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陈泱潮文集
·人民论坛杂志: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摘選)
·財政部:中國經濟「現行版」已難以為繼 要打造升級版
·刘亚洲說人話: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不是军队与科技
·ZT俄罗斯之声等反击CCAV
●山雨欲來
·《大变革与新文明》四论新甲午海战
·誰在壓搾中國人民——秘而不宣的中国最新国情数据:
·從國賊館內幕看《國賊論》(2图)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明確應驗了(1圖)!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7.薄熙来事件充分证明了官僚特权阶级的真实存在
·8.薄熙来事件的要害:蓄谋军事政变
·9.只有确立【政改路线】才能够为中国和中共赢得尊严和荣光
·10.中共应当正视阿拉伯世界、缅甸和台湾的历史经验和教训
·11.唯有此时此举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二
·1.《特权论》明确预言了一党专制独裁政体制度的周期性政治危机
·2.今日中国朝野不可忽视《特权论》作者的预见和论断
·3.一党专制政体制度难逃被其周期性政治危机彻底颠覆和埋葬的命运
·4.中共18大理应且必须确立【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
·5.支持胡锦涛-习近平牢固控制军权,实现军队国家化
·6、中国两党制的初始化,应由现实的执政党加以主导和形成
·7.执政党两党制初始化的两个办法或曰两条途径
·8、非常值得反对派深思的一系列问题
·9.胡温习李要注意规避的事项
·10.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时间表和可行性实际步骤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
▲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粉碎網特五毛黨及叛徒有組織有指揮持續不斷對陳泱潮的大規模誣蔑圍剿
◎《反擊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这是一段英勇无畏的民主革命故事,还是丑陋的桃色事件——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陈泱潮
   2011-4-7
   

     今年4月4日,是我被中共1981年9号文件当作“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30周年纪念日。 
   
     近日上网搜索陈泱潮的名字,发现首先跳出来的是《徐水良谈陈泱潮》。深感争名夺利嫉妒狂政治流氓徐水良这篇刻意捏造事实造谣诬蔑攻击《特权论》作者,的确到了非常下流恶毒的程度!
   
     撇开徐文对一些大事件的诬蔑歪曲捏造不说(以后视情况有时间再说),本文仅就政治流氓徐水良对陈泱潮生活作风的恶毒诬蔑造谣,不能不澄清以下事实。

  这个争名夺利嫉妒狂政治流氓徐水良在这篇恶毒攻击《特权论》作者陈泱潮的文字中,居然颠倒黑白,把一段名副其实英勇无畏反抗中共暴政的民主革命行为,说成是“色迷迷”“苍蝇一样”的桃色丑闻!居然拿陈泱潮和傅申奇在1981年反对中共中央9号文件发起组织“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过程中,陈泱潮和傅申奇当时的女朋友綦淑华极其短暂地见过两次面,来大作极其下流的造谣诬蔑《特权论》作者的文章。这不仅是徐水良对老朋友陈泱潮的恶毒攻击,也是对綦淑华这个徐水良夫妇当年的朋友的极大的不尊重和中伤。

   
     政治流氓徐水良如此恶毒诬蔑造谣陈泱潮:“见到女人就是色迷迷的样子,后来像苍蝇一样去盯南京一个小姑娘民运人士(綦XX)……”

  事实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请读者看看《民主通讯 2005.10.19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252_1.shtml。兹摘录其中有关綦淑华的一段文字,请读者由此看清楚徐水良这个争名夺利嫉妒狂政治流氓的极其肮脏和丑恶的嘴脸和灵魂。

   

《民主通讯 2005.10.19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摘录:


四,邓屠夫的毒辣手段:所谓“一网打尽”与“擒贼先擒王”


    ----------------------------------------------------
   
    问:你在你的文章里说你是在81年4月第1个被抓的,是否属实?是在你的哪1篇文章里?我可以引用你的原文吗?你和其他人在81年4月的被捕是否和中华民刊协会有关?
    ----------------------------------------------------

1、旨在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

   
    我和其他民运激进骨干1981年4月被“一网打尽”,当然与“中华民刊协会”已经构成了对中共专制独裁的威胁和挑战有关。
   
    因为如上所说:1980年“中华民刊协会”本质上是正处在共产世界官僚特权法西斯社会主义团伙冰山开始消解、民主浪潮形势看好的时刻,中国民主运动组织反对党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中共畏惧的正是这一点,害怕的也正是这一点!

从一定意义上讲,中共1981年4月“一网打尽”全国投身民主运动激进骨干的做法,其决策的主观意图和施行的客观效果,都具有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的性质。对于维护和苟延残喘其专制独裁统治,重要性不下于1989年6.4开枪镇压学生运动!

   
    而且,正因为中共1981年4月对民主运动如此毒辣的镇压得心应手,没有引起西方社会和国内的强烈反对,是促成邓小平敢于故伎重演在89“6.4”大开杀戒的1个重要原因,也是89学潮缺乏并且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坚强有力的民主运动领导力量和正确有力的理论纲领指导,不能不归于盲动和失败的重要原因!

2、铁证如山:《特权论》作者陈泱潮(陈尔晋)首先被抓

   
    鉴于你所问“你在你的文章里说你是在81年4月第1个被抓的,是否属实?”请原谅我在回答你这个问题时,不能不在我的名字前,强调我在当时中共中央邓小平、胡乔木、邓力群一伙官僚特权阶级代表人物心目中十分畏惧的特殊符号──《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作者!
   
    关于1981年4月中共实行“一网打尽”政策抓捕民运激进骨干──扼杀中国民主运动领导力量,我是第1个被抓的,在《陈泱潮简介》、《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等文中,我都据实谈过。你当然可以引用我的原文。其他被抓捕人士的日期,以及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你可以查阅《中国之春》所刊王希哲有关文章。
   
    我4月4日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关押于南京看守所约1个星期。之后转上海市看守所。之后由云南省公安厅来人,说:“中央决定把你送回云南。我们不过是执行公务,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没有坐过飞机吧?本来根据你的情况可以坐飞机,因为怕你在飞机上乱说乱喊,只好改乘火车……”
   
    这趟送我回云南的火车,其实几乎可以说是火车专列──乘软卧包厢,每站停车,都有身穿制服的配枪警察立正守卫在车窗前,远处则有3~5个便衣拦截,不让其他人靠近车厢;吃饭则是清空整个餐车,由押送人员和我每餐4菜1汤单独就餐;白天不带手铐,夜里则将我的1支手,铐在软卧铺位不锈钢扶手上。尤其可笑的是,火车途径我的故乡云南门户宣威,不能不等待换车头(因火车刚刚穿过云南与贵州交界的梅花山极长且多的隧道群)错车时,整列火车不开车门,上的上不了,下的下不去,整个车站和列车,只听一片喧闹哭喊之声!我当时愤怒质问押送人员某处长说:“我不过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你们能够如此扰民吗?”……
   
    火车驶入昆明站,警车已在站台开门等候,待我上车后,警笛嘶鸣,穿城而过,直达座落在昆明北郊著名的蜿蜒山下的云南省看守所。我被收押于第1号牢房,单独关押。
   
    这云南省看守所一共12间牢房,以岗亭为轴心,成半圆扇形展开。对面楼上岗亭执勤岗哨可以看到12间牢房的情况。每间牢房有30左右平方米,门窗皆铁条所作,日光灯通宵达旦,白天也常常照明不误,因此光线充足。外面有大约40左右平方米的1个扇形独院,有厕所,水管。每天上下午各放风1小时。放风时管理员来开锁开门,我就可以到小院里跑步,做操,打拳,擦冷水澡,晒太阳。吃饭时间管理员来打开小院的门,餐车在门口,我出来打完饭就又被关进去。这是我所坐过的牢房,环境和管理都算得上是最好的。1日3餐,伙食显然比南京上海高出很多。原来当时这里除我这个天字第1号的“钦犯”外,仅仅关押着文革期间整个云南十分著名的所谓“四人帮”在云南的主要帮派骨干:云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黄兆琪等中共省厅以上级别的所谓“八大金刚”。
   
    几天以后,连日连夜车轮式预审前夕,送来1个名叫“朱揭掀”的卧底探子,和我同住,以便对我察言观色……

3、中共之所以首先抓捕《特权论》作者陈泱潮(陈尔晋)的原因

   
    这次中共采取“一网打尽”的政策抓捕中国民运激进骨干首先抓捕我,用他们对我“预审”中的话来说,叫做“擒贼先擒王”。
   
    在送我离开南京的时候,南京警察说:“好好看看南京吧,你今生今世恐怕再也不能来了!”我昂然训斥他:“说什么梦话?你在做梦!!”……
   
    中共之所以把第1个抓捕我,称之为“擒贼先擒王”,大抵出于以下几个原因:

A、中共独裁集团视《特权论》为刺向其心脏、从根本上要其性命的利剑

   
    因为在此次大逮捕之前,年初所发《中共中央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1981年(9)号文中,所引用的“反革命”危险话语、所谓“纲领”等,全是我《特权论》即《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中的原话(包括前述王屹峰等人翻印并广为散发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四五论坛》删节部分──《中国现存社会各阶级分析》、《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第二次武装革命》等章节)……
   
    邓小平讲话所谓“他们那个纲领是旗帜鲜明的……能量极大”云云,指的就是《特权论》……
   
    必须指出,中共立党之本、建国之基、蒙民之术,全都是依靠打着马列主义的旗号欺骗起家。
   
    但是,正如毛泽东所说:“我党真懂马列主义的不多。”其实毛泽东本人就没有好好读过马列大量原著。
   
    而《特权论》恰恰是以马列原著话语,作为解剖中共的掏心手术刀,作为批判共产专制独裁制度的利器!从而彻底撕开了中共的伪装,彻底揭穿了中共的骗局!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共一党专制独裁的思想理论基础!
   
    《特权论》的特别利害之处,正在于从中共所赖以维系党心欺骗世人的信仰基础理论基础,对中共专制独裁体制进行致命的彻底的从内部从心灵深处的瓦解!
   
    这正是中共在1981年(9)号文中,明确规定对镇压以《特权论》为指导思想理论基础的“两非”(即中国民主运动),特别恐惧心虚而又特别狡诈阴险,规定“不宣传、不报道……”的原因所在!
   
    这正是邓小平如临大敌公开发表讲话明明针对《特权论》及其作者、当时的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邓力群如临大敌亲自署名发表通栏标题长篇大论明明针对《特权论》及其作者,而又不点《特权论》及其作者之名、不提《特权论》及其作者之名的原因所在(可参看刘青《民主墙前南飞雁》)!
   
    中共对《特权论》及其作者,力图通过沉默和监禁打压,来加以封锁和扼杀!
   
    中共对待中国民主运动的策略之一,是极其狡诈极其阴险地力图通过新闻控制下的“点名效应”,来为中国民主运动册立对中共不可能产生致命威胁的“领袖”,从而利用中国民运队伍中一些人物存在的枭雄黑道名利欲望,达到分化、削弱和离散中国民主运动之目的,进而在民众及海外华人和国际舆论中,达到搞臭整个中国民主运动之目地
   
    ……

B、中共掌握了《特权论》作者正在为首组织和指挥抗暴活动的情报

   
    我此次到上海被傅申奇安排住在张守勇处。而非常严重的是──后来发生的事实完全证明张守勇是中共卧底特务!
   
    张守勇,当时年约40多岁,身材粗壮,自称父辈及本人均深受共产党迫害,对共产党有深仇大恨。尽管在去他那里之前,傅申奇告诉我张守勇是苦大仇深在人民广场民主墙时期就积极参加民运活动的老资格民运积极分子,我还是和傅申奇商定不要暴露我的真名,亦说姓张。
   
    但是毕竟我在和傅申奇谈话时,张守勇都在旁边端茶送水,他目睹了傅申奇对我的整个态度,目睹了傅申奇携带大叠材料向我详细通报各地民刊情况和对中共(9)号文的反映,认真记录了我口述给各地民刊通知,准备在天安门广场展开的横幅标语口号,以及我和傅申奇商定通知人员名单、决定各路人马4月5日在北京集结等情事,加之傅申奇临走时特别交待过他说:“这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位领导人,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好他的安全!”故而张守勇认定我是“派头很大”的北京来的要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