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严家祺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赵紫阳、1989和“六四”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三个世界:物质世界·观念世界·规范世界
·嚴家祺:什麼是“規範世界”?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股市汇市、财富转移和全球资本流动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兴盛和衰败的转折点


——从温家宝读马可•奥勒留《沉思录》


    (2011-4 香港《争鸣》)

严家祺


   二00七年,温家宝访问新加坡在会见中资机构代表时,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环顾历史,那赫赫有名的人物到那里去了?他们象一股青烟那样消失了。”这句话出自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Marcus Aurelius)的《沉思录》。

时隔一千八百年,地隔十万八千里


   马可•奥勒留在公元161年至180年在位,正处在罗马帝国极盛时代走向衰败的转折点。这时的中国处在东汉後期汉桓帝、汉灵帝时期,也是大汉帝国走向衰败的时期。中国总理到外国访问,在谈话中引用一千八百年前与中国“不搭界”的罗马帝国皇帝的话,是难于理解的。原来,那时《沉思录》在中国出版不久,温家宝把这本书读了许多遍,到新加坡时就信口而出。
   在二0一一年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爆发“茉莉花革命”的今天,只要看一看马可•奥勒留时期罗马帝国的情况,就可以发现,一个处在从极盛到衰败“大转折”时期的国家,时隔一千八百年,地隔十万八千里,帝国的首脑居然有同样的“忧虑”。这正是“同一个世界,同样的忧虑”。

罗马帝国的转折点


   公元二世纪,是罗马帝国的极盛时期。罗马帝国的版图东起幼发拉底河,西至不列颠岛,北越多瑙河,南达非洲北部,地跨欧亚非三大洲。地中海成了罗马帝国的“内海”。今天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地方,都在罗马帝国版图内。
   在马可•奥勒留时期,罗马帝国内忧外患不断。国内社会矛盾日趋尖锐,富人挥金如土,竞比奢华,奴隶反抗此起彼伏。东部的安息王国和北部的“蛮族”不断骚扰和入侵。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写出的。作为一个大国的首脑,温家宝愈读《沉思录》愈有共鸣,看一看温家宝近几年的言论,可以发现有《沉思录》的影子。
   
    (图)公元二世纪的罗马帝国
   
   马可•奥勒留在《沉思录》中说,世界是千篇一律的,就像是旧戏一再重演,不同的是变换了演员。温家宝也体会到,现在中国,正在重演秦汉唐宋元明清的一幕幕历史剧而已,紧跟汉唐盛世的是王朝的衰败和灭亡。所以,一个共产党政府的首脑,会在出访国外时发出“环顾历史,那赫赫有名的人物到那里去了?他们象一股青烟那样消失了”这样的感叹。

独裁者都怕“茉莉花革命”


    每一个国家的经济都会有涨落波动,但一个国家出现兴盛、衰败的明显交替,与这个国家的国家制度有密切关系。环顾历史,一个个专制帝国在兴盛之后都会走向衰败。罗马帝国的衰亡惊心动魄,阿拉伯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大清帝国、苏维埃帝国也都烟消云散了,共和国只要不转变成专制帝国,一般都可以与世长存。一个君主制的国家,当它采取议会民主制度後,君主成为“虚位元首”,这个君主国,也就失去了专制帝国的特征。
    近几十年来,发生革命性大变革的国家几乎都是专制独裁的国家。苏联、东欧、中亚和最近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国家,都是如此。专制国家的特征是,最高权力高度集中于个人或一个小集团,而且为争夺最高权力,小集团中进行着无规则的残酷斗争,当一个人掌握最高权力後,他就企图终身任职。
   穆巴拉克统治埃及三十年、卡扎菲统治利比亚四十二年,金正日统治朝鲜十七年,都被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列入去年“二十三名全球最腐朽独裁者”名单,其中北韩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名列榜首。紧接其后的是,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缅甸最高军事将领丹瑞上将、苏丹总统巴希尔等。毛泽东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独裁者,鉴于毛泽东终身在位和“文革”造成的灾难,一九八二年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了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限任制”,致使邓小平的后继者江泽民、胡锦涛难于终身掌握最高权力。然而,中国宪法存在“漏洞”,军委主席没有连任限制,致使江泽民在卸任国家主席後还连任了一段军委主席。与埃及、利比亚相比,中国的专制制度因“废除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的终身制”而有所动摇,但中国政治仍然是典型的专制政治。在当代,只有专制国家才怕“茉莉花革命”。法国罢工司空见惯,法国根本不怕什么“茉莉花革命”。今日中国经济虽然仍在高速增长,但由于毛泽东留下的专制制度没有改变,风未吹,草未动,穆巴拉克的倒台、卡扎菲的危机就使胡锦涛惊心动魄。原来,胡锦涛也被列进了《外交政策杂志》独裁者的名单。

革命不能扼杀,只能消除


   革命是一种古老的事情,当马克思恩格斯发表《共产党宣言》时,一个个资本主义国家吓得要命,但欧美许多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建立社会安全制度和健全民主政治,一点一滴地消除了革命因素。现在美国仍然没有走出金融危机,不仅没有“茉莉花革命”的气息,而且也没有“玫瑰花革命”、“郁金香革命”、“狗尾草革命”的影子。
   革命不能扼杀,只能消除。消除革命的第一步,就是建立民主政治。看一看意大利现任总理贝卢斯科尼吧,他因“性丑闻”而受到起诉和审判,意大利不会有革命。中国刘志军这样的贪官愈来愈多,贪官职位愈来愈高,两极分化、司法腐败愈来愈严重、网路控制、暴力镇压愈来愈严厉,企图用暴力来把人民的不满扼杀在“萌芽状态”中,其後果,只会使社会矛盾愈来愈尖锐、加快革命的来到。毛泽东时期已有林彪的“九•一三事件”,如果中国坚持一党专政、坚持“党在国上”,到“党天下”的帝国衰亡时,比“九•一三事件”更惊心动魄的事件将接踵而至,中国将会有自己的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 1737 - 1794),写出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罗马帝国衰亡史》。
   2049年的一天,中国许多读者读着这部《衰亡史》时,一定会发出“环顾历史,那赫赫有名的人物到那里去了?他们象一股青烟那样消失了”的感叹。

中国要接受普世价值


   建立民主政治的第一步,就是要接受普世价值。江泽民、温家宝认为有普世价值,这就是进步。当共产党整体接受普世价值时,中国革命的因素就开始消除了。
   “普世价值”的核心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就不是“普世价值”。毛泽东、齐奥塞斯库、穆巴拉克、卡扎菲、金正日、胡锦涛喜欢专制独裁,但人民不喜欢,专制独裁就不能成为普世价值。人人都应享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就是“普世价值”。法治民主是这一价值的“衍生”。孔老夫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与人”,就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也是“普世价值”。温家宝喜欢读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其中一个原因是《沉思录》中有许多具“普世价值”的“格言”,如“要以本心和理智作为自己生活的准则”、“诚实是唯一的智慧之道”、“宽恕是公义的一部分”,“平常心是人生喜悦之源”,等等。
   承认普世价值是一回事,是否遵循普世价值去做,是另一回事。《沉思录》告诫人“不装腔作势,不畏畏缩缩”,温家宝很少畏缩,却经常装腔作势。《沉思录》说“一个不受欲望困扰的心灵,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城堡”,温家宝身为总理,他的心灵却常受专制政治的摧残。

中国持续发展的道路:民主共和


   历史发展是加速的,罗马帝国的兴衰历时几百年,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一个国家的兴衰只要几十年。中国正处在兴盛和衰败的转折点。走民主的道路,中国就可以持续发展,坚持一党专政、坚持党在国上,中国就会象所有专制帝国那样,从兴盛走向衰败。当然,严重的地震、水灾、瘟疫、战争也会使一个国家走向衰败。
   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共和制和联邦制是国家制度,并不具普世性。共和制和君主制(包括君主专制和君主立宪)是不同的政权组织形式,而单一制(包括中央集权、地方分权)、联邦制、邦联制是不同的国家结构形式。英国、日本是地方分权的国家,美国、印度是联邦制国家,中国实行中央集权。在政权组织形式(政体)上,美国实行总统制的共和制,德国实行的是议会制的共和制,而英国、日本实行君主立宪制,与专制君主制不同,英国、日本的议会制本身,表明日本和英国同样接受了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
   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中国名义上成一个“共和国”。实际上,直到今天,中国大陆还是披着“共和外衣”的专制国家,人民代表大会和限任制都是“共和外衣”。古代罗马帝国,在很长时期内,有“元老院”这样带有“共和制”性质的机构,也披着“共和外衣”。今天中国,不能再象袁世凯、张勋那样复辟帝制,唯一的道路就是把今天“共和国”名副其实化,成为真正的共和国。中国大陆现行宪法序言中提到了“中华民国”,如果大陆走向民主,今日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平统一时,联邦制将是最好的选择。那时的中国将是名副其实的“中华共和国”。
   (写于2011-3-14)
(2011/03/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