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陈泱潮文集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如此之多震惊世界的中国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
·中國已經國將不國的兆頭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40年前的《特权论》与40年后中国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夹缝中的良知和智慧/白岩松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习共19大後之主要人事最佳布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鲍彤:新领导的选择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ZT頑固抗拒中國實行憲政民主的官僚特權階級陣容
·ZT簡單說一下中共國的現狀
·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骆家辉:法治和言论自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图)
·一位北大博士发人深省的新年献词
·索罗斯:中国的事情已经相当不妙/梁京
·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资中筠
·中国大陆人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被谎言欺骗之中
·文字狱的危害
·中共国病入膏肓
·网友看特朗普亮点
·ZT盗听图说2017年03月25日
·曾国藩4句遗嘱,后代没出一个败家子!
●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与中国的未来
·中南海进入了不眠之夜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浪淘沙:因涉茉莉花革命博讯网遭黑有感
·警惕伪革命分子对茉莉花民主革命的破坏和搅乱!
·可以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ZT埃及革命,令中国军人振奋/春秋戈
·哀哉!可悲而又非常可怕的中国国情!
·曹长青:埃及革命将推动中国“新名称”
·对中东和中国最新时局的观察/曾节明
·何清涟:一部伟大的现实魔幻主义作品:2.20茉莉花革命
·秦永敏:中美人权对话日被传唤抄家记实
·郭保胜:中东局势 茉莉花 群体事件
·人民日报:执政者当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
·ZT见证历史:独裁政权的覆灭浪潮(图)
·曹长青:911的沉重代价带来什么?
●谁一点一滴创造了中国的经济奇迹
·当今在都市逃生的农民工(组图)
●台湾2012总统竞选视频集锦
·2012總統大選電視辯論-01.视频
·2012台湾總統竞选辯論视频.4.5.6.7.8.9.10.11.12.13.14.15
·ZT中华民国首场副总统辩论会 聚焦民生、内政
·“蔡英文最新競選廣告-《國家因你而偉大》”(视频)
·台湾总统竞选人第二轮辩论视频
·李登輝:讓蔡英文帶領國家實現人民的願望(視頻·多圖)
·ZT國際觀選團等客觀評價臺灣2012大選及臺灣未來
·蔡英文败选感言及中国微博对蔡英文败选演说的评论掠影
·馬英九發表勝選感言(視頻)
·台湾2012总统大选各方表现都很成功
·民主论坛 2012.1.14 电子日刊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疯传大陆!
·洪哲胜:“中共是这次台湾大选的最大赢家”
·蔡英文闪电成立“小英办公室”布置2016选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孙中山为什么要告祭明太祖


   
   http://www.gmw.cn/content/2004-05/25/content_33164.htm
   
   丁伟志

   
   --------------------------------------------------------------------------------
   
   http://t0.gstatic.com/images?q=tbn:ANd9GcTh2Xg0ONKw934AucD2updHPjPjb_UbEqAnD6KxUzrsb7aEdGL5
   
   1912年2月15日告祭明太祖合影
   
     1912年2月12日,清帝宣布退位。作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
   山,紧接着办了两件事。一件是于13日向参议院发出《辞临时大总统
   文》和《推荐袁世凯文》;另一件是于15日举行“民国统一大典”。
   作为大典的一项内容,就是由孙中山亲自率领“国务卿士、文武将吏”
   拜谒明孝陵。这次拜谒活动,以孙中山名义发表了两个文告:一是
   《祭明太祖文》,一是《谒明太祖陵文》。前一篇是“祝告文”,后
   一篇是“宣读文”,两件均已收入《孙中山全集》第二卷。从内容看,
   两件大同小异,主要是以清室退位、民国统一的功业,昭告明太祖在
   天之灵。《祭文》中写道:
   
     “国家外患,振古有闻,赵宋末造,代于蒙古,神州陆沉,几及
   百年。我高皇帝应时崛起,廓清中土,日月重光,河山再造,光复大
   义,昭示来兹。不幸季世扰,国力罢疲。满清乘间入据中夏,嗟我
   邦人诸父兄弟,迭起迭碚,至于二百六十有八年。呜呼!我高皇帝时
   怨时恫,亦二百六十有八年也。……迩者以全国军人之同心,士大夫
   之正议,卒使清室幡然悔悟,于本月十二日宣告退位,从此中华民国
   完全统一,邦人诸友,享自由之幸福,永永无已,实维我高皇帝光复
   大义,有以牖启后人,成兹鸿业。文与全国同胞,至于今日,始敢告
   无罪于我高皇帝,敬于文奉身引退之前,代表国民,贡其欢欣鼓舞之
   公意,惟我高皇帝实鉴临之。敬告。”
   
     在另一篇《谒明太祖陵文》中,大致说了相同的意思。文中以兴
   奋的笔调,强调了辛亥首义、清室退位光复中华大业的成就,并且说:
   “呜乎休哉!非我太祖在天之灵,何以及此?”
   
     这次祭明孝陵的活动,包括上述以孙中山名义发表的祭文,当然
   不只是孙中山的个人活动和个人认识。在《孙中山全集》第二卷配发
   的照片中,有一张就是举行这次祭礼时所摄,那真是冠盖如云,临时
   国民政府的头面人物几乎都去了。
   
     在中国建立民主共和体制,这当然是史无前例的天大好事。可是
   为什么在打倒了一个满族皇帝之后,还要郑重其事地去向另一个汉族
   皇帝的在天之灵报告喜讯,表达感激之情呢?
   
     朱元璋的历史功过,这里无须乎评论。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
   是这位“太祖高皇帝”的作为与作用,绝不会比“入据神州”的“东
   胡”康熙、乾隆等,大到那里去、好到那里去。他坐稳了龙廷之后的
   专横与残暴,更是不因其身为汉族,而稍轻于身为“异族”的清初诸
   帝。至于他丝毫也未曾对民主共和发生过兴趣,这更加是用不到取证
   的。
   
     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身份,孙中山在清室退位后,便急忙率
   领文武百官去到明孝陵举行隆重祭典,把自己摆在明太祖的事业继承
   者的地位上,向“我高皇帝在天之灵”报告“光复汉室”的喜讯,并
   且说,能够取得这一胜利,正是靠“我高皇帝在天之灵”的启迪所赐。
   显然,在以孙中山为首的这批民主革命家看来,民国的建成这件事所
   具有的一重极为重大的意义,是在于结束了外族的二百六十八年的统
   治,也就是说,从此结束了中国二百六十八年的亡国史,光复了中华。
   两篇祭祀文告里都说得明白,孙中山他们那时是毫不含糊地把元、清
   两朝看做是中国亡了国的年代。
   
     把蒙古族、满族看作是外国人,把元和清看作是中国的亡国史,
   今天看来,这种说法是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的。但是,这在19世纪20世
   纪之交的中国革命家中,却是普遍持有的观点。从孙中山,到章太炎、
   到邹容、到鲁迅,无不如此。而且这种观点还延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
   间,到了30年代还有人在这么说。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识,自然是由
   清末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并举这样的历史背景所决定的。同盟会初创
   的口号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既然提出
   了“建立民国”,那还不是管他是满族皇帝、还是汉族皇帝,都理所
   当然地一概应予打倒吗,何必前边再冠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
   内容?然而这在当时来说,却是极端必需的。当时中国的民众,实在
   是无法弄明白民主共和是何物,但是对于“反清复明”却是很容易接
   受的。不是首先指向帝国主义,而是首先指向满清的民族主义,那时
   无疑是最有号召力、最有鼓动性的革命口号。
   
     以排满为内容的民族主义的高涨,不免带来认识上和论说上的混
   乱。当民主革命家们义愤填膺地声讨异族统治、忘情地呼吁反清排满
   时,常常倒向大汉族主义,无保留地讴歌“皇汉”。满族的皇帝不好,
   汉族的皇帝就是好的吗?满族的君主专制要反对,汉族的君主制就不
   要反对吗?这样明摆着的问题,一时间便被置诸脑后,没有人肯去想
   它了。革命家对于民主革命和民族革命的关系,认识陷于混乱当中。
   名声显赫、起过重大革命鼓动作用的《革命军》,在这方面是一个突
   出的典型。邹容一方面在振臂高呼:“扫除数千年种种之专制政体,
   脱去数千年种种之奴隶性质”,同时他又深情地眷恋于“皇汉人种”、
   “汉唐衣冠”,愤怒地号召“张九世复仇主义,作十年血战之期”,
   驱逐“公仇”“公敌”之满人,“恢复我之祖国”。年轻的革命家邹
   容,完全没有觉察到这种尊崇“皇汉”的民族复仇主义与反对专制的
   民主革命主张之间,存在着什么不相容之处。他在推崇华盛顿、卢梭
   的民主主义的同时,又坦然地把自己看做是郑成功、张煌言事业的继
   承者,丝毫也没想到郑、张的保皇忠君态度与民主主义的信念有什么
   冲突。思想上存在着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的矛盾而完全不自觉的这种
   状态,当时在包括孙中山在内的革命家中间,几乎是普遍如此,极少
   例外。
   
     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对于建立民主共和制度的认识是明确的,
   清醒地指出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创举。他对于民主共和制度的
   前途,也是信心十足。他认定民主共和制度一经建立,必将“不可替
   代”,必定会在中国“永久存在”下去。临时政府存在的时间虽然短
   促,但是它以《人权宣言》的“自由、平等、博爱”观念为蓝本,毕
   竟实施了许多有关制度、礼仪、观念、民俗等等方面的改革,这对于
   20世纪的中国的影响是深远的。然而,孙中山在推行民主共和制的同
   时,他和他的同志们仍时时不能忘情于“光复汉室”的“大业”,于
   是当他们在得到清室退位的消息后,便急匆匆地去向明太祖隆重致祭。
   两份祭奠的文告,都表现出了观念上和逻辑上说不圆的混乱:既说到
   “五大民族,一体无猜”,却又反复强调元、清两代是“夷狄”“胡
   虏”的入侵,从而造成了“神人共愤”、“神州陆沉”的局面;既说
   到“共和巩立,民国统一”,却又反复强调这些成就都是“我高皇帝
   在天之灵”所赐……
   
     在辛亥革命中起过重大推动作用的“反清复明”的“排满”主张,
   是不是也起过干扰民主主义视线的消极作用呢?看来,这实在是值得
   认真深思的大问题。
   
     清帝一旦宣布退位,孙中山立即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并且真心
   实意地推举袁世凯当正式的大总统。孙中山这时觉得民权革命、民主
   革命,都大功告成了,剩下的只是该去进行民生革命了,“三民主义”
   如今变成“一民主义”了,所以他才心安理得地愿意去专管修铁路。
   为什么孙中山会这样做呢?看来除了由于他的空想和天真造成的认识
   上的失误之外,怕也和他思想上划不清民族主义与专制主义———尤
   其是汉族的专制主义———的界限,大有干系。孙中山竟然会那么轻
   信,甚至那么赞赏那个有“旧经历”、会用“旧手腕”办事的袁世凯,
   不能不说多半与此有关。孙中山是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明白了“革命
   尚未成功”的。
   
     孙中山后来也渐渐明白了,民族主义的内容并不仅限于“排满”,
   而且应当包括“联合世界上一切平等待我之民族”,去反抗那些侵略
   我们的列强。三民主义的民族主义具有了强烈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性质
   之后,无疑为中国民主革命提出了一项更加明确的行动纲领,揭示出
   中国在进行反对封建的民主革命时必须解决的另一项历史使命。
   
     如此看来,在特定条件下,民族主义可以成为民主主义的极大助
   力,有利于发动群众、团结同盟者,扩大革命阵线,它甚至会成为进
   行和完成民主革命所不可不同时解决的任务。但是,在特定条件下,
   民族主义又会模糊民主主义的目标,干扰民主革命的进程。所以无论
   作为意识形态看,作为文化观念看,还是作为行为准则看,民族主义
   的具体作用如何,是需要具体分析的。这就是说,民族主义有时会发
   挥抵抗外族侵略的巨大凝聚力量,有时又会成为封建专制主义的保护
   伞。关于民族主义的这种两重性,是值得经常保持清醒的认识,仔细
   加以分析的。
   
     中国的民主革命,得益于民族主义之助是非常大的,但是也不能
   不看到,民主革命家不能与专制主义划清思想上的界限,确是造成历
   史进程发生许多重大挫折的一个最为严重的深层的原因。革命领袖上
   帝王化的政治野心家的当,或者自身帝王化,其结果必定是给人民带
   来深重的灾难。对专制主义,不能不警惕者,理由盖在于此;对以民
   族主义色彩掩饰的专制主义,尤不能不重加警惕者,理由也在于此。
   
   
(2011/04/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