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2011/03)]
生存与超越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2011/03)

    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

   

   卢麒元

   

   

   

   香港税制向富人倾斜,实际税负远高于国际水平,隐形税负大部分成为资产持有者收益。

   尽管香港财政司修改了财政预算案,向香港市民大派现金,但还是不能平息民间的怨气,周末仍有万人上街游行,尤其是八零后青年继续在夜间静坐请愿,要求解决香港长远社会问题。

   

    香港的八零后现象,是新井田制的必然结果——以官僚为纵,以资本为横,粗暴地分割并垄断了香港一切资源。这是一种具有封建本质的现代型制度安排。在残酷的新井田制之下,纺锤型的社会结构(中产阶级为主体)再次被踩成了哑铃型(富人和穷人为主体)。新井田制下的香港,穷人其实已经成为依附于资本的新佃农。

   

    香港以「低税负」吸引各路资本,但新井田制下的「低税负」是非常虚?的。笔者曾经估算过,如果将香港居民超常规的供楼支出和房租折算成税负,香港中产阶级的实际税负至少占个人收入所得六成以上,远高于港人的名义税负,也远高于国际平均税负水平。事实上,香港中产阶级实际生活水平之低,内地同胞很难想象。

   

    香港回归之后,悍然取消了遗产税,却一次次大幅度增加烟草税。这是在减免富人税负,这是在增加穷人税负。烟草税看似小事,却代表了一种倾向。香港税政在静悄悄地蜕变。就税政而言,香港是一个原始而落后的地区。

   

    港人未必清楚,个人隐形税负一小部分成为政府财政收入,大部分成为资产持有者收益。香港在用制度维持着一个特殊食利阶层的超级利益。这在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极其罕见了。在香港,一小部分人的风花雪月背后,掩藏着大多数人的辛酸和凄凉。

   

    当一个经济体的社会资本被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并非用于扩大再生产或提高生产率水平,而是形成庞大的外部性消费,将会导致这个经济体系迅速衰落。这是一个普世并普适的政治经济学原理。香港已经开始步入历史性的衰落过程。香港的所谓制度优势,将来会变成一个幼稚的笑话!

   

    烟草税,以健康为借口,貌似合理税项,其实是一种阶层歧视性的不道德政策。吸烟人在不违反公众利益的前提下,拥有吸烟的权力。吸烟人被迫缴纳惩罚性税负,是一种公然侵犯人权的行为。当然,烟草税问题仅仅是香港税政不公的一个缩影。香港税政问题的根源,在于香港贵族化的治理结构。香港的精英阶层貌似自尊而自负,其实自卑而轻贱,他们是听不进去非洋人的声音的。香港市民阶层相当的迷信,他们以为港英遗留的制度是天下最完美的制度。悲剧之所以成为悲剧,就在于善良民众的集体蒙昧。

   

    笔者至今仍然感叹前特首董建华先生在香港的遭遇。一个真正具有悲悯情怀,并真诚关爱平民的长者,被他所悲悯和关爱的人们无情地抛弃了。董先生是一个令人尊敬的政治家,他明明知道他的经济政策触犯了新井田制中贵族集团的既得利益,他仍然毅然决然地推行。董先生一头撞到了钢筋水泥镶金边的高墙上。他的行为被描绘成了愚蠢和固执,遭到了舆论无所不用其极地嘲讽。上下逼迫,左右围攻,董先生只能提前下课了。但是,历史将会证明,董建华先生是对的。如果香港人理解董建华,香港或许还可以继续繁荣五十年。很遗憾,悲剧从倒董的那一天就开始了。新井田制最终会葬送香港所有的优势。

   

    一个略备财政知识的人,都可以计算一下香港的未来。至少,你可以计算一下二零一七年香港的财政状况。老实说,笔者感到非常悲观。当一根一根的经济支柱被摧毁,一个曾经充满活力的经济体系只能衰落了。笔者实在看不到香港可以用什么办法维持六年后的财政平衡。请想象一下大陆贫困地区接受中央政府救济的状况吧。难道要让并不富裕的大陆同胞来供养一个如此奢华的政府吗?

   

    笔者无法欣赏香港精英阶层的水平。经济政策是需要一点儿逻辑性的。金融中心是生产融资和贸易结算的产物。生产中心和贸易中心统统北移了,还空喊什么国际金融中心呢?中国大陆门户洞开,谁非要来跳窗户呢?最后一根支柱倒了之后,香港的财政平衡如何维持呢?笔者以及很多关心香港的人士提出了一系列建议,统统石沉大海。

   

    香港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提高生产率水平。然而,提高生产率水平,就必须重新配置资源。当然,那必然会触动官商集团的利益。董建华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深刻到没有人再敢用头去撞那道墙。真的很可笑,一遍一遍地玩烟草税,一年一年地王顾左右而言他。

   

    可悲的香港税政!然而,更可悲的,是那些说别人懵懂的老少懵懂们!豪宅里的黄四郎们是不吸烟的。他们的吸管插在「砖头」里,他们在吸吮「佃农」们的血。可怜的「佃农」们,却连烟都吸不起了。

   

    五十年不变,关键是税政不变。当遗产税取消的那一天,香港的税政就开始蜕变了。亲爱的香港市民们,马照跑,舞照跳,还有意思吗?

   

   

   本文载于《亚洲周刊》二十五卷十一期

(2011/03/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