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熊飞骏的博客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熊飞骏
    首先申明此文的抨击对象是地方“政客”而不是地方“政治家”。“政治家”都是为国为民的;“政客”则多是反文明的败家子;二者的分别我在拙作《政客与政治家》里面有细节性的陈述。请部分地方官不要对号入座,因为你很可能是一位真心实意服务国家人民的地方“政治家”。
    近两年本人一直在关注我国的生态灾难。
    三年来我国部分省市以“林权改革”为名掀起了大规模的砍伐森林风潮,各地公益“生态林”遭到了极大的摧残。

    公益“生态林”是有效保护水土调节气温“生态肺叶”。
    “生态林”的特征是树木之间生长着茂密的灌木和草皮,有效阻止了阳光和雨水直接“炙烤”和“冲涮”土壤,起到“调节气温”和“保护水土”的作用。
    “经济林”则是另一幅景象,树木之间的灌木草皮被清除净尽,土壤直接裸露在外,穿透枝叶缝隙的阳光雨水直接作用于土壤,调节气温保护水土的功能大为降低。经济林多为落叶乔木,秋冬时节树叶落光时,经济林地和耕地荒原没什么分别。
    因为“生态林”的大面积破坏,曾经四季分明的中国东部地区在短短几年内就基本“消灭”了万紫千红的春天;“大幅缩水”了凉风习习的秋天;体现极端气候的冬天和夏天成了主宰各地的主要季节。
    我在《有森林无植被是造成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一文中介绍了我国大面积“生态林”加速度折腾成“经济林”的趋势。
    元月14日下午,本人应邀参加了位于北京朝阳区北辰西路的“达尔问自然求知社”召开的林木资源砍伐报告会。来自重庆环保协会的青年记者向春和“自然大学”的张蕾姑娘出具的资料和图片触目惊心。
    根据报告会出具的资料图片和我几年来的观察思考,我发现以升官发财为第一要务的地方政客是破坏我国林木生态的主凶。
    地方政客主要通过三种途径来摧残我国的林木资源。
    砍掉大树载小树的“退耕还林”。
    1998的长江流域特大洪灾后,为了保护日益流失严重的水土资源,中央及时制定了制止森林资源无序采伐的“退耕还林”善政。
    “退耕还林”善政在急功近利的败家子政客手里却堕落成大面积砍伐公益“生态林”的一大恶政。
    “退耕还林”顾名思义,就是在容易造成水土流失的山坡耕地停止耕作植树种草,以保护水土防止洪涝灾害。此善政的精神是“退耕还林、封山绿化、以粮代赈、个体承包”。
    国家为了补偿山民“退耕还林”的损失,给“退耕还林”承包人按亩每年补助一定的“补助款”,每亩每年几百元不等。本人家乡县是280元左右。
    适合“退耕还林”的耕地应该是水土流失严重;沙化、盐碱化、石漠化严重的;生态地位重要、粮食产量低而不稳的耕地。主要适用于江河源头及其两侧、湖库周围的陡坡耕地以及水土流失和风沙危害严重等生态地位重要区域的耕地。
    可我们很多地方政客却把原本茂密高产的公益“生态林”谎报成“耕地”来“退耕还林”?
    把公益“生态林”上的大树砍光,然后栽上小树,并且主要是不能保护水土调节气温的经济树种……
    地方政客为何要在“退耕还林”幌子下大规模破坏“生态林”呢?
    首先是冒领“退耕还林”款。
    谎冒的“退耕还林”工程多是大面积的,从几百亩到几千亩不等,按每年每亩280元计算,一千亩每年就要冒领国家28万元巨款!
    破坏了上千亩公益“生态林”,不但不受法律惩罚,每年还能向国家冒领28万元人民币?这是一个多么深重的制度悲剧啊!
    也许有人会问:“退耕还林”工程要经过检查验收,怎么可能瞒天过海呢?
    在缺乏有效监督的官僚专制体制下,有哪个检查检收的“专家”会在“红包”面前“认真”呢?
    连造成大量中小学生暴死的汶川豆腐渣校舍都能被有关“专家”鉴定成“不存在工程质量问题”,没造成死人灾难的破坏森林虚冒钱粮工程又算得什么?
    下面是拙作《新版“皇帝新衣”和“指鹿为马”》里面的一段文字:
    “某村长为了套取上面的‘退耕还林款’,把村里最大最好的一片森林砍光了,然后向上谎报那片林地是耕地。为了响应上面的‘退耕还林’精神,特申请在那片‘耕地’上种树。
    村长首先用‘信封’搞定了能帮他说话的乡官和县官。
    上面派专员来‘实地考察’那片耕地。
    村官、乡官、县官都陪同专员前去考察。
    从小车里下来后,专员顺着县长指引的方向,看到远处伸展开一大片光秃秃的山坡。刚砍过树的山坡还没来得及做彻底清理,一排排树桩和残枝败叶随处可见。专员无论怎样努力也看不出一点耕地的迹象。
    ‘这哪里是耕地,分明是一座山林,而且是一座刚砍过大树的山林。’专员信心十足地说。
    听完专员的质疑,县长信誓旦旦地声称那是一片耕地,不信可问其他官员。
    专员问了跟随在身后的十多个乡官,除了一个乡官回答‘没看清’外,其余都异口同声说那是块耕地。
    专员又问了陪同的另外几位县官,结果全都回答那是片耕地。
    专员继续问站在外围的村官,得到的回答依旧是‘耕地’。
    当专员坚持要走近点看时,突然感觉村长的手伸进了他的口袋。
    村长的手抽出来后,专员感觉口袋里沉甸甸的,于是下意识把自己的手伸进那只口袋,摸到了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
    专员瞬间发现那片山林真的很像耕地。
    专员回去后,向管项目资金的上司汇报他不但看到了一大片耕地,还发现耕地上全栽满了树苗。树苗长势很好。
    没过多久,村长就收到了上面拔来的好几十万‘退耕还林款’。
    那位回答‘没看清’的乡官被县纪检查出有‘经济问题’,丢了公务员铁饭碗下海打工去了。”
    …………
    如此瞒天过海的谎言工程,难道就没有目击者举报?可举报后谁来受理?多数情况下还不是那些从假冒“退耕还林”工程中得到若干“好处”的政客?那些政客有“还原真相”的热情和责任心吗?
    其次可以贪污许多“种苗造林补助款”。
    把茂密森林谎报成“耕地”,林地上砍伐的木柴就可卖很大一笔钱,通常情况下足以支付该林地种植小树的“种苗造林”投资;多数情况下还有很多节余。这样相关权力政客不但能够把上面发放的该林地“种苗造林被助款”中饱私囊;还能从林地承包人那里得到诸多“贡献”。
    …………
    因为主要目的是套取国家“退耕还林款”,很多纳入伪“退耕还林”工程的林地在栽上小树后就被弃置一旁,新栽的小树得不到必须的护理保养,很快大量死亡,没几年就折腾成了真正的荒山。
    代价昂贵的“大树进城”。
    来自重庆的年轻人向春很幽默,他说重庆大搞“唱红、打黑、植绿”三部曲,综合效果应该不会好到那里去,因为“黑、红、绿”三者的混合色是“黑色”!
    重庆在“唱红打黑”炒作起政治效应后,又开始实施“森林重庆”的绿色新政,投入400亿巨资(未来几年还计划投入500亿)在全市展开“森林城市建设植树活动”。
    按向春的环保常识,银杏树大多是独树一帜的,全国很难看到大面积的银杏树林。重庆决定把很杏升格为“形象树种”后,就开始把某些林木繁茂的“生态林”改造成银杏树林。那些“生态林”在吹倒大树栽上银杏小树苗后,成活率很低,饶幸活下来的也一幅要死不活很难长大的痨病样,成林肯定是没希望了。
    银杏很难成林也许是次要的,关键是一大片宝贵的公益生态林就这样消失了。
    在重庆各城市栽植的很杏树,多是花费巨资从全国各地采挖运来的。
    2010年春季,在重庆的高速公路上,差不多每天都有30辆~50辆运输银杏树的车辆进城,仅4月就从广西采购了2000株胸径在25公分~100公分的银杏树,那壮观的场面让人怦然心动。
    重庆市南岸区江南大道上最显目的景观是被移种来的胸径96公分的百年银杏。此株银杏耗资30多万元?
    在市区街道花30多元巨资栽一棵银杏树究竟有什么意义?
    这样的“天价风景树”远不止一颗。江南大道两旁一棵棵粗壮高大的银杏树花费的巨资不是正常人能够理解的。
    在向春展示的图片里,重庆市区还有三棵并栽在一起但不怎么高大的“姊妹风景树”耗资200多万元,除此之外每年还要支付巨额维护费?
    图片上的那三颗树也是一幅要死不活的熊样。
    问题是银杏树的成活率和遮荫效应都不能适应城市的需要。银杏树冠叶片都偏小,根本无法遮挡夏日炙热的骄阳。花费纳税人巨资的结果却是让多数市民在夏日吃尽苦头。
    重庆的造林工程力度规模之大前所未有,换树成为轰轰烈烈的运动也史无前例。
    明明是挥霍民财得不偿失的败家新政,为何各级政客竞相折腾得不亦乐乎呢?
    市委将植树造林与政绩挂钩的考核举措也许只是推手之一。
    另外的“隐性推手”自在不言中:每棵外地运进城的大树,购买与运输费并没有能够方便监督的标准,买树运树花了多少钱全靠权力政客说了算,个中就算掺入了几倍甚至十几倍的“猫腻”,也能轻易瞒过众人的视线,并且无法轻易调查出来。
    从遥远的山东深山挖一棵大树运回几千公里之外的重庆,如果没有鼓舞人心的“好处”,就算是傻子政客也能明白此举所失远远大于所得,没有任何发扬学习的价值。
    地方政客到底从“大树进城”活动中分享了多少“猫腻”,没有人知道。
    …………
    劳民伤财的“大树进城”活动不仅限于重庆一市。特色中国越是不好的“榜样”越是容易大范围传染推广,就象“唱红”在全国大面积传开一样,全国很多城市都在学习仿效重庆的“榜样”。
    主讲人张蕾姑娘展示了很多来自河南桐柏山区的毁林图片。另一位环保专家重点介绍了河南省会城市的那个“绿博园”。从山上运来的大树暂时种植在“绿博园”里,大树换成“商业身份”后再高价出售给城里的公款买主。
    “大树进城”活动除了费用昂贵外,对我国的大树资源也是一种严重摧残。“绿博园”里的800多株大树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死亡的大树最后虽然由无辜的纳税人来买单,大树资源本身也经历了一场空前浩劫。
    每棵计划进城的大树要从采挖地运出来,就得开出一条很宽的车道,很多林木资源也跟着这棵“进城大树”遭了殃。
    “自然求知社”的主要负责人冯永锋先生在全国各地采访时发现:
    重庆在大肆引进大树;
    湖南衡阳在大肆引进大树;
    云南大理等地在引进大树;
    湖南长沙县有“大树基地”;
    其他很多地方也同样存在大树进城的迹象;
    …………
    来自湖南网民爆料:最近衡阳市制定了百万棵大树进城计划 ,还有郴州也是一百万棵,指标下到县乡一级,一株大树进城,山上得有多少棵大树倒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