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匣子说话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



   
    黑匣子主义来也!
    这里所呈现的乃是一个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理论体系,姑且名之曰“黑匣子主义”。
    黑匣子主义认为,近一百多年来,马列斯毛们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惨绝人寰、丧尽天良地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在全世界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伤天害理,恶贯满盈,血债累累,罪孽深重,罄竹难书,实乃天理不容也!并且,与此同时,他们又还精心地、巧妙地、恶意地编造了一个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啊!
    尤其是东魔毛泽东(毛贼东)及其死党毛共匪帮,凭借其“马克思+秦始皇”之功夫,则硬是将这种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推到了登峰造极、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更使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又谜上加谜,并进一步将此一谜上加谜的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埋藏于那天安门城楼底下,进而使“天安门”变成了中国——首先大陆中国——的一个货真价实的“地狱门”,乃至于至今也还根本找不到“谜底”矣!
   并且, 东魔毛泽东(毛贼东)及其死党毛共匪帮,为了更牢固地掩盖此一埋藏于天安门城楼底下的谜上加谜的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 数十年来又凭借枪杆子及其一系列数不胜数的谎言与诡辩而精心地打造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甚至可以说,这“毛魔”即“毛共匪帮”本身便是这么一个悖论之泥潭,以至于从陈独秀、王明,到高岗、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再到胡耀邦、赵紫阳等毛共匪帮体制内的人无不是被掩埋于此悖论之泥潭中的,此外还有王实味、林昭、张志新等数不胜数的人。以至于给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直接导致一两亿人非正常死亡,蒙受了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巨大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
    而且,时至今日,没毛之毛共匪帮仍然妄图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并变着法儿将这种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持续进行下去,让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永远延续下去,让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永远维持下去,迫使蒙受着这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的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永远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到,也就永远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谁”控诉,乃至于,时至今日,竟然也还只能像“飞蛾扑火”甚或“鸡给黄鼠狼拜年”似的赴京上告,进而形成了那一浪高过一个浪的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莫名其妙的、愚不可及的、巨大的“上访潮”。即便8964“天安门运动”,归根结底其实并非“革命”,也应该属于这样的“上访潮”,只不过规模更大也更集中而已。
    尤其可悲可叹复可怜的是,时至今日,海内外民运人士或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或民运组织等几乎普遍地陷入了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枪杆子及其一系列数不胜数的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也!
    很显然的,长此下去,久而久之,大陆中国天安门城楼底下埋葬着的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也定将变成为埃及金字塔底下埋葬着的那种古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啊!
    所以,黑匣子主义认为,为有效避免此一可悲之结局的出现,当务之急,便是一切凡有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价值需求及价值趋向的有识之士带头行动起来,尽快地超脱此一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则基本体现于《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之总体性檄文,以及《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讨马讨毛讨共宣言》、《〖警世通言〗集》、《〖醒世恒言〗集》、《〖喻世明言〗集》和《一万个“你知道吗?”》等专题性檄文中。而其内容涉及范围极广,历史跨度也很大,从地下到太空,从原生到今世,从混沌到清明,从宏观到微观,从物质到灵魂,从人性到社会到政治到经济到思想到文化,几乎无所不包,无不涉及,并触及诸多人类思想理论方面的元命题,诸如:什么是生命、生命力、生存竞争、人是什么、人类起源、人与动物的区别是什么、人性论、有没有人性这个东西、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私性与理性、人的共性、有没有无私性的人、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的关系、阶级、阶级论、阶级主义、有没有阶级这玩意儿、价值观、社会价值体系、所有制、私有制、公有制、自由主义、专制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毛魔即毛共、毛氏“三独”主义、国家、政党、政治、革命、自由、民主、人权、道德、法律、人类尊严、西方文明与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且大都为独家之言,独树一帜,并能自圆其说,即自成体系也。
    并且,正是这么一个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理论体系,也就意味着必然且必须有一个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话语体系。那也就是说,这个理论体系便是笔者撰写文章时立论的理论基础及进行论证的理论依据,乃至于黑匣子主义的文章的立场、观点或话语等,很可能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或有“独树一帜”之意味。
    随便举个例子说吧。现如今在民运人士中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一党专政”。但黑匣子主义则认为这种认识还很不到位,亦即还远远不够,甚至问题很多且很大矣。“一党专政”的情况其实并不鲜见,在其它地方或其它国家(例如新加坡、埃及、突尼斯等)也都存在,但却决不至于出现类似大陆中国这样的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灾难与问题。因此黑匣子主义认为:大陆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一‘帮’专制”。或者说:大陆中国的根本问题就在于至今还没有一个“政党”,只有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巨大的“匪帮”——毛共匪帮——在无法无天地胡作非为。——这便是黑匣子主义“与众不同”的地方。自然,要把这句话解析清楚可就不那么简单了,再要进一步地回答个“为什么?”则就更不那么简单了。
    再譬如说吧。现如今在民运人士中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中国需要“改革”,需要“转型”; 但黑匣子主义则认为,中国——首先是大陆中国——需要的是“革命”,是“解放”,并进而得出了必须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开展一场“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之革命斗争及解放运动的真理性的结论。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而且,更主要且更重要的问题是,黑匣子主义的基本宗旨概括地说则是:通过“讨马讨毛讨共”以达到“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并进而建构一门完整的全新的人类科学学科——“人类普世价值学”,以及足以破释马克思们所精心地、巧妙地、恶意地编造的一个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乃至超脱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的一个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理论体系之最终目的。

黑匣子主义认为,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本质属性(或曰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因此,人类是应该具有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的,唯其如此,人和人类社会才可能存在,也才可能发展;人性——人的私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此乃天赋观念、天造地设、与生俱来、自然而然,是为“天性”,不可违犯也;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乃人性之所需,天性之所向,是为“天理”,不可抗拒也;所以,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则应该而且必须既顺乎天理又合乎天性;这种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亦即既顺乎天理又合乎天性的价值观,便称之为“人类普世价值观”。


并且,与此同时,还应该而且必须承认,由于人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只不过大致相同而已,尤其是极少数自外于人类的大奸大恶者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害群之马乃至害人之魔,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何种社会政治制度下,都有可能出现,都有可能存在,因此,为有效防范其应劫而生,扰乱天下,危害社会,殃及人类文明,为有效维护天理,为有效庇护天性,无论何时何地,在坚持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以及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前提下,适当保持并适度采用“以暴祛暴、以战祛战、以杀祛杀、以恶祛恶”的手段或办法将极少数自外于人类的大恶大奸者既顺乎天理又合乎天性的害群之马乃至害人之魔,加以镇压,予以消灭,也是充分必要的,不可避免的,完全正当的。反正,二者相辅相成,并行不悖,缺一不可。此乃唯一科学的社会政治发展模式,舍此则别无它途。

    那么,应该说,这也就是黑匣子主义所创立的一种原创的、独立的、全新的唯一科学的“人性论”,是超越任何种族、民族、地域、社会、政治、经济、宗教、世俗、文化、历史……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是为“普世人性论”,是建构一门完整的全新的人类科学学科——“人类普世价值学”之基础。所以说,其伟大的现实意义及深远的历史意义,必定超过当年文艺复兴时期哥白尼所创立的“日心说”也!
    所以,归根结底,黑匣子主义则自然而然地得出了如下结论:
    黑匣子主义——乃反马克思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反共产魔教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反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近百十年来毛魔即毛共匪帮所犯罄竹难书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累累血腥罪行的实况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