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学说有优劣,思想有好坏,信仰有正邪,文化有善恶。法家和马家就是劣的坏的邪恶的。如果说儒家是善人大人之学,法家和马家就是恶人强人(盗贼)之学。它们都擅于把好人教育成坏人,把真人改造成伪人,最后把人变成鬼,把人间变成地狱。

   马家法家群体也有善良,但小人恶人占多数。另外,马家法家的人最好也好不到哪里去,或有善人,但肯定没有圣贤大人。这是马家法家的文化本质注定的,它们会对人的良知(包括道德和智慧)造成严重遮蔽。君不见,马家法家的大腕人物,从商鞅李斯到斯大林之流,都是既恶毒又愚蠢的。同时,马家法家的社会和政治也有善,但一定是恶占上风。

   马家法家越是原教旨,唯物主义越信仰坚定,性恶论思想越顽固,心灵越易败坏,政治越易苛暴,社会越多罪恶。所以,儒家是越真诚越知行合一越好,马家则相反,信仰虚假一点,言行脱钩一点,人心反而会好一点,政治和社会反而会正常化一点。背叛本来是可耻的,但对马家法家的背叛则是一种向善的努力,是改邪归正浪子回头。象戈尔巴乔夫普京等,就属于有功人员。

   法家是家贼,马家是外贼,以它们为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崇拜秦始皇斯大林们,都是认贼为父。认贼为父者一定会以父为贼,信仰邪见崇拜暴君者,一定会反孔反儒反真理反道德反圣贤。因为,信仰唯物主义就一定会否定仁本主义,认定法家性恶论和马家“性关系论”为真理,就一定会视儒家性善论为谬论。

   认贼为父与认贼为父都是大恶大罪都会遭“报应”,或民谴,或冥谴,或人谴,或天谴,包括各种天灾人祸及法律惩罚,都是“报应”的方式。法家和马家,不论搞理论的搞实践的还是当打手的,纵然辉煌一时,多没有好下场,而且往往死于内斗之中和“本家”之手。法家和马家社会也会遭“报应”,莽夷化禽兽化是必然的。佛教警告:谤佛要下地狱;东海提醒:反儒,人会变成鬼,社会会变成地狱。

   法家和马家根源错误似是而非,但自成体系,颇有吸引力煽动力和迷惑性。例如,由于世人习性深重而习性多恶,法家的性恶论貌似正确;由于先有物质后有生命再有意识,马家的唯物论貌似真理。对此,没有一定的择法之眼,很容易上当受骗吸毒成瘾。

   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其理论诉诸于人类的习性之恶而又特别巧言令色冠冕堂皇,不少有志之士及自由人士都暗中其毒而不知。自由派在政治上与马家大异,但对马家唯物主义的哲学错误大多缺乏认知。自由派分有神和无神两派,前者多是基督教徒,后者多为唯物主义者。有人称马列主义理论家宣称家为制毒者贩毒者,其信仰实践者为吸毒中毒者,堪称妙喻。

   误认习性为人的本质,误认物质为第一性,也可以说是一种认贼作父。要透过习性之恶悟入本心超越性的至善,要跳出唯物与唯心的两大“圈套”,理解仁本主义的高度真理性,需要相当深厚的文化修养。

   仁本主义的仁,即《易经》的乾元、程朱的天理、王阳明的良知等,佛教称之为佛性、真如、法身、如来藏,道家称之为道、太极或无极。(无极可以理解为太极的无限性。)这才是第一性的“东西”啊,于宇宙而言为本体,于生命而言为本性,于人类而言为本心。

   我说过,宇宙是乾元的产物,人是良知的作品。有人说人是贪嗔痴的总合。错。贪嗔痴是习,良知才是本。人,包括肉体身和意识心,都是良知生生不息的产品。当然,本习不二,本性不在习性之外,恶念一转就是良知,贪嗔痴慢疑一转就是仁义礼智信。2011-4-8东海儒者余樟法

   制度的局限性制度有其重要性,又有其局限性:无论怎么好,怎么完善,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无论怎么好,都离不开文化道德的配合、滋润和养护。(好制度本身就是一定的文化和道德的产物。)

   民主制毫无疑问高于专制,但它同样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弊端和漏洞。有些弊端和漏洞可以通过制度的不断完善逐步消堵,但旧的消堵之后,新的又会出现,而且有些问题根本可以无法单纯依靠制度本身去解决。

   因此,民主制高于君主制更高于党主制,同时,王道关于民主,德治高于法治,所以我说过,民主法治相当于新王道政治的初级阶段。关于民主的不足和制度的局限,物则堂儒友有一段跟帖说的很透彻,特录于左:

   “中庸上讲到人存政举,人亡政息。这句话的意义不仅适用于古代的君主制,也适用于民主制。君主制下所谓人存政举即是将希望寄托在圣君贤相上,圣贤在位,总是一切好说,如果黄钟毁弃瓦否雷鸣,昏君奸佞用事,则善政无存,人民遭殃。民主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等举措只是消极的避免了权力集中,使政治家受到监督,不能为所欲为,并不能积极的成就善政。如果政治人物太过平庸,德性水准和政治智慧都不高,民主制也不能有效的兴利除弊。平时可能看不出来,一到危机时刻就暴露无遗。以目前备受关心的日本为例,战后日本在美国的主导下实现了责任内阁制,至今已经60多年,制度架构相当完备,法制健全,平时可谓井井有条,但时下的日本核电站事故充分暴露了日本政治中存在的严重问题。针对此次核泄漏,东京电力公司明显应对乏力,政府应该担起主要责任,成立应急指挥部,调配国内外一切可用的资源,集中兵力,尽快将其解决。可是日本政府却将担子扔给东京电力,只是从旁进行有限的协助指导,结果导致事态不断恶化,泄漏已经三周,至今仍然看不到解决的期限,专家预测最终解决可能还要一月乃至数月之久。民主党政府初次组阁,其要员多出身社会活动家,缺乏实际执政经验特别是应对突发性重大事件的经验。在野的自民党战后长期执政数十年,经验丰富。目前民主党想与自民党成立连立政权,以借助其经验共度难关。自民党却在此时提出如果要连立,首相菅直人必须下台让位。国难当头之际,仍然不肯放弃成见,党争不已,置国家民众利益于不顾。如此作为,正好给了专制势力以绝好的借口。专制体制下,人民乃至体制中的大部分人处于被动状态,自由独立的意志不被允许,也就不能为自己负责。民主制下,自由得到保障,人可以有独立意志,但有了这些,不保证就一定能为自己负责,德性智慧不够,还是可能会堕落,制度再好也没用。制度只能防止罪恶不现行,却无法转变罪恶的种子。儒家成德之教却能够提升人的内在道德,自由的制度下,更容易发挥此功效。所以制度保障与成德之教实都是不可或缺的。”(跟于儒学联合论坛东海《人靠不靠得住?》)2011-4-6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