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熊飞骏的博客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熊飞骏
   中国人都知道“联合国”,但不一定知道“国联”。
   大凡念过我国中学历史教科书的人,对“国联”一词并不陌生。
   “国联”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产物,是一个“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的国际组织,主要功能是“遏制侵略”和“保护人权”。

   成立“国联”这样的国际和平机构是美国总统威尔逊的首创。
   第一次世界大战差一点就毁灭了世界文明的中心欧洲,日不落帝国大不列巅联合王国则摔得支离破碎,连远隔重洋习惯“自扫门前雪”的美利坚合众国也难置身局外,最后也被迫卷入那场残酷的战争,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第一次世界大战虽然分为战胜国和战败国,但从文明进步和人类福祉这一层面来看,几乎所有的参战国都是“失败者”。因为“站对了队”而列入战胜国阵营的中国更是雪上加霜。
   为了避免人类重蹈覆辙,防止没有“实质胜利者”只有巨大“生命牺牲”和“财产损失”的灾难性国际战争不再重演,有着浓厚“理想主义”情怀的美国总统威尔孙在巴黎和会上提出了建立一个国际和平组织的主张。
   身受重创的巴黎和会参与国对威尔逊主张有着很强的共鸣,没遇多大阻力就采纳威尔逊的建议。“国联”自此诞生。
   “国联”的首创人威尔逊回国后遇上了“理想主义”的黑色幽默,美国参予“国联”的政府提案居然被议会否决?
   美国独立后一直奉行“自扫美洲门前雪,休管欧洲瓦上霜”的“功利主义”政策,不愿对全人类的文明进步承担责任,只在乎美国人过“好日子”而无视全人类的共同福祉。
   美国总统在国内权力相当有限,没有议会的同意,总统无权让美国参与“国联”。
   结果经济实力高居世界第一的美国居然置身于“国联”之外?这是对人类文明进步的极大讽刺。
   不到二十年,美国就在珍珠港为当初的“短视功利”国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国联”作为一个维护和平增进人类福祉的国际组织,主要功能是“制止侵略”、“保护人权”、“协调国际争端”……
   我国的历史教科书对“国联”一再恶语相加,把“国联”贬得一文不值,因为“国联”在处理国际争端时“软弱无能”,根本起不到“制止侵略”和“保护人权”的作用,使当时对“国联”抱有很大幻想的“国际弱者”中国付出了差一点亡国灭种的惨重代价。
   我国的历史教科书并没有冤枉“国联”,因为“国联”确然“软弱无能”,在履行“制止侵略”、“保护人权”等使命上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
   “国联”并非不想“制止侵略”、“保护人权”,而是“国联”的组织结构和运作机制存在严重缺陷,使之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与美好理想配套的手段力量来“制止侵略”、“保护人权”。
   “国联”强调“主要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国际争端。当某地某国发生“侵略罪恶”和“人权灾难”时,只通过“耍嘴皮谈判”而回避使用“强制武力”。
   说得形象一点,就是当罪恶的强者用恐怖的暴力手段欺凌残害无辜弱者时,“国联”作为当时国际社会唯一合法的“仲裁制衡”机构,只是“口头劝说”恶棍别对弱者施暴?
   问题是恶棍能听从“口头劝说”放弃伸手可得的暴利吗?
   如果不听劝说没有实质性的巨大损害,绝大多数恶棍都会对“劝说者”置若罔闻,我行我素继续对弱者施暴如故。
   这就好比一个正在对文弱美女施暴的强奸犯,如果知情者只是围观而不见义勇为或只“劝说”强奸犯别作缺德事,事后又没有相应的暴力惩罚,强奸犯会听你的吗?
   所以“只通过外交手段”来制止罪恶力量只能是一厢情愿,实质是怂恿罪恶。
   小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三省辽阔富饶的锦绣江山,作为“国联”会员国的中国政府向“国联”投诉讨公道。“国联”派出“李顿调查团”去东三省实地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另一个“国联”成员国日本确然对中国存在侵略行为。
   于是“国联”用外交辞令谴责日本对中国的野蛮侵略行为,要求日军撤出东三省,恢复中国的独立和领土完整。
   小日本一点也不在乎“国联”的外交“谴责”,而是害怕“国联”象中日甲午战争时期俄、德、法三国派出军舰武装干涉日本归还中国辽东半岛那样动“真格”。当意识到“国联”不会用“武力”维护国际公道时,小日本就对“国联”的谴责充耳不闻,且反咬一口说“国联”偏心不地道,反客为主高调退出“国联”。
   对“国联”的“外交手段”寄予厚望的中国自此跌入了万丈深渊。
   不止是日本侵略中国时“国联”只“通过外交手段”和稀泥;当希特勒对无辜犹太人亮出血淋淋的屠刀,在德国制造令人发指的人权灾难时,“国联”一样只“通过外交手段”谴责希特勒侵犯人权。希特勒不但没有在“国联”的“外交谴责”面前缩回罪恶的黑手,相反更为疯狂地屠杀犹太人。
   结果“国联”既没有遏制侵略战争,也没有制止人权灾难,更没有推进全人类的文明进步,根本没能力履行维护世界和平进步的使命。
   “国联”成立后才短短十多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烈度和破坏力比一战大出百倍。
   这都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
   二战后成立的“联合国”与“国联”一样的功能主旨;但“联合国”汲取了“国联”软弱无能的前车之鉴,在组织结构和运作机制上作出了必要的改进,设立了拥有很大权限的“安理会”,并授权“安理会”采用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必要手段制止野蛮侵略和保护人权,防止局部战争蔓延成国际战争,制止令人发指的人权灾难,保护平民免受侵略战争和暴政的野蛮侵害。
   “联合国”成立后,首先在高丽半岛成功检验了用国际正义军事手段制止侵略战争的能力。
   二战结束后,因为“北约”和“华约”两大敌对性军事集团形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阴云密布,东北亚和西欧成为两大军事集团对峙的火药桶。因为联合国军在高丽半岛成功遏制了侵略战争,防止了局部战火的蔓延,因而成功避免了一触即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因为“国联”的软弱无能,一战后二十年就爆发了二战;因为“联合国”拥有“维护正义和平”的强大机制力量,二战后66年也没有爆发三战,“和平进步”正逐渐成为全人类生存发展的主旋律。
   东西方“冷战”结束后,“联合国安理会”的主要职能也与时俱进,防止局部战争蔓延的使命功成身退,“保护人权”的比重则日益提升。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东魔王萨达姆悍然出兵侵占小国科威特,并制造灭绝人性的人权灾难。联合国安理会决定伸张正义,联合国军重拳出击萨达姆侵略军,给了这个独裁魔王致命一击,同时把无辜弱者科威特从暴政魔爪下解救出来。
   保护利比亚平民免遭独裁狂人卡扎菲野蛮屠杀的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是人类文明的重大进步,极大地改变了人类世界良心罪恶力量的对比,使人类更有信心去争取阳光未来。
   
   二0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
(2011/03/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