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对公众人物的评价,民间的声音比官方正常、可靠些。因特权和利益的蒙蔽,官方往往有意混淆是非颠倒善恶,把狗熊当作英雄,把英雄变成囚犯。

   但“民声”的正常、可靠也是相对的。由于对有关事实信息的掌握有限,绝大多数民众对公众人物的了解都是浮皮潦草的,即使有智慧,也很难作出准确的判断,何况民众学识智慧普遍不高。

   因此,“民声”对各种公众人物赞美过度或批评过火是常有的事,甚至也有可能骂了值得赞誉的,誉了应该鄙弃的。如果是价值观、道德观失常的时代,民间的毁誉就更容易失常了。连包括孔孟在内的历代圣贤都遭到广泛的诋毁、侮辱和攻击,何况其余?

   王夫之《读通鉴论》中,有两则关于“民声”的议论。其一:

   “以名誉动人而取文士,且也跻潘岳于陆机,拟延年于谢客,非大利大害之司也,而轩轾失衡,公论犹绌焉,况以名誉动人而取将帅乎!将者,民之死生、国之存亡所系者也。流俗何知而为之流涕,士大夫何知而为之扼腕。浸授以国家存亡安危之任,而万人之扬诩,不能救一朝之丧败。故以李广之不得专征与单于相当为憾者,流俗之簧鼓,士大夫之臭味,安危不系其心,而漫有云者也。广出塞而未有功,则曰数奇,无可如何而姑为之辞尔。其死,而知与不知皆为垂涕,广之好名市惠以动人,于此见矣。三军之事,进退之机,操之一心,事成而谋不泄,悠悠者恶足以知之?广之得此誉也,家无余财也,与士大夫相与而善为慷慨之谈也。呜呼!以笑貌相得,以惠相感,士大夫流俗之褒讥仅此耳。可与试于一生一死之际,与天争存亡,与人争胜败乎?卫青之令出东道避单于之锋,非青之私也,阴受武帝之戒而虑其败也。方其出塞,武帝欲无用,而固请以行,士大夫之口啧啧焉,武帝亦聊以谢之而姑勿任之,其知广深矣。不然,有良将而不用,赵黜廉颇而亡,燕疑乐毅而偾,而武帝何以收绝幕之功?忌偏裨而掣之,陈余以违李左车而丧赵,武侯以沮魏延而无功,而卫青何以奏寘颜之捷,则置广于不用之地,姑以掣匈奴,将将之善术,非士大夫流俗之所测,固矣。东出而迷道,广之为将,概可知矣。广死之日,宁使天下为广流涕,而弗使天下为汉之社稷、百万之生灵痛哭焉,不已愈乎!广之为将,弟子壮往之气也。“舆尸”之凶,武帝戒之久矣。岳飞之能取中原与否,非所敢知也;其获誉于士大夫之口,感动于流俗之心,正恐其不能胜任之在此也。受命秉钺,以躯命与劲敌争死生,枢机之制,岂谈笑慰藉苞苴牍竿之小智,以得悠悠之欢慕者所可任哉!”

   这里,王夫之对饱受世人称赞的李广乃至岳飞都提出质疑,认为民众很可能过誉了。李广本非大将之才,李广之死,“知与不知皆为垂涕”,正说明他有“好名市惠”之嫌;岳飞“获誉于士大夫之口,感动于流俗之心”,反而让王夫之对他的军事才能产生怀疑。

   其二:“流俗之毁誉,其可徇乎?赵广汉,虔矫刻核之吏也,怀私怨以杀荣畜而动摇宰相,国有此臣,以剥丧国脉而坏民风俗也,不可复救。乃下狱而吏民守阙号泣者数万人。流俗趋小喜而昧大体,蜂涌相煽以群迷,诚乱世之风哉!   小民之无知也,贫疾富,弱疾强,忌人之盈而乐其祸,古者谓之罢民。夫富且强者之不恤贫弱,而以气凌之,诚有罪矣。乃骄以横,求以忮,互相妨而相怨,其恶惟均。循吏拊其弱而教其强,勉贫者以自存,而富者之势自戢,岂无道哉?然治定俗移而民不见德。酷吏起而乐持之以示威福,鸷击富强,而贫弱不自力之罢民为之一快。广汉得是术也。任无藉之少年,遇事蠭起,敢于杀戮,以取罢民之祝颂。于是而民且以贫弱为安荣,而不知其幸灾乐祸,偷以即于疲慵,而不救其死亡。其黠者,抑习为阴憯,伺人之过而龁啮之,相雠相杀,不至于大乱而不止。愚民何知焉,酷吏之饵,酷吏之阱也。而鼓动竞起,若恃之以为父母。非父母也,是其嗾以噬人之猛犬而已矣。

   宣帝以刻核称,而首诛广汉刻核之吏,论者犹或冤之。甚矣流俗之惑人,千年而未已,亦至此乎!包拯用而识者忧其致乱,君子之远识,非庸人之所能测久矣。”

   王夫之认为汉宣帝诛杀酷吏赵广汉是正确的,当时吏民为赵广汉守阙号泣以鸣冤,属于“蜂涌相煽以群迷”的“乱世之风”。

   王夫之可谓别有眼光,两则议论都很精彩,值得认真一阅。俗话说,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其实不一定,由于主观见识智慧和客观事实信息的双重局限,在很多问题上,世俗的眼光往往难免短视和浅视。只有圣贤才有识人的慧眼和“择法”的法眼,易言之,只有圣贤的眼睛才是真正雪亮的。2011-4-24东海儒者余樟法

   菽粟如水火,民仍难为仁或曰:“管子说:‘圣人治天下,使有菽粟如水火。菽粟如水火,而民焉有不仁者乎?’这里,经济建设和道德教化有很清晰的逻辑关系——水火充足,所以人们不吝啬水火。菽粟不充足,所以人们吝啬菽粟。假如菽粟充足,人们自然不会吝啬菽粟。”

   东海谨答:菽粟泛指粮食,属生活必须品。使有菽粟如水火,并非容易。而且,即使粮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仍然远远满足不了人类的需求和欲望。

   所谓饱暖思淫欲,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其它方面的欲望更加强烈,如果没有文化导良道德制约制度又跟不上去,国民反而会更加贪婪、更加不仁。现实的社会状况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见,经济和道德、物质和精神之间的逻辑关系并非那么“清晰”、简单和机械。儒家性善论,是就本性而言,对人类习性之恶亦有充足深入的认识。

   《大学》有言:德者,本也;財者,末也。圣人治天下,当然要致力于经济建设,使民丰衣足食,但更强调文化启蒙、智慧开发、道德教化,强调礼法的建立,儒家的礼法,既有刚性的底线以制恶,又有柔性的规定以导良。

   同时,在搞经济建设的时候,不是先做大蛋糕而后分之”,而是在做大蛋糕之前就设置好分配方案,规定好做蛋糕的手段;不是“先求效率而后公平”,而是既要效率又要公平。手段的善、分配的公平,也都属于道德的范畴。

   管子的观点与马克思异曲同工。羅素《西方哲學史》中说“據馬克思的意見,人類歷史上任何時代的政治、宗教、哲學和藝術,都是那个時代的生產方式的結果,退一步講也是分配方式的結果。”

   富有儒学修养者很容易看出这种观点的幼稚武断来。生產方式和分配方式对政治、宗教哲學藝術当然有重大影响,可是,这种影响毕竟不是、不可能是决定性的。不是物质决定意识,而是作为本心本性的良知决定物质和意识。2011-4-24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4/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