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匣子说话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40)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黑匣子主义认为,现如今,千真万确有一种亘古未有且莫名其妙的恐惧症——“暴力革命恐惧症”,犹如瘟疫似的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蔓延着,尤其是大陆中国,鲜有经此瘟疫而不畏者也!

   

即如,当前而今眼目下,“茉莉花革命”在突尼斯成功了,在埃及也成功了,消息传来,于是乎,长期为“暴力革命恐惧症”所困扰、所蹂躏,所折磨,所摧残,而对大陆中国民主革命已然找不到北,也摸不着门,乃至于几乎绝望了的一大批民运人士或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或民运组织等,简直像是打了一针强心剂,或是吞了几颗摇头丸似的,突然间眼前一亮,纷纷精神抖擞、信心百倍地站立起来了,准备邯郸学步,东施效颦,照搬照抄埃、突的“茉莉花革命”,企图也用“散步”、“哄笑”之类的办法,致使大陆中国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伤天害理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解体、垮台,进而取得大陆中国民主革命的胜利与成功。

   

而当此之际,黑匣子主义在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的文章,照实直言,坦诚明确地指出现如今大陆中国,“茉莉花革命”千真万确应该而且必须缓行。兹将此文照录如下: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8)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黑匣子主义认为,现如今大陆中国,“茉莉花革命”千真万确应该而且必须缓行!
   
    须知,“茉莉花革命”,则是建立于“天性”及“天理”基础之上的。“茉莉花革命”在突尼斯成功,足以表明,尽管突尼斯也是独裁专制主义的国家,但毕竟还算是一个“国家”——原来意义上的国家,其独裁专制者本 •阿里总统所在的“宪政民主联盟”毕竟还能算是一个“政党”,多多少少也还是通过“民主程序”才得以上台的,他的独裁统治也就毕竟还能算是“一党专制”或“一党独裁”,总之,该国家社会“天性”犹在,“天理”尚存,乃至于那里的一只革命“蝴蝶”自焚便足以引发一场“茉莉花革命”,乃至于独裁专制者本•阿里总统本人最后也不得不为之屈服而逃之夭夭也。
   
    然而,现如今大陆中国千真万确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国家”——连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也都够不上边儿的,其独裁专制者诸如毛、邓、江、胡之类所在的那个什么“劳什子”也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政党”,而是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伤天害理的巨大的“匪帮”——“毛共匪帮”,其匪首毛始帝毋庸置疑是全凭着枪杆子上台的,接下来的匪首邓、江、胡之类则纯粹是其匪帮内部秘密私相授受而上台的,从未有过或听说过什么“民主程序”,并且也还依然是全凭着枪杆子支撑的,而且,更厉害的是这里则是一个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公、检、法、警、特、社、经、财、文、教、卫、学、农、工、青、妇、团、少、幼、……”于一体的一种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伤天害理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其所谓的“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那么也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党专制”或“一党独裁”,顶多只能说是“一帮专制”或“一帮独裁”,甚至可以说是“一魔专制”或“一魔独裁”。反正,这种政治体制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乃至于这里——大陆中国——的“人类普世价值不可抗拒”之“天理”早已荡然无存!乃至于这里——大陆中国——在经历了这种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伤天害理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其所谓的“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血腥蹂躏、扭曲及摧残,迫使大陆中国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们亦即亿万囚徒们有脚不能走,有手不能挥,有口不能言,有目不能明,有耳不能聪,有鼻不能闻,有脑袋但不能有思想,而至于浑浑噩噩,香臭不分,正邪不辨,黑白不明,天日不懂,麻木不仁,蒙昧无知,鲜能远虑,几乎全部“政治休克”,亦即全都成了“政治植物人”,其“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之“天性”早已丧失殆尽,甚而至于时至今日,仍然也只知道“下跪”、“请愿”、“上书”、“进谏”、“第二种忠诚”、“自残”、“自欺”、“自阉”、“自焚”……此外,根本没有别的出路,极其可悲可叹可哀复可怜哪!
   
    君不见?这里多少个唐福珍被自焚了,多少个钱云会被车祸了,多少个高智晟被失踪了,多少上访者被精神病了,多少“政治犯”被驱逐出境而成为“政治难民”了,就连蜚声国际之民间艾滋病防治救助功勋专家高耀洁医生那样的耄耋小足老妪竟然也被毛共匪帮这种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伤天害理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其所谓的“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弄到了生不如死之境地而不得不偷渡出境成为“政治难民”之后也只好时刻准备着将默默地客死于回程途中的飞机上了……这一切的一切,为什么总也激发不起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天性”的觉醒即其对于“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的诉求”呢?!
   
    既然如此,难道那突尼斯的一只革命“蝴蝶”自焚了,便足以激发起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天性”的觉醒即其对于“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的诉求”吗?!
   
    既然如此,难道那突尼斯的一只革命“蝴蝶”自焚了,便足以引发一个“人类普世价值不可抗拒”之“天理”早已荡然无存的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公、检、法、警、特、社、经、财、文、教、卫、学、农、工、青、妇、团、少、幼、……”于一体的一种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伤天害理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其所谓的“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恢复“天理”吗?!
   
    既然如此,难道那突尼斯的一只革命“蝴蝶”自焚了,便足以引发大陆中国的一场“茉莉花革命”并得到胜利吗?!
   
   其实,8964天安门运动的结局早已给上述问题做出了答复,毕竟殷鉴不远,不能不鉴。就连现如今那远在非洲的利比亚丧尽天良的独裁专制主义者卡扎菲总统不是也都知道到8964天安门运动的结局中找答案并摆明了要以毛共匪帮首领毛二世邓小平为师的么?!
   
    反正,说来说去,还是应该回到开头所说的一句话——须知,“茉莉花革命”,则是建立于“天性”及“天理”基础之上的。而目前大陆中国所缺的也正是这两个东西。
   
    因此,黑匣子主义认为,在“天性”及“天理”这两个东西没有得到基本复苏之前,若是通过“茉莉花革命”,通过“散步”,通过“哄笑”,等等,竟然真正的致使大陆中国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伤天害理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解体了,垮台了,那也并不意味着政治民主革命的成功,反倒很有可能即十之八九则正是标志着大陆中国政治民主革命的寿终正寝矣!
   

此文刚一贴出,便立即引来了热议,且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合力的反对、指斥或恐吓,有的甚至就连“缓行”之含义都还没来得及弄个清楚明白,便急急忙忙地出而指责曰:“难道你更希望看到血腥暴力革命来冲刷荡涤这个污秽透顶的社会,而不是‘散步’、‘哄笑’的轻松方式取而代之?思维不要太僵化了。”(凌黎语)或反问道:“如果连如此和平的革命都不支持,难道真得支持暴力革命不成?”(郭国汀语)如此等等。但凡这些,也就无不足以证明这种“暴力革命恐惧症”业已达到何等令人恐惧的程度了!

   

于是乎,黑匣子主义不得不及时反问道:难道现如今大陆中国除却这“茉莉花革命”,便惟有“暴力革命”了,二者必居其一,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了?那岂不是更加可悲可叹可怜复可怖了么?!

   

再问:难道这“暴力革命”真的就如此的恐怖吗?!如此的不得人心吗?!如此的像拒绝洪水猛兽似的必须拒之于千里之外吗?!

   

那么试问:被置于血腥暴政统治下的黎民百姓为什么不能采用暴力反抗呢?为什么不准“以暴祛暴”呢?……

   

简直岂有此理啊!实在天理不容嘛!

   

这种岂有此理的,这种天理不容的,这种亘古未有的,这种莫名其妙的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若不加以矫治的话,则大陆中国政治民主革命成功与胜利之希望又究竟在哪儿呢?!

   

“暴力革命”——乃是黎民百姓暴力颠覆专制暴政的一种基本权力与自由!

   

若是黎民百姓的这么一种基本权力与自由都不能保障,甚至连提都不能提,甚或没提也算是提了,难道还能叫“民主革命”吗?!难道这种“民主革命”之后的社会又能算是“公民社会”吗?!……

   (2011-3-2首发于《天易网》。 链接:http://home.wolfax.com/?fromuid=163)6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

   
(2011/03/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