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徐水良文集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徐水良

   
   

   
   2011-3-10

   2月27日,牛乐吼在共舞台对我进行攻击,因为我早已从几个方面得到信息,得知牛乐吼早已投共,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进行了回击。(见附件1)。其后,我写了一篇文章《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见附件2)。文中,特别提到了牛乐吼那个小组可能帮中共情报机构争夺主导权的问题,并驳斥牛乐吼对本人的污蔑。但刚发出文章,忽然想到,如果我们的朋友参与了这个小组,就有可能伤及他们,所以我赶紧给10多个朋友发出了一封名为《询问》的信件,(见附件3),如果有人参与,就赶快补救,不要伤了朋友。后来又想到高寒的为人,他有可能参与,虽然从他们那个天鹅绒以后,我不再与他们合作,但我毕竟认为他是一个朋友,所以把这封信的抬头改了一下,改成高寒,转发给他。
   
   信发出后,有朋友告知:“香港人告诉,牛乐吼是共特。但是独评上的人认不清他,认为他是反共的。牛乐吼现在很能迷惑一些人。看来要想办法撕下他的面具。”但没有人回信参与的,所以我就放心了。
   
   今天出门去,回家后忽然看到网路上有高寒攻击本人文章,这些年一直做高寒跟班的鲍戈,也在东西南北等论坛大力转发高寒的文章(见附件4)。竟然卑鄙无耻地把我那封《询问》信,说成是告密信,说我:
   
   “这次,他居然一本正经地拿别人的网上调侃‘牛乐吼、马悲鸣是茉莉花15人小组成员’来给我写信告密。其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加入进来’。”
   
   像刘刚一样,开口就造谣。其卑鄙无耻,无以复加。
   
   大家可以看看我那封《询问》信,是告密信的样子吗?我大力抨击他们那个小组小帮派,是“希望‘加入进来’”?即使对刘刚和高寒,我也一再当着刘刚高寒的面强调:“我不赞成学高寒刘刚。那样丧失我们的信誉。”坚决反对与高寒刘刚合伙,主张“各做各的。”倒是希望“加入进来”?
   
   我想,朋友们只要看一看这些材料的原文,就不难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难明白原来高寒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这次高寒与刘刚同特务线人民运混到一起,儿戏革命,消费革命,消耗民众的革命热情和信心,对这次花季革命的破坏,极其巨大。不久以后,他们的破坏作用,将会显得更加巨大。
   附件1:
   
   2月27我与牛乐吼主要争论:
   
   我也忍不住问一句 XO
   老徐真的是特务? 你看他在网上公开号召国内同胞成了小组,帮助共匪抓积极分子?
   
   shlxu shuiliang xu(徐水良):
   我看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各地朋友应该尽快组织各种小组,以便到决战的时候,能够打出旗帜,带领民众前进。
   
   ---------
   
   埃及没有15人小组,没有时间,能够成功吗?牛乐吼是抓住关键问题破坏革命。 徐水良
   徐先生:“15人小组”已经有了,马悲鸣牛乐吼都是成员,也有大陆的,但成员暂时保密 安魂曲
   他们都在状况外,现在主导的是别人。是中共夺取主导权需要吧?难怪刘刚提醒特务冒充。 徐水良
   你咋知道他们不是茉莉花革命核心领导成员的? 安魂曲
   我知道反对派主导不是他们。也许他们是中共情报机构组织的核心吧? 徐水良
   牛乐吼,我和朋友们早就知道你投共,现在你又来诬陷。我只好公开这个信息。 徐水良
   
   ========
   
   徐水良,共舞台老板是牛乐吼 飞鸿黄
   我很早就公开说我不相信牛乐吼,听说他投共。我们曾不得不混迹于独评。这里比独评好。 徐水良
   老徐是野火春风斗古城,战斗在敌人的心脏 XO
   下了。今天给你们情报机构一个打击。希望真正反共的朋友们好好想想。 徐水良
   附件2: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徐水良
   
            2011-2-28日
   当代中国的革命民主派,几十年来,坚持不懈地开展启蒙运动,坚持不懈地鼓吹和推动中国的民主革命。64以后,他们与告别革命,反对革命,主张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而是和解合作对象的线人花瓶派,进行了二十多年的长期论战,说明中国只有采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办法(或军事兵变的办法),才能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及到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反对革命的无敌派还在拼命鼓吹他们反对革命的一贯观点,鼓吹穆巴拉克不能下台,鼓吹见好就收,鼓吹花季革命不会在中国发生,继续攻击革命民主派鼓吹革命是“不顾国内人士死活”。革命民主派又与他们进行了艰苦的论战。
   
   但是,当革命民主派内部一个朋友,没有告知别人,在2月20日前夕,匆匆忙忙发出一篇文章,号召2月20日上街搞茉莉花革命。这时,长期反对革命的无敌派,忽然一夜之间,集体转向,几乎全部积极鼓吹茉莉花革命。相反,革命民主派大多数朋友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怀疑这种匆匆忙忙的做法是别有用心,有可能是特务线人花瓶民运儿戏革命的阴谋。革命民主派内部各人判断不一,意见纷纭,与线人花瓶民运整齐划一、一夜之间180度大转弯,形成新明的对照。正像一个网友说的,这说明无敌派线人花瓶民运服从统一的指令,而革命民主派则按照各人自己的思维,独立作出意见纷纭的判断。革命民主派朋友及到看到茉莉花发起人揭露线人花瓶特务刘路、小乔,以及进一步了解发起人和大致事情真相以后,才逐步达成一致,就是利用线人花瓶民运的集体转向的大好时机,采用单一方向推进民主革命的简单策略,包括迫使和挟裹线人花瓶们为花季革命打工的策略。
   
   但是,中共在面临生死存亡之际,绝不会善罢甘休;线人花瓶民运的人数,也大大超过革命民主派,他们不会那么老老实实,接受挟裹。
   
   线人花瓶们一夜之间,集体转向,为什么?无非是为了争夺花季革命的主导权!
   
   果然,不久以后,就有人出来冒充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篡改茉莉花革命文件,塞进他们自己的私货,包括胡说“一党制,二党制,三党制,我们都无所谓。”企图继续维持中共一党专制。
   
   埃及革命一个重要经验,就是有一个15个人的很小的小组,确定明确的革命时间,到时走出家门,一起去发动和带领群众民众走上街头。
   
   但我们这里,这时出来一个牛乐吼、马悲鸣等人的小组。他们离开目前革命民主派的主导力量,自己组织主导小组,不是特务行为,他们自己企图夺取革命主导权的行为,不是特务行为;却颠倒黑白,把根据埃及经验,号召全国各地网友和民众,自行组织各种小组的做法,说成是特务行为;把根据埃及经验,主张经过一些时间周末演练以后,在一个确定的统一日期,正式开始花季革命建议的革命民主派,说成是特务。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
   
   这个牛乐吼,多年前回国后投共又回到海外,一直与革命民主派为敌,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又力挺穆巴拉克,力主穆巴拉克不能下台;而那个马悲鸣,多少年来,全力支持中共64屠杀,攻击89民运是暴乱。这样的人,竟然出来组织小组,要主导花季革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然,时间上,你们搞一波一波向前冲,但你总不能一波又一波无限期,总是停留在散步围观,去帮助中共,消耗民众的士气、精力和耐心吧?你总得有一个限期,有一个确定的时间,去发起真正的全民起义、真正的革命吧?我很怀疑主张无限期搞一波一波消耗民众的士气和精力,其中有阴谋。
   
   看来,中共情报机构和线人花瓶们,为了夺取花季革命的主导权,开始不顾一切,不遗余力了。
   
   希望国内各地的朋友们,千万提高警惕,保持自己的主动权,自己主动组织,自己确定行动方案,除了时间上大致统一,不要把你们的秘密告诉其他人,不要告诉海外的那些可疑人士,不要告诉国内的线人花瓶们,尽可能保持自己的秘密和自己的主导权利。海外和国内的革命民主派,也不需要知道你们的这些秘密。他们只会尽可能尽自己能力帮助各地协调无法单独确定的时间问题。你们尽可能保持自己的秘密,只要时间一到,例如清明节期间的4月2日星期六上午开始,就争取全国民众走出家门,到附近街道,社区,乡镇和其他城镇集合,然后向预定目标前进,全国一起行动,突破中共阻挡和镇压,去争取花季革命的胜利。
   
   无论你们相信几十年来的主张革命,主张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革命民主派,还是相信反对革命,主张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一夜之间180度大转弯的线人花瓶们,你们都并不需要与他们联系,以免暴露你们自己,泄露你们的秘密。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统一开始正式的花季革命,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建立自由民主制度。全国各地的勇士们,当你们走出家门,走上街头,呼出代表你们心声的口号的那一刻,也许就是你们开创当代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历史的那一刻。
   附件3:
   
   询问:
   
   XX,各位朋友:
   
   你们谁知道牛乐吼马悲鸣那个主导茉莉花革命网络小组的事情?
   
   牛乐吼多年前已经投共,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力主穆巴拉克不能下台。而马悲鸣则一贯支持中共64大屠杀。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这说明中共请情报机构正在全力争夺主导权,请尽快回答。
   
   徐水良
   
   2011-2-27
   
   (后面附共舞台几条帖子的联结)
   附件4:
   
   高寒:
   
   击溃徐水良,我可以说,只需嘴巴嘻一条缝就绰绰有余。。。
    作者:GaoHan 2011-03-10 10:46:46 [Reads:73] 返回共舞台首页
   
   --------------------------------------------------------------------------------
   
   这原本是一个跟贴(链接),现特提上来。
   
   我说的“专版”,就是你所说的“单间”;应给徐充分发言权的方式彻底打败他,让他输得难看、输得彻底、也输得心服口服。
   
   击溃徐水良,我可以说,我只需要嘴巴嘻一条缝就够了,而且可以让他任选辩论话题,包括任何他视为是高寒“痛脚”的话题。
   
   就他那点能耐,不及芦笛的五分之一,但却与那蠢驴一样,常常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大打搔扰战。
   
   我不能容忍的,是我们在前面干得辛苦,他却老在背后老搞拆台,而且还打着“最最革命派”的招牌。这次,他居然一本正经地拿别人的网上调侃“牛乐吼、马悲鸣是茉莉花15人小组成员”来给我写信告密。其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加入进来”。
   
   他连区分什么是调侃,什么是正经这点智力都没有,他还可能进入状态么?
   
   更何况,问题还在于:他进来能干什么?写文章、既把握不了分寸,又写不出彩来。我可以说,他就连拟几条像样口号的能力都没有。管网站,他一窍不通,你就是手把手教他,他也未必能会,没人耗得起那个时间。更重要的是,他一进来,就一定会惊惊诧诧地大抓特务,搞得你鸡飞狗跳,没法干活。其实,就其对革命的破坏性而言,他才是最大、最该抓出来的“特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