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不是余罪是遗恨]
姜维平文集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余罪是遗恨

   自由亚洲电台
   
   当律师李庄,还有三个月就要刑满释放的时候,薄熙来及其死党恐于打黑内幕之曝光,又使出了杀手锏,忽然高调声称发现了他的余罪,这似乎有点出人意料之外,但假如读者看过我去年发表于《纵览中国》网站的一篇文章,就会早有心理准备,我并非说自己有先见之明,而是有切肤之痛,我在坐牢前也对中国法律认识浮浅,难以想象官员徇私枉法的疯狂,现在,薄熙来在重庆的精彩表演,不仅仅在于毒化了善良的老百姓的心灵,还在于彻底地破坏了仅存的一点点司法设置和程序,而李庄二次受审提供了更为有力的新的例证。
   
   正因为这样,著名律师傅洋,以怀念为中国法律体系重建呕心沥血的父亲彭真为名,曾发表文章,提出了“最大的腐败是公权力的滥用”的观点,不点名地批评了薄熙来,但他的力量是微乎其微的,他的部下李庄被诬陷判罪,使他留恋其父在位时的司法状况,但他应当知道,不变革中国的政治制度,单靠个人品质是没有希望的,薄一波和薄熙来也都吃了文革时代的苦头,为什麽不像彭真父子这样,其原因在于地位和既得利益,二者截然不同,试问,薄熙来自2007年12月1日赴山城履新之后,谁能制约他的权力呢?胡锦涛和温家宝自顾不瑕,太子党与共青团内斗不止,他为了摆脱贺国强对他以前贪腐案的追查,必得杀出一条血路,而李庄和许多律师一样,为了多拿律师费而撞到了他的枪口上,换言之,薄熙来最担心重庆多如牛毛的冤假错案为世人所知,而傅洋等律师的京城背景,令其寝食不安。

   
   
   显然,他杀鸡儆猴,恨不得一出手就置李庄于死地,但当时他的权势还不够大,习近平还没有公开地赴重庆声称支持他,他还没有从胡锦涛与贺国强手里转危为安,而如今,他倡导的唱红打黑不仅波及社会各界,而且,成了全国监狱系统改造犯人的成功模式,既然,全中国已变成一座国保封网的大监狱,那麽,再给李庄安排点刑期,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不可小视皇储习近平的公开表态,因为目前中国实际上已形成两个政治统治的核心,胡温配似乎已属于“过去式”,而习薄配则是“未来式”,除非江泽民,李鹏等,即他的后台即刻死掉,中国的红色灾难才会嘎然而止,否则,2012年之后,可能中国将倒退三十年,重庆的五十万个监控镜头将以几何级数扩散全国,他的全国最大的信息中心将覆盖全球,王立军设计的红雨衣将罩住所有的梦想,薄熙来首倡的红歌会将淹没神州大地,到了那个时候,反对薄熙来就是“黑社会”,像李庄这样的敢于挑战他的律师必死无疑。
   
   
   不过,眼下中南海高层的内斗还处于胶着状态,从薄熙来与王立军的燥动不安分析,他还有点信心不足,王立军在人代会前后的异常活跃,可能基于这样的考虑:薄熙来如果不能改变已有的习李接班体制,他可补上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留下的位置,而王局长深知自己听命于主子,积怨太深,他不想留在重庆,成为下一个文强,他想紧随薄熙来的步伐,进入全国人大谋职,而人大是制定和颁布法律条文的,故此,他3月9日,事先约好了大连大学的某教授牵头响应,“联合来自12个省(区、市)的439名代表,共同提出了《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法〉,以严刑峻法惩治食品、药品领域严重犯罪的议案》,名义上是严厉治裁造假的罪犯,实际上,想通过大造声势,捞取政治资本,让主子为自己预留职位。
   
   
   至于他自曝常以出租车司机身份微服私访,更是无稽之谈,薄熙来搞了270个专案组,足够王立军听取汇报了,他哪有时间开的士?何况的士司机被人劫杀是中国社会的常态,他不会那麽傻气,据我所了解的薄熙来,他的信息来源主要是指派秘密特工,监听电话和跟踪电邮,他有中国西部最大的信息间谍网,还需要冒生命危险开出租车吗?那麽,为何他要大炒微服私访的新闻呢?
   
   
   原来,李庄之案震动山城,败在手机监控,他从北京奉命出发,开着手机,一路上都给王立军指引着革命方向,他的一切活动,包括到桑拿浴洗澡,约当事人吃饭,和北京总部联系,等等,都尽在特务们的掌控之中。所以,案发之后,事件惊呆了律师界,使他们知道了手机的利弊。于是,自此去重庆的律师们学得聪明了,他们随时随地要不断更换电话卡,以保逆旅平安,这就使王立军大失所望,十分头痛,显然,跟踪一个人绝非易事,手机没了信号,就增加了薄熙来枉法追诉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王立军编造了常开出租车的神话,等于告诫所有的到重庆去的,企图用放大镜找问题的人一个明确的信息:你来重庆山城,不可能不坐的士,也就有可能落入他编织的红色法网。因此,他又一举两得:既可向外界谎称自己深入实际,又可以震慑所有对重庆批评的人士。
   
   
   我想,薄熙来政治上每走一步都是深思熟虑的,如同前述王立军提议立法与开出租车暗访一样,他对李庄余罪新的起诉,也是一个系统公程,之所以此时隆重推出,是基于国内外的复杂形势,自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和中东突尼斯茉莉花革命成功之后,中南海高层的内斗不得不减弱,他们对外表现了空前的假象团结,胡锦涛在去年12月7日,指派李克强到浙江省推进公租房等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同时,也首肯习近平下重庆表态支持唱红打黑,这使薄熙来命运大有转机,他在2012年18大召开之前,岂能容忍李庄从狱中带走更多的有关他的负面消息,因此,他指派王立军找人写了举报信,呈送检察院,然后再重审李庄,估计最起码要对其加刑五年,到那时,薄熙来既使拿不到国家最高权力,也将退休,到新加坡颐养天年,下一个接手重庆烂摊子的官员,要面对数以千计的冤假错案,而李庄可能已被他们遗忘和忽略。
   
   
   所以,我并不认为现在公布消息是试探外界的反映,薄熙来羽毛丰满,可能不需要试探,他是蹲过大牢的中共高官,王立军是在法庭上当过被告的警察,他们知道如何“玩法”,已经抓住了李律师的把柄,也准备好了起诉内容和程序,甚至拟好了新闻稿,他们下一步再重判李庄,是想收到预期的效果:不论他人和太子党,还是与共青团有何交情,只要进入山城陪都,落到他们的手里,必置其于死地,他尽用铁的手腕,严厉惩罚,既可自保贪腐的家人平安,又能彰显魄力和胆略,给腐败罪行累累的江泽民,李鹏等人一个定心丸,中共利益集团正急需像薄熙来这样的人,他可以借毛泽东当钟馗打鬼,永保他们的财富和地位世传,尤其是薄熙来以文强案阻断了中纪委对他的调查,贺国强亲自下重庆对其示好;而汪洋的广东低调大面积反腐,又把李长春逼进了薄熙来的阵营,薄瓜瓜的西藏游照片,则凝聚了陈云后人及其追随者的向心力,张某卿操办的媒体又连篇累牍地吹捧薄熙来,贬低温家宝,使许多海外媒体迷失了真相。
   
   
   因此,李庄的再审重判,原因不是来自他的余罪,而是薄熙来的遗恨,它不仅仅是一桩个案,它标志中国进入了一个无法无天,酝酿着动乱的红色年代,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喜怒哀乐,就足以决定着一批老百姓的命运,律师都不能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何谈小小的草民?于是,成千上万的唱红歌,读红书的重庆人,满怀着对“薄泽东”的崇拜,登上了万里长城,他们展示了中国愚民用血块支撑的背景,任凭薄熙来独领风骚。
   
   
   然而,红色是血,是痛,是疯狂,是死亡。薄熙来,这个60年代的红卫兵,在他晚年孤注一掷,重蹈覆辙,不惜李庄案踩碎法律的尊严,为自己夺得权力,也许他会得势于一时,但不会疯狂于永远,因为中国离不开世界,网络使整个地球已变成了一个小村庄,封网挡不住所有的眼睛,假如有关他贪腐和枉法的罪行昭示天下,他将众叛亲离,必将倒在来自重庆的红色海洋中,忍受着他的政敌对他的惩罚,而其惯用的践踏法律的手法,则全部来之于薄熙来的师传,他和王立军的下场都是血腥的,悲惨的!
   
   
   所以,李庄不必失望,他的家人和律师同行也不必焦虑,中国民主化的变局是铁定的,中南海官员的政策调整和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只能延缓它的进程,并不能阻挡历史的潮流,李律师应当认识到,由于风云际会,他成了薄熙来搞内斗的牺牲品,判一年半与判十年刑,性质是一样的,不变革中国的政治制度,也就没有独立的司法可言,如同记者一样,假如不把律师当成饭碗,而当成事业,就可能倒在专制统治者面前,李庄的翻身必得有待于社会的裂变,问题是,还有多少人将步李庄而去,中华民族为何如此不幸?余罪和遗恨何时才是尽头?!
   
   
   2011年4月1日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2011/04/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