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與檳郎書]
槟郎文集
·大学时的暗恋
·高贵的天鹅
·乡村女教师
·无人的敲门声
·赞美牛背鹭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與檳郎書

   與檳郎書zt
   孤芳
   
   檳郎你好;
   博客的留言或紙條不能寫得太多,就用郵件來吧。有批評的不對処請多見諒。

   
   你有詩人氣質,而且近來,號稱“天下檳郎”,牛氣沖天。可寫詩卻是越來越語焉
   
   不詳,我再也尋不到當年那意氣風發的檳郎。所以我覺得太失望,這就是你“退守書齋遠觀天下”的必然麽?
   
   時下,並不是“天下本無事詩人自擾之”。而是有著太多的憂患與不平,原諒我不是詩人,尚有一時的詩心萌動,有感
   
   而發的文字。我知道詩無達詁,有一句作為詩眼,能讓人眼前一亮,心中一熱就行。
   
    不奢望“敢有歌吟動地哀”的金聲玉振的效果,但是你必須有個態度。
   
   比如近一週日本的地震,海嘯,核爆炸。我天朝人民的“搶鹽事件”所折射出的兩個民族截然不同的民族精神和心理素質,
   
   這是遠的。南京市,為修地鐵瘋狂砍伐梧桐,令人心痛。這是近的。你都無動於衷。所以我失望。
   
   
   
   再提一提黃仲則,我從六歲讀書,在我伯父北京的寓所,讀古書全不懂。後來讀郁達夫的小説《采石磯》,對他的“兩當軒集”才逐漸了解並記下了一些名句;如早
   
   期“晚霞一抹影池塘,哪有這般顔色做衣裳!”後期(32嵗)“全家都在秋風裏,九月衣裳未剪裁”。還有我的簽名檔“馬因識路真疲路,蟬到吞聲尚有聲---黃仲則”一直沿用。
   
   黃仲則33嵗而卒,一個沐乾隆盛世皇恩的文人,並沒有政治壓力,家國之痛,只一點個人小小牢騷而已。我並不認爲他怎樣
   
   偉大,只是對他詩句中的“一馬一蟬”這兩种生物,卻有著死而後已的執著,以此自勉自勵罷了。
   
   
   
   你總是強調在讀書,讀書是要有方向的,其實我很欣賞你的詩有“回旋曲式”的體
   
   裁。本文最上面,有一連接,是河南詩人唐朝的博客,他有個提法是建立“新詩垃
   
   圾箱”,意在整頓詩壇的混亂局面,首篇便有我的評論,是人文環保所必須的,有空請看看。
   
   祝春安。孤芳20113-20
(2011/04/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