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陈泱潮文集
·17.真的假不了,最终势必会得到整个人类社会的普遍承认
●因果报应
·上帝是公义的:一切伤天害理的阴谋诡计都会大白于天下
·ZT以暴易暴的恶果:彭湃长子、堂侄的悲剧
·ZT孙中山轮回转世为张四目的故事
·請看人豬轉世真人真事:正義必能伸張〔2圖〕!
●真正能够拯救中国的唯一真神合一之歌
·强力推荐《迦南歌声》
●传承自有后来人
·圣徒学院超常博士后招生简章(B版)
▲专著:与披着宗教外衣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关于宗教论坛绝对不能由教派极端分子做版主的建议
·《陈泱潮论宗教发展的历史趋向》
·【假冒为善者】丑恶嘴脸真像的大暴露!
·是中共的宗教论坛,还是自由网络博讯的宗教论坛?
·太多?请找出第二人!!!
·这是验证《圣经》,还是篡改《圣经》?建议你必须考虑你疯狂逼迫在下的后果!
·打着基督徒旗号,脸不变色心不跳作伪证的又来了!
·赞赏和希望/你不能闭目不看事实!事实!!!
·金星是党代表的另外一个笔名!
·“小溪”(“金星”)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兰剑”的化名!
·你小溪不敢上美国法庭和老夫对簿公堂,就证明你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
·正告诱捕清水君的凶手:你为什么回避上美国法庭的事?
·对中共专制独裁暴政刻意封杀陈泱潮先生声音和文章的有力回击!
●宗教论坛争战结论
·上帝无形无像的本体是无所不在……的【真空妙有】
·请看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的铁证----《海南省惊现“二世奇人”(1张图s)》
·一本认识生命真谛的好书 ----推介《轮回转世纪实故事》
·小溪的自供状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你无理删贴又封杀学者笔名,不是痞棍是什么?
·〈你必要为你的一切罪恶负责〉和〈小溪身为斑竹,大发短帖,证明已经六神无主...〉两帖
·质问现代版法利赛人----JW00
·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这是一段英勇无畏的民主革命故事,还是丑陋的桃色事件——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陈泱潮
   2011-4-7
   

     今年4月4日,是我被中共1981年9号文件当作“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30周年纪念日。 
   
     近日上网搜索陈泱潮的名字,发现首先跳出来的是《徐水良谈陈泱潮》。深感争名夺利嫉妒狂政治流氓徐水良这篇刻意捏造事实造谣诬蔑攻击《特权论》作者,的确到了非常下流恶毒的程度!
   
     撇开徐文对一些大事件的诬蔑歪曲捏造不说(以后视情况有时间再说),本文仅就政治流氓徐水良对陈泱潮生活作风的恶毒诬蔑造谣,不能不澄清以下事实。

  这个争名夺利嫉妒狂政治流氓徐水良在这篇恶毒攻击《特权论》作者陈泱潮的文字中,居然颠倒黑白,把一段名副其实英勇无畏反抗中共暴政的民主革命行为,说成是“色迷迷”“苍蝇一样”的桃色丑闻!居然拿陈泱潮和傅申奇在1981年反对中共中央9号文件发起组织“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过程中,陈泱潮和傅申奇当时的女朋友綦淑华极其短暂地见过两次面,来大作极其下流的造谣诬蔑《特权论》作者的文章。这不仅是徐水良对老朋友陈泱潮的恶毒攻击,也是对綦淑华这个徐水良夫妇当年的朋友的极大的不尊重和中伤。

   
     政治流氓徐水良如此恶毒诬蔑造谣陈泱潮:“见到女人就是色迷迷的样子,后来像苍蝇一样去盯南京一个小姑娘民运人士(綦XX)……”

  事实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请读者看看《民主通讯 2005.10.19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252_1.shtml。兹摘录其中有关綦淑华的一段文字,请读者由此看清楚徐水良这个争名夺利嫉妒狂政治流氓的极其肮脏和丑恶的嘴脸和灵魂。

   

《民主通讯 2005.10.19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摘录:


四,邓屠夫的毒辣手段:所谓“一网打尽”与“擒贼先擒王”


    ----------------------------------------------------
   
    问:你在你的文章里说你是在81年4月第1个被抓的,是否属实?是在你的哪1篇文章里?我可以引用你的原文吗?你和其他人在81年4月的被捕是否和中华民刊协会有关?
    ----------------------------------------------------

1、旨在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

   
    我和其他民运激进骨干1981年4月被“一网打尽”,当然与“中华民刊协会”已经构成了对中共专制独裁的威胁和挑战有关。
   
    因为如上所说: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本质上是正处在共产世界官僚特权法西斯社会主义团伙冰山开始消解、民主浪潮形势看好的时刻,中国民主运动组织反对党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中共畏惧的正是这一点,害怕的也正是这一点!

从一定意义上讲,中共1981年4月“一网打尽”全国投身民主运动激进骨干的做法,其决策的主观意图和施行的客观效果,都具有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的性质。对于维护和苟延残喘其专制独裁统治,重要性不下于1989年6.4开枪镇压学生运动!

   
    而且,正因为中共1981年4月对民主运动如此毒辣的镇压得心应手,没有引起西方社会和国内的强烈反对,是促成邓小平敢于故伎重演在89“6.4”大开杀戒的1个重要原因,也是89学潮缺乏并且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坚强有力的民主运动领导力量和正确有力的理论纲领指导,不能不归于盲动和失败的重要原因!

2、铁证如山:《特权论》作者陈泱潮(陈尔晋)首先被抓

   
    鉴于你所问“你在你的文章里说你是在81年4月第1个被抓的,是否属实?”请原谅我在回答你这个问题时,不能不在我的名字前,强调我在当时中共中央邓小平、胡乔木、邓力群一伙官僚特权阶级代表人物心目中十分畏惧的特殊符号──《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作者!
   
    关于1981年4月中共实行“一网打尽”政策抓捕民运激进骨干──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我是第1个被抓的,在《陈泱潮简介》、《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等文中,我都据实谈过。你当然可以引用我的原文。其他被抓捕人士的日期,以及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你可以查阅《中国之春》所刊王希哲有关文章。
   
    我4月4日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关押于南京看守所约1个星期。之后转上海市看守所。之后由云南省公安厅来人,说:“中央决定把你送回云南。我们不过是执行公务,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没有坐过飞机吧?本来根据你的情况可以坐飞机,因为怕你在飞机上乱说乱喊,只好改乘火车……”
   
    这趟送我回云南的火车,其实几乎可以说是火车专列──乘软卧包厢,每站停车,都有身穿制服的配枪警察立正守卫在车窗前,远处则有3~5个便衣拦截,不让其他人靠近车厢;吃饭则是清空整个餐车,由押送人员和我每餐4菜1汤单独就餐;白天不带手铐,夜里则将我的1支手,铐在软卧铺位不锈钢扶手上。尤其可笑的是,火车途径我的故乡云南门户宣威,不能不等待换车头(因火车刚刚穿过云南与贵州交界的梅花山极长且多的隧道群)错车时,整列火车不开车门,上的上不了,下的下不去,整个车站和列车,只听一片喧闹哭喊之声!我当时愤怒质问押送人员某处长说:“我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你们能够如此扰民吗?”……
   
    火车驶入昆明站,警车已在站台开门等候,待我上车后,警笛嘶鸣,穿城而过,直达座落在昆明北郊著名的蜿蜒山下的云南省看守所。我被收押于第1号牢房,单独关押。
   
    这云南省看守所一共12间牢房,以岗亭为轴心,成半圆扇形展开。对面楼上岗亭执勤岗哨可以看到12间牢房的情况。每间牢房有30左右平方米,门窗皆铁条所作,日光灯通宵达旦,白天也常常照明不误,因此光线充足。外面有大约40左右平方米的1个扇形独院,有厕所,水管。每天上下午各放风1小时。放风时管理员来开锁开门,我就可以到小院里跑步,做操,打拳,擦冷水澡,晒太阳。吃饭时间管理员来打开小院的门,餐车在门口,我出来打完饭就又被关进去。这是我所坐过的牢房,环境和管理都算得上是最好的。1日3餐,伙食显然比南京上海高出很多。原来当时这里除我这个天字第1号的“钦犯”外,仅仅关押着文革期间整个云南十分著名的所谓“四人帮”在云南的主要帮派骨干:云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黄兆琪等中共省厅以上级别的所谓“八大金刚”。
   
    几天以后,连日连夜车轮式预审前夕,送来1个名叫“朱揭掀”的卧底探子,和我同住,以便对我察言观色……

3、中共之所以首先抓捕《特权论》作者陈泱潮(陈尔晋)的原因

   
    这次中共采取“一网打尽”的政策抓捕中国民运激进骨干首先抓捕我,用他们对我“预审”中的话来说,叫做“擒贼先擒王”。
   
    在送我离开南京的时候,南京警察说:“好好看看南京吧,你今生今世恐怕再也不能来了!”我昂然训斥他:“说什么梦话?你在做梦!!”……
   
    中共之所以把第1个抓捕我,称之为“擒贼先擒王”,大抵出于以下几个原因:

A、中共独裁集团视《特权论》为刺向其心脏、从根本上要其性命的利剑

   
    因为在此次大逮捕之前,年初所发《中共中央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1981年(9)号文中,所引用的“反革命”危险话语、所谓“纲领”等,全是我《特权论》即《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原话(包括前述王屹峰等人翻印并广为散发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四五论坛》删节部分──《中国现存社会各阶级分析》、《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第二次武装革命》等章节)……
   
    邓小平讲话所谓“他们那个纲领是旗帜鲜明的……能量极大”云云,指的就是《特权论》……
   
    必须指出,中共立党之本、建国之基、蒙民之术,全都是依靠打着马列主义的旗号欺骗起家。
   
    但是,正如毛泽东所说:“我党真懂马列主义的不多。”其实毛泽东本人就没有好好读过马列大量原著。
   
    而《特权论》恰恰是以马列原著话语,作为解剖中共的掏心手术刀,作为批判共产专制独裁制度的利器!从而彻底撕开了中共的伪装,彻底揭穿了中共的骗局!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共一党专制独裁的思想理论基础!
   
    《特权论》的特别利害之处,正在于从中共所赖以维系党心欺骗世人的信仰基础理论基础,对中共专制独裁体制进行致命的彻底的从内部从心灵深处的瓦解!
   
    这正是中共在1981年(9)号文中,明确规定对镇压以《特权论》为指导思想理论基础的“两非”(即中国民主运动),特别恐惧心虚而又特别狡诈阴险,规定“不宣传、不报道……”的原因所在!
   
    这正是邓小平如临大敌公开发表讲话明明针对《特权论》及其作者、当时的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邓力群如临大敌亲自署名发表通栏标题长篇大论明明针对《特权论》及其作者,而又不点《特权论》及其作者之名、不提《特权论》及其作者之名的原因所在(可参看刘青《民主墙前南飞雁》)!
   
    中共对《特权论》及其作者,力图通过沉默和监禁打压,来加以封锁和扼杀!
   
    中共对待中国民主运动的策略之一,是极其狡诈极其阴险地力图通过新闻控制下的“点名效应”,来为中国民主运动册立对中共不可能产生致命威胁的“领袖”,从而利用中国民运队伍中一些人物存在的枭雄黑道名利欲望,达到分化、削弱和离散中国民主运动之目的,进而在民众及海外华人和国际舆论中,达到搞臭整个中国民主运动之目地
   
    ……

B、中共掌握了《特权论》作者正在为首组织和指挥抗暴活动的情报

   
    我此次到上海被傅申奇安排住在张守勇处。而非常严重的是──后来发生的事实完全证明张守勇是中共卧底特务!
   
    张守勇,当时年约40多岁,身材粗壮,自称父辈及本人均深受共产党迫害,对共产党有深仇大恨。尽管在去他那里之前,傅申奇告诉我张守勇是苦大仇深在人民广场民主墙时期就积极参加民运活动的老资格民运积极分子,我还是和傅申奇商定不要暴露我的真名,亦说姓张。
   
    但是毕竟我在和傅申奇谈话时,张守勇都在旁边端茶送水,他目睹了傅申奇对我的整个态度,目睹了傅申奇携带大叠材料向我详细通报各地民刊情况和对中共(9)号文的反映,认真记录了我口述给各地民刊通知,准备在天安门广场展开的横幅标语口号,以及我和傅申奇商定通知人员名单、决定各路人马4月5日在北京集结等情事,加之傅申奇临走时特别交待过他说:“这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位领导人,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好他的安全!”故而张守勇认定我是“派头很大”的北京来的要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