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微言集(五)]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微言集(五)

   东海微言集(五)

   微言,指精深微妙、含义精微深远或委婉隐秘的言辞,也可以指细微、短小之言,现在还可以用来指微博之言。东海儒者余樟法

   【大处看人】:看人要从大节和整体着眼。即使大儒大贤,也会有过失有细节上的瑕疵;即使大奸大恶,也会有优点有枝叶上的闪光。例如给人民造成无数灾难、给世界带来空前浩劫的秦始皇洪秀全斯大林们,在他们一生中,也不乏“一言一事之惠泽”。2011-3-31

   【斯文扫地】:在官本位、权本位兼资本位(资本主义)的社会,文化及文化人当然被迫靠边站,这是当今文化人不受官方和民间的尊重的客观原因。主观原因则在文化人身上。当今大多数知识分子早已丧失了文化人应有的高贵和尊严,纷纷工具化市侩化帮闲化了,根本不值得尊重。这个群体文化之贫困、道德之匮乏都是空前的。2011-4-1

   【有条件支持打黑,无条件反对唱红】:孔子对管仲是“文不与而实与”,东海对于重庆方面“唱红打黑”的态度也类似,不与“唱红”,只与“打黑”。不过,孔子“与”管仲的程度相当高,东海对重庆的“与”则很有限,仅仅局限于“打黑”的层面,而且是有条件的:严格依法而打,打的是真正的黑。另外,对于“唱红”,东海不仅不与,而且坚决反对。作为个人爱好当然无所谓,但在政治层面,“唱红”的实质是崇毛崇马,是大恶。2011-4-2

   【撒谎是可耻的】:你可以不说真话,但请不要说假话----不管有什么理由。这是我对一个熟人的善意警告。很多人都知道,撒谎是可耻的,但很多人不知道,撒恶人、恶势力的谎同样是可耻的。

   某些人以撒谎造假为“斗争的艺术”,或者为自己的行为寻找伟大光荣、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为了大局、为了正义事业、为了更好地打击黑恶势力等等,殊不知撒谎造假本身就是黑恶行为,会影响大局、伤害正义。黑恶势力不会被假话打倒,正义事业不会因谎言成功----即使获利一时,难免遗患后来,流弊无穷。2011-4-4

   【有话好好说】:东海当年凶猛好骂,时发污言,有时候对朋友也不给一点面子,以敢言敢怒英雄豪气自诩,还写过一篇《东海之骂》自辩自誉。偶尔回忆旧事或重翻旧作,不禁脸红。其实,任何时候任何话都可以好好说,正气大义完全用不着借污言和骂声去表达,不干不净的语言文字,暴露的是一个人道德学养的不足。2011-4-4

   【儒者份内事】:师从圣贤,交友英雄,敬重君子,(以真理)教化小人,(凭良法)惩治恶行,这都是儒者份内事。某些时段对某些小人恶人既不能教化又无力惩治,那就疏而远之鄙而弃之,独善其身。2011-4-4

   【一坏良心,便无足道】:古人云:一为文人,便无足观;东海曰:一坏良心,便无足道。坏什么也别坏心,缺什么也别德。一个良心德行坏了的人,为了利己而不惜损人害人的人,无论名气多么大事业多么红地位多么高,在东海眼里,都是渺小卑下不足道的。2011-4-4

   【小人之心】:本心至善而习心多恶。小人不知、不信良知本心,不可能真正尊重、信任他人也不可能真正自尊自信。他“扪心”的时候,发现自己内心深处被私欲邪念恶习恶意所充满,就会错把它们视为人的本质,就会“真诚”地认为人都是小的、靠不住的。因此,小人眼里没有大人,如果有的话,一定是伪的。2011-4-4

   【毕竟不坏】:唐翼修曰:“富贵居乡,被人侵侮,往往有之,然毕竟是我好处。若使人望影远避,无敢拾其田中一穗者,虽是快事,然其人可知矣。”(《六事箴言》)说得好。被人侵侮,有可能是客观原因,也可能是主观原因。即使是做人有问题,比起让人望影远避望风而逃者,毕竟不坏。2011-4-5

   【巨奸大恶】:孔子说:一乡之人都夸的人不好,一乡之人都骂的人也不好,一乡之中人好人夸坏人骂的人最好。东海接着说:让一乡之人敢怒不敢言的人,最坏。至于一国之人都不敢批评冒犯、都要异口同声地歌颂的人,必是巨奸大恶无疑。2011-4-5

   【南辕北辙】:道德是引人向善的桥梁,制度是止人作恶的防线。对于一个社会来说,道德和制度如鸟之双翼车之双轮缺一不可。儒家融道德制度于一体,兼有佛道两家及自由主义的优势而无其缺点,是救人度世援天下的最佳之道。五四以来多少有志之士,一边忧国忧民一边反儒反孔,无异南辕北辙。他们越努力越奋斗越牺牲,民和国越灾难深重罪恶深重。2011-4-5

   【生平最大的毛病】:以财势权力傲人,固然鄙陋,以才华学问傲人,也很低下,以德傲人比较“厉害”,终究有限。德不是拿来傲人的。东海大半辈子最大的毛病和道德成就有限的内因,就是有一个傲字横亘胸中。这是必须痛下决心坚决拔除的。特此提醒自己:恃才傲物,纵然有才也不大;以德傲人,即使有德也不高。谦之为德,大吉大利,《易经》谦卦,六爻皆吉。2011-4-5

   【东海学舌】: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官民相杀者有之,父子相残者有之。东海惧,作《宪章》。《宪章》,政治之事也。是故东海曰:“知我者其惟《宪章》乎!罪我者其惟《宪章》乎!”……东海成《宪章》而乱臣贼子惧。”(《宪章》指《中华宪章草案征求意见稿》)2011-4-6

   【恶教育】:儒家文化重道德,强调道器不二德才兼备。掌握各种知识技能很重要,做一个正人君子更重要。而现在中国的教育反其道而行之,不仅培养小人,而且培养恶人。药家鑫行为的凶恶,据说是其同门师妹的李颖言论的冷血,说明他们的家庭、学校教育有问题,他们是“没人教的孩子”,是“恶教育”的牺牲品。当然不仅仅是教育问题,当今中国整个政治社会大环境都极其恶劣,都在把人往低处、恶处带。2011-4-6【药家鑫该不该死?】:什么叫禽兽不如,什么叫蛇蝎心肠?看看药家鑫就知道了。撞人后向被害人连捅八刀致死,这种完全突破人伦和法律底线的丧心病狂,已经不是一般的莽夷禽兽行为了。如果取消了死刑,任何穷凶极恶的罪犯都不能判死,药家鑫当然不例外。否则,论法理情理天理,药家鑫毫无疑问必须死。药八刀不死,法律死,公正死,同时将会有更多的张妙惨死!2011-4-7

   【八华八夷】:尊儒尊孔为华,崇毛崇马为夷;仁本主义为华,神本物本为夷;道德挂帅为华,利益至上为夷;自由平等为华,专制特权为夷;选贤与能为华,逆向淘汰为夷;光明正大为华,黑箱操作为夷;文明先进为华,野蛮落后为夷;科学智慧为华,迷信蒙昧为夷。(自注:神本指神本宗教,物本指唯物主义。)2011-4-6

   【有感】:杀一个人,是恶人、罪犯,个个憎恨人人唾骂;杀几千万人,是大英雄、大救星,千家信仰万民崇拜。2011-4-6

   【集义】:孟子自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说“是集义所生者”。集义二字,可深长思。朱熹《集注》:“集义,犹言积善,盖欲事事皆合於义也。”通俗地讲,集义,就是行仁义之途,为仁义之事,发仁义之言,不断地把“义”集合起来。世人或好集权,或好集财,或好集色,儒者当好集义。义之所集,浩气生焉。将来如果有机会开讲儒学,当将讲堂取名为“集义堂”。2011-4-6

   【仁义】:仁义二字密不可分,义必仁,仁必义。墨子摩顶至踵以利天下,似仁,实非仁,因其不义(不合乎人之常情、世之常理);盗贼讲江湖义气,似义,实非义,因其不仁。2011-4-6

   【四种政治】:政治有王道、霸道、苛政、暴政之别。王道圣贤在位、道德挂帅,霸道豪杰为尊、以力假仁,苛政小人得志、利益至上,暴政盗贼当道、崇拜罪恶。王道霸道苛政暴政,可以分别对应君子社会、伪君子社会、莽夷社会、禽兽社会,也可以分别对应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黑铁时代。2011-4-6

   【弱势一点好】:有故人因不得志而怨尤,我劝他:在这个逆淘汰时代,地位低一点,名声差一点,金钱少一点,各方面弱势一点低调一点,未尝不是好事。韬光养晦不仅是自尊自爱的表现,也是一种自我保全的办法----保人身之安和良知之健全。古人云:瓦釜雷鸣黄金毁弃。其实黄金被弃暗处,反而可以避免被毁坏,不幸中有幸运在焉。2011-4-7

   【崇拜】:有人崇拜圣贤,有人崇拜豪杰,有人崇拜专家,有人崇拜富豪,有人崇拜戏子,有人崇拜盗贼和邪恶。崇拜什么,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文化品位;流行什么崇拜,可以衡量一个社会或一个时代的道德水准。2011-4-7

   【两个前提】:相比王道政治,民主制利中有弊美中不足;对于儒家道路,清政府真诚有限、偏离严重。站在儒家立场上,东海对它们都不尽认同而有所批评,但这种批评是在肯定民主与民本相通、肯定清政府为中华偏统的前提下,在彻底否定马列主义和严厉批判党主专制的前提下进行的。某些人物没有这两个前提,唯一味反对自由主义或咒骂满清政府,那就大有问题了。2011-4-7

   【三世说】:据乱世,恶占绝对上风。随着恶的逐步下降,善会逐步上升,直到超越恶,社会便进入生平世。善继续上升,直到占绝对上风,就是太平世。生平世之前,恶占上风的时候比较多,之后,善占上风的时候比较多。但不论谁占上风,都是相对的。在据乱世与太平世之间极为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善与恶呈拉锯式的竞赛和争战,时而恶占上风,时而善占上风。总之,人类历史整体趋势是善升恶降,但有波动有起伏,甚至会绕大弯子。2011-4-7

   【最高标准】:对待儒家的态度如何,是衡量政治和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乃至最高标准。尊儒的政权都较好,最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反儒的政权都很坏,最好也好不到哪里去。2011-4-7

   【择善当固执】:儒家择善固执,就是择良知固执。不过要注意,作为本性的良知,具有形而上的超越性,无从“执”起。固执的只能是善习,包括善意善念,这些都是良知所现的“象”。在某些佛教徒看来,择善固执也是一种“我执”,但对于儒家来说,择善固执乃是成德成圣的必须。这是儒佛两家的重要差异。2011-4-8

   【君子而乱】:古人说:良法而乱者有之,君子而乱者未尝闻也。不一定呢。良法而乱,其乱有限;如果制度法律不良,君子而乱,也有可能---东汉和宋明的党争,就是“君子而乱”的表现。改成“圣人而乱者未尝闻也”更准确,圣人在位,必能建设起合乎时宜的良法良制来。2011-4-9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