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徐水良文集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徐水良


   

2011-3-23日


   

   
   美国之音、自由亚洲、BBC、德广、法广等等西方民主国家对中国的中文广播,曾经几乎是中国人唯一的自由信息来源,曾经对中国的变化起了极大的作用。64以后的城市乡村,凡拥有可以收听这些电台收音机的中国人,几乎人人收听。
   
   但是,中共有的是人,有的是这些电台需要的专业人士。这些电台按民主程序招收工作人员,很快全部被中共严重渗透,中共的渗透人员,包括假反对派人士,远远超过中立的或者真反对中共的人员。十多年前,我们这些反对派人士,与这些电台中的真民运人士联系时,他们就已经不得不小心翼翼,说中共渗透力量太强了,有极大优势,占据统治地位,他们不得不非常小心,否则就会被找茬,挤出去。
   
   后来,中共的渗透力量越来越强,他们对西方国家政府阳奉阴违,表面上传播“中立”的或自由的信息,但实际上,变成了为中共传播中共需要的信息,发布对中共无害或者害处很小的信息,封杀对中共有害的关键性信息,为假反对派制造舆论,捧抬和帮助假反对派,封杀真反对派及其观点的工具。而西方民主国家,虽然一定程度上清楚中共渗透的严重性,但限于民主程序,无法清除这些渗透人员。
   
   现在西方民主国家不得不关闭这些电台,乃是迫不得已。
   
   现在,虽然有了互联网,但是,由于中共严重封锁,中国网民,能够翻墙到海外获得自由信息的,全国不过几十万,只占全国人口的千分之0.5,还很不方便,而且其中很多是中共情报人员、雇用人员或假反对派。及到目前,中国人的自由信息,仍然主要是从这些被渗透的电台不得不透露的某些自由信息来获取。因为这些电台由民主国家政府出资,中共渗透人员不得不传播相当多的自由信息来做掩盖和应付。
   
   西方国家的电台,仍然是中国人了解外部世界,获得自由信息的第一重要的窗口。关闭这些窗口,等于封住中国人的眼睛和耳朵。因此,我们希望,西方国家在逐步封闭这些被中共严重渗透的中文广播的同时,能够筹建新的真正传播自由信息的中文广播,同时帮助中国人突破中共的互联网封锁。这些,对中国未来的改变,几乎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关于美国之音撤销对中国广播的不同思考


   

三妹


   
   
   2011年2月14日,美国广播事业管理委员会向国会提交了一份议案,其中一项内容是:美国之音从2011年10月1日起撤销其普通话和粤语广播及电视节目。据说这个决定是为了节省一年八百万美元的财政开支,以及网络时代对华广播无必要等理由。
   
   许多喜欢美国之音的中国人对此消息感到失望,觉得这是美国之音向中共妥协的表现:哪省省不出那八百万,为什么非要砍掉对中国的广播来省?
   
   但是,另有一些反映是:美国之音已经被中共渗透,经常在关键时刻为中共说话误导听众,专题节目和新闻报道上的亲共立场随处可见。常年以往,鉴于中共渗透竟是越来越严重,撤销它对中国广播不一定是什么坏事。我就是持这种观点的人。
   
   我一直因为常看到美国之音的亲共报道而一次次添堵。这不,昨天我又在它网页的头条醒目地看到这样一个最新消息,大标题是:“美战机在利比亚坠毁 对禁飞区分歧扩大”(记者: 阿罗特 /开罗/ 2011年 3月 22日)。我仔细地阅读了内容,原来此题目中的“对禁飞区分歧扩大”,指的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的呼吁:“我们再次呼吁有关各方立即停火,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问题。” 显而易见,这个大标题给人以仇美亲共的视角和倾向。
   
   我收集了与我有相同观点的网友对美国之音的如下评论:
   
   2011年 2月 19日 河蟹
   
   美国之音的网络编辑审查酷似中共的“网警”,过滤不利于自己的帖子。一副道貌岸然;说一套、做一套!估计是“河蟹”吃得太多了。连同道德良知一并吃光,剩下的只有无耻了!难道美国之音已被中共渗透,出了“内鬼”了?现在的美国之音基本充斥着五毛党的舆论引导。希望美国之音不要堕落成为中共在北美的“凤凰卫视”!
   
   2011年 2月 20日 茶谈 (美国)
   
   美国之音以中立为借口给中共喉舌留下了发声平台,所以我支持关闭美国之音。请大家给国会议员发邮件,揭露美国之音和中宣部的瓜葛。
   
   2011年 2月 20日(中国)
   
   美国之音在对待法西斯政权态度上软弱退缩,反反复复借助所谓“独立人士”之口,为中共的伪“改革”捧臭脚,配合独裁者麻痹、愚弄中国人民——美国之音已沦为中共忽悠派的传话筒、应声虫,这样的广播停就停了吧,留着也没什么好作用。
   
   2011年 2月 20日 (中国)
   
   现代社会资讯丰富,各种传统/网络媒体应有尽有,优胜劣汰是正常的事情。回顾美国之音中文广播历史,也算是起家于二战时全球反法西斯斗争浪潮——现在美国之音对北京新纳粹政权一味奴颜卑膝曲意逢迎,不有愧于当初的创业者们么?
   
   2011年 2月 20日 尼吾逊 (中国)
   
   请美国之音以后不要采访央视的喉舌专家,这种专家整天出现在央视,特别是这个宋晓军是最令人作呕的一个。这也是中国左派当道的现实, 这个所谓专家曾说萨达姆的部队如何厉害,巴格达最少也能坚持几个月云云;韩国的军舰是自己内部爆炸,绝不可能是鱼雷水雷袭击云云。美国之音采访他真是眼神不怎么样。
   
   2011年 2月 20日 tt (china)
   
   美国之音记者海涛先生中途试图中止何姓人发言,并指责他发言不理性。不知是voa的观点抑或海涛先生个人观点。读上面有听众评voa有中共渗透之嫌,似有可能性。综合海涛先生长期节目来分析,使人有此感觉。试图中止姓何的这种方式的发言在亚州自由台和其它节目主持人中间也绝无仅有,也非海涛先生第一次的反应。
   
   2011年 2月 20日
   
   向Dana Rohrabacher议员致敬!美国听听宋晓军这样的军棍言论吧,裁撤voa人家都不领情,这不是美国单方面示弱吗?难道中共已经强大到美国不敢与之为敌了吗?共军可从没把美国当过朋友,一直视为他们最大的敌人。
   
   2011年 2月 20日 中国主子不高兴!
   
   据媒体披露,《中国不高兴》的作者、中共豢养调教的御用奴才、常在CCTV诅咒美国和西方社会的宋晓军自从他出书后赚了大陆“粪青”一笔钱后也准备移民美国或加拿大。这引起美国FBI的关注。宋晓军的道德取向与中国大陆“粪青”们的道德操守很一致,违背良心、出卖灵魂、助纣为虐。宋晓军以所谓“军事问题专家”的身份常在共产党的喉舌CCTV指点江山、为中共背书;一付十足的奴才相,似乎还没有长开;又缺乏自知之明和廉耻意识。如此的做派令人反感!美国之音却采访他!
   
   2011年 2月 20日 老百姓 (china)
   
   如果新闻带有偏激,同时又带有选择引导性的新闻,那就没有必要存在,关了也好。美国之音中文广播是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2011年 2月 20日(中国)
   
   对流氓弹什么琴呢?看看五毛、愤青多么猖獗。 如果说美国之音有什么可被挑剔的话,就是对中共太温和。经常采访一些党的喉舌,如果voa没被屏蔽还可以理解。既然都被屏蔽了,这样做难道不是自作多情吗?中共好像也不领情吧,流氓视此为自己崛起,美国因衰落而示弱,岂不是自我讽刺?中国人辛苦翻墙出来听到这些岂不泄气?基于这个理由我不排斥裁撤。
   
   2011年 2月 20日 阳光无限 (美国)
   
   看看这个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81829-1.asp 吴葆璋:面对最后一个共产帝国 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 美英德法四国都准备放弃对中国大陆的短波广播,其中以《美国之音》的动作最为令人瞩目。断讯的日子选在今年的十月一日,看上去真像是要向中共来一个“国庆献礼”了。当然,这件事还要过美国国会那一关,不过,从目前的势头看,西方全面停止对华短波广播是迟早要发生的事。人们有理由怀疑西方各国先后表示停办对华短波广播的一个重要因素乃是西方绥靖主义与最后一个共产帝国的一笔交易。新华社在发布《美国之音》这条消息时,配文的照片却是胡锦涛与奥巴马在白宫握手言欢的场景。这种图文的配合不仅蹊跷,而且耐人寻味。事件的主角是《美国之音》,为什么不用这家电台的图片配文?新华社是否是在炫耀或透露,关闭《美国之音》乃是胡/奥不久前在华盛顿敲定的呢?这个迷,也许有一天《维基解密》会告诉我们真相。
   
   2011年 2月 20日 (张鹤慈在美国之音鼓噪)
   
   中共血腥镇压西藏人民争取自由,张鹤慈说——我赞同;中共宣扬钱云会事件是单纯交通事故,张鹤慈说——我赞同;中共重判结石宝宝家属,张鹤慈又说——我赞同。现在,张鹤慈干脆公然声称,对于新闻媒体而言,揭露不揭露事实不重要,新闻媒体的意义只是“宣传”而已。他还说,就算是事实,如果不利于“争取”听众,也不要“操之过急”,不要报道。这样的人,跟中共法西斯对媒体的控制理念有什么不同?这样的美国之音广播,早点儿撤销才好。
   
   2011年 2月 21日 laifu (china)
   
   宋晓军是个疯子,这个5毛分子经常狗戴嚼子胡嘞嘞,满嘴谎言胡说八道,这样一个白痴左倾毛派法西斯分子,美国之音采访他真不怎么样。
   
   2011年 2月 21日(中国)
   
   美国之音已成为中共御用文人的传话筒。 近年来中共金钱收买一些海外人士,让这些人打着“评论家”、“独立人士”的旗号,在海外为中共迫害人民的行为辩解,并配合中共散布中共“爱民”、“改革”等虚假形象,麻痹人民,混淆视听。而其中一些人,例如大家熟知的张大仙鹤(张鹤慈),也逐渐成为美国之音的座上客,利用美国之音,为中共吹牛拍马,劝民众甘心忍受迫害。美国之音如果不能停止这种投降主义论调,被关停掉只能说是“自作孽不可活”。
   
   看到上面这些从中国翻墙出来的网友的评论,我感到,如果在美国的我都感到美国之音添堵,那么,这些翻过新闻封锁之墙来到美国之音的中国人听到的还是“中共豢养调教的御用奴才”宋晓军、张鹤慈们的鼓噪,岂不更觉得堵?
   
   二00七年十月二十六日,我曾给美国之音写过一封信,对他们请来的所谓中国问题专家的胡言乱语表达了我的不同意见。那次,美国之音记者东方采访了两位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一个是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一个是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资深研究员盖保德。采访的题目是:《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讨论中共十七大人事变更对中国有何影响?》。我在信中写出了他们误导中的如下两个最严重的误导:
   
   误导一:说中国有中产阶级是无中生有
   
   在美国之音采访中,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说中国有中产阶级,说“中国共产党向中产阶级转变”,还说中共政治局的“三位新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根本性质的改变”。他的这些说辞是在美化中共的极权体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