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蝴蝶花中的少女]
槟郎文集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蝴蝶花中的少女

   蝴蝶花中的少女
     槟郎
     
     我看到山坡地上一望无际的蝴蝶花。
     茼蒿一般矮短白嫩的枝干和叶片,使人想到美味的绿色蔬菜,却盛开着五彩缤纷的花朵,黄的,白的,紫的,红的。更奇妙的是,不但花瓣的形状像蝴蝶,叶片上的套色图案也像蝴蝶。我知道有人叫你猫脸花,三色堇,但我更喜欢称你为蝴蝶花,动态的美,野性的美,令人伤感的美。

     在美丽如锦缎漫铺的蝴蝶花丛中,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少女。她有着又大又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玉雕一般的嘴唇,圆润的脸蛋被茂密的长发包扎。长发顺着她的侧肩像瀑布流向她的腰肋,黑黝黝地闪烁着迷人的光泽。
     这么美好的清明节,我踏青在自己祖国的美好的土地上。美丽的蝴蝶花是我的所爱,像蝴蝶花一样美的少女我岂能视如不见,心如止水?
     我沿着蝴蝶花间的小路走去。走近了,我才吃惊地发现,这是一幅画像,竖立在花圃里。一个少年跪在画像前,软语切切,显然在向画中人倾诉。
     “为了他们活,就不能让我们活!可你为什么这么傻呢?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要啊,或者应该是我去死,而你想着我。”
     “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但这里有你喜爱的蝴蝶花,我们现在就在花中举行婚礼。”
     我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非常惊奇地发现,当少年对着画像鞠躬,画中的长发少女竟也同时回拜,又有一个似乎是发自空中的苍老的声音说:“夫妻互拜,礼成!”少年站起来,伸开双臂,把画像紧紧抱在怀里,脸贴着画中人的脸,眼泪从他的脸颊流到画布上。
     我刚想过去安慰少年,忽然被背后而来的强大的力推跌在地上,一簇蝴蝶花在我本能地撑地的手掌下夭折。转眼便看到四个大汉从四个方向跑向少年。说时迟,那时快。画像被撕坏,扔在地上。少年在大喊大叫中被人揪住双臂,拖着跑向山坡下公路上的小汽车,一溜烟地跑了。
     几乎就在闪电之间,我莫名其妙地被撞跌,侵犯的人没有道歉,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凶蛮地将少年抓走。我跑向画像,已经被好像突然从地里冒出来的人们所包围,他们围观着,议论着。我挤进人群,看到木画框已经被折坏,散在花丛中。少女的画像布,还没有被撕破,只是揉成了一团。我打开它,蝴蝶花一般的少女却不见了,只是空空的白布。
     我抓着空空的画布发愣,两个警察过来抢走。人群跟着警察移动,我听到零碎的小声的议论:
     “强拆人家准备结婚的新房子,守在里面的准新娘被倒塌的墙砖砸死了。”
     “小伙子告不赢,准备去少林寺学武。可怜啊,还没动身,就被人抢先下手了。”
     “你警察冲老百姓发什么狠呀。明摆着衙内私设刑堂,你们敢管吗?”
     警察走远,人群走散。我在蝴蝶花丛里愤懑地走着。忽然看到前面,在美丽如锦缎漫铺的蝴蝶花丛中,正是那图画中的美丽的少女,少年的新娘。她冲着我招手,我过去。
     “你是贫贱书生槟郎,我读过你的博客,喜欢读,常常读。但我现在已经死了,不能再读你墨写的文章了。你还能为我做点什么呢?”
     “你这么年轻,这么美!我很高兴继续为你做什么。可是我除了藏在书斋里写文章,啥也不会的。我能写出给死人看的文字吗?”
     “能!但你要有这样的笔来写!”
     我的手上突然被递给了一把水果刀。少女却不见了。我四顾,山坡地上一望无际的蝴蝶花,动态的美,野性的美,令人伤感的美。一些人在附近游玩,没有人注意我。少年和少女的画像,蝴蝶花中的少女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这是在做梦吗?我将左手中的水果刀压向自己右腕上的血管,猛地一划。我看到血哗哗地流淌,蝴蝶花在血河上漂着如繁茂的浮萍,我在血水之流中下沉着。
     2011-04-09
(2011/04/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