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4-1-11)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六)毛魔独创特创其“杀人秀”

    若要真正的完全的彻底的认识一下这位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自外于人类的,打着把破伞的,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及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流氓头子,及其反人性、反人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者毛魔即毛共匪帮的罪恶本质,不能不专题探讨一下这实施共产强盗主义与共产恐怖主义的路线图最后一步即第十步曲“杀”——为毛魔所独创的公开的正式的“杀”。
    对于毛魔即毛共匪帮而言,这虎口余生,所剩无几,且被“关”或“管”的人,若要再“谋财”,那无论怎么压榨也肯定压榨不出什么油水来的了;若要“害命”,则不过举手之劳,易如反掌。但何以迟迟未动手呢?
    曾记否?毛魔不是说废物还可以利用,毒草锄了还可以肥田嘛!那这虎口余生,所剩无几,且被“关”或“管”的人在正式动手“杀”之前也还是可以利用一下的,这就叫物尽其用嘛。做何用?——做“教员”用。什么教员?——“反面教员”。
    所以,毛魔即毛共匪帮则根据它那所谓“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形势的需要,或根据“抓革命,促生产”的需要,无论大会小会,可以随时随地将这些“教员”拉出来,且捆绑起来,举行现场批斗,并强迫其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即“狗崽子”(包括婴幼儿在内)也上台陪斗即陪绑,以教育那广大的“革命群众”。
    类似的现场批斗次数多了,近乎成为习惯了,习惯又成为自然了,以至于后来每每开会之前只需在大喇叭里下个通知就行了,既不必去捆也不用去拉,比如上午通知说:“今天下午召开群众大会,‘黑n类’分子也必须到会,且要自带绳子”。那么,所有“黑n类”分子必定准时到会,不仅各人自带了绳子,而且有的索性乖乖地自我绑缚了到会。这颇有点老廉颇负荆向蔺相如请罪的味道,不过,却绝没有那么轻松,因为这里说是“批”和“斗”,实际上全是打和骂,很有可能被活活斗死即打死的,那就全在于流氓无产者的兴趣了。
    批过来斗过去,骂过去又打过来,腻烦了,也就意味着这“反面教员”的“资本”已被剥夺殆尽了,其人格尊严业已荡然无存了。
    但毛魔即毛共匪帮流氓无产者还是不能善罢甘休,还必须将这些“反面教员”作为“杀鸡骇猴”的“鸡”杀给“猴”儿们看,所以在最后实施正式的“杀”的时候,或者说,在最后让其进入正式的地狱即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三大阎王集体领导的社会主义地狱之前的那一刻,还不妨再狠狠地利用一把,亦即再狠狠地羞辱一下,并且,这又更能突显其无产阶级革命的坚定性与彻底性的呢。
    于是,毛魔即毛共匪帮还是根据它那所谓“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形势的需要,或根据“抓革命,促生产”的需要,并凭借流氓无产者那畸形发达的阶级斗争神经及高度灵敏的阶级斗争嗅觉,一旦发现了阶级斗争的什么新动向,或阶级斗争的什么新苗头,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并且自然而然首先被想到或被发现的阶级敌人,便是那被“关”或“管”的且离那正式的地狱仅一步之遥的人,为装怯作勇,装腔作势,虚张声势,威吓民众,震慑敌人,而大开其正式的“杀”戒,而且必须“从重从快从严”;但若是并没有发现什么阶级斗争新动向或新苗头,则凡是比较重要一点的节日如“十一”、“五一”、元旦、春节等,或比较重大一点的社会活动如征兵、抗旱、双抢、三秋等,为张扬武功,振奋精神,鼓舞士气,吓唬敌人,稳定社会,在节日到来或活动开始之前,往往也是要拿那被“关”或“管”的且离那正式的地狱仅一步之遥的阶级敌人来祭旗、来开道、来儆戒,而大开其正式的“杀”戒的。
    换言之,在这类情况下就非得要拿那被“关”或“管”的曾被作为“反面教员”用的且离那正式的地狱仅一步之遥的阶级敌人作为“杀鸡儆猴”的“鸡”来用来杀了。那么,这就叫“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这就叫做“抓革命,促生产”,但也不无“以杀人庆节日”、“ 以杀人扬武威”或“靠杀人保平安”的意味,反正其实质则是“杀鸡儆猴”,而那效用可大着呢,也多着呢!要不,怎么会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呢?要不,实施共产强盗主义与共产恐怖主义的路线图最后一步即第十步曲“杀”——为毛魔所独创的公开的正式的“杀”,又怎么会特意要安排在这个时候及这种场合来进行呢?
    而且,也正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这诸多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独特效用,毛魔即毛共匪帮流氓无产者们则故意牛刀割鸡,铁钺裁箸,兴师动众,调兵遣将,大造声势,大搞排场,上演一出又一出足可以惊天地而泣鬼神的“杀鸡骇猴”式的杀人悲喜剧。那么,这种足可以惊天地而泣鬼神的“杀鸡骇猴”式的杀人悲喜剧,姑且就称之为“毛式‘杀人秀’”罢!
    而这毛式“杀人秀”的基本程序大致如下:
    首先,为教育广大的“革命群众”,提前数日便将“鸡”们的所谓罪行材料编撰整理成册并分发各基层单位,组织召开大会小会,强迫“革命群众”研读分析讨论,然后以举手表决方式,逐个地且非常“民主”地予以量刑定罪——反正,都不可能存有异议的。此为序幕。
    然后,开“杀”的那一天,为了更直接地更有效地接受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的再教育,强迫各基层“革命群众”(注意:是“革命群众”,非“革命”之“群众”如黑n类分子是没有资格的,但倒有可能被捆起来拉去陪绑;而“革命群众”要是不愿去,那也是很危险的,即很可能被打成非“革命”之“群众”,乃至反“革命”之“群众”的)即“猴”儿们必须像过什么重大节日似的凌晨三点半起床、四点开饭、五点集合、六点整队出发(之所以如此赶早,则是为了不影响“促生产”,当然也为了提升其红色恐怖主义之氛围与程度),个个手持大旗小旗,人人高呼革命口号,赳赳昂昂,浩浩荡荡,一条条长蛇阵从四面八方直奔那举行所谓“公审大会”(或曰“公判大会”)的广场。但到得广场,定睛一看,一派阴森肃杀恐怖之气扑面而来,广场外围全副武装的军警及所谓民兵巡逻把关,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广场中央的高架上架设各种轻、重机枪俯瞰着对准着四面八方数以万计特地前来参与“公审”、“公判”阶级敌人——反“革命”之“群众”——的“革命群众”即“猴”儿们;正面大舞台上,每两个荷枪实弹的毛共匪帮军警看押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鸡”,来到前台,并一个个低头哈腰一字儿排开站着;紧接着,毛魔即毛共匪帮伪政权那所谓的“法官”上台,装腔作势地逐个宣读那早已印刷好了的且已作为《布告》帖满了大街小巷的对于“鸡”的判决书;每宣读一个,便将对应的那个“鸡”拖到最前面并拧成“喷气式”站着,只许乖乖地侧耳恭听,不许张口说话,也不许有任何表达(或许那口中被塞满了布团,或许那耳中鼓膜早已被捅穿,或许那喉管早已被割断,如张志新临刑前似的),读罢判决书,便立马在其脖子前面挂上一块约半平方米大小的上写着“姓甚名谁属X X X罪犯”并打了个大红叉的字样的大大的牌子,脖子后面再插上一块写着相同字样的长长的标签,再拖到一旁低头哈腰站着。并且,与此同时,台下“革命群众”即“猴”儿们却也不甘寂寞,“打倒X X X”之类的口号声及吼叫声,震天价响,此起彼伏,台上台下,互相呼应,紧密配合,相得益彰。待到一个一个如此这般地“公审”或“公判”了之后,便将所有已挂上了牌子插上了标签的“鸡”拖到早已停放在傍边的死囚车(大型军用卡车,一辆或多辆)上,一个个紧靠边沿面朝外低头哈腰地站着,“公审大会”即告结束。此乃第一幕。
    应该说,这所谓的“公审大会”或“公判大会”,既无“审”也无“判”,实质上仍然还是“批斗大会”,是毛魔即毛共匪帮流氓无产者对那被“关”或“管”着的,曾被作为“反面教员”用的,且离那正式的地狱仅一步之遥的阶级敌人即将作为“杀鸡儆猴”用的“鸡”予以宰杀之前最后一次“批斗大会”,目的也无非践踏、羞辱、蹂躏、摧残最后的那点儿人格尊严;而将这样的“批斗大会”称之为“公审大会”或“公判大会”,又这么不惜工本地大张旗鼓地来进行,那无论古今中外,也只有毛魔即毛共匪帮这样的人性扭曲、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丧心病狂、无法无天的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流氓无产者集团才能“说得出,做得到”的。
    接下来,第二幕,便是一群吹鼓手敲锣打鼓吹喇叭在前面开道,以吸引观众,装有挂上了牌子插上了标签的“鸡”的死囚车随后,个个手持大旗小旗,人人高呼革命口号,赳赳昂昂,浩浩荡荡的“革命群众”队伍又紧随死囚车之后,进行大游行,大游街,大游乡,大示众,直将当地主要道路、街巷及居民集聚区遍游一通方休。也就是说,还要在开“杀”之前将这些挂上了牌子插上了标签的“鸡”作为“反面教员”进行最后一次但规模最大的场面最壮观的游斗,以进一步地扩大“教育”面。而这里所称的“教育”,也无非照实昭示这位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自外于人类的,打着把破伞的,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及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流氓头子,及其反人性、反人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是不允许有任何哪怕一丁点儿人格尊严可言的。
    嗯!这也便是毛魔依据其毛氏共产魔教所特创的一种为这些个“鸡”们——活死人——送葬的仪式也。
    第三幕,游斗过后,便径直来到预先勘定的某个专用的屠宰场(即刑场,古称东市),军警将那死囚车上的“鸡”一个个拖将下来,取掉其脖子上挂着的牌子与插着的标签,一律面朝前方背朝军警(刽子手),一字儿排开并跪下,刽子手们端着枪一对一地瞄准“鸡”的后脑勺,“革命群众”即“猴”儿们蜂拥而至,密密匝匝围成半个圆圈看热闹。一切就绪之后,发令者倒数十秒钟,最后一声大吼:“杀!”——枪声响处,“鸡”们则脑袋开花,脑浆四溅,应声倒地,呜呼哀哉矣!
    那么,这才算是毛魔即毛共匪帮实施共产强盗主义与共产恐怖主义的路线图最后一步即第十步曲“杀”——为毛魔所独创的公开的正式的“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