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今日中国司法的荒唐和倾斜,已经到了惨不忍睹的程度,公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随意抓人;检察院不检不察,形同虚设;而法院动辄判死杀人,企图以严刑酷法,威震出和平盛世和官场的新陈代谢,实在是太不公平。
   
   据《证券市场周刊》报道,浙江本色集团的老板吴英,在非法集资的内情尚待查清,情与法,罪与非罪还有许多疑点的情况下,已经一审被判处死刑,二审即将开庭。报道惋惜地说,“人死不能复生,吴英命悬一线”。我认为,既然围绕此案颇多争议,应当不要急于判死,如果当地法庭不能收回成命,最高人民法院应当在复核时予以补救和改判,这不是怜香惜玉,是基于她的案情特殊复杂。
   

   2008年,我还在国内时,就在大连《半岛晨报》上读过有关这位亿万富姐的文章,她以百万年薪向全国公开招聘企划人才,我都想去应聘啊!是什麽原因使昨日的东阳富姐,一个跟头从事业的顶峰,跌进了可怜的谷底,马上就要掉脑袋呢?我看,与其说是她的案件东窗事发,不如说是庞大的国家机器出了故障。
   
   吴英于2007年2月被刑事拘留,2009年10月29日,28岁的吴英因集资诈骗罪一审被判处死刑。随后不久,吴英提出了上诉,他的父亲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为什么别人借得钱,我女儿就借不得?”
   
   是啊,现在生活中出现了大量的民间借贷的事,也引起了一些经济纠纷,比如,位于浙江腹地的东阳,以及周边的义乌等地,是中国最早富裕起来的地方,民间资本流动虽上不了台面,却已存在多年。据吴英供述,其债主共11人,其中主要债权人林卫平、杨卫陵、杨志昂等人,都是做民间资金生意的。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间,美容院老板吴英“轻松”地借款7.73395亿元,其中仅义乌人林卫平一处,便借款4.7241亿元。据该报道称,吴英借款不仅非常容易,而且,有时候甚至有债权人主动要求借钱给她。
   
   我想,这说明所谓的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的法律条文,已不切实际,一方面政府无法通过市场调节,合理分配社会财富,使一些人太有钱了;另一方面又无法合理征税帮助穷人,使社会的核心价值体系变成“金钱至上”,富的越富,穷的越穷,那麽,人们都在不择手段地赚钱,多余的社会游资必将流向回报高的生意,吴英开办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以民间闲散资金为基础,多元领域滚动发展的企业集团,其宗旨就是赚钱,风险亦尽在其中,何罪之有呢?试问,哪一个债主是强迫的呢,当地政府官员是如何监管的?为什麽不从萌芽之时就加以制止?偏偏等到大错造成,才亡羊补牢?
   
   据报道,2007年2月,吴英是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事拘留的,但到了2009年10月29日一审宣判,她的罪名改为集资诈骗罪。据一审判决书,吴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事实真相,虚构资金用途,以高额利息或高额投资回报为诱饵,骗取集资款7.73395亿元,实际集资诈骗3.84265亿元。我想,这一改动不是雕虫小技,它是巨大的谋略:当地官员是要利用这个案件搞内斗,争夺权力,排斥异己,交际甚广的吴英成了官场棋盘上的小“卒”,判死如同“过河”,能震出“立功表现”,最终能够“将军”,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尽管官方认定的金额遭到了质疑,但我看,不论是借款本金5.3亿元,还欠4.75亿元,还是本金共4.9亿元,尚欠3.8亿元,这都是一个影响很大的案件。
   
   我不是研究法律的,也没有看过相关的卷宗,我只提出和思考一个问题,何以雪球滚得如此巨大,以至到了雪崩之时,才抓捕了吴老板?原来,中国的政治制度出了致命的弱点。如果是加拿大,官员可以公开内斗,在媒体上斗,在议会上斗,让老百姓最后通过选票定夺,不需要找一个商人垫背;而专制政体呢,没有合理透明的官员新陈代谢的途径,既然是一党执政,拒绝多党轮替,必将虚伪地外称团结,台“上笑眯眯,台下狠劲踢”,而在官商一家,权钱交易的社会里,商人就成了软肋。因此,颇有人缘和关系的吴英就成了当地官员内斗的走“卒”了。
   
   据报道, 8月中旬,浙江金华的律师杨照东介绍,他多次到金华看守所会见一审被判死刑的“东阳富姐”吴英,她一审被判死刑已逾8个多月,二审却迟迟未开庭。在此期间,吴英举报当地十余名官员卷入非法集资案。这就是说,很懂中国法律的官员们,正在听命于政法委书记,不,市或省的一把手,找出党内对立面的经济问题,既可以上报反腐倡廉的成绩,又可以收买百姓民心,特别是还能斗垮政敌,挤出官位,真是举一反三,何乐而不为?
    (博讯 boxun.com)
   果然,吴英进了圈套,为了免死求生,她在看守所内,先后写了三份,共计数万字的《上诉材料》,《控告材料》,《检举材料》,提交给浙江省高院。据称,在这些材料中,吴英检举了当地约10名官员和银行负责人的受贿行为,其中以原浙江本色集团所在地东阳市的官员为主,但也涉及金华市官员,目前,浙江省纪委和检察院已介入其中。
   
   善良的人不经历过共产党的监狱,不会知道这里的奥秘:并非检举名单上的人和事,都会一一追查和落实,而是专案人员上报后,由领导定夺,反腐是选择性的,清查是有固定方向的,用心是险恶的,领导不是神仙,不是包公,而是七情六欲不被制约的官员,他们操控着装聋作哑的媒体,愚弄着傻乎乎的老百姓,那麽,可想而知,这些材料就成了打击政敌的炮弹。
   
   所以,吴英还没裁决呢,她举报的湖北省荆门市原人大副主任李天贵,和中国农业银行荆门分行原副行长周亮就落马了,我不否认,他们的受贿行为(两人分别收受银行卡18万元和12万元),可能是真的,但此举如此神速,已显示出当地某些官员焦虑的心情,他们不是急于“东阳富姐”之死,而是政敌之去。对他们来说,吴英在二审前的立功表现,算不算数并不重要,但政敌落马后空出的位置,则势在必行,权力太诱惑人了啊。官员们想,有了地位就有权力,有了权力就有人脉,就有钱财,就有美女,就有吃喝玩乐,就有好名声,总之,就有一切!反正中国人很多,小民百姓的命不值钱,枪毙了吴英也无所谓,大不了再培养一个。
   
   因此,争论吴英到底还有多少资产?资金流向何方?她集资诈骗多达7.7亿元,主观上是否故意?探讨这些问题,不能说没有意义。而且,当地人说,“吴英就是太年轻气盛,得罪了人。”有市民推断,东阳市虽然地方不大,但“水很深”,年轻的吴英“横空出世”,又搞房地产,又搞酒店业,还搞商贸城,触及了一些人的利益。这不能说没有道理,但在我看来,这不是矛盾的关键,这一案件给我的启示是:必须尽快变革中国的政治制度,才能有司法独立,才能杜绝官员内斗乱法,才能逐步废除不文明的死刑,才能挽救更多的类似吴英这样的年轻的生命。
   
   2011年4月3日于多伦多。
(2011/04/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