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徐水良文集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徐水良

   
   

   
   2011-3-10

   2月27日,牛乐吼在共舞台对我进行攻击,因为我早已从几个方面得到信息,得知牛乐吼早已投共,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进行了回击。(见附件1)。其后,我写了一篇文章《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见附件2)。文中,特别提到了牛乐吼那个小组可能帮中共情报机构争夺主导权的问题,并驳斥牛乐吼对本人的污蔑。但刚发出文章,忽然想到,如果我们的朋友参与了这个小组,就有可能伤及他们,所以我赶紧给10多个朋友发出了一封名为《询问》的信件,(见附件3),如果有人参与,就赶快补救,不要伤了朋友。后来又想到高寒的为人,他有可能参与,虽然从他们那个天鹅绒以后,我不再与他们合作,但我毕竟认为他是一个朋友,所以把这封信的抬头改了一下,改成高寒,转发给他。
   
   信发出后,有朋友告知:“香港人告诉,牛乐吼是共特。但是独评上的人认不清他,认为他是反共的。牛乐吼现在很能迷惑一些人。看来要想办法撕下他的面具。”但没有人回信参与的,所以我就放心了。
   
   今天出门去,回家后忽然看到网路上有高寒攻击本人文章,这些年一直做高寒跟班的鲍戈,也在东西南北等论坛大力转发高寒的文章(见附件4)。竟然卑鄙无耻地把我那封《询问》信,说成是告密信,说我:
   
   “这次,他居然一本正经地拿别人的网上调侃‘牛乐吼、马悲鸣是茉莉花15人小组成员’来给我写信告密。其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加入进来’。”
   
   像刘刚一样,开口就造谣。其卑鄙无耻,无以复加。
   
   大家可以看看我那封《询问》信,是告密信的样子吗?我大力抨击他们那个小组小帮派,是“希望‘加入进来’”?即使对刘刚和高寒,我也一再当着刘刚高寒的面强调:“我不赞成学高寒刘刚。那样丧失我们的信誉。”坚决反对与高寒刘刚合伙,主张“各做各的。”倒是希望“加入进来”?
   
   我想,朋友们只要看一看这些材料的原文,就不难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难明白原来高寒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这次高寒与刘刚同特务线人民运混到一起,儿戏革命,消费革命,消耗民众的革命热情和信心,对这次花季革命的破坏,极其巨大。不久以后,他们的破坏作用,将会显得更加巨大。
   附件1:
   
   2月27我与牛乐吼主要争论:
   
   我也忍不住问一句 XO
   老徐真的是特务? 你看他在网上公开号召国内同胞成了小组,帮助共匪抓积极分子?
   
   shlxu shuiliang xu(徐水良):
   我看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各地朋友应该尽快组织各种小组,以便到决战的时候,能够打出旗帜,带领民众前进。
   
   ---------
   
   埃及没有15人小组,没有时间,能够成功吗?牛乐吼是抓住关键问题破坏革命。 徐水良
   徐先生:“15人小组”已经有了,马悲鸣牛乐吼都是成员,也有大陆的,但成员暂时保密 安魂曲
   他们都在状况外,现在主导的是别人。是中共夺取主导权需要吧?难怪刘刚提醒特务冒充。 徐水良
   你咋知道他们不是茉莉花革命核心领导成员的? 安魂曲
   我知道反对派主导不是他们。也许他们是中共情报机构组织的核心吧? 徐水良
   牛乐吼,我和朋友们早就知道你投共,现在你又来诬陷。我只好公开这个信息。 徐水良
   
   ========
   
   徐水良,共舞台老板是牛乐吼 飞鸿黄
   我很早就公开说我不相信牛乐吼,听说他投共。我们曾不得不混迹于独评。这里比独评好。 徐水良
   老徐是野火春风斗古城,战斗在敌人的心脏 XO
   下了。今天给你们情报机构一个打击。希望真正反共的朋友们好好想想。 徐水良
   附件2: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徐水良
   
            2011-2-28日
   当代中国的革命民主派,几十年来,坚持不懈地开展启蒙运动,坚持不懈地鼓吹和推动中国的民主革命。64以后,他们与告别革命,反对革命,主张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而是和解合作对象的线人花瓶派,进行了二十多年的长期论战,说明中国只有采用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办法(或军事兵变的办法),才能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及到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反对革命的无敌派还在拼命鼓吹他们反对革命的一贯观点,鼓吹穆巴拉克不能下台,鼓吹见好就收,鼓吹花季革命不会在中国发生,继续攻击革命民主派鼓吹革命是“不顾国内人士死活”。革命民主派又与他们进行了艰苦的论战。
   
   但是,当革命民主派内部一个朋友,没有告知别人,在2月20日前夕,匆匆忙忙发出一篇文章,号召2月20日上街搞茉莉花革命。这时,长期反对革命的无敌派,忽然一夜之间,集体转向,几乎全部积极鼓吹茉莉花革命。相反,革命民主派大多数朋友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怀疑这种匆匆忙忙的做法是别有用心,有可能是特务线人花瓶民运儿戏革命的阴谋。革命民主派内部各人判断不一,意见纷纭,与线人花瓶民运整齐划一、一夜之间180度大转弯,形成新明的对照。正像一个网友说的,这说明无敌派线人花瓶民运服从统一的指令,而革命民主派则按照各人自己的思维,独立作出意见纷纭的判断。革命民主派朋友及到看到茉莉花发起人揭露线人花瓶特务刘路、小乔,以及进一步了解发起人和大致事情真相以后,才逐步达成一致,就是利用线人花瓶民运的集体转向的大好时机,采用单一方向推进民主革命的简单策略,包括迫使和挟裹线人花瓶们为花季革命打工的策略。
   
   但是,中共在面临生死存亡之际,绝不会善罢甘休;线人花瓶民运的人数,也大大超过革命民主派,他们不会那么老老实实,接受挟裹。
   
   线人花瓶们一夜之间,集体转向,为什么?无非是为了争夺花季革命的主导权!
   
   果然,不久以后,就有人出来冒充茉莉花革命发起人,篡改茉莉花革命文件,塞进他们自己的私货,包括胡说“一党制,二党制,三党制,我们都无所谓。”企图继续维持中共一党专制。
   
   埃及革命一个重要经验,就是有一个15个人的很小的小组,确定明确的革命时间,到时走出家门,一起去发动和带领群众民众走上街头。
   
   但我们这里,这时出来一个牛乐吼、马悲鸣等人的小组。他们离开目前革命民主派的主导力量,自己组织主导小组,不是特务行为,他们自己企图夺取革命主导权的行为,不是特务行为;却颠倒黑白,把根据埃及经验,号召全国各地网友和民众,自行组织各种小组的做法,说成是特务行为;把根据埃及经验,主张经过一些时间周末演练以后,在一个确定的统一日期,正式开始花季革命建议的革命民主派,说成是特务。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
   
   这个牛乐吼,多年前回国后投共又回到海外,一直与革命民主派为敌,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又力挺穆巴拉克,力主穆巴拉克不能下台;而那个马悲鸣,多少年来,全力支持中共64屠杀,攻击89民运是暴乱。这样的人,竟然出来组织小组,要主导花季革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然,时间上,你们搞一波一波向前冲,但你总不能一波又一波无限期,总是停留在散步围观,去帮助中共,消耗民众的士气、精力和耐心吧?你总得有一个限期,有一个确定的时间,去发起真正的全民起义、真正的革命吧?我很怀疑主张无限期搞一波一波消耗民众的士气和精力,其中有阴谋。
   
   看来,中共情报机构和线人花瓶们,为了夺取花季革命的主导权,开始不顾一切,不遗余力了。
   
   希望国内各地的朋友们,千万提高警惕,保持自己的主动权,自己主动组织,自己确定行动方案,除了时间上大致统一,不要把你们的秘密告诉其他人,不要告诉海外的那些可疑人士,不要告诉国内的线人花瓶们,尽可能保持自己的秘密和自己的主导权利。海外和国内的革命民主派,也不需要知道你们的这些秘密。他们只会尽可能尽自己能力帮助各地协调无法单独确定的时间问题。你们尽可能保持自己的秘密,只要时间一到,例如清明节期间的4月2日星期六上午开始,就争取全国民众走出家门,到附近街道,社区,乡镇和其他城镇集合,然后向预定目标前进,全国一起行动,突破中共阻挡和镇压,去争取花季革命的胜利。
   
   无论你们相信几十年来的主张革命,主张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革命民主派,还是相信反对革命,主张没有敌人,中共不是敌人,一夜之间180度大转弯的线人花瓶们,你们都并不需要与他们联系,以免暴露你们自己,泄露你们的秘密。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统一开始正式的花季革命,结束中共一党专制,建立自由民主制度。全国各地的勇士们,当你们走出家门,走上街头,呼出代表你们心声的口号的那一刻,也许就是你们开创当代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历史的那一刻。
   附件3:
   
   询问:
   
   XX,各位朋友:
   
   你们谁知道牛乐吼马悲鸣那个主导茉莉花革命网络小组的事情?
   
   牛乐吼多年前已经投共,这次埃及革命开始后力主穆巴拉克不能下台。而马悲鸣则一贯支持中共64大屠杀。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这说明中共请情报机构正在全力争夺主导权,请尽快回答。
   
   徐水良
   
   2011-2-27
   
   (后面附共舞台几条帖子的联结)
   附件4:
   
   高寒:
   
   击溃徐水良,我可以说,只需嘴巴嘻一条缝就绰绰有余。。。
    作者:GaoHan 2011-03-10 10:46:46 [Reads:73] 返回共舞台首页
   
   --------------------------------------------------------------------------------
   
   这原本是一个跟贴(链接),现特提上来。
   
   我说的“专版”,就是你所说的“单间”;应给徐充分发言权的方式彻底打败他,让他输得难看、输得彻底、也输得心服口服。
   
   击溃徐水良,我可以说,我只需要嘴巴嘻一条缝就够了,而且可以让他任选辩论话题,包括任何他视为是高寒“痛脚”的话题。
   
   就他那点能耐,不及芦笛的五分之一,但却与那蠢驴一样,常常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大打搔扰战。
   
   我不能容忍的,是我们在前面干得辛苦,他却老在背后老搞拆台,而且还打着“最最革命派”的招牌。这次,他居然一本正经地拿别人的网上调侃“牛乐吼、马悲鸣是茉莉花15人小组成员”来给我写信告密。其用意很明显,就是希望“加入进来”。
   
   他连区分什么是调侃,什么是正经这点智力都没有,他还可能进入状态么?
   
   更何况,问题还在于:他进来能干什么?写文章、既把握不了分寸,又写不出彩来。我可以说,他就连拟几条像样口号的能力都没有。管网站,他一窍不通,你就是手把手教他,他也未必能会,没人耗得起那个时间。更重要的是,他一进来,就一定会惊惊诧诧地大抓特务,搞得你鸡飞狗跳,没法干活。其实,就其对革命的破坏性而言,他才是最大、最该抓出来的“特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