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匣子说话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5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
    ——GT郭国汀《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暴政》(4)
   http://bbs.wolfax.com/forum.php?mod=post&action=edit&fid=130&tid=14566&pid=36200&page=1

   
   郭国汀 发表于 4/5/2011 18:54
   谢谢质疑,不过不能赞同你的见解;因为世界上从来不存在所谓好的共产党,中共仅是地理称呼,正如苏共,南 ...
   
   
   
   
   谢谢质疑,不过不能赞同你的见解;因为世界上从来不存在所谓好的共产党,中共仅是地理称呼,正如苏共,南共,阿共,越共,古共一样,将中共冠以毛共是荒唐的,因为毛早已下地狱,然而中共流氓匪帮本质未变也不可能变,除非其寿终正寝。凡是共产党皆是祸国殃民的犯罪组织,全世界夺权的44个共产党无一例外,因此,将中共说成毛共既无理论意义,也没有实践需要。你所列举的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张国涛,王明,刘少奇,周恩来等人实质上与毛泽东并没有根本的区别,只不过恶性程度有所不同。共产党的罪恶理论指导下建立起的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是个罪恶体制,任何人在该体制中干不成好事,却皆被迫干尽伤天害理的勾当。各国共党头目基本上皆是政治流氓混蛋,因为共产党内不存在公平竞争的机制,唯有流氓厚黑比赛最更心黑手辣,当然毛泽东是其中最恶劣的一个。
   
   
   郭先生:
   
    其实,本匣子不应该再说什么的了。因为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你“不赞同”,那是你的权力。不过,还是想要把好事做到底,所以就此再补充如下几点:
   
    其一,本匣子并没有说过有所谓“好的共产党”,只是说过,一般的“共产党”不至于走流寇主义路线,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搞暴力反革命,乃至成为一个“匪帮”;尤其不至于成为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无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巨大的“匪帮”。并且,特别强调指出陈独秀等主持下的早期的“中共”,也不至于成为一个“匪帮”,自然也尤其不至于成为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无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巨大的“匪帮”。何况陈独秀也正是因为反对毛魔走流寇主义路线,而被毛魔打成“右倾机会主义者”甚至“右倾投降主义者”,而被毛魔强行拉下马的。因此,陈独秀对于这个匪帮即毛共匪帮所有一切犯罪,都应该没有任何责任,此乃天经地义、天公地道。你作为律师应该懂嘛!
   
    其二,一般的“共产党”,只不过“马克思”而已;但这个匪帮即毛共匪帮,则是“马克思+秦始皇”,此乃毛共匪帮首领毛魔自己供认不讳且沾沾自衒的。这种独特性,你作为律师能否认得了嘛!
   
    其三,你说“中共仅是地理称呼”,可是咱们争论的却是政治问题,绝不仅是地理概念。
   
    其四,若是你只管地理称呼的话,你那洋洋洒洒三十余万言的反“中共”专著《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暴政》中,又有哪怕一句话或一个字涉及到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权的现实存在吗?莫非你作为律师已经成功地将台湾摒除于地理意义上的“中国”之外了吗?或者,你作为律师,能在你那专著中直截了当地称呼一下现在的马英九为“中国总统”吗?或者,你作为律师,业已成功地将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权,也归并入“中共极权暴政”之内,且要一并加以反对么?……那么,这一切,可正是这个匪帮即毛共匪帮所苦心积虑而求之不得的呀!
   
    其五,“凡是共产党皆是祸国殃民的犯罪组织,全世界夺权的44个共产党无一例外。”你作为律师,居然说出这种前后并不完全相符的两个判断句,前者是全称判断,后者为特称判断,并组成一个句子,大帽子底下开了小差耶!如前所述,日本“共产党”现在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内阁总理大臣竞选,那说明它并非“祸国殃民的犯罪组织”吧?
   
    其六,“将中共冠以毛共是荒唐的,因为毛早已下地狱。”诚然,你作为律师,似乎还是承认毛下地狱之前,“将中共冠以毛共”,其实并不“是荒唐的”嘛,也就是说,“毛共”确实存在过的嘛?那么,接下来的问题,你应该说明毛下地狱之后,这个“毛共”又跑哪里去了呢?是否也跟着毛一起下地狱了呢?或者,“毛共”又自动变回去,变成“中共”了,以至于“将中共冠以毛共是荒唐的”了呢?
   
    其七,可是,你接下来却马上说:“然而中共流氓匪帮本质未变也不可能变,除非其寿终正寝。”如此说来,毛下地狱之后,“毛共匪帮”业已变成“中共流氓匪帮”了,但同时又怎么可以说“本质未变也不可能变,除非其寿终正寝”,以至于“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张国涛,王明,刘少奇,周恩来等人实质上与毛泽东并没有根本的区别,只不过恶性程度有所不同”呢?
   
    其八,然而,你又说:“共产党的罪恶理论指导下建立起的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是个罪恶体制,任何人在该体制中干不成好事,却皆被迫干尽伤天害理的勾当。”你作为律师,难道对于一个犯罪组织中的“正凶首犯”与“被迫”胁从者,都不可以加以区别对待嘛?那么,你这个律师又是怎么当的呢?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总之,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并非反“中共”。而你这不足400个字的短短的文章,逻辑混乱,矛盾百出,批不胜批,不堪卒读。但愿你那洋洋洒洒三十余万言的“反共”专著《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暴政》,千万千万不至于以此而可见一斑也!——反正,本匣子已经尽力了。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
(2011/04/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