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2011/03)]
生存与超越
·理解当代中国社会的核心观念——政府公司化(2006)
·等级思想和集权机制在20世纪的演变--道德等级制与僭主制度(2006)
·[转贴]论当代中国的新德治(2006)
·对于传统东方社会与近代西方社会差异的一个解释模式(2006)
·[转贴]欧美思路难解中国难题(2010/06)
政治
·当今中国社会的公正性困境(2004)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一)(2007)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二)(2007)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三)(2007)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四)(2007)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五)(2007)
文化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一)(2007)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二)(2007)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三)(2007)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四)(2007)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五)(2007)
·[转贴] 流行歌曲与社会心理(2007)
·[转贴]儒家文化的深层结构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影响(2007)
·日本的文化与社会心理剖析(2005)
·[转贴]论墨家进步的社会政治观及其哲学基础(2007)
·[转贴]以世界眼光研究王阳明的力作(2010/05)
·[zt]浅析“责任”与“宽容” ——兼看鲁迅的被曲解 (201305)
经济
·当代中国的发展困境(一)(2006)
·当代中国的发展困境(二)(2006)
·当代中国的发展困境(三)(2006)
·对近几年中国经济现象的解读(2006)
·滞胀是社会公正性困境的经济性后果(2006)
·浅议当前的通货膨胀与“从紧”货币政策(2007/12)
·[转贴]《纽约时报》向中国提的建议大部分是错的(2008/11)
·[转贴]危险恰在危机后(2008/11)
·[转贴]中国现在最需要救的不是楼市也不是经济(2008/11)
·[转贴]中国经济虚火太旺(2008/12)
·[转贴]GDP一定会上去,消费需求却上不去(2008/12)
·[转贴]中国从“罗斯福新政”中学什么(2008/12)
·[转贴]下一个被裁的是谁——中国经济冬天(2009/02)
·[转贴]中国经济的十字路口:拉动内需只会让泡沫更大(2009/03)
·[转帖]中国经济难言“企稳”寒冬还在后面(2009/04)
·[转帖]金融危机背景下的中国社会(2009/04)
·[转帖]亚洲发展模式破产了(2009/05)
·中国会落入东亚陷阱吗?(2009/05)
·[转帖]2009年中国经济的几大怪象(2009/06)
·[转帖]楼市飙升可能成经济复苏拦路虎(2009/07)
·[转帖]天量信贷势成骑虎,宏调政策一错再错(2009/07)
·[转帖]中国经济已处于通货膨胀通道中(2009/07)
·[转帖]央行货币政策现在已经处于两难状态(2009/08)
·[转帖]危机改变中国经济格局(2009/08)
·[转帖]经济增长的巨大环境代价(2009/08)
·[转帖]关于房地产的讨论——转自CCHERE(2009/08)
·[转帖]警惕泡沫式复苏(2009/09)
·[转帖]房价未必一定涨 投资房市也许会倾家荡产(2009/10)
·[转贴]再不涨工资,明年将恶性滞胀(2009/11)
·[转贴]恶性通胀下的投资策略(2009/11)
·房屋涨价背后的逻辑(2010/03)
·对当前经济问题的看法(2010/05)
·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发展趋势预测(2010/01)
·[转贴]远离已处破产边缘的中国的银行!(2010/06)
·[转贴]土地增值税,逼开发商大降房价的“核武器”(2010/06)
·[转贴]何新:洗劫没商量!揭秘人民币的炼金魔术(2010/06)
·[转贴]警惕PE腐败愈演愈烈(2010/06)
·[转贴]超级熊市,我们准备好了吗?(2010/06)
·[zt]再算“灰色收入”(2010/07)
·[ZT]中国中产阶层陷通胀焦虑(2010/07)
·[zt]市场从躁狂变为抑郁 中国的经济究竟哪里不对劲?(2010/07)
·[zt]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哭诉:税真是太高了(2010/08)
·[zt]中国经济已走入死路(2010/08)
·[zt]香港不能继续对房地产痴迷(2010/08)
·[zt]不能靠泡沫发展经济(2010/09)
·[zt]温州预警产业空心化(2010/09)
·[zt]中国大陆或最早于2011年发生银行挤兑(2010/09)
·[zt]美国著名基金报告:中国的红色警报(2010/09)
·[zt]美国再三逼迫人民币升值的真正原因(2010/09)
·[zt]中国房地产利益集团正在瓦解(2010/10)
·[zt]加息何为?(2010/10)
·[zt]全球化掠夺:崩溃前夜的暴利时段(2010/11)
·[zt]中国正式进入大通胀时期(2010/11)
·[zt]除了工资,还有什么不涨(2010/11)
·[zt]粮食短缺将导致经济硬着陆并可能停滞多年(2010/11)
·[zt]一把火烧出中国粮库已经空仓(2010/12)
·[zt]2011,奥巴马的东方战役(2010/12)
·[zt]2011年的中国经济冰火两重天(2010/12)
·[zt]2011金价将进入主涨期(2011/01)
·[zt]中国经济泡沫即将破灭 对冲基金建问题基金(2011/01)
·[zt]忐忑,2011中国资本市场主调(2011/01)
·[zt]惠誉:中国2013年将爆发银行业危机(2011/03)
·[zt]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2011/03)
·[zt]中国房地产的实质是政府坐庄(2011/04)
·[zt]罗杰斯:要等中国股市崩盘了我才会进去(2011/04)
·[zt]中国经济或许大势已去(2011/04)
·[zt]既得利益者希望维持中国的资产泡沫(2011/04)
·[zt]农资价格上涨远大于惠农补贴 多地农民抛荒农田(2011/05)
·[zt]中國成本優勢消退 美國製造業要回家﹖(2011/05)
·[zt]浙江广东等地企业扎堆倒闭 环境比08年差(2011/05)
·[zt]造假丑闻不断 中国概念股血溅美国资本市场(2011/05)
·[zt]疯狂的高利贷:浙江地下融资组织化扩张调查(2011/0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2011/03)

    香港财税的制度性掠夺

   

   卢麒元

   

   

   

   香港税制向富人倾斜,实际税负远高于国际水平,隐形税负大部分成为资产持有者收益。

   尽管香港财政司修改了财政预算案,向香港市民大派现金,但还是不能平息民间的怨气,周末仍有万人上街游行,尤其是八零后青年继续在夜间静坐请愿,要求解决香港长远社会问题。

   

    香港的八零后现象,是新井田制的必然结果——以官僚为纵,以资本为横,粗暴地分割并垄断了香港一切资源。这是一种具有封建本质的现代型制度安排。在残酷的新井田制之下,纺锤型的社会结构(中产阶级为主体)再次被踩成了哑铃型(富人和穷人为主体)。新井田制下的香港,穷人其实已经成为依附于资本的新佃农。

   

    香港以「低税负」吸引各路资本,但新井田制下的「低税负」是非常虚?的。笔者曾经估算过,如果将香港居民超常规的供楼支出和房租折算成税负,香港中产阶级的实际税负至少占个人收入所得六成以上,远高于港人的名义税负,也远高于国际平均税负水平。事实上,香港中产阶级实际生活水平之低,内地同胞很难想象。

   

    香港回归之后,悍然取消了遗产税,却一次次大幅度增加烟草税。这是在减免富人税负,这是在增加穷人税负。烟草税看似小事,却代表了一种倾向。香港税政在静悄悄地蜕变。就税政而言,香港是一个原始而落后的地区。

   

    港人未必清楚,个人隐形税负一小部分成为政府财政收入,大部分成为资产持有者收益。香港在用制度维持着一个特殊食利阶层的超级利益。这在现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极其罕见了。在香港,一小部分人的风花雪月背后,掩藏着大多数人的辛酸和凄凉。

   

    当一个经济体的社会资本被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并非用于扩大再生产或提高生产率水平,而是形成庞大的外部性消费,将会导致这个经济体系迅速衰落。这是一个普世并普适的政治经济学原理。香港已经开始步入历史性的衰落过程。香港的所谓制度优势,将来会变成一个幼稚的笑话!

   

    烟草税,以健康为借口,貌似合理税项,其实是一种阶层歧视性的不道德政策。吸烟人在不违反公众利益的前提下,拥有吸烟的权力。吸烟人被迫缴纳惩罚性税负,是一种公然侵犯人权的行为。当然,烟草税问题仅仅是香港税政不公的一个缩影。香港税政问题的根源,在于香港贵族化的治理结构。香港的精英阶层貌似自尊而自负,其实自卑而轻贱,他们是听不进去非洋人的声音的。香港市民阶层相当的迷信,他们以为港英遗留的制度是天下最完美的制度。悲剧之所以成为悲剧,就在于善良民众的集体蒙昧。

   

    笔者至今仍然感叹前特首董建华先生在香港的遭遇。一个真正具有悲悯情怀,并真诚关爱平民的长者,被他所悲悯和关爱的人们无情地抛弃了。董先生是一个令人尊敬的政治家,他明明知道他的经济政策触犯了新井田制中贵族集团的既得利益,他仍然毅然决然地推行。董先生一头撞到了钢筋水泥镶金边的高墙上。他的行为被描绘成了愚蠢和固执,遭到了舆论无所不用其极地嘲讽。上下逼迫,左右围攻,董先生只能提前下课了。但是,历史将会证明,董建华先生是对的。如果香港人理解董建华,香港或许还可以继续繁荣五十年。很遗憾,悲剧从倒董的那一天就开始了。新井田制最终会葬送香港所有的优势。

   

    一个略备财政知识的人,都可以计算一下香港的未来。至少,你可以计算一下二零一七年香港的财政状况。老实说,笔者感到非常悲观。当一根一根的经济支柱被摧毁,一个曾经充满活力的经济体系只能衰落了。笔者实在看不到香港可以用什么办法维持六年后的财政平衡。请想象一下大陆贫困地区接受中央政府救济的状况吧。难道要让并不富裕的大陆同胞来供养一个如此奢华的政府吗?

   

    笔者无法欣赏香港精英阶层的水平。经济政策是需要一点儿逻辑性的。金融中心是生产融资和贸易结算的产物。生产中心和贸易中心统统北移了,还空喊什么国际金融中心呢?中国大陆门户洞开,谁非要来跳窗户呢?最后一根支柱倒了之后,香港的财政平衡如何维持呢?笔者以及很多关心香港的人士提出了一系列建议,统统石沉大海。

   

    香港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提高生产率水平。然而,提高生产率水平,就必须重新配置资源。当然,那必然会触动官商集团的利益。董建华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深刻到没有人再敢用头去撞那道墙。真的很可笑,一遍一遍地玩烟草税,一年一年地王顾左右而言他。

   

    可悲的香港税政!然而,更可悲的,是那些说别人懵懂的老少懵懂们!豪宅里的黄四郎们是不吸烟的。他们的吸管插在「砖头」里,他们在吸吮「佃农」们的血。可怜的「佃农」们,却连烟都吸不起了。

   

    五十年不变,关键是税政不变。当遗产税取消的那一天,香港的税政就开始蜕变了。亲爱的香港市民们,马照跑,舞照跳,还有意思吗?

   

   

   本文载于《亚洲周刊》二十五卷十一期

(2011/03/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