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與檳郎書]
槟郎文集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與檳郎書

   與檳郎書zt
   孤芳
   
   檳郎你好;
   博客的留言或紙條不能寫得太多,就用郵件來吧。有批評的不對処請多見諒。

   
   你有詩人氣質,而且近來,號稱“天下檳郎”,牛氣沖天。可寫詩卻是越來越語焉
   
   不詳,我再也尋不到當年那意氣風發的檳郎。所以我覺得太失望,這就是你“退守書齋遠觀天下”的必然麽?
   
   時下,並不是“天下本無事詩人自擾之”。而是有著太多的憂患與不平,原諒我不是詩人,尚有一時的詩心萌動,有感
   
   而發的文字。我知道詩無達詁,有一句作為詩眼,能讓人眼前一亮,心中一熱就行。
   
    不奢望“敢有歌吟動地哀”的金聲玉振的效果,但是你必須有個態度。
   
   比如近一週日本的地震,海嘯,核爆炸。我天朝人民的“搶鹽事件”所折射出的兩個民族截然不同的民族精神和心理素質,
   
   這是遠的。南京市,為修地鐵瘋狂砍伐梧桐,令人心痛。這是近的。你都無動於衷。所以我失望。
   
   
   
   再提一提黃仲則,我從六歲讀書,在我伯父北京的寓所,讀古書全不懂。後來讀郁達夫的小説《采石磯》,對他的“兩當軒集”才逐漸了解並記下了一些名句;如早
   
   期“晚霞一抹影池塘,哪有這般顔色做衣裳!”後期(32嵗)“全家都在秋風裏,九月衣裳未剪裁”。還有我的簽名檔“馬因識路真疲路,蟬到吞聲尚有聲---黃仲則”一直沿用。
   
   黃仲則33嵗而卒,一個沐乾隆盛世皇恩的文人,並沒有政治壓力,家國之痛,只一點個人小小牢騷而已。我並不認爲他怎樣
   
   偉大,只是對他詩句中的“一馬一蟬”這兩种生物,卻有著死而後已的執著,以此自勉自勵罷了。
   
   
   
   你總是強調在讀書,讀書是要有方向的,其實我很欣賞你的詩有“回旋曲式”的體
   
   裁。本文最上面,有一連接,是河南詩人唐朝的博客,他有個提法是建立“新詩垃
   
   圾箱”,意在整頓詩壇的混亂局面,首篇便有我的評論,是人文環保所必須的,有空請看看。
   
   祝春安。孤芳20113-20
(2011/04/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