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韩亦言
[主页]->[百家争鸣]->[韩亦言]->[[虚构] 拷问灵魂 (二)]
韩亦言
·我, 正在望星空
*** 评与论 ***
·低端政權
·直白
·末日之《一九八四》
·惡有惡報
·臺上臺下
·壹了佰了
·盲、聾、啞
·人在做,天在看
·跟着我,一切都会有
·除夕
-
·灰色, 是流行色
·[博客报告之一] 启蒙运动, 如火如荼
·[博客报告之二] 文化复兴, 突飞猛进
·[博客报告之三] 民主宪政, 是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
·"草莓"是个好东西
·解气的网络文字游戏
-
·墙外风景
·从"七七"到"零八"
·严冬里的春雷
·思想者的隐形翅膀
·"一手捧着鲜花, 一手拿着鞭子"
·阿Q综合症
·重生: 又见彩虹
·大灾大思: 媒体
·大灾大思: 新闻和口号
·大灾大思: 选择性的记忆
·大灾大思: 孩子, 学校, 国家, 未来
·高耀洁医生: 中国的良心
*** 翻译 ***
·[英譯] Hua Yong: Desperation
·[英譯] 余秀華: Please Go, Children! In Beijing's Northerly Wind
·[英译] 鄧麗君:My home is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mountain
·[译] 茉 莉
·[译] 青春颂
·[译] 无论如何
·[译] 我所做的一切
·[译] 当你默默无言
·[译] 我的心将继续
·[译] 泰戈尔: 迷途之鸟 (1-10)
·[译] 醉汉与猪
·[译] 歌曲: 人身保护令
·[译] 欺骗吧, 再骗我一次
·[译] 美女的最后一招
·[译] 一周的第八天
·[译] 你今晚的样子
·[译] 夜有千双眼
·[译] 彩虹的那边
·[译] 这样的一瞬
·[译] 这是你的歌
·[译] 爱你到永远
·[译] 至 爱
·[英译] Sorrow In the Rain
·[英译] 郭亚萨: 奶奶的背影
*** 不敢忘记 ***
·不能,也不敢忘记
·记念六四: 这一天
·记念六四: 一位母亲无法寄出的信
·记念六四: 一位妻子的家书
·怀念赵紫阳: 我也念紫
·夜话《五月三十五日》
·把这一天留给自己
·烛 光
*** 小小说 ***
·[虚构] 拷问灵魂 --前言
·[虚构] 拷问灵魂 (一)
·[虚构] 拷问灵魂 (二)
·[虚构] 拷问灵魂 (三)
·发表于贰零贰玖年陆月肆日的一首诗
*** 感与叹 ***
·離騷2.0
·[中英] 唏噓不已
·无形的红布
·[詩歌] 悲哀之父
·中国啊, 不要为我哭泣
·生命的宽度
·母亲皱着的眉头
·母亲的"紫草原"
·当你来到我的身边
·轻唤我心的人就是你
·有关鸟儿的一些句子
·亲爱的, 戒烟少酒吧!
·种树人的无奈
·笨拙的笔
·无声的恶梦
·鱼儿的尴尬
·羊圈
·十月的思绪
·谈谈爱国
·爱得疼
·自由花
-
·老歌新唱: 东方黑
·老歌新唱: 角落之歌
·老歌新唱: 夜, 即将过去
·老歌新唱: 想念您, 亲爱的妈妈
·老歌新唱: 姑娘啊, 来伴我的打字声
*** 一家之言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虚构] 拷问灵魂 (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原创] 韩亦言 版权所有(c)定稿于2008-02-08

   题记: 似梦似幻. 亦梦亦幻. 梦幻真实. 真实梦幻.

   佛又问道, 你投胎为韩非时的罪呢? 我又茫然地摇头了.

   (二)

   转念间, (是佛让我离开,) 我回到阔别了很多很多年的童年时代的美丽的故乡. 居然还哼着"啊... 啊... 故乡, 终身难忘的地方". 我梦里的故乡是多麽的美好啊, (我的故乡曾是那样的美!) 小河环抱, 青青竹园拥着农舍. 虽比不上江南的风景如画, 却也是一块风水宝地. 我儿时曾想, 假如在村子东西架上吊桥, 并在四周砌上城墙, 那麽, 我的村子就是一座名附其实的城堡了.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 是小学暑假还是星期日, 记不得了. 母亲还有几个农民在山芋田里干活. 我和小伙伴们在田头的河帮上挖猪草. 热了, 大家都脱光了下河. 我那时并不懂水, 只在很浅的河边手扒着河床, "狗爬式"地游着. 当我爬到一个地方, 河床突然陡下去, 我的手失空, 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沉向深水. 我的耳朵嗡嗡的, 但能听到伙伴们的嘻闹声. 我的嘴张开, 大口大口地喝水. 不知为什麽, 那时我一点也不害怕, 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死去. 可能是我的两只手还在水外伸着招着, 我听到有一声音叫道: "不好了, 喜儿(我的乳名)掉在水里了". 接着听到有人从我的身后游来, 他从后面抱着我, 一下将我推向岸边. 多亏了那位救命恩人, 才有这部小说问世.

   母亲知道后, 非常着急地赶到河边. 那时的我, 像泄了气的皮球, 呆若木鸡. 又像涨了气的皮球, 肚子里灌满了河水. 我知道自己错了, 垂头丧气着. 母亲一定非常地后怕, 我倒没有后怕的感觉, 到今天也没有. 她说了几句, 没有打我. 倒是我的邻居大妈, 讥落了我好几天, 我还是感到羞愧的.

   巨人的鞭子, 将我从回顾中拉回到佛的脚下.

   我跪着向佛主秉告. 我在韩国时, 一心想让韩国强大, 可吾王不听, 我也只能著书立说了. 我曾主张, 国家的大权, 必须集中在国王一人之手, 国王只有大权独揽, 才能统治天下. 我还认为, 历朝过时的规矩要废, 要制定便于统治的新法规, 法规要严格执行. 同时, 国王要巩固统治的话, 只有实行严刑重罚, 百姓才能惧怕而顺从, 社会才能安定.

   那你为何背叛韩国, 投奔嬴政呢? 佛主问道.

   圣明的主啊, 我答道, 我要实现我的主张. 韩王不把我当回事, 我的强国方略不被采用. 而秦王读了我的书后, 喜欢我的东西. 他招我韩非去, 我求之不得啊. 但到了秦国后, 却被小人李斯陷害而投入大牢, 求见秦王不准, 可怜的我, 只得于狱中自我了结性命.

   佛主道, 后来, 嬴政灭六国, 收兵器, 铸金人, 焚书坑儒, 用几十万刑徒修阿房宫, 造陵墓, 建长城, 让无数的百姓生灵涂炭. 他的残暴, 好多来自你的主张.

   我连连磕头, 请求开恩. 我说, 主啊, 秦王统一中国的时候, 我早进鬼门关了. 其实, 我被关在秦狱时, 就开始反省我提出的那些主张了. 想不到, 秦王是那样的惨无人道啊. 佛主接着告诉我, 我的溺水被救, 是让我体会到人间的真爱, 让我不要忘记爱心的存在. 让我力所能及地施爱于世界.

   啊, 我明白了, 是佛主让我降生于贫苦, 让我体会人间的苦难, 特别是百姓的苦难. 让我的魂放弃任何有维护暴政苛政的念头. 虽然佛主宽恕了我为韩非子那辈子的思想罪, 我也在秦牢中悲愤地痛骂维护暴君的小人(包括我韩非子自己), 但从那时起, 这罪恶的暴政苛政被历代的皇帝和独裁者延续着, 无以计数的穷苦的庶民被压得走头无路, 又有多少冤魂在日夜嚎哭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 我的一个主张, 竟然被残暴的统治者发挥得淋漓尽致! 竟然将人性的丑恶放大得无边无际! 太晚了! 太晚了! 恶魔们已经用我的上方宝剑, 屠杀了不知多少的生灵!

   这时, 我感到心在流血, 眼在流泪. 可当我用手抹去泪时, 却发现, 我眼中流的也是血! 我很悲哀地抬了抬头, 猛地发现那位巨人怎麽变成了杨昌济先生. 哦, 是佛认为他教育学生有方, 还是让他来反思中国暴政的根源. 在佛主的面前, 我无法问他是什麽原因.

   我童年和少年时代的一幕一幕还在回放着. 春天, 青黄不接时, 吃(用喝更恰当)的是大麦粉与水煮成的稀汤. 夏天, 蚊子叮咬, 蚊香也买不起. 秋天的日子好过些, 有山芋, 玉米和其它杂粮填胞肚子. 冬天, 手脚是冻疮不断, 坐在冰冷的教室里, 手都冻僵了, 写字十分的困难. 呵, 脚冻得生疼, 我只好狠劲地跺跺脚......

   我被太太摇醒了. 她说, 你不停地蹬腿干吗. 我说, 我蹬了吗. 对不起, 睡吧睡吧.

(2011/03/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