点良心的知识份子,中共就不喜欢了,他还想如同三十年代那样讲话,就只能往枪口上撞,再坐共产党的牢,于是,整整二十年被流放到新疆和东北,这比国民党还残暴,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写《大堰河,我的褓母》,还能把草稿带出来,但秦永敏在狱中写的文字,却在出狱时被自称比国民党英明的共产党抢跑了!艾青也是一样,他告诉我,他整天刷厕所,干农活,几十年的灵感都荒废了,多麽可惜啊!
   
   后来,邓小平仿照毛泽东,又把一党专制造成的罪恶转嫁到了“四人帮”身上,艾青被解放了,回到了北京,艾未未还可以首批出国留学,于是,他又变得拥护中共了,写了《归来的歌》,这是歌颂中共啊!当然他们高兴了,一度恢复了他副部级的职务待遇,建国初由稿费买得四合院也完璧归赵,艾青就是在丰收胡同里的寓所,接受我的访问的,他说,稿费能买一个大院,离北京站很近,他很高兴,可是后来又怎样了呢?当时,我明显看出了他的焦虑和矛盾,他想呼吁变革制度,但又不敢,想讲真话,没有园地,只有苦闷。现在,父亲带着未竟的心愿走了,儿子还在继续思索着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这正是中共最怕的致命之处!如今,他被捕了,连个拘留的手续都没有,这说明了什麽呢?是不是说明上层的政治斗争形势尚不明朗,是不是整人的证据还编造的不够?看来,他与父亲艾青一样,也要靠在潮湿的狱墙上吟诗了!
   
   可悲的是,这一代领导人都是读着艾青的诗长大的,胡锦涛也好,温家宝也罢,哪个人不能背几句艾青的诗?哪个人不曾在年轻时为诗歌和褓母“大堰河”而流泪?温家宝前不久还说他眼里饱含泪水呢?但是,土地还是那块土地,泪水未干呢,诗人的儿子就失踪了,他的母亲就哭了!这究竟是怎麽回事?世界发生了什麽事?中南海发生了什麽变故?真的令人费解吗?
   
   我认为,这个变化一点都不奇怪,毛泽东之所以搞文革,就是为了永远地保住一党执政,就是为了搞终身制,只不过他狡猾地利用了中国老百姓的愚忠,煽动出了人们对他的盲目崇拜,他成功地把施政缺失造成的罪恶,转嫁到了彭德怀,刘少奇等政敌身上,与此同时,艾青式的知识份子最具慧眼,最能看透独裁者,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所以,毛泽东要给50万个右派戴帽,要不停地搞运动,其目的是让知识份子毕生都在恐惧里挣扎,这样才能不动摇他的统治。
   
   同样的,现在的中共领导人,虽然并非政治强人,但专制制度没变,他们与毛泽东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中国经济发展了,他们及其亲友都成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员,比毛泽东过得还要奢华,还要舒服,也就更强势和顽固,所以,他们能轻易放弃权力吗?艾未未总在挑他们的毛病,不论是毒奶粉事件调查,汶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溯源,还是杨佳的杀警行动,他都明确地表达了与官方不同的观点,特别是茉莉花革命发生和蔓延以来,他一直行走在海内外某些敏感组织和人物之间,一直在打“擦边球”,在试探中共容忍的政治底线,这些早已经被其记录在案,现在,随着国际形势日趋紧张,极左势力逐步抬头,他自然就成了下一个牺牲品。
   
   中国专制制度的可恶和可怕,不仅仅在于它的残酷和无耻,而且,在于它的欺骗性和顽固,由于中国自古缺乏民主传统,皇权思想渗透许多人的骨髓,所以,几乎每个政党在夺权之前,都甜言蜜语,好话说尽,但只要一朝权在手,立即翻脸不认人,所以,必须变革中国的政治制度,才能杜绝上台的政党滥用权力,从这个意义上讲,艾青的悲剧不仅仅在于流放失声二十年,而在于晚年也没有深刻地认识到新的领导和政策是“旧瓶装新酒”,“换汤不换药”,同样的,艾未未的悲剧,不仅仅在于忽然失踪,不仅仅在于没有司法文书,而在于它自己及其他许多人都心存幻想:只要有智慧,只要敢于和善于打“擦边球”,只要在国际上知名度高,就会安然无恙。
   
   实际上并非如此,建国以来的中共专制统治者,之所以代代相传,都把毛泽东的旗帜高高举起,是因为他们靠暴力和谎言维持既得利益的做法,确实有效,抓了魏京生,中国人沉默了十年;判了王丹,王军涛,中共又稳当了十年;再抓捕秦永敏,徐文立,王有才,中国人又喑哑了十年;最后,2009年刑拘了刘晓波,专制者以为又可以清静个十年,八年,没想到此后才一两年呢,就来了茉莉花革命,这说明了什麽?说明了中共暴力和谎言交替使用的家传失效了,十年的周期缩短了,也就是说,专制统治到了末期,所以,他们怎能不风声鹤唳,大动干戈?
   
   在我看来,艾未未凶多吉少,他不会是最后一个失踪的人,中国的“二次文革”已经降临,重庆的红歌可能要淹没全国,会有更多的知识份子被监禁,软禁,或者失去工作,被迫流亡海外,也许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开过之后,会有短暂的暖春,因为党内高层的人物各就各位,就会放软身段,向知识精英伸出橄榄枝,但是,切记,不论以什麽面目示众,不论多麽莺歌燕舞,只要还是一党执政,不是多党轮替,不是议会民主和三权分立,中国的大大小小的“艾家父子”,就逃脱不了被践踏和愚弄的命运。
   
   因此,我想起了1989年底,大连出版社出版了我的诗集《长城与少女》,它的书名是由艾青题字的,“长城”隐喻着专制传统,“少女”象征着民主与自由,艾青还赠送给我书法中堂“无涯”,他给了我精神上的巨大鼓励,高瑛把墨宝邮寄给我,还亲笔写了回信,这些都成了珍贵的文物。我万万没有想到,时过近三十年,中国没有实质性的变革,艾未未又步其父的后尘,失去了自由,这说明中国的“长城”是多麽坚固啊!虽然,高瑛说,她不想评价共产党,但我明确地告诉世人,大家必须勇敢地站出来,严厉地批评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必须接受人类的普世价值,即宪政民主。否则,绝对没有出路。所以,我把高瑛的呼唤理解为祖国母亲的呼唤:埋藏专制统治,建立一个新中国。
   
   祖国母亲的呼唤

   祖国母亲的呼唤

   
   2011年4月8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2011/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