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藏人主张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神通 與 神 秘
   
   常 常 有 人 問 我 所 謂 的 『 西 藏 佛 教 神 通 』。 許 多 西 方 人 想 知 道 羅 桑 倫 巴 等 人 所 寫 有 關 西 藏 的書 , 其 中 提 到 的 秘 密 修 法 是 不 是 真 的 。 他 們也 問 我 『 香 巴 拉 』 是 不 是 真 的 存 在 ? ( 某 些 特 定 的 經 書 提 到 過 這 個 傳 奇 的 國 家 , 人 們 推 測 它是 隱 藏 在 西 藏 北 方 的 荒 原 之 中 ) 。 六 十 年 代 早 期 , 有 一 位 著 名 的 科 學 家 寫 信 給 我 說 , 他 聽 說某 些高 級 喇 嘛 能 示 顯 神 變 , 因 此 他 要 求 是 否 能 作 些 實 驗 證 明 這 些 事 情 是 真 的 。
   
   對 前 面 兩 個 問 題 , 我 通 常 回 答 是 這 些 書大 部 分 是 虛 構 的 ; 但 是真 的 有 香 巴 拉 這 個 國 家 , 不 過 不 是 任 何 世 俗 感 官 所 能 看 到 。 同 時 , 否 認 某 些 秘 法 真 的 會 產 生一 些 神 秘 現 象 也 是 不 對 的 。 為 了 這 個 理 因 , 我 幾 乎 考 慮 寫 信 告 知 這 位 科 學 家 , 他 聽 到 的 事 情是 真 的 , 此 外 , 我 也 歡 迎 他 來 作 實 驗 ; 但 是 我 很 抱 歉 不 得 不 告 訴 他 , 能 夠 作 這 種 實 驗 的 人 還沒 有 出 生 ! 真 的 , 在 那 個 時 候 有 許 多 現 實 的 原 因 , 使 我 們 不 可 能 參 與 這 類 的 調 查 研 究 。

   
   然 而 從 那 時 候 開 始 , 我 同 意 進 行 許 多 科 學 的 調 查 來 探 究 某 些特 殊 修 法 的 性 質 。 第 一 個 科 學 調 查 是 賀 博 特 . 班 生 博 士 ( Dr.Herbert Benson) 所 作 的 研 究 。 班 生 博 士 現 在 是 美 國 哈 佛 醫 學 院 行 為 藥 物 系的 系 主 任 。 一 九 七 九 年 我 訪 美 期 間 , 他 告 訴 我 他 正 在 作 一 種 他 稱 之 為 『 鬆 弛 反 應 』 的 分 析 。『 鬆 弛 反 應 』 是 一 生 理 現 象 , 當 人 進 入 禪 定 狀 態 , 才 會 出 現 這 種 現 象 。 他 以 為 如 果 可 以 找 到一 些 高 段 的 禪 修 者 來 作 實 驗 的 話 , 就 能 進 一 步 了 解 這 種 過 程 。
   
   我 極 篤 信 現 代 科 學 的 價 值 , 我 決 定 讓 他 進 行 , 然 而 我 並 非 毫不 猶 豫 。 我 知 道 許 多 西 藏 人 對 這 個 主 意 有 些 不 安 。 他 們 覺 得 這 些 接 受 實 驗 的 修 法 理 應 保 持 機密 , 因 為 它 們 源 自 密 法 。 為 了 消 除 這 層 顧 慮 , 我 說 諸 如 此 類 的 調 查 結 果 可 能 不 僅 裨 益 科 學 ,也 澤 及 於 宗 教 行 者 , 並 且 因 此 可 以 帶 給 人 類 某 些 普 遍 性 的 益 處 。
   
   在 實 驗 中 , 班 生 博 士 滿 意 了 , 他 發 現 某 些 奇 特 的 現 象 (他 的 發現 已 經 發 表 在 一 些 書 籍 和 科 學 期 刊 上 , 這 些刊 物 包 括 《 自 然 》 ( N ature)在 內) 。 他 帶 了 兩 位 助 手 、 一 些 複 雜 的 設 備 來到 印 度 , 針 對 某 些 閉 關 修 行 的 和 尚 作 實 驗 。 這 些 和 尚 有 的 就 在 達 蘭 薩 拉 附 近 的 關 房 , 有 些 則是 在 拉 達 克 、 錫 金 或 者 更 北 邊 的 地 方 閉 關 。
   
   這 些 參 與 實 驗 的 和 尚 是 拙火 瑜 伽 的 行 者 , 這 個 實 驗 旨 在 示 範 殊勝 的 密 續 修 法 的 純 熟 程 度 。 籍 著 關 注於 輪 ( 能 量 中 心 ) 、 脈 ( 能 量 通 道 ) , 行 者 能 暫 時 地 控 制和 防 止 較 粗 層 次 的 心 識 活 動 , 俾 能 經 驗 到 較 細 的 層 次 。 根 據 佛 教 的 說 法 , 心 識 有 許 多 層 次 。較 粗 的 層 次 是 凡 俗 感 官 — — 觸 、 視 、 味 等 等— — 最 細 的 層 次 則 是 在 死 亡 時 才 經 驗 到 。 密 續 的 目 標 之 一 就 是 使 行 者 能『經 驗 死 亡』 , 因 為 在 那 之 後 , 才 會 出 現 最 強 力 的 心 靈 體 悟 。 1
   
   當 較 粗 層 次 的 心 識 被 壓 抑 下 去 時 , 我 們 就 可 以 觀 察 到 生 理 現象 。 在 班 生 博 士 的 實 驗 中 , 這 些 生 理 現 象 包 括 體 溫 升 高 了 華 氏18度 — — 攝 氏 10度 ( 體 內 是用 直 腸 溫 度 計 、 體 外 是 用 皮 膚 溫 度 計 ) 。 這 些 增 加 出 來 的 體 溫 使 得 接 受 測 試 的 和 尚 們 能 烘 乾那 些 先 泡 在 水 裡 再 覆 蓋 在他 們 身 上 的 床 單 , 即 使 當 時 周 圍 的 氣 溫 是 在 冰 點 以 下 。 班 生 博 士 也 親眼 看 到 , 並 且 以 同 樣 方 法 測 試 了 赤 身 坐 在 雪 地 中 的 和 尚 。 他 發 現 這 些 和 尚 能 端 坐 整 夜 而 沒 有失溫 。 他 也 注 意 到 在 這 些 時 間 裡 , 行 者 的 呼 吸 次 數 減 低 到 一 分 鐘 七 次 左 右2 。
   
   我 們 對 人 類 身 體 以 及 身 體 如 何 運 作 的 知 識 尚 不 足 以 解 釋 發 生在 這 些 修 行 人 身 上 的 現 象 。 班 生 相 信 相 關 的 心 理 過 程 運 作 的 知 識 尚 不 足 以 解 釋 發 生 在 這 些 修行 人 身 上 的 現 象 。 班 生 相 信 相 關 的心 理 過 程 能 使 修 行 人 燃 燒 貯 存 在 體 內 的 『 棕 色 脂 肪 體 』 ( brown fat)3 — — 先 前 以 為 只有 冬 眠 中 的 動 物 才 會 有 這 種 現 象 。 不 管 儀 器 是 在 測 試什 麼 , 但 是 我 最 感 到 興 趣 的 是 ﹕ 這 次 實 驗明 顯 的 指 出 現 代 科 學 可 以 向 西 藏 文 化 學 習 一 些 事 情 。 此 外 , 我 相 信 在 我 們 西 藏 人 的 經 驗 裡 ,還 有 許 多 其 他 的 範 疇 值 得 科 學 來 探 究 。 例 如 , 我 希 望 有 一 天 能 對 『 神 諭 』 進 行 科 學 調 查 。 『神 諭 』 仍 然 是 西 藏 生 活 方 式 中 的 重 要 一 環 。
   
   在 我 還 沒 有 詳 細 介 紹 之 前 , 我 必 須 強 調 神 諭 的 目 的 並 非 只 有預 測 未 來 ( 因 為 可 能 有 人 會 如 此 猜 想 ) 。 預 測 未 來 只 是 他 們 所 做 的 事 情 的 一 部 分 。 除 此 之 外, 神 諭 有 時 候 被 稱 為 護 法 , 在 某 些 情 況 裡 , 他 們 充 當 『 治病 的 人 』 (healers)。 但 是 他 們 主 要 的 功 能 是 幫 助 人 們 修 習 佛 法 。 另 一 個 要 記 住 的 重 點 是 『 神 諭 』 (oracle)一 字 本 身 容 易 引 起 誤 解 。 『 神 諭 』 暗 示 『 人 擁 有 神 諭 的 力 量 』 。 這 是 錯 誤 的 。 在 西 藏 傳 統 中, 只 有 一 些 特 定 的 男 人 或 女 人 , 他 們 擔 任 自 然 和 心 靈 界 之 間 的 媒 介 , 我 們 稱 呼 他 們 『 庫燈 (Kuten) — — 字 面 的 意 思 是 『 身 體 的 基 礎 』 同 樣 , 我 必 須 指 出 , 一 般 我 們 都 說『 和某 種 特 殊事 物 (例 如 塑 像) 、 人 和 地 方 有 關 的 精 靈 』 。 但 是 你 不 可 以 認 為 這 種 說 法 意 含 著 『 相 信有 外 在 的 獨 立 實 體 存 在 』 。
   
   在 古 時 候 , 整 個 西 藏 境 內 一 定 有 許許 多 多 的 神 諭 。少 數 殘 存 ,但 最 重 要 的 神 諭 — — 那 些 西 藏 政 府 所 使 用 的 — — 仍 然 存 在 。 在 這 些 最 重 要 的 神 諭 之 中 , 主 要 的 一 位 就 是 涅 沖 神 諭 。 金剛 扎 滇 籍 著 他 來 示 現 , 金 剛 扎 滇 是 達 賴 喇 嘛 的 護 法之 一 。 涅 沖 原 本 是 和 印 度 聖 人 法 護 的 一 位 後裔 , 一 起 來 到 西 藏 , 在 中 亞 的 巴 塔 吼 爾 ( B ata Hor)定 居 下 來 。 西 元 八 世 紀 時 , 在 赤 松 德 貞 王 在 位 時 期 , 印 度 密 宗 上 師 、 無 上 的 西 藏 精 神 依 怙 蓮花 生 大 師 指 派 他 當 桑 耶 寺 的 護 法 ( 桑 耶 寺 是 西 藏 的 第 一 間 佛 教 寺 廟 , 不 過 它 是 由 另 一 位 印 度學 者 寂 護 方 丈 所 創 建 ) 。 後 來 第 二 世 達 賴 和 涅 沖 發 展 了 密 切 的 關 係 — — 涅 沖 這 時 候 開 始 和 哲 蚌 寺 密 切 相 關 — — 自此以 後 , 金 剛 扎 滇 就 被 指 派 擔 任 歷 代 達 賴 喇 嘛 的 個 人 護 法 。
   
   幾 百 年 來 到 現 在 , 在 新 年 慶 典 期 間 向 涅 沖 請 教 國 政 , 已 經 成了 達 賴 喇 嘛 和 政 府 的 傳 統 了 。 除 了 新 年 之 外 , 如 果 有 特 別 的 疑 難 也 可 以 召 請 他 。 我 自 己 每 一年 都 要 諮 詢 他 好 幾 次 。 二 十 世 紀 的 西 方 讀 者 可 能 會 認 為 這 種 事 太 離 譜 了 。 即 使 某 些 大 部 分 自認 為 是 『 前 進 』 的 西 藏 人 , 對 繼 續 使 用 這 種 古 代 蒐 集 情 報 的 方 式 也 存 有 疑 慮 。 但 是 我 會 這 麼作 的 理 由 很 簡 單 ﹕ 當 我 回 顧 以 往 許 多 次 詢 問 神 諭 的 經 驗 , 事 實 證 明 每 一 次 他 告 訴 我 的 話 都 是正 確 的 。
   
   這 並 不 是 說 我 只 依 賴 神 諭 的 忠 告 。 我 一 方 面 請 教 神 諭 , 一 方面 看 看 內 閣 的 意 見 , 此 外 我 也 要 聽 聽 我 自 己 良 心 的 聲 音 。 我 認 為 神 明 們 是 我 的 『 上 層 房 屋 』, 噶 廈 構 成 我 的 『 下 層 房 屋 』 , 就 像 其 他 領 袖 一 樣 , 在 我 決 定 國 事 之 前 , 我 要 先 諮 詢 這 兩 方面 。 有 時 候 , 除 了 涅 沖 的 忠 告 外 , 我 也 把 某 些 預 言 列 入 考 慮 。
   
   在 一 方 面 來 說 , 涅 沖 對 西 藏 的 責 任 和 達 賴 喇 嘛 對 西 藏 的 責 任是 相 同 的 , 然 而 我 們 履 行 的 方 式 卻 不 同 。 我 的 工 作 , 當 一 國 領 袖 , 是 和 平 的 ; 涅 沖 他 身 為 護法 、 保 護 者 , 示 現 忿 怒 相 。 然 而 雖 然 我 們 的 功 能 相 同 , 但 是 我 和 涅 沖 之 間 的 關 係 是 指 揮 官 與副 官 的 關 係 。 我 從 來 不 向 他 鞠 躬 禮 拜 。 涅 沖 才要 向 達 賴 喇 嘛 俯 首 禮 拜 。 涅 沖 非 常 喜 歡 我 , 他 一向 非 常 照 顧 我 。 例 如 如 果 他 看 到 我 的 衣 著 打 理 得 不 當 或 有 所 疏 忽 , 就 會 到 我 面 前 , 幫 我 整 理襯 衫 、 理 一 理 袍 子 等 等 。
   
   雖 然 我 們 關 係 這 麼 親 密 , 但 是 涅 沖 一 向 都 尊 敬 我 。 即 使 在 涅沖 與 政 府 關 係 不 睦 之 際 , 不 管 任 何 時 候 , 只 要 問 到 有 關 我 的 事 情 , 涅 沖 一 定 熱 心 地 回 答 ( 政府 是 在 攝 政 期 間 的 最 後 幾 年 裡 , 和 涅 沖 關 係 惡 化 ) 。 同 時 , 對 有 關 政 府 政 策 的 問 題 , 他 的 回答 是 『 會 粉 碎 』 。 有 時 候 他 只 是 報 以 一 陣 諷 刺 性 的 大 笑 。 我 現 在 仍 然 清 楚 記 得 我 十 四 歲 左 右時 發 生 的 特 殊 事 件 。 有 人 問 涅 沖 有 關 中 國 的 問 題 。 涅 沖 不 直 接 回 答 , 庫 燈 轉 向 東 方 , 開 始 向前 猛 烈 地 彎 腰 。 這 種 情 景 實 在 令 人 駭 怕 , 因 為 他 在 作 這 個 動 作 時 , 頭 上 戴 的 那 頂 大 頭 盔 重 得足 以 折 斷 他 的 脖 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