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文/东方安澜

   一

   地上肮脏了,人就拿起扫帚来扫一下;世道肮脏了,人们就起来抗争,三十五年前的“四五运动”,亦是如此。

   纵观历史,人类思想解放的运动一波接一波,时而起伏跌宕,时而潜流暗涌,从未间断。从“五四运动”“四五运动”“六四事件”,在中国近现代史这条思想运动主线上,民众追求自由公平公义的抗争,不绝如缕。好比下水道,堵是千日之功,通是一朝间的事,没有千日之功的累积,没有一朝的通畅。

   活跃的思想,追求公平公义的诉求,为什么总是会堵塞?世界本因是多元的,自由本来植根于人类血脉中,为什么总是只有一个口气说话?目的只有一个,控制社会,愚弄民众,为一己私利服务,这个“己”,可以是集体,可以是个人,可以是这两者的混合。譬如说那什么“主体思想”,譬如说那什么“一个主意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如此之类等等。当某类邪恶目的装扮成伪善迎合了人类愿望的时候,民众也就被操控了。

   当民众醒悟过来,却不能表达自己的观点思想言论的时候,只好压抑、憋闷、委屈自己。文革中,父母的脸孔是僵硬的,一年到头,连年初一也是阴的,类似于小孩子,想哭,又不敢哭出来,人人一副大便面孔。中国人是懦弱的,如果不是欺压的太厉害,一般只会忍气吞声。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对公平公义的追求,对人生前途的绝望,积聚成为能量。当愤怒不满的情绪无法疏通,只能积攒起来的时候,最后一定会膨胀爆发。所谓一只跳骚压垮一只骆驼。

   发端于1976年清明前后的“四五运动”,即是如此。从周恩来的死,到“五人帮”的土崩瓦解,其间风云诡谲,有机缘,有权谋,但轰轰烈烈的是抗争,民众的抗争,才有强人的借势崛起,才有今天的红色贵族,才有以后的“六四”,才有今天又一波的被禁压。“无量头颅无量血,劳而无功为那般”,但正因为“劳而无功”,才会让人知道人类自身解放,思想自由的脚步,是多么不容易,踉踉跄跄,在天道里循环往复,一步三回头地朝前走着。

   二

   杨度还不要去说他,我读《中国文学史话》,发现胡兰成也尊崇皇帝,认为中国是需要一个皇帝来统摄的,让我大跌眼镜。可见1976那时代思想讯息封锁之下的民众,把对毛的不满,转变为对周的狂热,是多么的顺利成章。回想世纪之交,我也在新华书店门口排队买那98元四本的《周恩来传》,做周的粉丝,就常生感慨,对社会的思考,对真理的探求,不可能一蹴而就。对思想的探究能走多远,,来自于社会的多元开放,资讯的全面发达,个人的悟识和心智。

   相比毛,周显得更亲切。似乎周,可以和天下所有的人一起喝酒,和天下所有的女人一起合夫妻;毛则反之,三句话不合,就会拍桌子摔酒碗,什么地方不合他心思,女人就会被他踢下床去。两相比较,周更符合中国人理想的儒家人格典范。周比毛有亲和力,民众看着更顺眼,也就理所当然了。

   因为和民众心理上近一层,文革后期,在毛把国家搞得一塌糊涂之际,周这个貌似救火队长的形象,在民众心目中的威望,取毛而代之,也是时势所趋。威望上升,并不是好事,功高震主,妒忌的笨人会拿硫酸泼你的脸,聪明人之间的权斗,不着痕迹却惊心动魄。在周,临死前还要向毛表忠心,以退为进;在毛,就像慈禧光绪,不给你治疗,熬也要熬到看你死在我前面。国家事战友情同志谊,全他妈的扯蛋,掌控权力保证活着不被清算死后不被鞭尸,才是真秘诀。如此延续下来的政治弊端和体制积习,管制下的社会形态,只会是堵堵疏疏。这还是好的。当强人政治转变为常人政治,官僚体系丧失自净能力,沉疴积弊痼疾难愈之时,离天坍为期不远了。不过绝顶临新运,遭难的是张养浩“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民间对国家的失望,对自身境遇的悲观,周的死,使民间情绪达到了沸点,民众有失去主心骨的忧虑,有对家国前途的不安。而惯于权谋的毛,巧妙蒙蔽了民众的眼睛,让民众把矛头指向了四个妖孽。民众阎王没打到,打了四个小鬼。周的死,好比乡下人死了父亲,有家里大树倾倒的悲伤,前路茫茫的惶恐。这是一个极度急躁和极易暴怒的时间。南京的一颗火星,才会引燃天安门前“四五”的烈火。不知毛们如果预料到“四五”和以后的“六四”,不知还会不会建造天安门广场,一方面固然满足了皇权的浩荡和热烈,但也是个万众瞩目的焦点之地,一个火星也能照亮全世界、无从遮丑的地方。

   周死,我们过来了;毛死,我们过来了;邓死,我们也还是过来了,所谓权威的倒塌,并没有使山河失色。日月星辰大地河岳,依然在枯荣循环。中国人习惯于对领袖人物的敬畏和膜拜,习惯于儒家文化下的犬儒和苟且,却还没有习惯自我的独立和个性的自由。

   三

   有了互联网,我们知道了很多事情,眼界开阔了,逐渐能看清周,当然也更能看清毛,结合自己的人生经验,再来审视离去不远的“四五运动”,更能看得清晰和立体。

   中国人从来不乏参与政治的热情,当官方渠道的消息和自己所切身体会到的社会现实背道而驰的时候,地下消息就成为微薄,反而具备了一定的公信力。1976年代,信息的传播远没有今天这样发达,可是能在丙辰清明前后短短几天之间,由南至北,风起云涌,在天安门而至大臻,民间积聚的不满可想而知。文革十年,百弊凋零,民众蚂蚁般苟且活着,在社会中虚浮着没有支点,无处着力,才会有一个个个体凝聚起来的力量,成为排山倒海的气势。 “四五运动”,虽然一时被定性为“反革命事件”,但好比刚逮起来的螃蟹,开始还用江湖里带有腥味的口沫濡湿自己,但毕竟撑不了多久。以后毛死,王张江姚就倒了,历史的舵又拨了过来,接着批倒“凡是”派,最后强人上台,开了三十年新气象。无他,思想自由,解放生产力,使民众看到了希望,给人予信心。这也是一个肌体的自我调节与更新。然而,天道的规律是轮回,当一个肌体循着固有的惰性运转,久坐成痨,被习惯的力量牵着鼻子茫然四顾、应对不了日益变化的社会发展、社会问题民众的积怨需要把坦克车开到街头的时候,也预示着这个肌体病入膏肓需要又一次手术的时候了。

   思想的凝滞,社会的异变,对新生的向往,催生了“四五运动”的爆发。“四五运动”的事实证明,一个不适应社会变革、不能满足民众幸福感的管理制度,最后必然会被新生力量所替代。历史是蹒跚的,“四五运动”三十五年后的今天,现在提出“五不搞”。不管是“五不搞”也好,还是胡搞也罢,归根结底,是民众对国家管理方式的认同问题。不认同,或者事物的发展趋向明显是走向动荡和灾难,最后必定就会有抗争。

   在信息化时代,民众的觉悟和对幸福的渴望有了更多追求,时代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新的可能。对管理社会的方式也提出了新的挑战。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是否幸福,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的标准,是看社会的宽容度,自由度,多元度,是否到了能容忍各种独立人格的人按自己所想自由的生活。当一个人用自己的能力创造社会价值并养活自己,而且做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当中国能实现真正的个人主义,用个人主义的自由催发出创造性的思维,重新构建文明社会的秩序和制度,中国人才能融入到世界文明的主流行列中。天不言而自高,地不言而自卑,任何花好稻好的宣传,只能蒙蔽于一时,无法蒙蔽到永远。

   一个什么都凝滞的社会,带给人的是压抑和窒息,结果是连造出来的器物也是急功近利的。毒大米、毒牛奶、毒奶粉,菜市场买的粉丝象牛皮筋,买的咸鸡腿象橡胶块,煮不透嚼不动。“四五”后,有一个声音曾经成为圣旨纶音,“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但是,如果这个儿子把父母的什么都掏空了,留下一个灰色的苍穹,一个黑色的大地,几只不知廉耻的二足兽,当深情沦为矫情,还要觍着脸认父母拉大纛充门面,只怕是一厢情愿。

   人类文明的脚步,是一波又一波的鲜血鞭策出来的。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难过,为那些前赴后继默默牺牲的无名个体,也有同声相挈的痛惜。对于那些貌似颟顸强大的东西,乡下有句俗语“蜡烛不点不亮”,只有抗争,才会有妥协才会有让步,火苗点燃蜡烛,抗争争出权利。

    2011/3/29

(2011/04/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