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藏人主张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读《白史》笔记(五)
    
   [ 2011/4/18 15:09:00 | By: 丹正嘉 ] http://dzj6508.tibetcul.com/123838.html
   
   

   现在我们看到的唐卡和壁画或塑像上的赞普容貌和服饰不尽相同,服饰的具体质料、细微特征赞等似乎也不十分清楚。服饰文化是民族文化的主要元素,通过服饰可以了解一个民族当时的历史背景、经济类型、生产水平、审美观念等状况。搞清吐蕃时期王臣服饰的一些具体特征,对进一步研究自己民族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据《白史》记载,吐蕃诸赞普的服饰,可以从中国使臣谒见俄达热巴巾赞普的情形中略知一二,还可从昔日绘画中了解,但这样的绘画实在很难找到。当时,与吐蕃最友好的国家数波斯国,(藏语称“达斯格”(ta zig)唐朝史书称“粟特”,粟特公元前为波斯帝国的一个省,约于公元7世纪建国),当时的波斯国内,不但盛行佛教,就博学大德而言,非其它国家相比的,吐蕃的诸王臣中似乎都模仿波斯风尚。传说,松赞干布赞普用红绢缠头,身披彩锻斗篷,脚穿钩尖皮靴。这些都是波斯的风俗,那个时期印度和中国还没有披彩锻的风俗。
   另外藏文《王统世系明鉴》第八章也有记载,松赞干布父亲朗日松赞“战胜了汉人和突厥”,从北方获取食盐。公元7世纪末吐蕃与突厥琦施汗建立联姻,王姐卓玛类遣嫁突厥汗为妻。吐蕃公主出嫁粟特之事汉文史籍也有记载,汉文史书还记载,当时吐蕃对西域影响很大,有十来个西域国家向吐蕃称臣纳贡。根据以上史料推断,吐蕃与突厥的交往早于吐蕃与唐朝的交往,吐蕃服饰,特别是官服受西域影响是大有可能的。
   更敦群培在《白史》里说,各地的服饰风俗还可以用其它方法探索,如从各国绘画中的鬼神装束,可以看出其王臣贵人们的服饰。用这个办法看我们的赞普大臣们的装束打扮,推断赞普大臣们作战时的戎装,不会有大的差错。现在,吐蕃时期的壁画,很少见到,特别是绘有赞普形象的少之又少。
   受《白史》的启发,前几年我参观敦煌时,特意对涉及吐蕃的壁画进行了了解,有所收获。敦煌壁画中有几幅绘有赞普等人物。很有考证价值,是难得的史料。吐蕃统治河西地区近百年,在其间建造了40来个洞窟,其中一些洞窟(158、159、231号洞窟)里的壁画中绘有赞普、大臣、武将及侍从,是写实性比较强的壁画,壁画画面也相当大,几乎与真人大小。壁画中的赞普戴红色朝露冠加红抹额,红色抹额巾角向上竖起,身着左衽翻领长袍,大领质地花色与袍相同,翻领有点像现代的驳领式西装领子,三角形,翻领缘缀有圆形饰物。系白色皮革腰带,袖长过手,其领口、袖口、襟边均以锦缎装饰,颜色鲜艳,长袍为红褐色。231号洞窟内的壁画上的赞普,项戴红色珠饰,身着白素色袍,长袖及地,右手袖口内露出同色衬里,腰系红色革带,革带上有圆形蓝色饰物,可能为禄松石或宝石镶嵌物。革带上佩戴短刀,裤子似为白色,黑色皮靴。这幅壁画中的赞普服饰打扮与汉文史书记载比较接近。据记载,公元821年唐使大理卿刘元鼎作为唐朝代表,到吐蕃会盟,他在山南琼结的营帐里,拜会了吐蕃第十代赞普热巴巾,亲眼看到赞普身穿白色的氆氇长袍,头缠朝霞般的头巾,腰佩镂金的宝剑。
   吐蕃时期寺庙壁画应该是最好的史料,但我至今没有见到这方面的壁画,估计在灭佛运动中被毁或年代太长而失传,现在所见到的一些唐卡上的赞普,似乎神化了,与法王洞内松赞干布塑像不太象,倒是象个壁画中佛教天王。
   布达拉宫法王洞内的松赞干布塑像,我专门瞻仰过。据说塑于吐蕃时期,其容貌、服饰应该最接近原型。法王洞内的松赞干布塑像,头缠红头巾,头顶有一无量寿佛像,身披半月形彩缎披风,脚蹬翘尖花靴。现在我们最常见的就是这个塑像。
   另外,据《白史》记载,在阿里及拉达克地方,至今仍然生活着据传称为法王后代的人,他们每逢新年过节时,穿戴称作古代服饰的衣物,头戴称作“赞夏”的红帽,其帽顶细长,帽尖端有一红绸缠褁的无量寿佛(阿弥陀)头像,绢端在帽前交叉。
   《藏王史书》中有牟迪赞普举兵北伐情形的记载:“开路先锋为百名骑士,右翼军队为百名虎服勇士,左翼军队为百名持杵咒师,殿右为百名持矛”宇勤“。又比如,多杰雷巴(护法神)及王臣们有时也一种戴盘状的帽子,称作“金盘帽”,这种金盘帽唯有西藏才有,其它国家所没有的。印度东部的巴若摩巴人(缅甸人),自称源于西藏,其诸王戴这种金盘帽,由此判断我们的赞普也曾戴过金盘帽。《白史》还记载,吐蕃王臣们的装束、头巾、军旗、宫殿似乎都是红的。据有关史料记载,大臣们的服饰与赞普相同。
   从以上壁画、塑像及记载看,历代赞普在不同时期不同场所的装束装扮也不尽相同。长袍大体上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三角形翻领,对襟或斜襟左衽束腰长袍,一种是圆领对襟或斜襟束腰长袍。敦煌壁画中噶尔.东赞身穿圆领直襟长袍,袍长过膝,袖子较窄,长袍图案为波斯图案。赞普帽子有两三种,即又细又高的红帽和金盘帽。
   
   
   至于普通百姓的服饰,《白史》中没有详细记载,只是说,吐蕃时期各地居民的风俗与服饰,在北方边远地方和南方偏僻谷地至今保留着许多古人的形像,亲眼看看,就明白。另外,据有关史料记载,吐蕃最初吐蕃服饰以牛羊毛及牛羊皮为面料,夏天以毡衣为主,还有以牛羊毛绒制成氆氇(phru),用氆氇制作战袍、官服,以及便装。冬天穿皮衣。还盛行斗篷、披肩。文成公主入藏后,内地丝绸不断传入吐蕃,赞普、大臣及贵族大都改着丝质衣物。
   据说松赞干布规定,用玛瑙、翡翠、金、银、、铜、铁制成的饰品标志官员级别。武将及勇士以虎皮、豹皮标志军衔。军人与百姓服饰没有大的区别,军人在长袍上套氆氇套褂或羊皮套褂,头缠头巾,打仗时戴盔穿甲。
   
   
   
(2011/04/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