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蝴蝶花中的少女]
槟郎文集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蝴蝶花中的少女

   蝴蝶花中的少女
     槟郎
     
     我看到山坡地上一望无际的蝴蝶花。
     茼蒿一般矮短白嫩的枝干和叶片,使人想到美味的绿色蔬菜,却盛开着五彩缤纷的花朵,黄的,白的,紫的,红的。更奇妙的是,不但花瓣的形状像蝴蝶,叶片上的套色图案也像蝴蝶。我知道有人叫你猫脸花,三色堇,但我更喜欢称你为蝴蝶花,动态的美,野性的美,令人伤感的美。

     在美丽如锦缎漫铺的蝴蝶花丛中,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女。她有着又大又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玉雕一般的嘴唇,圆润的脸蛋被茂密的长发包扎。长发顺着她的侧肩像瀑布流向她的腰肋,黑黝黝地闪烁着迷人的光泽。
     这么美好的清明节,我踏青在自己祖国的美好的土地上。美丽的蝴蝶花是我的所爱,像蝴蝶花一样美的少女我岂能视如不见,心如止水?
     我沿着蝴蝶花间的小路走去。走近了,我才吃惊地发现,这是一幅画像,竖立在花圃里。一个少年跪在画像前,软语切切,显然在向画中人倾诉。
     “为了他们活,就不能让我们活!可你为什么这么傻呢?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要啊,或者应该是我去死,而你想着我。”
     “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但这里有你喜爱的蝴蝶花,我们现在就在花中举行婚礼。”
     我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非常惊奇地发现,当少年对着画像鞠躬,画中的长发少女竟也同时回拜,又有一个似乎是发自空中的苍老的声音说:“夫妻互拜,礼成!”少年站起来,伸开双臂,把画像紧紧抱在怀里,脸贴着画中人的脸,眼泪从他的脸颊流到画布上。
     我刚想过去安慰少年,忽然被背后而来的强大的力推跌在地上,一簇蝴蝶花在我本能地撑地的手掌下夭折。转眼便看到四个大汉从四个方向跑向少年。说时迟,那时快。画像被撕坏,扔在地上。少年在大喊大叫中被人揪住双臂,拖着跑向山坡下公路上的小汽车,一溜烟地跑了。
     几乎就在闪电之间,我莫名其妙地被撞跌,侵犯的人没有道歉,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凶蛮地将少年抓走。我跑向画像,已经被好像突然从地里冒出来的人们所包围,他们围观着,议论着。我挤进人群,看到木画框已经被折坏,散在花丛中。少女的画像布,还没有被撕破,只是揉成了一团。我打开它,蝴蝶花一般的少女却不见了,只是空空的白布。
     我抓着空空的画布发愣,两个警察过来抢走。人群跟着警察移动,我听到零碎的小声的议论:
     “强拆人家准备结婚的新房子,守在里面的准新娘被倒塌的墙砖砸死了。”
     “小伙子告不赢,准备去少林寺学武。可怜啊,还没动身,就被人抢先下手了。”
     “你警察冲老百姓发什么狠呀。明摆着衙内私设刑堂,你们敢管吗?”
     警察走远,人群走散。我在蝴蝶花丛里愤懑地走着。忽然看到前面,在美丽如锦缎漫铺的蝴蝶花丛中,正是那图画中的美丽的少女,少年的新娘。她冲着我招手,我过去。
     “你是贫贱书生槟郎,我读过你的博客,喜欢读,常常读。但我现在已经死了,不能再读你墨写的文章了。你还能为我做点什么呢?”
     “你这么年轻,这么美!我很高兴继续为你做什么。可是我除了藏在书斋里写文章,啥也不会的。我能写出给死人看的文字吗?”
     “能!但你要有这样的笔来写!”
     我的手上突然被递给了一把水果刀。少女却不见了。我四顾,山坡地上一望无际的蝴蝶花,动态的美,野性的美,令人伤感的美。一些人在附近游玩,没有人注意我。少年和少女的画像,蝴蝶花中的少女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这是在做梦吗?我将左手中的水果刀压向自己右腕上的血管,猛地一划。我看到血哗哗地流淌,蝴蝶花在血河上漂着如繁茂的浮萍,我在血水之流中下沉着。
     2011-04-09
(2011/04/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