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蝴蝶花中的少女]
槟郎文集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蝴蝶花中的少女

   蝴蝶花中的少女
     槟郎
     
     我看到山坡地上一望无际的蝴蝶花。
     茼蒿一般矮短白嫩的枝干和叶片,使人想到美味的绿色蔬菜,却盛开着五彩缤纷的花朵,黄的,白的,紫的,红的。更奇妙的是,不但花瓣的形状像蝴蝶,叶片上的套色图案也像蝴蝶。我知道有人叫你猫脸花,三色堇,但我更喜欢称你为蝴蝶花,动态的美,野性的美,令人伤感的美。

     在美丽如锦缎漫铺的蝴蝶花丛中,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女。她有着又大又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玉雕一般的嘴唇,圆润的脸蛋被茂密的长发包扎。长发顺着她的侧肩像瀑布流向她的腰肋,黑黝黝地闪烁着迷人的光泽。
     这么美好的清明节,我踏青在自己祖国的美好的土地上。美丽的蝴蝶花是我的所爱,像蝴蝶花一样美的少女我岂能视如不见,心如止水?
     我沿着蝴蝶花间的小路走去。走近了,我才吃惊地发现,这是一幅画像,竖立在花圃里。一个少年跪在画像前,软语切切,显然在向画中人倾诉。
     “为了他们活,就不能让我们活!可你为什么这么傻呢?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要啊,或者应该是我去死,而你想着我。”
     “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但这里有你喜爱的蝴蝶花,我们现在就在花中举行婚礼。”
     我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非常惊奇地发现,当少年对着画像鞠躬,画中的长发少女竟也同时回拜,又有一个似乎是发自空中的苍老的声音说:“夫妻互拜,礼成!”少年站起来,伸开双臂,把画像紧紧抱在怀里,脸贴着画中人的脸,眼泪从他的脸颊流到画布上。
     我刚想过去安慰少年,忽然被背后而来的强大的力推跌在地上,一簇蝴蝶花在我本能地撑地的手掌下夭折。转眼便看到四个大汉从四个方向跑向少年。说时迟,那时快。画像被撕坏,扔在地上。少年在大喊大叫中被人揪住双臂,拖着跑向山坡下公路上的小汽车,一溜烟地跑了。
     几乎就在闪电之间,我莫名其妙地被撞跌,侵犯的人没有道歉,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凶蛮地将少年抓走。我跑向画像,已经被好像突然从地里冒出来的人们所包围,他们围观着,议论着。我挤进人群,看到木画框已经被折坏,散在花丛中。少女的画像布,还没有被撕破,只是揉成了一团。我打开它,蝴蝶花一般的少女却不见了,只是空空的白布。
     我抓着空空的画布发愣,两个警察过来抢走。人群跟着警察移动,我听到零碎的小声的议论:
     “强拆人家准备结婚的新房子,守在里面的准新娘被倒塌的墙砖砸死了。”
     “小伙子告不赢,准备去少林寺学武。可怜啊,还没动身,就被人抢先下手了。”
     “你警察冲老百姓发什么狠呀。明摆着衙内私设刑堂,你们敢管吗?”
     警察走远,人群走散。我在蝴蝶花丛里愤懑地走着。忽然看到前面,在美丽如锦缎漫铺的蝴蝶花丛中,正是那图画中的美丽的少女,少年的新娘。她冲着我招手,我过去。
     “你是贫贱书生槟郎,我读过你的博客,喜欢读,常常读。但我现在已经死了,不能再读你墨写的文章了。你还能为我做点什么呢?”
     “你这么年轻,这么美!我很高兴继续为你做什么。可是我除了藏在书斋里写文章,啥也不会的。我能写出给死人看的文字吗?”
     “能!但你要有这样的笔来写!”
     我的手上突然被递给了一把水果刀。少女却不见了。我四顾,山坡地上一望无际的蝴蝶花,动态的美,野性的美,令人伤感的美。一些人在附近游玩,没有人注意我。少年和少女的画像,蝴蝶花中的少女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这是在做梦吗?我将左手中的水果刀压向自己右腕上的血管,猛地一划。我看到血哗哗地流淌,蝴蝶花在血河上漂着如繁茂的浮萍,我在血水之流中下沉着。
     2011-04-09
(2011/04/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