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徐水良文集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南京市民奋起保卫梧桐,无人按海外冒名文告要求右手系绿丝带)


   
   
   3月19日,南京"保树运动"持续进行中,南京图书馆前千人静坐以抗议政府为修建地铁,砍伐或移走南京的数千棵梧桐树。在辛亥革命革命百年纪念之际,民国时期种植的梧桐树,此次面临被毁,又被公众赋予不同寻常的意义。

   
   近日,南京政府的地铁三号线和地铁十号线的初步方案中,建设方提出需迁移2000棵城市树木,虽然几经调整,但还是有大量的树木将被砍伐或移走。在古城南京,梧桐树为主要的城市行道树,伴随了南京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当年也有大批梧桐树为纪念"国父"孙中山而种植,梧桐树在南京几可与"中山陵"齐名,成为南京的标识之一,也被赋予了历史和文化上的意义。此番移树计划,也被多家媒体报道为对梧桐树的"大屠杀",更引发台湾立委邱毅隔海抗议。南京市政府正式回复邱毅,宣布取消砍树计划,当局也紧急通过南京各大学呼吁学生不要参与"保护古树"行动。
   
   不砍不移,不离不弃
   
   南京将"移走"梧桐树一事,立即在网上迅速传播,而为了保护梧桐树,南京一些普通市民自发组织"绿色丝带活动",给即将被移栽的梧桐树系上绿丝带。在北京一家环保机构工作的虞鑫,在网上发起
   "微笑行动",呼吁市民和古树合影,公众手持保树宣言走上街头表达他们留住南京梧桐的决心:"让大树留在南京,不砍不移,不离不弃"。
   
   但据网络的公民报道者称,在南京政府宣布取消砍树计划后,有关部门并未真正停止该项目,加之在2004年、05年时,南京也有因为建设项目砍伐梧桐树和南京紫金山后山树木的先例,市民对南京政府保持怀疑态度。遂有市民自发组织19日的"捍卫梧桐"静坐活动。抗议活动当天,以80后大学生和年轻网民为主,南京图书馆前的广场和周边街道,19日早上大批警察和便衣出现在活动现场。下午3时,大批市民坦然在图书馆广场梯形石阶上静坐,但没有人佩带标识,也没有打出请愿旗帜等。后来警察封锁现场,使大批后到者不能到指定地点静坐。
   
   据香港媒体报道,警察在市民拍照时强抢相机,也在中间发生推搡市民事件,但未有大的冲突发生。
   
   下午4时集会结束,至少有5人被带上警车,据德国之声了解,这些人目前已经获释,另有多名积极推动保护古树行动的环保人士在其后遭警察上门警示。
   
   政府不应该压制此事,允许公众参与
   
   南京市砍伐梧桐树,已不是第一次为中国甚至世界范围内所关注,当年因受贿而被判死缓的南京市长王武龙就有"砍树市长"之称。2000年初时,南京曾以"城市发展"为名移植过部分梧桐树,但据环保机构的调查,几无成活。
   
   南京也曾在2004年、05年砍伐紫金山的森林以修建高尔夫球场和进行房地产开发项目。
   
   德国之声就此事联系了南京紫金山生态环保志愿者大队的负责人刘光华,他告诉德国之声,他参与了这次保护古树的系列活动:"我参与了这个事情,19号晚上派出所有4个警察到了我的家里,告诫我不要参与这个行动。这次的地铁项目,要穿过老城区,经过三个火车站和夫子庙景区,在老城区有大量的法国梧桐,老城区的绿化是非常好的,这个项目要砍伐或移栽大批的梧桐树,我们市民都很不满意,我和另外的一位志愿者去了一次市容局,和他们表达我们的心愿,正好南京市政府也在召开'大树保护'的会议,因为市民反应强烈,市政府暂时决定不砍伐和移栽了,等待更优化的规则出来。19号的'静坐行动'后,20号是一个'微笑行动'。我们接下来要跟踪调查一下,看下市政府说的已经移植的树在哪里?根据我们的经验和多年的观察,这些树移出去肯定活不了,另外政府对这些事情不应该压制,应该让公众进行参与。"
   
   作为环保人士,刘光华还认为:"保护一棵历史久远的大树,就是保存一件珍贵的历史文物。据测算,仅从生态 一项来看,一棵正常生长50年的古树,累计创造的生态综合价值竟可高达20万美元。"
   这是民意在限制公权力方面的进步
   
   中国在城市发展中,与南京砍伐梧桐树相类似的事件并不鲜见,南京市民在"保护梧桐"事件中的表现所折射出更深的社会意义如何,德国之声采访了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吴祚来,他认为:"我关注了此事,一是国民党立委邱毅也关注了此事,并给南京市政府发函,南京市政府也作出回答,这件事就延伸出很有意思的政治现象,台湾和大陆分别走过这么多年,国民党时期种下的树,台湾方面很有感情,现在他们追问此事,共产党的政府作出应对,这也许是一种进步,国民党如果能采取异地监督,对共产党的政府来说是一种推动;第二是南京市的老百姓能够起来维护自己的环境利益,大树是他们生活环境的一部分,并且积极来行动,我觉得这是公民社会的一件很好的事情,可以看到民意在限制公权力方面的进步,政府现在依然在行使强权,比如随意动用警力,警力滥用,政府在这样公共事件上为何不启动一些大的讨论?公民组织可以和政府展开对话,去尊重民间的声音,否则就无法形成一个良性互动的机制。"
   
   去年10月,德国斯图加特曾爆发示威游行,数万人走上街头,抗议默克尔政府斥资41亿欧元的"斯图加特21"新铁路计划。有分析人士指,警察使用暴力对付示威者可能会对执政的联盟党带来冲击,当地的执政党在今年3月底的选举中,其执政地位很可能受到打击。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2011/03/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