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1)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2)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3)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4)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5)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6)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7)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8)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9)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泪撒耀邦书房
·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民主宪政万世基业的桃子?
·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一个有效动摇和瓦解中共的战略步骤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1981/陈泱潮在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
·陈泱潮何以从商不取不义之财、何以经手巨资而两袖清风……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1:曾祖父(陈燕宾)行状
·陈泱潮宣威从商纪略/前奏2:曾祖母(陈朱氏)之行状(1张图)
·陈泱潮(陈尔晋)家世根基及其与卓琳之亲戚关系渊源
·创办宣威火腿公司注册申办原文
·宣威从商纪略/前奏3:祖父陈时铨(晓鳌)行状(2张图)
·今日看余曾祖母令邓小平岳父浦钟杰救灾的一点感悟(1图)
●宣威从商纪略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宣威全益公司文摘目录(2图)
·宣威从商纪略:一、初衷(1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 二、 起步(2张图)
·宣威从商纪略三、在医药保健品与生铁二者间的选择
·宣威从商纪略四、始料所不及
·质问人格极其卑劣邪恶的网痞流氓骗子草(官)根
·传承胡耀邦精神的钟沛璋先生近期三篇文章
●流亡北欧
·飞向自由
·丹麦有可能成为未来世界最重要国家的重大信息
·紧急建议____致出访中国前夕的丹麦首相
·世外桃源——中国人久远的梦想
·征婚启事
·丹麦之春一景:憧憬“羔羊婚娶的时候……”
●陈泱潮牢中牢诗词点滴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之一
·《牢中牢痛悼慈母诗词》续篇——慈母辞世三周年祭诗二首
·浪淘沙——牢中牢思春梦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1~2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3~4
·陈泱潮:牢中牢思春梦续篇之五:《沁园春·潮》笑老毛
●陈泱潮自传散记集锦
·陈泱潮事略 (一)出身、童年、少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二)在“社教”与“文革”大劫难中的千锤百炼和孕育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三)我的思想第一次飞跃硕果——《特权论》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四)上书毛泽东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五)首次翻印《特权论》,准备发动武装起义(图)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六)无愧于圣贤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七)第一次铁窗烈火:几乎被枪毙!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八)在投奔邓小平与诉诸人民之间的选择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九)共产中国民主运动民办刊物的发端和首次组党活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被中共认定为是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一)小结:种子包含了未来生命的全部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二)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三)我在“事实上的团中央”的工作和交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四)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灵本主义宣言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五)《圣灵福音》概要与目录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六)国际大有学会章程(草案)理念要点
·种子的伟大历史意义和贡献(十七)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中国民主革命政治道德的典型示范和挑战
·回顾和平演变30年,陈泱潮(陈尔晋)全面挑战邓小平
·1977年不仅是我国而且也是我个人最重大的人生十字路口
·3.首次刻印《特权论》地点的选择
·当时堪称【精神思想理论核武器】的产生
·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经费的准备
·预备到新疆乌鲁木齐的初始落脚点
·预备首先找到与赛福鼎取得联系的中介
·赛福鼎的基本情况
·此言奇在今日验,莫把斯言当随机
·赛福鼎当时岌岌可危的政治处境
·策动赛福鼎非常好的时机——远远独占鳌头抢先占尽了先机 (3图)
·为了保证取得成功,不能不必须确定的主从关系、运作架构
·只要宣布解放农奴,马东伍为首的民主革命迅速(2-4年)全面夺取胜利是根本无可怀疑的!
·新疆起义具体实行的可操作性
·当时中国的国内形势
·当时的国际形势
·对新疆起义前景的展望
·变数的产生——“偃武修文”的由来
·影响了我的一生的话:“毒蛇螫手,壮士断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
·陈尔晋自我埋葬亦或自我牺牲的念头和行动
·万载难逢的先机的丧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满革命本质上是专制主义的种族革命,不是民主革命

孙中山为什么要告祭明太祖


   
   http://www.gmw.cn/content/2004-05/25/content_33164.htm
   
   丁伟志

   
   --------------------------------------------------------------------------------
   
   http://t0.gstatic.com/images?q=tbn:ANd9GcTh2Xg0ONKw934AucD2updHPjPjb_UbEqAnD6KxUzrsb7aEdGL5
   
   1912年2月15日告祭明太祖合影
   
     1912年2月12日,清帝宣布退位。作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
   山,紧接着办了两件事。一件是于13日向参议院发出《辞临时大总统
   文》和《推荐袁世凯文》;另一件是于15日举行“民国统一大典”。
   作为大典的一项内容,就是由孙中山亲自率领“国务卿士、文武将吏”
   拜谒明孝陵。这次拜谒活动,以孙中山名义发表了两个文告:一是
   《祭明太祖文》,一是《谒明太祖陵文》。前一篇是“祝告文”,后
   一篇是“宣读文”,两件均已收入《孙中山全集》第二卷。从内容看,
   两件大同小异,主要是以清室退位、民国统一的功业,昭告明太祖在
   天之灵。《祭文》中写道:
   
     “国家外患,振古有闻,赵宋末造,代于蒙古,神州陆沉,几及
   百年。我高皇帝应时崛起,廓清中土,日月重光,河山再造,光复大
   义,昭示来兹。不幸季世扰,国力罢疲。满清乘间入据中夏,嗟我
   邦人诸父兄弟,迭起迭碚,至于二百六十有八年。呜呼!我高皇帝时
   怨时恫,亦二百六十有八年也。……迩者以全国军人之同心,士大夫
   之正议,卒使清室幡然悔悟,于本月十二日宣告退位,从此中华民国
   完全统一,邦人诸友,享自由之幸福,永永无已,实维我高皇帝光复
   大义,有以牖启后人,成兹鸿业。文与全国同胞,至于今日,始敢告
   无罪于我高皇帝,敬于文奉身引退之前,代表国民,贡其欢欣鼓舞之
   公意,惟我高皇帝实鉴临之。敬告。”
   
     在另一篇《谒明太祖陵文》中,大致说了相同的意思。文中以兴
   奋的笔调,强调了辛亥首义、清室退位光复中华大业的成就,并且说:
   “呜乎休哉!非我太祖在天之灵,何以及此?”
   
     这次祭明孝陵的活动,包括上述以孙中山名义发表的祭文,当然
   不只是孙中山的个人活动和个人认识。在《孙中山全集》第二卷配发
   的照片中,有一张就是举行这次祭礼时所摄,那真是冠盖如云,临时
   国民政府的头面人物几乎都去了。
   
     在中国建立民主共和体制,这当然是史无前例的天大好事。可是
   为什么在打倒了一个满族皇帝之后,还要郑重其事地去向另一个汉族
   皇帝的在天之灵报告喜讯,表达感激之情呢?
   
     朱元璋的历史功过,这里无须乎评论。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
   是这位“太祖高皇帝”的作为与作用,绝不会比“入据神州”的“东
   胡”康熙、乾隆等,大到那里去、好到那里去。他坐稳了龙廷之后的
   专横与残暴,更是不因其身为汉族,而稍轻于身为“异族”的清初诸
   帝。至于他丝毫也未曾对民主共和发生过兴趣,这更加是用不到取证
   的。
   
     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身份,孙中山在清室退位后,便急忙率
   领文武百官去到明孝陵举行隆重祭典,把自己摆在明太祖的事业继承
   者的地位上,向“我高皇帝在天之灵”报告“光复汉室”的喜讯,并
   且说,能够取得这一胜利,正是靠“我高皇帝在天之灵”的启迪所赐。
   显然,在以孙中山为首的这批民主革命家看来,民国的建成这件事所
   具有的一重极为重大的意义,是在于结束了外族的二百六十八年的统
   治,也就是说,从此结束了中国二百六十八年的亡国史,光复了中华。
   两篇祭祀文告里都说得明白,孙中山他们那时是毫不含糊地把元、清
   两朝看做是中国亡了国的年代。
   
     把蒙古族、满族看作是外国人,把元和清看作是中国的亡国史,
   今天看来,这种说法是无论如何也说不通的。但是,这在19世纪20世
   纪之交的中国革命家中,却是普遍持有的观点。从孙中山,到章太炎、
   到邹容、到鲁迅,无不如此。而且这种观点还延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
   间,到了30年代还有人在这么说。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识,自然是由
   清末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并举这样的历史背景所决定的。同盟会初创
   的口号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既然提出
   了“建立民国”,那还不是管他是满族皇帝、还是汉族皇帝,都理所
   当然地一概应予打倒吗,何必前边再冠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
   内容?然而这在当时来说,却是极端必需的。当时中国的民众,实在
   是无法弄明白民主共和是何物,但是对于“反清复明”却是很容易接
   受的。不是首先指向帝国主义,而是首先指向满清的民族主义,那时
   无疑是最有号召力、最有鼓动性的革命口号。
   
     以排满为内容的民族主义的高涨,不免带来认识上和论说上的混
   乱。当民主革命家们义愤填膺地声讨异族统治、忘情地呼吁反清排满
   时,常常倒向大汉族主义,无保留地讴歌“皇汉”。满族的皇帝不好,
   汉族的皇帝就是好的吗?满族的君主专制要反对,汉族的君主制就不
   要反对吗?这样明摆着的问题,一时间便被置诸脑后,没有人肯去想
   它了。革命家对于民主革命和民族革命的关系,认识陷于混乱当中。
   名声显赫、起过重大革命鼓动作用的《革命军》,在这方面是一个突
   出的典型。邹容一方面在振臂高呼:“扫除数千年种种之专制政体,
   脱去数千年种种之奴隶性质”,同时他又深情地眷恋于“皇汉人种”、
   “汉唐衣冠”,愤怒地号召“张九世复仇主义,作十年血战之期”,
   驱逐“公仇”“公敌”之满人,“恢复我之祖国”。年轻的革命家邹
   容,完全没有觉察到这种尊崇“皇汉”的民族复仇主义与反对专制的
   民主革命主张之间,存在着什么不相容之处。他在推崇华盛顿、卢梭
   的民主主义的同时,又坦然地把自己看做是郑成功、张煌言事业的继
   承者,丝毫也没想到郑、张的保皇忠君态度与民主主义的信念有什么
   冲突。思想上存在着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的矛盾而完全不自觉的这种
   状态,当时在包括孙中山在内的革命家中间,几乎是普遍如此,极少
   例外。
   
     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对于建立民主共和制度的认识是明确的,
   清醒地指出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创举。他对于民主共和制度的
   前途,也是信心十足。他认定民主共和制度一经建立,必将“不可替
   代”,必定会在中国“永久存在”下去。临时政府存在的时间虽然短
   促,但是它以《人权宣言》的“自由、平等、博爱”观念为蓝本,毕
   竟实施了许多有关制度、礼仪、观念、民俗等等方面的改革,这对于
   20世纪的中国的影响是深远的。然而,孙中山在推行民主共和制的同
   时,他和他的同志们仍时时不能忘情于“光复汉室”的“大业”,于
   是当他们在得到清室退位的消息后,便急匆匆地去向明太祖隆重致祭。
   两份祭奠的文告,都表现出了观念上和逻辑上说不圆的混乱:既说到
   “五大民族,一体无猜”,却又反复强调元、清两代是“夷狄”“胡
   虏”的入侵,从而造成了“神人共愤”、“神州陆沉”的局面;既说
   到“共和巩立,民国统一”,却又反复强调这些成就都是“我高皇帝
   在天之灵”所赐……
   
     在辛亥革命中起过重大推动作用的“反清复明”的“排满”主张,
   是不是也起过干扰民主主义视线的消极作用呢?看来,这实在是值得
   认真深思的大问题。
   
     清帝一旦宣布退位,孙中山立即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并且真心
   实意地推举袁世凯当正式的大总统。孙中山这时觉得民权革命、民主
   革命,都大功告成了,剩下的只是该去进行民生革命了,“三民主义”
   如今变成“一民主义”了,所以他才心安理得地愿意去专管修铁路。
   为什么孙中山会这样做呢?看来除了由于他的空想和天真造成的认识
   上的失误之外,怕也和他思想上划不清民族主义与专制主义———尤
   其是汉族的专制主义———的界限,大有干系。孙中山竟然会那么轻
   信,甚至那么赞赏那个有“旧经历”、会用“旧手腕”办事的袁世凯,
   不能不说多半与此有关。孙中山是在吃了大亏之后,才明白了“革命
   尚未成功”的。
   
     孙中山后来也渐渐明白了,民族主义的内容并不仅限于“排满”,
   而且应当包括“联合世界上一切平等待我之民族”,去反抗那些侵略
   我们的列强。三民主义的民族主义具有了强烈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性质
   之后,无疑为中国民主革命提出了一项更加明确的行动纲领,揭示出
   中国在进行反对封建的民主革命时必须解决的另一项历史使命。
   
     如此看来,在特定条件下,民族主义可以成为民主主义的极大助
   力,有利于发动群众、团结同盟者,扩大革命阵线,它甚至会成为进
   行和完成民主革命所不可不同时解决的任务。但是,在特定条件下,
   民族主义又会模糊民主主义的目标,干扰民主革命的进程。所以无论
   作为意识形态看,作为文化观念看,还是作为行为准则看,民族主义
   的具体作用如何,是需要具体分析的。这就是说,民族主义有时会发
   挥抵抗外族侵略的巨大凝聚力量,有时又会成为封建专制主义的保护
   伞。关于民族主义的这种两重性,是值得经常保持清醒的认识,仔细
   加以分析的。
   
     中国的民主革命,得益于民族主义之助是非常大的,但是也不能
   不看到,民主革命家不能与专制主义划清思想上的界限,确是造成历
   史进程发生许多重大挫折的一个最为严重的深层的原因。革命领袖上
   帝王化的政治野心家的当,或者自身帝王化,其结果必定是给人民带
   来深重的灾难。对专制主义,不能不警惕者,理由盖在于此;对以民
   族主义色彩掩饰的专制主义,尤不能不重加警惕者,理由也在于此。
   
   
(2011/04/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