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匣子说话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紧接第三部分)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4-1-4)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三)毛魔劫持其魔党——“中共”
    如前所述,却原来,本富裕农家出生但不服家教玩世不恭少年失修不学无术一技无成正教不足邪教有余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的大混混小丈夫毛润芝,为逃避老父及老婆的双重管教及约束,不得不以求学为名带着把破伞背上个挎包离家出走流落他乡混迹江湖云游四方妄图冒充方外之人“遁入空门”,不曾想途中偶遇陈独秀、张国焘等一干共产魔教信徒,接触共产魔教,一点便通,一拍即合,很快便进入角色,于是乎他佛教孤僧未当成却皈依共产魔教“遁入魔门”,自外于人类,混入那魔教犯罪组织之内,开始了其有目的有计划有纲领有组织的共产魔教仇恨犯罪的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活动,后来竟然还混了个中国特色共产魔教教主即魔王,并进而野心勃发,魔性大作,居然妄图趁此机会一伞遮天,即凭借他的那把破伞将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笼罩起来置于他一己的黑暗而血腥的独裁专制统治之下。那么,也就是说,毛润芝就这样由一个“带着把破伞云游四方的孤僧”摇身一变而成其一位“打着把破伞横行天下的魔王”,而他的这把似乎威力无边的破伞也不是别的,其实就是马克思主义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就是共产魔教主义那怪诞不经而又荒谬绝伦的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即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就是他的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以及豪气、霸气、王者之气。并且,也正是在这个打着把破伞横行天下的过程中,他才得以将其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其豪气、霸气、王者之气巧妙地结合起来,统一起来,融于一体,贯穿终生,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表演得淋漓尽致,乃至终于在这个君主专制主义传统根深蒂固,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大有市场的国度成其一位空前绝后的历史人物的,真正颇有其所谓“中国特色”也。
    1920年3月,正值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浩浩荡荡之际,中国也刚刚由绵延数千年之久的传统君主专制政治体制向现代民主政治体制转轨,且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民主革命方兴未艾之时,自外于人类者苏俄新沙皇列宁、斯大林出于其征服和奴役整个中国亦即“共产整个中国”之罪恶目的,倒行逆施,居然派遣其控制下的“共产国际”东局局长威金斯基来华进行地下活动,传播共产魔教,收买各类政治流氓,撺掇组建一个“政教合一”甚至“军、党、教三合一”的黑社会性质的魔教组织即魔党——“中共”,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分支机构——“远东支部”。而当时毛魔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最不起眼的“中央委员”而已——况且还是后来被追认的呢。
    那么,显然的,自外于人类且野心勃勃之毛魔欲达到其称霸中国乃至世界之罪恶目的,首先则必须称霸其魔党,劫持其魔党,绑架其魔党,毛化其魔党,在党内军内教内取得绝对领导地位,使其魔党真正成为他个人的“死党”,成为他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的得心应手的“工具”即“革命机器”即“绞肉机”。他于是开始打开了他的那把破伞,不择手段不遗余力首先在党内军内教内蓄意挑起“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或曰“派别斗争”,或曰“政治斗争”。——不过,毛魔特别地称之为“路线斗争”,并说这还是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在党内军内教内的反映。
    自外于人类者毛魔1925年至1927年期间所炮制的充满着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分析·报告》的出笼,就标志着他的那把破伞开始张开、亮相,同时也就是意味着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毛魔开始正式登上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的政治舞台,而他借以挑起“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即其所谓“路线斗争”的“政治路线”则正是以那充满着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分析·报告》为基本纲领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的政治路线。
    从此以后,凡是与毛魔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政治路线不大相符的,或者有违背的,不是被毛魔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就是被毛魔打成“左倾机会主义”,或者“先右倾后左倾”,或者“先左倾后右倾”,或者“形左而实右”,或是“极右”,或是“极左”,或是“修正主义”,或是“冒险主义”,或是“分裂主义”,或是“投降主义”,等等,反正“政治帽子”一箩筐,要啥有啥,而唯独他自己那凭借着一把破伞且充满着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的机会主义才是不左不右不偏不倚且伟大光荣正确的机会主义,甚至成了其魔党军内党内教内“左倾”与“右倾”甚至“革命”与“反革命”的分水岭和试金石。总之,到头来毛魔凭借着那一把破伞以及其充满着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政治路线斗遍党内无对手,像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张国焘、李达、王明……一个个无不是栽倒在自外于人类者毛魔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的机会主义政治路线之“路线斗争”的陷阱或曰泥潭之中,最后都没有好下场的。
    亦如自外于人类者毛魔自我总结道:“我们党的历史是有五朝领袖,第一朝是陈独秀,第二朝是瞿秋白,第三朝是向中发(实际是李立三),第四朝是王明、博古(秦邦宪),第五朝是洛甫(张文天)。五朝领袖未把我们搞垮。彭德怀历来反对我们,当国防部长七年,也未把我们搞垮。”(《关于接班人的问题》1964-6-16中央工作会议上讲话)顺便指出,毛魔这里所谓的“我们”应该是没有“们”而只有“我”的,否则的话,既不符合事实(事实上这个“党”姓“毛”,叫“毛共”也),也不合乎逻辑。其实,毛魔的本意是说“我党”(亦即“毛共”)几十年来历朝领袖以及彭德怀等人均未把“我”(亦即“毛共”)搞垮,反倒是“我”把他们逐一地收拾妥帖即搞定了,也就是说,反倒是“我”把“我党”给毛化了、魔化了、流氓化了也。
    这是因为像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张国焘、李达、王明……尽管他们都是共产魔教信徒,也可能都是政治流氓,但在学问、学历、学识、经历、经验等诸多方面都明显比“绿林大学”的、土著的、边缘的、腐朽的、没落的知识分子即知识流氓加政治流氓毛魔强,甚至强得多了,而惟独在痞气、匪气、邪魔之气及豪气、霸气、王者之气方面却难以望其项背,亦即可能其天理犹在且天性尚存,所以肯定不是他的对手,甚至他的干爹斯大林都可以不被他放在他的眼里。也正是因为如此,毛魔后来居然还从他本人的这种罪恶人生经历中总结出一个“知识无用论”来着,并且于古今中外地旁征博引之同时,往往还少不了自我标榜和现身说法,以便将其毛化、魔化、流氓化政策贯彻到底。譬如,说什么“历史上的状元,出色的没几个。……高尔基只读过二年书。富兰克林发明电,又是传记作家,却是卖报的。瓦特发明蒸汽机,是个工人,没读过很多书。……明太祖朱元璋皇帝做的最好,他是个文盲,一字不识……而刘邦是个草包。”(1964-2-13《在春节座谈会上的讲话》)“书读得越多越蠢。”“什么人大、北大,我看就不是大学生。”还是绿林大学比北大、人大好,因为“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嘛,而陈独秀原本还是北大的教授呢,不也被我这个草包旁听生推翻了么?(注:毛对于北大总没有什么好印象或者说总耿耿于怀是不无道理的,因为他当年在北大所受的待遇与汉高帝刘邦草包当年在其故乡沛县所受过的胯下之辱几乎相当,乃至到了“文革”时毛魔竟然还说“北京大学这个反动堡垒,从此可以开始打破。”)说什么“外行领导内行,是一般规律。差不多可以说,只有外行才能领导内行。”(1958-5-20《在“八·二”会议上的讲话》)说什么“我们很多军长、师长不知道朝代,也能打胜仗。”(1966-5-6《在重庆的讲话》)管它张飞杀岳飞杀得满天飞,反正只管杀而且能杀赢就行了嘛。说什么“历史上总是学问少的人推翻了学问多的人。”(1958-3-23《在成都的讲话》)说什么“我历来讲,知识分子是最无知的。……决定问题的,不是知识分子而是劳动者,是劳动人民中最先进的一部分,就是工人阶级决定问题。……你看谁的知识高?还是那个不识字的人知识高,决定大方向是听无产阶级的。我就是这么一个人。”(1957年7月8日《在上海各界人士会议上的讲话》)等等。反正,尽一切可能地使愚、使过、使贪、使小,此乃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政治路线成功之精要也。反正,也就是说,在自外于人类者毛魔看来,知识是没什么用的,什么数理化,什么历史课,都不需要,只要有那么自外于人类,那么一把破伞,并具备他那样的痞气、匪气、邪魔之气及豪气、霸气、王者之气,走遍天下(“云游四方”)都不怕,打遍天下无敌手——“全无敌”。毛魔他本人原来就是这样的楷模,或曰活标本。
    那么,下面不妨再稍微具体一点看看自外人类者毛魔究竟是怎样数十年如一日地凭借着一把破伞贯彻推行其充满着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政治路线而又一往无前所向披靡地毛化、魔化、流氓化共产魔党、中国乃至世界的吧。
    如所周知,中国社会乃源远流长根深蒂固的几千年传统专制主义统治所酿造的黑暗、闭塞、停滞、破败、落后和贫穷的农业社会,是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农民群体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左右,直至二十世纪初,即使离自外于人类者西毒马克思所说的“最后一个阶级社会”即所谓“发展到最高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还相距至少两个世纪,所以在这里,根本就没有西毒马克思所谓的“资本主义”,自然也就没有“资产阶级”,更没有西毒马克思所臆造的那个“无产阶级”的影子或化身(即大工业中的产业工人)。而自外于人类者毛魔却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反正只觉得自己的千载难逢之“机会”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之机会主义政治路线的“机会”到了,竟然忙不迭地东施效颦,邯郸学步,生搬硬套,也煞有介事无中生有地大搞其《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并经他站在自外于人类且充满着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主宰者”的立场,“以自我为中心”这么一“分析”,居然既“分析”出了一个“资产阶级”,又“分析”出了一个“无产阶级”来,即既“明确”了作为“无产阶级化身”的他毛魔的“敌人”又“找着”了作为“无产阶级化身”的他毛魔的“朋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解决”了他毛魔即将进行的所谓“无产阶级革命”或曰“共产主义革命”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的“首要问题”。高明乎?邪魔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