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徐水良文集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徐水良


   

20110-3-19日


   

   
   这段时间以来,刘刚、高寒和王军涛三个蟊贼和整个花瓶民运,盗用茉莉花发起人名义,设网站,发文章,拼命争“茉莉花正宗发起人”的功劳,拼命儿戏、恶搞花季革命,把花季革命变成“微笑、散步”等等的儿戏,暂时破坏了国内花季革命的大好形势。他们并且使用种种诡计,帮助中共误导和诱捕国内人士。谁要批评他们的路线和策略错误,高寒刘刚就采用编故事造谣言,搞人身攻击,抹黑批评者的办法来对付。
   
   3月17日以前的几天,南京市民为保护法国梧桐,在街头法国梧桐上系绿丝带,并决定择日静坐抗议。王军涛高寒见有机可乘,就出来恶搞和误导。3月17日(中国大陆时间3月17日晚上),发出文告,要南京市民在右手上系绿丝带,再到图书馆门口静坐。用心极其险恶。如果南京人上当,在自己手上系绿丝带,一方面使自己和周围民众区隔,自我孤立;另一方面又是响应王军涛高寒们茉莉花的证据,公安就可以根据手上丝带,很方便抓捕这些人。王军涛和高寒的这种做法,再愚蠢的人也不会做,只有特务才做得出来。如果你们不是特务,难道你高寒和王军涛是极端愚蠢的白痴吗?
   
   笔者曾经长期生活和工作于南京,深知南京市民对法国梧桐的感情;同时又震惊于蟊贼们的险恶用心,立即发文章呼吁南京市民不要上当,不要在手上系绿丝带。
   
   我想,虽然这些年中共全面封杀本人,南京年轻一代可能不知道本人是什么人,但是,年纪大的一代,对本人名字毕竟曾经家喻户晓,本人的呼吁或许能够多少起一点作用,能帮助南京市民识破这些蟊贼们的险恶用心和阴谋。
   
   果然,因为他们的阴谋太过明显和低级,或许本人的呼吁也多少起一点作用,南京市民没有上他们的当,没有人右手系上绿丝带。
   
   但是,3月18日,高寒却在网上和推特上,张贴南京市民在法国梧桐树上系绿丝带的照片,把3月17日以前几天,南京市民与他们完全无关的、在树上系绿丝带保护法国梧桐的行为,说成是听从响应他们3月17日(大陆时间晚上)发出的右手系绿丝带、到图书馆门口静坐的所谓茉莉花的号召,说成是他们的功劳,并且进行反诬,对本人进行大力攻击,把南京市民17日以前的行动,写成似乎是对本人17日晚上呼吁的回击。
   
   把南京市民17日前几天在街头梧桐树上系绿丝带的行动,变成响应他们17日(大陆时间昨天晚上)在右手上系绿丝带到南京图书馆门口静坐的号召,真是不知道天下有羞耻事。
   
   明明南京市民像本人呼吁的那样,没有遵从他们的阴谋。而在高寒的笔下,竟然完全反过来了,变成听从他们的阴谋,对本人的呼吁作出回击。高寒弄虚作假,造谣撒谎,颠倒黑白的本事,其造诣确实已经相当高了。
   
   南京市民不听他们的,他们就反过来诬陷,把与他们号召完全无关的、南京人在树上系绿丝带的行动,说成是听从他们在手上系绿丝带的号召,把保卫法国梧桐的南京朋友置于极度危险的境地,其用心之险恶和卑鄙,无以复加。
   
   无论是什么革命,无论是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从来没有听说革命是“微笑散步”的儿戏,可是高寒刘刚王军涛和整个花瓶民运们,却把中国花季革命变成“微笑散步”的儿戏,他们用这种儿戏方式,暂时破坏了这次花季革命的强劲气势。现在,他们连南京市民保护法国梧桐的行动,也要来破坏,一方面也要贪天之功,千方百计地说成自己的功劳;另一方面,也要把南京市民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其用心之险恶和无耻,无以复加。
   
   高寒们也许应该像这次恶搞南京朋友一样,现在补发一个文告,要埃及人上解放广场示威,然后把埃及人在解放广场的照片贴出来,说埃及人是响应他们现在的号召去搞革命。
   
   这个天底下,很少有人像高寒这样无耻的,一方面设法把革命者送进监狱,另一方面又编故事造谣,贪天之功为己有。
   
   对于高寒刘刚来说,无论政治上还是私人关系上,弄虚作假,造谣撒谎,似乎已经能成为他们的本能。美国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南海撞机,国内愤青多次反日抗议,西藏奥运火炬事件中的反法国反家乐福的抗议等等,高寒都要冒充国内人士,鼓吹搞反美,反日,反法示威。这里,除了反对西方民主国家的形象以外,有一点反共反对派的样子吗?
   
   赵紫阳逝世,他们又搞永久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所谓的“天鹅绒”,推举东海一枭当傀儡大总统,建立没有一寸领土,没有国民,没有军队,没有警察的“临时过渡政府”,到处以“临时过渡政府”发言人到集会上讲话。结果,除了丑化反对派,把国内杨天水等一些国内人士送进监狱,什么效果也没有。
   
   刘刚捏造刘亚洲讲话,还到处自吹,说自己把伍凡等许多人骗得团团转。
   
   这一次茉莉花,谁要反对他们的路线策略和冒名争功,他们就给谁编故事造谣。有时,仅仅网上论坛一个帖子的争论,就能给你造五六个谣。
   
   不过,我还是要劝高寒刘刚,人,需要以诚信为本。你们这样以弄虚作假、造谣撒谎为本,今后,你们还能有什么信誉吗?
   
   再次敦促刘刚、高寒,还有王军涛先生,在花季革命中,停止冒名争功,停止搞那些诱捕国内人士的活动。

此文于2011年03月1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