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微言集(六)]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原儒认同好色,大儒何妨狎妓----为理学辨诬之四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快乐的哲学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孔子教我怎么爱
·拥护"爵位制",自荐"新天子"
·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
·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李肇星,你算谁?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
·文化昆仑横一角,群山俯首尽儿孙!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孟教导:大人说话可以不算数!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原儒拥护世袭制何错之有?
·祭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论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谈汪精卫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微言集(六)

东海微言集(六)

   微言,指精深微妙、含义精微深远或委婉隐秘的言辞,也可以指细微、短小之言,现在还可以用来指微博之言。东海儒者余樟法

   【最值得尊重的人】:曾有人对我表示“十分尊重”。我知道他属于反儒分子,遂不假辞色,冷笑回答:“你算了吧。连孔孟都不尊重,怎么可能尊重我?” 后来想,话是没错,只是无礼,让人难堪,说明自己还不够大。如果大儒听见此言,应是表示感谢再加以引导,告诉他:孔孟才是古今中外最值得尊重的人。2011-4-10

   【为翟鹏举惋惜】:翟鹏举先生在《向东海一枭开一炮》结尾“东海一枭惋惜”说:“以有用之才投入无用之学,人生苦短,能不悲哀乎!我还能说什么呢,说中华文化复兴之路是返回孔孟?说人类文化的希望和归宿是回归儒学?我乐意听,但说不出口,没有比这更蠢的蠢话了!”把智语真言当蠢话,把大人、大用之学当无用之学,我也很为翟鹏举先生惋惜。2011-4-10

   【公德与私德】:《论语》说: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东海曰:公德不逾闲,私德出入可也。私德,只要不影响公众之事,就属于小德小节。不“出入”最好,有所“出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重视私德轻视公德,以私德论断公众人物,是本末倒置乃至吹毛求疵。注意,有所“出入”不等于突破底线。正人君子英雄豪杰或许不拘小节,但私下里也绝不会坑蒙拐骗完全败坏。2011-4-11

   【公德问题】:有一种很可笑的论调:官员撒谎,道德沦丧,民主人士撒谎,则谓之小节私德,无伤大雅,甚至成了“斗争的艺术”、“智慧的表现”。似乎喊一喊民主自由的口号,就获得了道德豁免权。其实,任何人面对公众造假撒谎,都是严重的公德问题。不是规章制度或法律规定非说不可的事,不愿或不宜让公众知道,可以避开不说。说,就要实话实说。2011-4-11

   【两种政权】:有两种政权,一种非正义(不符合正义原则),一种非正统(非儒家意识形态)。非正义的一定是非正统的,如古代法家、现代马家政权都属于“双非”政权;非正统的不一定是非正义的,如中华民国非正统,但不违正义。不过,非正统政权即使正义有道,其正义度和道德性都不如正统政权----当然要横向相比,不能用民主时代的某些标准去苛求君主政权。2011-4-11

   【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圣人尽性知天,言行圆满无缺,其余大儒包括贤者的言行,都可能有瑕疵有偏误有偏离儒家原则的地方。即使孔孟,青少年时代的言论也未必句句真理。对于历代大儒的不足处不妨批评,但不能抓住一点无限上纲全面否定,例如某些人或否定董仲舒,或侮辱程朱,或判王阳明是佛非儒,或斥曾国藩谭嗣同为伪儒等。这种人号称儒家,实不儒家。2011-4-12

   【关于台湾民主】:或以为台湾是儒家民主的典范,错。台湾民主化过程中,台湾儒家既无思想指导,又无实践努力;民主化之后,也未确立儒家的宪法地位(意识形态地位)。只不过相对大陆,儒家在台湾根基比较深厚,国民党领导人对儒家有所理解和认同。台湾要达到儒家民主的标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具体可参考东海随笔《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2011-4-12

   【越真诚越可悲】:有人自称是真诚的唯物主义者,说你可以嘲笑我的哲学,但不能嘲笑我的真诚。东海答:哲学有高低之差、优劣之异、正邪之分。信奉什么样的“主义”,往往兆示着一个人的文化、智慧、道德和生命境界的高低优劣。对于马家的唯物主义和“性关系论”的信奉,越是真诚越有思想问题,越容易行差踏错。2011-4-12

   【自由主义与马列主义】:孟子说:“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又说:“逃墨必归于杨,逃杨必归于儒。”东海曰:近代以来,自由主义、马列主义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自由主义则归马列主义。逃马列主义必归于自由主义,逃自由主义必归于中华文化。能学自由主义、距马列主义者,圣人之徒也,东海之同道也。2011-4-12

   【恶性的统一】:有些统一是良性、进步的,有助于消弭战乱和谐社会,建立在严刑峻法高压暴政基础上的秦始皇的统一则恶性而落后,稳定是暂时性表面性的,一乱更不可收拾。从历史上看,它反而增加了社会的矛盾、冲突、动乱和内部战争,对和谐造成了制度性的破坏。周朝八百年天下,稳定期长达四百年,这是秦汉以后没有哪个王朝能够达到的。春秋战国比较乱,战争的激烈程度和民众的苦难程度不一定比后来的乱世高,社会的文化活力和道德水准则绝对比后世高。到现在春秋战国还是很多知识分子向往的时代呢。2011-4-12

   【名存实难亡】:或曰:马克思主义只是名义而已,其实早已被架空虚置了,你何必念念不忘?殊不知名实有别又有密切联系,尤其是政治上,“名义”有其实质性的意义和影响。王夫之说得好:“名之所存,实之所趋,未有爽焉者也。”另外,举马家旗,言行一致,固然容易暴政;取其名义而有所架空,不诚不信,也是政治品质败坏。2011-4-13

   【鲍鱼之肆】: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级学科,是大学和官场至关重要的敲门砖和入门券,作为洗脑工具依然行之有效。不仅贪官污吏,很多“健康”人士和有志之士也以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自许。特权人士还以“死后去见马克思”为荣,似乎一般人死后还没有这个资格,可见唯物主义的潜在影响何其深刻广泛。在当今中国,没有中过唯物主义之毒者有几?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啊。2011-4-13

   【马家不如耶教】:唯物主义既没有儒佛道对本心本性的认证,又没有各种宗教对彼岸世界的“设想”,虽讲道德而无根,虽为哲学而不“哲”,名为信仰,实不足以为生命信仰。“死后去见马克思”只是一句空话或一种标榜而已,这方面马克思主义还不如基督教。某些虔诚的教徒是真的相信有天堂和上帝的存在,故有为善的动力和为恶的顾忌。2011-4-13

   【无所畏惧】:唯物主义中毒者(信仰者)不信因果,不怕报应,不知天命而不畏,狎大人,侮圣人之言。这种人心灵物化肆无忌惮,为善无力为恶无畏,很容易流于特权主义物质主义,甚至产生“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心态。毛伪人云: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然哉然哉。2011-4-13

   【贪官恶吏同中有异】:儒家道德挂帅,清官良吏多,贪官恶吏少。即使贪恶,往往有底线有止境有“智慧”,懂得适可而止见好就收;马家权力挂帅利益挂帅,大人绝迹君子罕见,官贪吏恶是常态,而且往往贪就贪个够,恶就坏到底,一个个急流勇进不留余地,不见棺材不落泪,见了棺材也不落泪:不是忏悔自己的贪恶,而是感叹自己手段不高或运气不好。2011-4-13

   【因果历然】:韩非子说:“飞龙乘云,腾蛇游雾,云罢雾霁,而龙蛇与蚓蚁同矣,则失其所乘也。”共产党就是毛泽东之所乘,马克思主义则是共产党的云雾,同时,唯物主义又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核心。它们之间唇齿相依,因果历然。没有马克思主义,就没有党主专制,没有唯物主义,就没有马克思主义,马列斯毛的一切歪理邪说就丧失了支柱。2011-4-13

   【罪孽深重的亡魂】:1961年,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访问中国,受到毛泽东盛情款待。交谈中毛泽东说:“我们说的阎王,就是你们说的上帝。我只有一个五年计划,到时候我就去见我的上帝了。我的上帝是马克思。”毛泽东死后去见马克思,没错。不过,中国的阎王可不是西方的上帝,马克思更不是上帝或阎王。上帝管天堂,阎王管地狱,马克思则是罪孽深重的亡魂。他的主义直接导出了二十世纪大半个地球骇人听闻的共产主义人道灾难。如果地狱有十人层,他一定在最下面那一层。2011-4-13

   【法律管不着】:马克思的罪孽远非一般杀人放火可比,但从法律上说,他是无罪的,至少法律不能干涉。言论自由,包括制造邪说的自由,这是政治文明的要素之一,也是现代文明必须付出的代价。佛教将罪业分为身口意三种,制造宣传邪说属于“口业”。不管这种“口业”多么严重,只要没有即时而重大的现实危险,或者法律没有特殊的规定(象德国禁止宣传纳粹),法律就管不着。因为法律不能惩罚隐性、潜在的罪恶。2011-4-13

   【两不可】:说出真话、真相乃至真理来的,不一定都是真人,故不可以言取人,听其言还应观其行;伪人有可能说出真话,奸人有可能说出真相,小人有可能说出真理,故不可以人废言,轻其人仍当重其言。2011-4-13

   【岂可人而不如鸟】:宽容有时候是美德,有时候则是缺德,对恶的宽容,就是对善良的冷酷或对自己的犯罪。面对恶势力的侵犯和制度性的暴力,以宽容自许,或是怯懦,吁民众宽容,无异帮忙。忍气吞声怯于抗争逆来顺受兵来脖挡的人可怜又可耻。这种人多了,邪恶就会得到纵容而水涨船高。一则“农民当母雕面油炸小雕遭报复一年被袭三次”的报道令人叹息。金雕复仇大可钦,岂可人而不如鸟?那个农民早知如此绝不敢为的悔恨,值得深长思。2011-4-13

   【以直报怨】:遭到不公待遇和不法侵害的时候,本来法律是弱势群体最后的挡箭牌。如法律丧失了挡箭的功能甚至变成了箭矢的帮凶,那么,受害方的不择手段就是可以理解的。计较小怨是小人,大仇不报也非君子。以法报怨是以直报怨最好方式,但如果法律不公,弱势群体采取其它任何手段都是正义的。2011-4-13

   【底线一条】:对妻子儿女亲朋好友不诚实,是私德,别人管不着;个人问题、个人事务保密,别人更管不着----但如果主动对公众说“个人”,就要实话实说。不在公众事务上撒谎,不对公众撒谎,这应该是一条原则性底线,对任何党派学派宗派的人物都是适用的。2011-4-14

   【内圣与外王】:私德与公德、内圣与外王有区别,李世民是最典型的例子。杀害兄弟逼迫父亲,尽管为势所迫,毕竟恶劣,但他尊儒重贤虚心纳谏造就了大唐的辉煌,不愧明君。两者又有联系,内圣有缺外王必不足,不是圣人建不起王道。汉唐宋虽盛,终究远逊于夏商周。夏商周为王道,汉唐宋只能勉强称为准王道。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领导人的道德修养是重要因素。汉唐宋诸“君”虽“明”,离“圣”还差得远。就拿开国帝王来说,汉刘邦流氓出身,唐宋太祖太宗的品行都不怎么样,难望尧舜禹汤文武周之尘。2011-4-14

   【自豪和庆幸】:东海出身农村,爱好文学,浪迹江湖,文学习气江湖习气并重,年龄老大还有些不拘小节。值得自豪和庆幸的是,生平始终把得牢金钱关,从不为外在利益所役,更不贪图不义之财。在这个“利字当头”的时代,多少有志有识之士毁在“经济问题”上,太不值得了。2011-4-14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