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匣子说话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44)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回复 黑匣子 的帖子

    温家宝在回答法国记者有关近期北非多个国家的政治变化对中国有何启示时说,十分关注西亚、北非发生的政治动荡,但将中国与这些国家类比,并不正确,又强调,应该相互尊重和借鉴各国的选择。
    “我们十分关注西亚、北非发生的政治动荡,但是我们认为,任何把中国同西亚、北非发生政治动荡的国家相类比,都是不正确的。”
   

现在就让本匣子来开导开导一下这位大陆中国影帝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吧:

   

黑匣子主义认为,酌古斟今,国家形式多种多样,但究其实质则不外乎两种:一是“独裁专制主义国家”,一是“民主自由主义国家”。而独裁专制主义国家出现较早,源远流长,历史悠久,故又可称之为“原来意义上的国家”;民主自由主义国家则是近、现代才有的,故又可称之为“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真正意义上的国家”。

   

独裁专制主义国家,即原来意义上的国家,是由封建宗法主义制度直接演化而来的,君王或曰君主(即专制独裁者)则是与家长、族长、酋长、诸侯等独裁专制主义者一脉相承的。在独裁专制主义者的观念里,并非“天下为公,主权在民”,而是“天下为家,主权在朕”,以至“国”与“家”浑然一体,“君”与“父”混为一谈,搞的是“家”天下,“国”便是他的“家”,“家”也就是他的“国”,所以干脆合起来号称“国家”也。也就是说,古汉语中“国家”这个概念,这个名词,或许就是这么来的吧。并且仅从字面看,古文字“国”意即用长长的篱笆围起来的一片疆域即江山,“家”则意即屋子里面养着一群猪猡什么的。反正,君王乃称孤道寡亦即目中无人,处九五之位,“朕即国家”,他既是这一国之“君”又是这一家之“主”,其下全都是他的子民(或曰国民、臣民、猪猡什么的),他说的话既是“家规”又是“国法”(或曰“王法”),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他对国民即子民实行家长制统治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幅员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等,这种独裁专制政体悖情悖理又悖法的腐朽、落后、反动本质越来越彰显,单凭封建宗法观念也越来越难圆其说,越来越难以维系,甚至危机四伏,战乱纷纷,那“鸟位”你争我夺,成则为王,败则为寇,“礼崩乐坏,杀父弑君”。于是乎,独裁专制主义者才又不得不乞灵于“神权”,千方百计地与神灵拉关系,把自己说成是什么“天之骄子”、“真龙天子”、“君权神授”、“口含天宪”、“天人合一”等等,让独裁专制者及独裁专制主义制度裹上一件“神权”的外衣,神圣不可侵犯,违者死罪死罪,以唬子民;甚或像共产魔教专制主义者马克思之流干脆自外于人类,干脆自我妖魔化,则更加可以唬人,亦即更加可怖矣。

   

反正,从人类普世价值观来看,独裁专制主义国家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是早已过时了的,是应该而且必须加以彻底消灭的。

   

民主自由主义国家,即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现代意义上的国家,一般而言,指的则是:生活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历史地形成的,并构建于民主的社会政治体制基础之上的,拥有独立主权之国际地位的,统一的、最高的社会组织形式即“社会组织体系”。

   

也就是说,国家并非什么抽象物或神圣物,不过社会组织形式之一种——“社会组织体系”而已。而一个社会组织体系若要成其为国家——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则应该而且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或曰标准:

   

(1) 有确定范围的一块地域或曰疆域,即国土(有时称“天下”或“江山”)。

   
    (2) 有定居于该地域内的相当数量的人口或曰居民或曰人民,即国民。
   

(3) 有一个“天下为公、主权在民”的全民的统一的最高的社会组织,即国体。

   

(4) 有一个管理与服务该社会组织体系的、构建于民主的社会政治体制基础之上的政府机构,即政体。

   

(5) 有为国际认可的独立主权,即国际地位。

   

而在上面所列的5个条件或曰标准中,最关键、最根本、最有决定意义的,当属第(3)条和第(4)条。这是因为:

   

第(3)条是关于国体的,即有关该社会组织体系的根本性质的问题,那就是,必须贯彻“天下为公、主权在民”的原则,即凡是定居于该地域内的人,必须不分种族、民族、阶级、党派、性别、姓氏、年龄、职业、身份、信仰、出身、贫富、贵贱……无一例外地都是该社会组织合法的社会成员,都拥有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人生价值、公民地位或曰国民地位,绝不容许有诸如种族歧视、民族歧视、阶级歧视、党派歧视、性别歧视、地方歧视、姓氏歧视、年龄歧视、职业歧视、身分歧视、宗教歧视、出身歧视、贫富歧视、贵贱歧视……任何一种歧视政策与歧视现象存在,庶几乎使该社会组织体系成其为一个人性的、正义的、和谐的、稳定的、自由的、文明的、健康的、尊严的、蓬勃的、全民的、统一的社会大家庭,使该地域成其为全体社会成员安身立命、安居乐业、和衷共济、同心同德、休戚与共、生死相依的热土家园。夫如是,则庶几乎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既藏富于民,又藏力于民,则国家安如磐石,炽如炎火,兴旺发达,欣欣向荣,虽有强暴之国,尚何足畏哉!

   

第(4)条是关于政体的,那就是,为使“天下为公、主权在民”的国体精神与原则真正落到实处,也必须以“天下为公、主权在民”的精神与原则,构建一个与之相适应的管理与服务该社会大家庭的政府机构。而迄今为止的人类文明史上所发明和创造的构建该政府机构最理想(或者说最不坏)的社会政治体制便是民主宪政制,即以宪法——全民统一的最高的社会契约——的形式规定,全体公民每人都出让一小部分个人私权力(包括利权、主权、法权等)集合成国家公权力,并通过民主程序以“委托——代理”模式将这种公权力授予政府机构,授予为大多数公民所认可的理性程度较高的人;而且这种授权并非一劳永逸,因为人的理性程度并非一成不变,所以还必须加强监督,并定期换届,要像防贼一样地防备国家公权力被腐化被异化被私化,变为某一个人或一小撮人的私权力即独裁专制权;而所有这一切过程又都必须有赖于多党政治来实现,全靠分散的单个的个人力量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凡政权都难免专制主义成分或因素或性质,那么政府一旦建成,则个人私权力与政府公权力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的不对称的,惟有通过多党政治来实现某种相对平衡,或者说,执政党必须有在野党的监督才行的。在野党则是代表广大民众监督政府,专门挑政府毛病,并通过民主程序定期(或不定期)“颠覆”现存政府的,不免带有无政府主义成分或因素或性质。

   

而且,与此同时,为了更有效地防止民主政治体制的腐败变质,还应该而且必须贯彻三权分立,以及政教分离和军队国家化等原则。亦即,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三个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制约;任何宗教都不容许成为国教,凌驾于宪法之上,宗教教主不能同时又是行政首脑;军队不能干政,政党不能拥有军队等,总之,必须分权制衡,不能容许权力过于集中由某一个人或某一个机关所掌握。否则,诚如孟德斯鸠所言:“如果同一个人或……同一个机关行使这三种权力,……则一切便都完了。”

   

也就是说,这第(4)条是从根本上解决政府的政治权力来源的正义性或曰合法性的问题,此乃政治民主化的起点。任何社会组织体系,如果其政治权力来源的正义性问题解决不好,不通过民主程序以“委托——代理”模式而是通过旁门左道非法获得政治权力,那就根本谈不上正义、正当、公正、公平的管理(或曰治理,或曰服务),那就根本谈不上其组成成员个人的任何自由、人权与尊严,那也就根本不可能成其为国家——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因为政府的政治权力本为公权力,是用来为公众服务的,但对于擅长或企图假公济私的政治流氓则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他(或他们)一旦采用非理性非正义手段握有这种公权力,等于是在该社会组织内抢占了非法谋取私权力的至高点即最有利地位,任何一般的流氓、强盗、窃贼、土匪、无赖等辈皆望尘莫及。因为,如果你(本为“主人”的你)没有委托、授予他人(代理者、管理者及服务者,即所谓“公仆”)公权力的权力,你就得不到任何监督、回收他人公权力的权力,那他人手中通过旁门左道所窃取的公权力绝对不可能对你负责,为你服务,你就不可避免地被置于他人的剥夺和奴役之下,亦即你的私权力会丧失殆尽,而且没有任何的出路。须知,“义”即法理原则与道德准则,正义则是一种客观的、公正的、合乎人性的法理原则及道德准则;国家及其政府一旦失去了正义,则是不合法的,也是缺德的,并且必然沦为一个巨大的匪帮。而且,是个人正义维护着国家正义,个人自由决定着国家自由,个人尊严组成为国家尊严,个人主权组成为国家主权。古往今来,平民百姓遭受的一切社会黑暗、官场腐恶、政治压迫、经济剥削及人身奴役等而又求告无门之厄运与世道,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平民百姓不能真正“当社会的家、作社会的主”,即没有个人主权,没有委托、授予所谓“公仆”公权力的权力。也就是说,这人世间一切罪恶中,没有一个构建于民主的社会政治体制基础之上的政府机构,平民百姓不能真正“当社会的家、作社会的主”,没有委托、授予所谓“公仆”公权力的权力,也就是个人主权遭到严重侵犯,乃是最主要且最根本的罪恶,是一切罪恶的总根源。

   

总之,建立于民主宪政体制基础之上的社会组织体系又可以简称民主社会,民主社会又可以叫公民社会、自由社会、人性社会、理性社会、私性社会、法制社会、透明社会、健康社会、文明社会等,因为民主社会可以确保其社会成员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和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人生价值、公民地位或国民地位。反正,从人类普世价值观来看,民主自由主义主义国家既顺乎天理又合乎天性,乃是超越任何民族、种族、地域、社会、政治、经济、宗教、世俗、文化、历史……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所以是现代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是绝对不可抗拒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