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姜维平文集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备受争议的北京律师李庄一案,今年4月22日上午9时30分继续开庭。重庆检方当庭撤回了对李庄的起诉。这似乎有些出人意外,但纵观国内外形势,细看中共高层的权斗,就会知道,其中必然的积极的因素始终在起着作用,这就是:公民社会有力量,围观改变了中国,这一案件的峰回路转强有力地说明了,在权与法的生死较量中,只要我们每个中国人,不冷漠,不悲观,不失声,不自私,正义就能战胜邪恶,人民就能最终取得胜利。
   
   重庆当地的媒体说,公诉人表示,辩护人在法庭举示的新证据与公诉方所举示的证据之间存在矛盾。这导致公诉方认为李庄犯罪事实存在疑点,因此,希望撤回起诉。法官批准了辩护人的请求。
   
   实际上,现在的司法系统中的工作人员,大都是正规法律院校毕业的高材生,也就是说,仅凭简单的已有的法律知识,就应当知道李庄案是一个冤案,过去是这样,现在还要冤上加冤,是可忍,孰不可忍?因此,震惊了海内外,一片舆论哗然。假如这是毛泽东时代,没有互联网,“薄泽东”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李庄只能把牢底座穿,但是,毕竟时代不同了,薄熙来自以为是“毛二世”,但他既不是政治强人,也不是党魁,他更封闭不了舆论的嘴,无法蒙蔽所有人的眼睛。所以,在全世界关注的目光里,不能不露出了原形,不得不成了软蛋。现在,中国西南一隅高唱红歌的“薄泽东”,像一只好斗的铁公鸡一样,鸣叫了几声,下了一个可笑的软蛋。

   
   我们知道,李庄因妨碍作证和伪造证据等罪名,已在去年初被判刑1年半,他应当在6月份出狱,但重庆当局称,李庄被判刑后当地司法机关又接到多起举报,要求追究李庄在代理刑事案件中的违法犯罪行为。李庄被指控涉嫌构成辩护人妨害作证罪,被重庆司法部门进一步加控。
   
   这件事说明了冤案的制造者,对事实真相和受害人的发声充满着恐惧,他们担心水落石出之后的结果,不仅仅是公权力的蒙羞,而且,可能导致薄熙来的垮台。于是,他们精心策划了一个阴谋,花费了纳税人的钱,带着主管拟想,采取伪造举报信,恐吓知情者出伪证等卑鄙办法,凭空捏造了所谓李庄的余罪,但又不敢让证人公开出庭对质,现在,在强大的海内外舆论压力下,不得不草草收场,所以,他们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把重庆当成了一个国家,把司法当成了“私法”,终于在网络时代玩出了笑话,也玩出了火{祸}!
   
   海内外的报道说,4月19日,李庄案法律顾问团成立,知名律师张思之、法学学者贺卫方等皆加入其中,顾问团期待重庆司法保障法律程序的公正。20日,李庄的两位辩护律师斯伟江、杨学林对检方指控作出直接回应并就管辖权、证人证言、及指控事实等表达意见。其实,谁都可以看出,今日的重庆已脱离了中央,成了封建军阀割据的一个独立王国,只不过是一个倒退了几十年的“红色中国”而已。陈绍基的案件可以由广东拿到重庆审理,以示公正,但文强案却在重庆一地,从批捕到执行死刑,只用十一个月,一竿子插到底,“薄泽东”多麽专横而霸道!因此,可以肯定,重庆官方没有信心把李庄案交由异地法院审理,因为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这是徇私枉法,是在“玩法”!玩晕了山城,玩不了九州!
   
   这一案件的柳暗花明,既要归功于律师的能言善辩,又要归功于网络的围观,正如一场精彩的球赛,只有运动员的拼搏和裁判员的公正,还远远不够,还必得有更多的人观看和品评。我通过网上的视频看到了杨金柱,他是湖南的著名律师,他和李庄无亲无故,但出于良知和正义感,赶到重庆法院旁听,但不仅在机场受到了围攻,而且,被无理地拒之法院门外,尤其是重庆官方导演了一场“民意秀”表演:几个身份不明的人打出了横幅,诬陷杨律师骗取了他们130万,表示支持法庭对李庄的再起诉,企图欺骗舆论,给杨律师等围观者施加精神压力,但我要问:如果是手持支持李庄的标语人群出现,是不是就会被警方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拘捕?现场的视频已清楚显示了奥秘:一个女警员试图劝阻示威,而又忽然改变了态度,因为一个行踪诡秘的人暗示和授意他,放纵和容忍这些人对杨律师的围攻。。。。。。够了,就凭这一个细节,人们恍然大悟!它说明了李庄案是薄熙来及其死党精心策划的一起冤案,也是对中国司法体系和已有成果的挑战。所以,杨金柱力举律师证,大声说,我在湖南当了二十五年律师,没有一起指控我的投诉!这一形象将载入中国司法史册,不仅在于他的勇敢,还在于它能够幸运地示众。
   
   让我告诉杨金柱,2001年9月5日,薄熙来操控的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我秘密审判的时候,薄熙来及其死党,不仅用刀剪去了香港《前哨》同期刊登的我写的批薄的文章,只留下我揭露马向东的文字,以误导法官判我入狱,而且还在此前抓捕了副院长刘晓滨,并电话对法院院长郑全慈说,你要是不按照我的意见判,下一个就抓你!。。。。。。特别恶劣的是,薄熙来还亲自派出国安特务多人,对试图参与旁听的亲友,大打出手,把进入法庭的我的太太扭出法庭,使她的手腕和背部血瘀斑斑!但此场景没有人敢于录像和示众,至今,薄熙来不承认。
   
   因此,我认为,李庄案的转机,只是使我们看到了信息时代的希望,但还应该谨慎限定,这不是法律的最全面的胜利,因为它可能与近期的上海工人大罢工,艾未未案的舆论哗然,茉莉花的不停开放,等国内外的形势有关,也与中南海的高层权斗有关。我想,薄熙来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判了李庄入狱,是为了整合太子党的力量,给讲法的彭真后人傅洋以强力的回击,他一度取得了小胜,因为那时,习近平还前程未卜,所以,他只是用视察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以示回应,现在,情况有所不同,一是“习李配”不会轻易改变,因为它是“太子党”和“共青团派”双方搏弈妥协的结果;二是胡锦涛,习近平等都不愿意看到薄熙来走得太远,毕竟众怒难犯,“民可载舟,亦可覆舟”。总之,可能是碍于世界舆论的压力吧,中共高层出现了积极的迹象和更高的声音,薄熙来不得不失语。
   
   在笔者看来,重庆法院如果是独立审判,就应当宣告无罪或者建议转至上海法院,没有必要给地方公诉机关一个台阶下,正如中国知名的法学学者、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所言,重庆江北区法院按照正当程序的要求,从避嫌的角度,应该同意管辖异议,将其转移至上海更加合理,所以,这个案件从一开始程序就有问题;在证人的出庭问题上,本案也出现了和李庄案第一案时相同的问题,证人可以出庭但并未让证人出庭,律师仍然无法当庭质证。
   
   显然,目前这个结果不是最好的结果,只是薄熙来面临压力不得不自找台阶下的一个让步,更不是什麽中国法律胜利的分水岭,只是国内外形势和舆论压力下高层权斗的一次平衡和妥协,但它至少说明了两点,一是民众的“围观”比重庆官方策划的“围攻”更有力量,二是李源潮下重庆可能使薄熙来加分,但李庄案又使他丢脸,尽管香港的媒体鼓噪他十八大进常委已成定局,但一切都充满变数,薄熙来沉醉于虚幻的“毛泽东热”之中,已利令智昏,自蹈覆辙,他忘了,他不是毛泽东,毛泽东走红的时代已经死了,死灰不能复燃,正如李庄不能再次入狱一样。
   
   2011年4月22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4月22日首发
(2011/04/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