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藏人主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读《白史》笔记(五)
    
   [ 2011/4/18 15:09:00 | By: 丹正嘉 ] http://dzj6508.tibetcul.com/123838.html
   
   

   现在我们看到的唐卡和壁画或塑像上的赞普容貌和服饰不尽相同,服饰的具体质料、细微特征赞等似乎也不十分清楚。服饰文化是民族文化的主要元素,通过服饰可以了解一个民族当时的历史背景、经济类型、生产水平、审美观念等状况。搞清吐蕃时期王臣服饰的一些具体特征,对进一步研究自己民族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据《白史》记载,吐蕃诸赞普的服饰,可以从中国使臣谒见俄达热巴巾赞普的情形中略知一二,还可从昔日绘画中了解,但这样的绘画实在很难找到。当时,与吐蕃最友好的国家数波斯国,(藏语称“达斯格”(ta zig)唐朝史书称“粟特”,粟特公元前为波斯帝国的一个省,约于公元7世纪建国),当时的波斯国内,不但盛行佛教,就博学大德而言,非其它国家相比的,吐蕃的诸王臣中似乎都模仿波斯风尚。传说,松赞干布赞普用红绢缠头,身披彩锻斗篷,脚穿钩尖皮靴。这些都是波斯的风俗,那个时期印度和中国还没有披彩锻的风俗。
   另外藏文《王统世系明鉴》第八章也有记载,松赞干布父亲朗日松赞“战胜了汉人和突厥”,从北方获取食盐。公元7世纪末吐蕃与突厥琦施汗建立联姻,王姐卓玛类遣嫁突厥汗为妻。吐蕃公主出嫁粟特之事汉文史籍也有记载,汉文史书还记载,当时吐蕃对西域影响很大,有十来个西域国家向吐蕃称臣纳贡。根据以上史料推断,吐蕃与突厥的交往早于吐蕃与唐朝的交往,吐蕃服饰,特别是官服受西域影响是大有可能的。
   更敦群培在《白史》里说,各地的服饰风俗还可以用其它方法探索,如从各国绘画中的鬼神装束,可以看出其王臣贵人们的服饰。用这个办法看我们的赞普大臣们的装束打扮,推断赞普大臣们作战时的戎装,不会有大的差错。现在,吐蕃时期的壁画,很少见到,特别是绘有赞普形象的少之又少。
   受《白史》的启发,前几年我参观敦煌时,特意对涉及吐蕃的壁画进行了了解,有所收获。敦煌壁画中有几幅绘有赞普等人物。很有考证价值,是难得的史料。吐蕃统治河西地区近百年,在其间建造了40来个洞窟,其中一些洞窟(158、159、231号洞窟)里的壁画中绘有赞普、大臣、武将及侍从,是写实性比较强的壁画,壁画画面也相当大,几乎与真人大小。壁画中的赞普戴红色朝露冠加红抹额,红色抹额巾角向上竖起,身着左衽翻领长袍,大领质地花色与袍相同,翻领有点像现代的驳领式西装领子,三角形,翻领缘缀有圆形饰物。系白色皮革腰带,袖长过手,其领口、袖口、襟边均以锦缎装饰,颜色鲜艳,长袍为红褐色。231号洞窟内的壁画上的赞普,项戴红色珠饰,身着白素色袍,长袖及地,右手袖口内露出同色衬里,腰系红色革带,革带上有圆形蓝色饰物,可能为禄松石或宝石镶嵌物。革带上佩戴短刀,裤子似为白色,黑色皮靴。这幅壁画中的赞普服饰打扮与汉文史书记载比较接近。据记载,公元821年唐使大理卿刘元鼎作为唐朝代表,到吐蕃会盟,他在山南琼结的营帐里,拜会了吐蕃第十代赞普热巴巾,亲眼看到赞普身穿白色的氆氇长袍,头缠朝霞般的头巾,腰佩镂金的宝剑。
   吐蕃时期寺庙壁画应该是最好的史料,但我至今没有见到这方面的壁画,估计在灭佛运动中被毁或年代太长而失传,现在所见到的一些唐卡上的赞普,似乎神化了,与法王洞内松赞干布塑像不太象,倒是象个壁画中佛教天王。
   布达拉宫法王洞内的松赞干布塑像,我专门瞻仰过。据说塑于吐蕃时期,其容貌、服饰应该最接近原型。法王洞内的松赞干布塑像,头缠红头巾,头顶有一无量寿佛像,身披半月形彩缎披风,脚蹬翘尖花靴。现在我们最常见的就是这个塑像。
   另外,据《白史》记载,在阿里及拉达克地方,至今仍然生活着据传称为法王后代的人,他们每逢新年过节时,穿戴称作古代服饰的衣物,头戴称作“赞夏”的红帽,其帽顶细长,帽尖端有一红绸缠褁的无量寿佛(阿弥陀)头像,绢端在帽前交叉。
   《藏王史书》中有牟迪赞普举兵北伐情形的记载:“开路先锋为百名骑士,右翼军队为百名虎服勇士,左翼军队为百名持杵咒师,殿右为百名持矛”宇勤“。又比如,多杰雷巴(护法神)及王臣们有时也一种戴盘状的帽子,称作“金盘帽”,这种金盘帽唯有西藏才有,其它国家所没有的。印度东部的巴若摩巴人(缅甸人),自称源于西藏,其诸王戴这种金盘帽,由此判断我们的赞普也曾戴过金盘帽。《白史》还记载,吐蕃王臣们的装束、头巾、军旗、宫殿似乎都是红的。据有关史料记载,大臣们的服饰与赞普相同。
   从以上壁画、塑像及记载看,历代赞普在不同时期不同场所的装束装扮也不尽相同。长袍大体上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三角形翻领,对襟或斜襟左衽束腰长袍,一种是圆领对襟或斜襟束腰长袍。敦煌壁画中噶尔.东赞身穿圆领直襟长袍,袍长过膝,袖子较窄,长袍图案为波斯图案。赞普帽子有两三种,即又细又高的红帽和金盘帽。
   
   
   至于普通百姓的服饰,《白史》中没有详细记载,只是说,吐蕃时期各地居民的风俗与服饰,在北方边远地方和南方偏僻谷地至今保留着许多古人的形像,亲眼看看,就明白。另外,据有关史料记载,吐蕃最初吐蕃服饰以牛羊毛及牛羊皮为面料,夏天以毡衣为主,还有以牛羊毛绒制成氆氇(phru),用氆氇制作战袍、官服,以及便装。冬天穿皮衣。还盛行斗篷、披肩。文成公主入藏后,内地丝绸不断传入吐蕃,赞普、大臣及贵族大都改着丝质衣物。
   据说松赞干布规定,用玛瑙、翡翠、金、银、、铜、铁制成的饰品标志官员级别。武将及勇士以虎皮、豹皮标志军衔。军人与百姓服饰没有大的区别,军人在长袍上套氆氇套褂或羊皮套褂,头缠头巾,打仗时戴盔穿甲。
   
   
   
(2011/04/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