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匣子说话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51)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
    ——GT郭国汀《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暴政》(2)
   http://bbs.wolfax.com/thread-14549-1-1.html
   

   郭国汀 发表于 4/1/2011 13:35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暴政》郭国汀著
   344597字
   本书将由国际学者基金会出版发行
   
    再说,如该书第五编那样一般地泛泛地提出“反共”,其实也是没有多大意义的。诚然,西毒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魔教,以马克思主义为纲领的“共产党”(或曰“劳动党”、“工人党”什么的)都是魔教组织,是应该反对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共产主义”及“共产党”早年在西欧的出现与存在,应该还是属于言论自由与信仰自由的范畴,尽管其于1871年3月至5月也曾一度在法国巴黎设过坛、作过法、捣过乱、吃过人,但为期却非常之短,亦即很快就被民主自由主义势力给压下去了;并且,“共产主义”及“共产党”至今也还在一些西方国家或民主国家有存在,甚至如今像日本“共产党”现在还在搞内阁总理竞选呢,但终归成不了什么气候,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大危害,没有必要特别地加以反对,到时候它会自行灭亡的。
    可是,二十世纪初,到了列宁、斯大林手里,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共产魔教徒及其组织“共产党”——“俄共(布)”则大搞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也就是说,它根本不属于言论自由与信仰自由的范畴了。
    尤其到了东魔毛泽东手里则干脆劫持从“俄共(布)”批发过来的一个远东支部——“中共”,走流寇主义路线,大搞其强盗作乱,流氓造反,痞子翻天,进而形成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无以复加的、无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的、死不悔改的、巨大的匪帮——“毛共”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张闻天等等共产魔教徒主持的早期的“中共”,尽管是一个“政治怪胎”,是“共产魔教组织”,但毕竟还不至于是“匪帮”;而将此“政治怪胎”打造成为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无以复加的、无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的、死不悔改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巨大的“匪帮”——“毛共匪帮”,则纯粹匪首毛贼东一魔之所为,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张闻天等等共产魔教徒不仅没有责任,甚至还是受害者,也是死不瞑目者矣!
    反正,当前而今眼目下的情况是:“中共”早已不存在了,早就被毛魔即“毛共匪帮”完全地干净地彻底地消灭了,那么,现在还提出反对“中共”,便是无的放矢,言不及义,或是故弄玄虚,转移目标,取消民主革命。“俄共”及其几个东欧支部虽然还存在,但是说改就改了,说变就变了,尤其戈尔巴乔夫那样的共产魔教徒改悔之后竟然还曾获得了1990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呢,所以根本犯不着你郭律师去反对。至于“日共”、“美共”、“法共”、“意共”乃至“印共”等等,那人家是合法的存在着,所以更犯不着你郭律师去反对——去干涉人家的内政了。
    也就是说,当前而今眼目下,在中国——尤其大陆中国——若要真“反共”,则惟有反“毛共”,应该反“毛共”,必须反“毛共”,首先是反“毛共”,重点是反“毛共”,关键是反“毛共”,核心是反“毛共”,根本也是反“毛共”。难道这还有什么疑义嘛?!
    然则,你,郭大律师,在洋洋洒洒三十余万言的“反共”专著中,在从所谓“法律”角度大谈特谈“反共的必要性”、“爱中华必须反共”之类的高谈阔论时,却连“毛共”二字都不愿提,或不敢提!那么,这又怎能不让人家怀疑你的居心何在呢?
    郭先生,你也应该记得,本匣子作为你的真诚的诤友,此前亦曾苦口婆心甚至煞费苦心地与你专门就“毛共”与“中共”之区分及切割问题,讨论或曰争论过不少次了,而且为此,本匣子最近还特地将原先那篇咱们争论过的题为《〖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仅212字的短文扩展成将有数十万字的专著,你为什么就偏不看、偏不信呢?
    而今,你要出版“反共”专著了,本来是件大好事,祝贺及高兴还来不及呢,可本匣子却不得不在你那洋洋洒洒三十余万言的“反共”专著将出未出之时,仍然苦口婆心甚至煞费苦心地与你专门就“毛共”与“中共”之区分及切割问题再唠叨一番,岂不大煞风景了么?
    不!不!不!
    须知,此“毛共”与“中共”之区分及切割问题,尽管只有一“字”之差,但对于你的“反共”专著而言,定将会差之毫厘而谬之千里矣!
    总之,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并非反“中共”。——只因“中共”早已名存而实亡也。
    而你若是坚持不改,待你的“反共”专著面世之后,本匣子为了消除流毒,再来加以批判,岂不更糟糕了么?——你说对吗?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
   

此文于2011年04月1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