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姜维平文集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一年一度的人代会,都会在北京上演一些漂亮节目,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又成了新闻人物,他来到重庆代表团驻地,看望了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重庆代表,与大家畅谈重庆发展,共话“渝粤友谊”。而大名鼎鼎的薄熙来呢,则面也不露,不知友情在何方。有人说是工作忙,我看他是另有苦衷。这件事透露的中南海高层的信息是:十八大之前内斗加剧,伴着茉莉花香,中共该有好果子吃。
   
   新华社的报道是这样描写的:“汪书记好,汪书记好!”汪洋刚到重庆代表团驻地,代表们就涌出房间,围拢在一起,亲热地和“老书记”打招呼。汪洋和代表们一一握手,问候老同事、老朋友们的工作近况,祝福代表们阖家幸福,工作顺利。 看来,和去年的3月5日一样,汪洋还是恋旧情,又重复昨天的故事,见到了以前的老朋友,只可惜两个人没了影,一个是忠心耿耿的老部下,原司法局长文强,一个是继任他职位的同僚薄熙来,前者被后者极大地渲染了贪腐数额和情节,十一个月就坐着火箭下地狱去了;后者用前者当筹码摆平了胡锦涛与贺国强,既换得了一时的平安,又骗取了老百姓渴望反腐倡廉的美名,故此,只有汪洋才真正体会了文强讲过的话:“我死后有人会记着我”,现在,记着他的人,故意显得轻松自如,谈笑风生,而害怕他记仇的野心家,却心里有鬼,故作高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读者想想我去年写的一篇文章吧,题目是《汪洋下重庆,五味杂陈寸心知》,现在的汪洋心里是什麽滋味呢?还是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吧?新华社的报道说,全国人大代表、石柱县委书记盛娅农站在前排,汪洋风趣地说:“我记得石柱有两大特产,辣椒特别辣,黄连特别苦,苦辣俱全呀!” 这真是一语道破了玄机。中共的专制统治没有监督机制,上下官员皆贪,重庆人人自危,我不相信文强的前任朱明国如同荷花,出污泥而不染,他不仅能随汪书记调到了广东安然无恙,而且,还高升为省委副书记,只苦了替死鬼文强,其以大跃进的神速进了地狱,染红了薄书记步入中南海的厚地毯,,难道山城只有他最贪腐,十恶不赦?老书记的心里岂能不辣?岂能不苦?岂能不“苦辣俱全”?这一“辣”一“苦”,两个“最”字,真是道出了中共官场的黑暗和诡异!难怪广东《南方都市报》刊出文强儿子的长文,为其父喊冤,难怪今年2月,办理此案的39岁检察官龚勇英年早逝,被因公殉职了!不论是文强,还是龚勇,薄熙来都因其永远地闭嘴而松了一口气!
   
   我想,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深藏着高深的奥秘,中南海官员的内斗权术和无穷智慧更是超群,记者的报道绝非空穴来风,也是有感而发,新华社的报道还表示,石柱县委书记盛娅农说:“现在,市委、市政府支持石柱建设工业园区,帮助我们引进了不少好企业、好项目,欢迎汪书记再到石柱看一看。”汪洋点头称许。我认为这都是官场上的客套话,关键的是随后的一个情节:在与罗中立代表握手时,汪洋问:“最近有没有什么新作品?”“川美已经建得很漂亮了吧?”罗中立一一作答。汪洋说:“欢迎你到广东办画展,到时候我一定去‘捧场’。”大家会心欢笑,热烈鼓掌。
   
   我油然想到了去年3月22日,正当空前的西南旱灾逼近山城之时,薄书记不仅邀请了一批名作家云集重庆,而且,还召开了他与美术界“十大掌门人”的座谈会,结果倍受海内外舆论的讨伐,但薄熙来根子粗,脸皮厚,根本不在乎,他施展铁的手腕,迫使《华西都市报》道歉,还把重庆当地媒体的相关负责人好一顿修理,而著名的油画家罗中立呢,那时恰恰是紧随薄熙来的马屁精,故此,汪洋才讲了这样一番话,其潜台词就是:薄熙来重用你,我不计较,因为第一,你是名人,第二,你是艺术家,和我们搞政治的不是同行,同行才是冤家啊!所以,汪洋真心地欢迎他也到广东搞画展,并答应给他捧场。
   
   正因为汪洋深知薄熙来小肚鸡肠,与去年一样,故意冷落他,硬是不露面,岂能不郁闷?但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他发表了一番石破天惊的讲话,新华社的报道表示,随后,汪洋说:“到广东工作后,我一直关心关注重庆的发展,内心总有一份牵挂。近年来,在以薄熙来书记为‘班长’的重庆市委领导下,重庆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政治稳定、文化繁荣,呈现出令人鼓舞的景象。”接着,他用重庆话说:“作为一个‘老重庆人’,我为山城欣欣向荣的局面感到自豪,为重庆老百姓幸福感明显提升感到开心,也祝愿重庆明天更美好!希望渝粤两地加强交流,相互借鉴,共促发展!”
   
   所谓“石破”就是水落石出,自从2007年底薄熙来被贬到重庆,憋了一肚子气,与王立军精心策划了唱红打黑,用7000多人,200多个专案组,砸烂了公检法,血洗了汪洋的旧班底,建立了归顺自己的新团队,虽然表面上发红信,唱红歌,装得公正无私,但谁看了都明白他的真实用意和政治野心,比如,汪洋下令抓捕判刑了陈绍基,当然也是出于内斗,但总归二审交给了薄熙来操控下的重庆法院再审,还给他了留条小命;而薄熙来呢,对文强的一审和二审,则都在重庆地方法院一条龙完成,由此,人们看到了同样的制度下,略有不同的中共高官的行事风格;所谓“天惊”,就是“一语惊人”,汪洋已经饱览了海内外舆论对他和薄熙来明争暗斗的指责,面对中东的民主化浪潮与中国的茉莉花香,他必须显示出党内团结的迹象,为了向大家表明,我与薄书记没有矛盾,他故作上述惊人之语,其良苦用心,何其深长也!
   
   只可惜薄熙来不配合他演戏,故意叫他收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喜剧效果,看来,汪洋还不太了解薄熙来,他是一个不按常规出牌的官员,在重庆这块人生大舞台上,他现在精心选择的布景,是毛泽东和胡锦涛两代党魁重叠的血红色,而不是温家宝,汪洋推出的绿色的远山和蓝色的河流,至于文强,乌小青,李庄,黎强,王立军,龚勇等人,都不过是随时更换的小道具,能用则用,不用则弃。他希望的结果是:当茉莉花香开放之时,中国急剧动荡,他就像小站练兵的袁世凯一样猛然杀出,振臂一挥,顺应民意,夺得革命的果实,把中国拉向倒退,当个末代“薄泽东”过把瘾,那时,才是他抛头露面,称王称霸的良机啊!
   
   其实,在我看来,政客的内斗,并非中国所独有,但民主政治的好处是他们把内“斗变”成“外斗”,而且,都淋漓尽致地展示在电视上和议会里,让老百姓热烈品评和投票选择,我每天坐在家里一边欣赏,一边琢磨,加拿大的官员哪有条件贪腐啊!议员和人民的亮眼紧盯着呢!故此,我希望汪洋与薄熙来都能学习加拿大,推进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平等地展开竞争,而不是如此装腔作势,明里是人,暗里是鬼!当面花言巧语,背地刀光剑影,我也不必再写这些沉重而敏感的文字,活得这麽累!
   
   2011年3月5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三月七日首发
(2011/03/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