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张成觉文集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严寒中的一丝春意--“临时性强奸”案改判有感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会回到蒋介石时代?--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池恒的幽灵和民主派的觉醒 --读辛子陵新作有感
·念晓波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八十後,好样的!
·倒打一耙意欲何为?
·赵紫阳还做过什么?
·善用香港的自由
·胡耀邦的诗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代大师的悲剧收场——看阳光卫视《张伯苓》专辑有感
·色厉内荏的谭耀宗
·Thank you
·“快乐人生”与沈元之死--读宋诒瑞自选集有感
·他爱祖国,“祖国”爱他吗?
·缅怀三十年代
·“悬案”、“悬意”及其他
·温家宝的“民主”和“尊严”
·“还我人来!”---读郭罗基《新启蒙—历史的见证与省思》有感
·从善如流的《黃花崗》雜志編輯
·哲学的迷雾与历史的真实
·小议《右派索赔书》(下篇)
·致《争鸣》编辑
·多看一遍再发出好吗?
·功能组别“万岁”?
·对刘自立《纠正张成觉的误读》的点评
·“斗鸡公”与红卫兵的嘴脸
·不要爹妈 只要“国家”?
·也谈鲁迅与姚文元
·巴金的“一颗泪珠”---读《清园文存》有感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毛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简评张博树讲稿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悼朱厚澤
·大师之路及其他-----从《清园文存》说开去
·悼念朱厚澤先生(七律)
·回首歷史軌跡 褒貶知名人物 週日下午海德公園講座各抒己見
·百年回首辨忠奸---在“百年中國“研討會上的發言
·標新立異 見仁見智---評《梟雄與士林》
·從“份子”與“分子”說開去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下)
·從《四手聯彈》“讚”汪精衛說起
·“鳳兮鳳兮,何德之衰!”---有感於錢偉長逝世
·切爾西不請奧巴馬
·由克林頓送酒說開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讀了《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博訊北京時間2011年3月17日 轉載,來源:華聲論壇,以下簡作《冷靜》),不僅想起魯迅一段話:
   
   “它卻雖然是狗,又很像貓,折中,公允,調和,平正之狀可掬,悠悠然擺出別個無不偏激,唯獨自己得了‘中庸之道’似的臉來.”(<墳.論‘費厄潑賴’應該緩行>,<魯迅全集>第一卷,271頁)
   奇文共欣賞,下面且對其略作評點:
   

   “一場本來與中國沒有多大關系的大地震,又一次挑起了國人熱衷內耗內鬥的秉性。無論是對日本地震幸災樂禍,還是對日本地震同情過度,已經成為誘引國人內戰的重要導火索。這絕非是一個好現象,然而無論是哪一方都堅決不會認為錯誤的觀點在於自己,由此而引發出的矛盾就是互相攻擊,以致於有網民竟發出“想掐死那些幸災樂禍者”的聲明。”(《冷靜》)
   
   什麼叫做“與中國沒有多大關系的大地震”?一衣帶水的鄰邦發生九級大地震,強度為百年來之世界第四,加上伴隨的海嘯與核輻射,在二十一世紀的“地球村”,豈非攸關至巨?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對如此慘烈的人道災難之同情,怎會有“過度”一說?那些幸災樂禍者,縱使法律上難以入罪,其令人齒冷卻是肯定無疑的,理所當然地遭到富於正義感的公眾之譴責。千夫所指,無疾而終,倘落得此種下場也是咎由自取。當然沒有人會為這樣全無心肝者弄髒自己的手,“掐死”無非憤激之語罷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就不能不引起我們的警惕和關注了。誠然,對日本地震的幸災樂禍,可以歸結為國人對日本的痛恨和仇恨心理,然而同情日本地震災民者為何竟直接把矛頭對准自己的國人,說出“想要掐死自己國人”的話語來呢?難道因為同情,竟然不允許別人發泄自己的情感,為了維護某些人的良好道德心態,竟然要對自己的國人舉起屠刀?”(同上)
   
   所謂“我們的警惕和關注”,到底有幾個人?姑且假定有兩位吧,你們將幸災樂禍者之反人類.反人道惡行“歸結為國人對日本的痛恨和仇恨心理”,不是荒謬之極嗎?歸結為義和團仇外心態和毛時代“恨的教育”種下的惡果不更確切嗎?“國人”又都是些什麼人?為數幾何?多大年齡?另一方面,發出“想掐死那些幸災樂禍者”的聲明之網民又有幾人?其出於義憤的言辭能表明“竟然要對自己的國人舉起屠刀?”該文作者此種聳人聽聞之語不是蓄意挑撥,火上加油嗎?如此煽動“內鬥”才“不能不引起(國人的)警惕和關注”!
   
   “如果說為了維護所謂的道德素質,就要對自己的國人橫加指責,甚至扭曲背叛自己內心真實意願的話,那麼我在這裡首先要擺明我的態度,就是絕對不允許所謂的“道德標兵”利用道德作為殺人的武器,來針對我們自己的國人。日本地震你關注也好,不關注也好,冷漠也罷,激動也罷,同情心泛濫也罷,絕不允許利用這麼一場地震來對自己的國人進行打擊和誹謗,更不允許有人利用地震來作文章批判國人素質如何如何?說句實話,如果你認為別人沒有素質而你有素質,你怎麼沒有入選中國十大好人呢?”(同上)
   
   為了改變“國人”的“道德素質”,五四以來多少思想家.文學家殫精竭力。其最著者,前有魯迅,後有柏楊,均對醜惡落後的國民性痛加剖析,無情鞭撻。此乃外科醫生為中華民族之不肖子孫動手術,摘除其身上的毒瘤。以往未聞有人說他們“利用道德作為殺人的武器,來針對我們自己的國人”。這裡倒要嘉許作者赤膊上陣,毫不隱諱原來他只是孤家寡人一個,大有一人做事一人當的氣概!不過,儘管大陸缺乏言論自由,這次網上“批判國人素質如何如何”的文章竟未被封殺,不能不說是一種進步!而作者自可大放闕詞,揚言“絕不允許利用這麼一場地震來對自己的國人進行打擊和誹謗,更不允許有人利用地震來作文章批判國人素質如何如何”。只是看來作者也難以“入選中國十大好人”,因為他缺乏起碼的是非感,充當了喪失人性的憤青一族之辯護士。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中國人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去恨日本人,也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對日本地震幸災樂禍,所有的愛與恨,皆是有充分理由的。在中國同樣受到地震侵擾的情況下,所有國人置雲南地震於不顧,過度熱衷抨擊異己,事實上他們並非是為了所謂的日本地震著想,真正同情災民的人已經走上街頭進行募捐,而不是停留在論壇上口誅筆伐,比誰的口水更濃殺傷力更強。”(同上)
   
   作者把毛語錄搬出來,堪稱敗筆。1949年之後的和平時期,毛的暴政使將近八千萬“國人”死於非命,其中1959至1961三年大饑荒的餓殍約佔半數。不知作者對毛是愛還是恨?若論“緣故”,十年前的“九.一一”那些幸災樂禍的憤青之流的喪心病狂,又有何“充分理由”呢?更費解的是,作者緊接著筆鋒一轉,莫名其妙地突然無線擴大打擊面,說什麼“在中國同樣受到地震侵擾的情況下,所有國人置雲南地震於不顧,過度熱衷抨擊異己,事實上他們並非是為了所謂的日本地震著想,真正同情災民的人已經走上街頭進行募捐,而不是停留在論壇上口誅筆伐,比誰的口水更濃殺傷力更強。”他顯然頭腦發熱,這段話語前半截指責“所有國人”,對立雙方各打五十大板;後半截忽然又只抨擊日本的同情者,包括上街募捐的和只噴口水的。如此語無倫次,邏輯混亂,扮什麼止息爭論的好漢?
   
   “所以,歸根究底,我們必須冷靜地意識到,那些引發國人爭論的貼子,其目的根本不是為了激發國人的救災抗災意識,因為大多數貼子對雲南地震都視而不見,一字不提,只是為了對一些國人進行直接的人身攻擊,比如抨擊國人沒有素質,甚至說要“掐死別人”,難道強迫別人違背自己的心意和情感,這種行為就叫作有素質了麼?那麼我要表態,如果有人膽敢非法傷害任何一名對日本發泄不滿者,我們一定要追究其刑事責任判其極刑。”(同上)
   
   上段末尾一句與恫嚇無異。魯迅嘗言: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鬥。作者竟然宣稱若“有人膽敢非法傷害任何一名對日本發泄不滿者”,將“判其極刑”!試問,犯“非法傷害”罪者不分其案情如何一律要處死嗎?而且,上段開頭用“我們”,末句是“我要表態”,最終又成了“我們”,莫非你是雌雄同體的怪物?忽而單數忽而複數?判人極刑你算老幾?
   
   “那麼,說到這裡,必須要為整場爭論進行一個徹底的總結:或者是一小部分人別有用心,用文字煽風點火,或者是一部分人愚昧無知,濫用文字攻擊他人,在故意或不經意地觸及中國人敏感神經的同時,挑起國人的內耗內戰。到達這一層面以後,所謂的“道德標准”與“素質優劣”已經毫無意義,因為國人已經被這些所謂的道德水准給逼到了政治的兩端,如果我承認你有素質,那麼我就不是人了???如果我逼你承認自己是漢奸,那麼你就不是人了?”(同上)
   
   首句“爭論”一詞根本就用詞不當!實質是公眾對一小撮反人類反人道的喪心病狂者之口誅筆伐。接著作者又變換身份,對雙方“一視同仁”地打板子。最後兩句信口雌黃又來了:什麼叫做“如果我承認你有素質,那麼我就不是人了???”,什麼叫做“如果我逼你承認自己是漢奸,那麼你就不是人了?”同情日本地震災民就成“漢奸”?這是什麼邏輯?
   
   “所以,用道德來劃分所謂的“愛國”、“素質”,在中日問題上利用地震大作文章,可以說是一種別有用心的行為,是故意貶化、分化國人的行為。任何繼續參與這種所謂的爭吵都是一種盲目的內耗行為,我們完全有理由懷疑,有些發貼者的言論,幾乎不是站在中國人自身的立場上來考慮問題,而是故意想要挑起爭論。面對這種情況,我們是不是必須要冷靜思考?我們還要不要重新凝聚起來?”(同上)
   
   讀完這一段,筆者“完全有理由懷疑”,作者此文“可以說是一種別有用心的行為”,貌似公允,其實“是故意想要挑起爭論”。對此,讀者們務必加以“警惕和關注”!
   
   “最後,我沒有心情祝願日本人民活得更好,我只希望中國人能夠團結起來。無論你是對日本無動於衷還是同情心泛濫,都不能以此為理由綁架全體中國人民,強迫整個國家與你站在同一思想境界上。愛援日援日愛仇日仇日,援日不能消解中日的矛盾,仇日也不必依靠天災天怒,中國要對付日本,完全可以倚靠自己的力量和意志。中國要援助日本,也必須得要搞清楚這個國家背地裡是不是還存在著對中國的什麼企圖或陰謀。救援是出於道義,對抗是緣於教訓,對於日本,無論其地震還是海嘯,我們都必須懷抱冷靜的思考心態,尤其是不能一廂情願地認為中國援日可以促進中日友好。1923年日本大地震,14年後就悍然侵華給中國造成深重災難。這些都是當時那些懷抱善心的國人所始料未及的深刻教訓。”(同上)
   
   圖窮匕見,本段頭一句凶相畢露,陰險歹毒。但第二句卻可圈可點!筆者“只希望”國人擦亮眼睛,明辨是非,切勿與作者“站在同一思想境界上”!至於他後面那大段高見,相信沒有人會認真理會的。
   
   “我想說的還有一句,無論怎樣,我們國人在對待日本問題上不會有本質上的分歧和衝突,所需要警惕的是,有些人會利用中國人易於內鬥的缺陷煽風點火,引發矛盾!!!”(同上)
   
   作者說的這句大錯特錯!“我們國人在對待日本問題上”事實存在“本質上的分歧和衝突”,非但一小撮幸災樂禍者與廣大正直善良者勢同冰炭,該文之出籠也是明證!
   
   “言盡於此,望諸君同勉!”(同上)
   
   “同勉”什麼?你不是把“所有國人”都視作“過度熱衷抨擊異己”嗎?眾人皆醉你獨醒,有誰與你“同勉”呢?
   
   (3-18)2:11
(2011/03/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