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匣子说话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4-1-7)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2)毛氏政治独裁

    1949年秋,自外于人类,打着把破伞,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共匪帮首领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万里长征”——不,万里流窜——到了北京,立马登基当了苏俄新沙皇的儿皇帝即“毛始帝”,建立了“军、党、教、政”四合一的共产魔教主义独裁专制体制,而此专制体制无非就是其魔党内部独裁专制体制的某种延伸或曰外化,政府只是装门面的,顶多也只能算是“军、党、教”的一个“后勤部”或“对外办”而已,枪杆子仍然是第一位的,是顶梁柱,是命根子,是核心。所以,事实上,毛魔进京称帝,当即“分茅列土赐诸侯”,论功行封,复辟了“分封制”,并且“一枪杆子插到底”,即在其匪军死党帮凶中先按兵团司令、军、师、团、营、连、排、班等排定座次,再分别论功行赏封官赐爵,自上而下逐级予以分封,从中央、大区、省、县、区乡直至村组,全部实行“军事管制”,全都是在万里流窜中抢劫有功、杀人杀红了眼的荷枪实弹的匪军军人即所谓“军管干部”主政(区乡一级大抵是营长或连长甚至排长挂帅,到了村组便是班长的了),同时,借助于其“一枪杆子插到底”,又实施了其“一党棍子插到底”,党支部或党小组建到连上,建到基层,建到排班、村组、车间、居委会等,反正,“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枪杆子里面出一切东西。”(毛语)所以其“枪杆子”插到哪里,其“党棍子”也便自然而然地插到哪里,“枪杆子”与“党棍子”浑然一体,“枪天下”与“党天下”合而为一,从而实现了其所谓“东、西、南、北、中、工、农、商、学、兵,党是领导一切的”之“军党体制”或曰“军政体制”亦即“军事独裁”,建立了一个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精良最有效也最恐怖的“战争机器”,或曰“杀人机器”亦即“绞肉机”,致使整个大陆中国社会成为一个无与伦比的巨大的统一的“黑社会”或曰“魔窟”。总之是:“天翻地覆慨而慷”,“换了人间”——变成非人间了也。
    很显然,这便是毛魔二十多年来所梦寐以求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政治独裁制”亦即“毛式政治独裁”了。
    那么,这也便是“毛氏‘三独’主义”的第一“独”,当然是最关键的一“独”,是基础性的一“独”。
    那么,按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的设想及说法,这才算是基本上走完了他的“万里长征”——不,万里流窜——的第一步。
    那么,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万里长征”——不,万里流窜——的下一步(或曰第二步)将干些什么呢?该怎么走呢?
    原来,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万里长征”——不,万里流窜——的下一步(或曰第二步)从政治上简单地说无非就是:直接凭借枪杆子建立起来的“毛式政治独裁”,即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最庞大最精良最有效也最恐怖的“战争机器”,或曰“杀人机器”,亦即“绞肉机”,立即进行穷兵黩武的扩军备战和有组织有计划有目的的仇恨杀人,大搞其“红色恐怖主义”即“共产恐怖主义”即“魔教恐怖主义”即“阶级恐怖主义”。
    也就是说,,自外于人类,打着把破伞,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共匪帮首领毛魔为了加紧贯彻推行其独霸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之罪恶“阳谋”,一方面,他不顾经历数十年兵连祸结,尸骸遍地,疮痍满目,民生凋敝,百业待兴的实情,而不计代价地扩军备战,穷兵极武,视美国为其不共戴天之敌,蛊惑煽动仇美恨美反美,准备与美国决一死战,并当即挑动韩战以试探美国,当然也是试探一下他自己才建立的“战争机器”。——关于这方面的情况,前面已经说过了的。
    另一方面,毛魔则关起门来做长远规划,为使大陆中国亡国奴们也都像其党徒匪徒一样成为“三忠于”、“四无限”的万劫不复的愚氓奴才即“红色亡国奴”,居然暗中私订“生死簿”,他以阎罗殿总管自居,以自我为中心,依据其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政治路线把一部分亡国奴归入《正册》,并命名为“红n类”即“红色亡国奴”简称“红奴”,以作为他的阶级朋友;而把一部分亡国奴打入《另册》,并命名为“黑n类”即“黑色亡国奴”简称“黑奴”,以作为他的阶级敌人。然后开动他才建立的“杀人机器”即“绞肉机”,分期分批地有计划按比例地对《另册》中的人进行清洗和屠杀,每期每批清洗屠杀“一小撮”,加起来便是一大批,究竟搞了多少期多少批,清洗屠杀了多少人,可能谁也说不清,但据估计,有组织仇恨杀人总计可以上亿数。尤其是他在“暴力土改”与出兵“抗美援朝”的同时又当即发动的所谓“镇反肃反”运动,则最能集中体现出毛魔所建立的“杀人机器”即“绞肉机”的高效、疯狂与恐怖。
    应该说,这所谓的“镇反肃反”运动,其实就是有组织万里流窜犯罪主犯正凶毛魔进京后凭借强权实行的有预谋有目的有组织的大规模“报复杀人”运动,是自外于人类者毛魔有组织万里流窜犯罪的继续和扩大,也是毛魔秉持马克思主义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极其重要组成部分。
    此前的二、三十年里,毛魔为篡权窃国丧权辱国而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已经使几千万人(据毛魔自己估计也有四千万)死于非命,但那“只是一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而已;现在,大规模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正剧”且“长剧”终于开始上演了。
    1950年,为了显示其霸主地位,为了发泄其二十余年来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万里流窜中而被围剿被追杀的怨气怒气,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打土豪、杀地主、斗富农、分田地”的暴力血腥土改的同时,10月8日出兵朝鲜,仅隔一天,10月10日,毛魔又立即下令其“杀人机器”组织发动一场全面性的空前规模的所谓“镇反肃反”的政治斗争即阶级斗争的群众运动,在黑箱操作中,由其“杀人机器”之“中央军事委员会”向地方军管当局逐级下发红头文件,定下杀人指标为千分之一,并克期二个月内完成杀人任务。刹那间,100多万“反革命分子”人头开花,脑浆涂地,血沃中原,并关了120多万,管了180多万,总计四百多万。真乃“天子之怒,伏尸百万,血流成河”。可其时毛魔却胜似报了九世之仇百年之怨而情不自禁地欢呼狂叫:“啊!杀反革命分子,比下一场透雨还痛快!”
    这千分之一,总计就是四百多万,这是个什么概念?这千分之一被杀、关、管的四百多万人,除部分教会及会道门的人员之外,基本上仅限于中华民国及国民党溃退时留下的党、政、军人员,其中有所谓“投诚”的,有所谓“起义”的,也有被俘的。至于“镇”与“肃”的范围,比如,党员可能文件规定为“党组成员”以上,而实际上稍微有点活动能力的国民党普通党员都算上了;政员可能文件规定为“保长”以上,而实际上稍微有点活动能力的甲长都算上了;军人可能文件规定为“连长”以上,而实际上排长、班长,甚至普通士兵加给一个“兵痞”之美名也都算上了。且另有数以万计的国军普通士兵已改编成为所谓“志愿军”被毛共强制入朝参战充当炮灰去了,此乃毛魔的借刀杀人之举也。总之,真可谓是赶尽杀绝,斩草除根,唯有像宋希濂那样的暂且可以充当花瓶或玩偶者例外。
    不是说早就有了一个《日内瓦公约》么?那上面白纸黑字明明写着:“对放下武器之武装部队人员及因病、伤、拘留或其他原因失去战斗力之人员,在其被俘后,在一切情况下应予以人道待遇,不得对其生命与人身施以暴力或其他危害行为。”可是,自外于人类,打着把破伞,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的毛魔哪管你什么“公约”不“公约”,他只图自己“痛快”就是了。
   不过,话还得说回来,毛魔似乎也不完全是为了一时之“痛快”,而是出于其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形势及贯彻落实毛氏“三独”主义且首先是“军事独裁”之需要。其时,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劫持了大陆中国之混世魔王毛泽东登基伊始,称孤道寡,倒行逆施,孤立无援,“鸟位”欠稳,而又一要土地改革、二要攻打台湾、三要出兵朝鲜、四要反美抗美,五要全盘苏化,六要改造思想等等,可谓全方位出击,无论国际、国内还是党内,舆论压力颇大,抵触或反抗情绪也不小,尤其是入朝参战,党内最高层没有一个投赞成票的,即如林彪,命他代驾领兵出征,他干脆托病以辞。面对此情此景,自外于人类,打着把破伞,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毛魔恼羞成怒,凶相毕露,魔性大作,赤膊上阵,大搞共产恐怖主义和共产法西斯主义,挥动其惯用的“杀鸡骇猴”大板斧而大开其杀戒,把满腹怨愤集中投向中华民国及国民党溃退时留下的党、政、军人员,以大规模报复杀人为其倒行逆施之反革命罪恶活动祭旗、祭刀、开道、助威、壮胆,以“弹指一挥间”杀人四百万之“壮举”,向国际、国内及党内展示其贯彻推行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氏“三独”主义且尤其是“军事独裁”之坚定决心与惊世魄力。真可谓“当惊世界殊”啊!
    在和平时期,在非战争状态下,杀、关、管四百多万人,克期二个月完成,这又是个什么概念?要是文明国家,若在法制社会,按一般的法律程序,处理好四百多万个杀、关、管案子,甭说二个月了,二年、十年、二十年能完成任务就很不错的了。那么,这也从一个侧面足以表明毛魔所发明的这部共产法西斯主义“绞肉机”的杀人效率之高超与草菅人命之疯狂,委实令世人瞠目结舌,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而且,与此同时,毛魔即毛共还趁“镇反肃反”之机强行收缴了民间包括大刀、短刀、长矛、梭镖、匕首、土枪、鸟铳……之类的自卫防身或狩猎武器悉数销毁之。较之于两千多年前秦始皇“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只能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