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韩亦言
[主页]->[百家争鸣]->[韩亦言]->[[虚构] 拷问灵魂 (三)]
韩亦言
·一堵墙
·是谁?
·[转] 辛灏年: 民主问答
·民主的标志: 政府被关进了笼子
·小议二十(多)年前的波兰民主运动
·六十年, 风雨苍黄
·六十五年的尘封
·百年辛亥: 缅怀国父孙中山
·纳尔逊.曼德拉, 祝您生日快乐!
·再见了, 巴基斯坦的玫瑰
·一念之差
·"一念之差"之续: 清除毛毒
·"一念之差"之续: 画皮
·我, 正在望星空
*** 评与论 ***
·低端政權
·末日之《一九八四》
·惡有惡報
·臺上臺下
·壹了佰了
·盲、聾、啞
·人在做,天在看
·跟着我,一切都会有
·除夕
-
·灰色, 是流行色
·[博客报告之一] 启蒙运动, 如火如荼
·[博客报告之二] 文化复兴, 突飞猛进
·[博客报告之三] 民主宪政, 是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
·"草莓"是个好东西
·解气的网络文字游戏
-
·墙外风景
·从"七七"到"零八"
·严冬里的春雷
·思想者的隐形翅膀
·"一手捧着鲜花, 一手拿着鞭子"
·阿Q综合症
·重生: 又见彩虹
·大灾大思: 媒体
·大灾大思: 新闻和口号
·大灾大思: 选择性的记忆
·大灾大思: 孩子, 学校, 国家, 未来
·高耀洁医生: 中国的良心
*** 翻译 ***
·[英譯] Hua Yong: Desperation
·[英譯] 余秀華: Please Go, Children! In Beijing's Northerly Wind
·[英译] 鄧麗君:My home is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mountain
·[译] 茉 莉
·[译] 青春颂
·[译] 无论如何
·[译] 我所做的一切
·[译] 当你默默无言
·[译] 我的心将继续
·[译] 泰戈尔: 迷途之鸟 (1-10)
·[译] 醉汉与猪
·[译] 歌曲: 人身保护令
·[译] 欺骗吧, 再骗我一次
·[译] 美女的最后一招
·[译] 一周的第八天
·[译] 你今晚的样子
·[译] 夜有千双眼
·[译] 彩虹的那边
·[译] 这样的一瞬
·[译] 这是你的歌
·[译] 爱你到永远
·[译] 至 爱
·[英译] Sorrow In the Rain
·[英译] 郭亚萨: 奶奶的背影
*** 不敢忘记 ***
·不能,也不敢忘记
·记念六四: 这一天
·记念六四: 一位母亲无法寄出的信
·记念六四: 一位妻子的家书
·怀念赵紫阳: 我也念紫
·夜话《五月三十五日》
·把这一天留给自己
·烛 光
*** 小小说 ***
·[虚构] 拷问灵魂 --前言
·[虚构] 拷问灵魂 (一)
·[虚构] 拷问灵魂 (二)
·[虚构] 拷问灵魂 (三)
·发表于贰零贰玖年陆月肆日的一首诗
*** 感与叹 ***
·離騷2.0
·[中英] 唏噓不已
·无形的红布
·[詩歌] 悲哀之父
·中国啊, 不要为我哭泣
·生命的宽度
·母亲皱着的眉头
·母亲的"紫草原"
·当你来到我的身边
·轻唤我心的人就是你
·有关鸟儿的一些句子
·亲爱的, 戒烟少酒吧!
·种树人的无奈
·笨拙的笔
·无声的恶梦
·鱼儿的尴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虚构] 拷问灵魂 (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原创] 韩亦言 版权所有(c)定稿于2008-02-11

   题记: 似梦似幻. 亦梦亦幻. 梦幻真实. 真实梦幻.

   我被太太摇醒了. 她说, 你不停地蹬腿干吗. 我说, 我蹬了吗. 对不起, 睡吧睡吧.

   (三)

   尽管被太太打搅了一下, 但我的大脑仍处于深睡眠状态. 那脑中回放的景象, 这时已跳到了我出国前后的那段日子.

   那个年代, 有着一定程度的宽容. 整体是人心向上, 社会安定, 文化方面很活跃. 几个极左派文人不时地攻击改革开放, 不过, 那些人成不了气候. 这得益于当时的一二位开明领导人.

   太太送我远行. 在童年时代就向往的(被宣染得好像是这一生中最高的荣誉似的)伟大的首都北京呆了几天, 玩了一些景点, 当然少不了那永远地留在了我心中的广场. 和太太依依惜别后, 很顺利地登上了飞向异国他乡的 飞机. 要知道, 我在他国举目无亲, 出国时身上仅带着一百美元(这在当时要批准才能换到的). 后来, 有人问我一人出国闯荡害怕吗, 我说不害怕. 不知为什麽, 我一生中有过好多的第一次, 没有哪一次是害怕的. 我并不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可能是我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其实, 路也是人走出来的.

   飞机在万米高空非常平稳地飞行, 从窗口望去, 下面是一望无际的洁白的云海, 周围是湛蓝的天空, 这样的美景, 在地面是永远无法看到的. 我想, 如果这不是天上人间的话, 那离它也不远了. 我曾把当时无法描述的激动写信告诉了太太.

   我梦中的遐想被巨人的一声鞭响叫停了. 这时, 我非常惊讶地发现, 我亲爱的父亲站在佛主的旁边. 佛说, 你父亲忠厚诚实, 一生与世无争. 你父亲要看看你在这儿作忏悔. 我磕头称是. 佛问道, 你投胎为陈独秀那辈子的罪记得起来吗. 我连连点头说, 记得记得.

   圣明的主啊, 我秉告道, 我在被那个我和其他一些人创建的党开除前, 已经反省自己了. 由于二十世纪初大多数国人仇恨西洋, 我没有认真去研讨西方资产阶级的民主宪政的思想和实践, 却跟李大钊一起宣传一个德国人的暴力革命的思想和一个谁也说不清的主义, 跟着苏共的共产国际跑. 但在一九二七年之后, 我痛定思痛, 苦心地深刻反思, 不再支持左倾暴动. 我开始厌恶苏联的那一套. 我探索我的第三条道路, 鼓吹国民议会议政, 争取民权民主, 与孙中山先生的主张一致. 可我为国为民的一腔热血, 被当时的国共两党嫉恨, 一方逮捕我, 另一方诬蔑和开除我. 仁慈的主啊, 我悲啊, 我自作自受. 早知后来, 何必当初啊.

   此时, 我哭得痛不欲生. 佛主慈祥地微笑着说, 孩子, 无痛无乐, 无误无正, 到达极乐世界之前, 人生必要经受磨难. 正可谓先苦而后甜. 人生而有罪, 人只有不停地赎罪, 才能到达彼岸的极乐. 我凄楚地对佛主说, 主啊, 可我的罪逆太深啊. 一个暴力革命的主义, 是我开始鼓吹的, 为此, 多少青春热血为了一个毫无边际的幻想而付注东流, 又有多少无辜的生命被屠戮了啊. 佛主说道, 你那辈子知道了暴政和独裁的罪恶, 但不知道什麽是公正和合理的政体. 你这辈子知道了吗. 我点头道, 仁慈的主啊, 我真是三生有幸, 这辈子能够亲身体会到什麽叫自由, 能够生活在一个民主制度下. 有了正反两方面的人生经历, 我才能够真切地告诉我的父老乡亲:经历了曾经的野蛮, 才感受到文明为何是心灵的崇尚.经历了独裁的统治, 才感受到民主为何是心灵的向往.

   太太的声音将我唤回现实世界. 她说, 天大亮了, 起床吧. 你今夜睡觉太不老实了, 一会儿脚蹬蹬, 一会儿嘴里叽叽咕咕不知道在说什麽. 我说是吗, 可能是做梦了吧.

   外面阳光灿烂, 我高兴地哼着小调, 起床更衣. 精神爽朗地开始了新的一天, 健忘的大脑似乎已忘记了黑夜里发生的事情.

   (全文完)

(2011/03/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