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郭国汀编译

   南郭提要: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孙文是中国共和革命之父,也是中国民主之父,还是中华民国之父。孙文是国共两党一直奉为神圣的人物,不过中共是虚情假意,明褒暗贬;克意歪曲污蔑孙文共和民主革命的伟大意义。兹根据耶路撒冷的希伯莱大学Harold Z.Schiffrin 教授之《孙逸仙:不情愿的革命者》及西方各大学历史学教授的相关专著综合编译孙文革命史,尽可能还原孙文真相;作者另著有《孙逸仙与中国革命的起源》,他为研究孙文革命,曾专门前往英国,日本,香港和美国查阅各国历史档案,因而撑握了大量第一手绝密资料,尤其一提的是,作者实际上对孙文的评价不高,因而其论述相当客观。孙文在生命最后一刻,还念念不忘:“和平,奋斗,救中国。”孙文被誉为中国共和民主革命之父,为国为民毕生奋斗四十年。革命和共和事业迄今尚未事带给中国人民自由人权法治宪政民主,“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继续努力”!

   孙文从未有过一个他能控制或指令的政党。他不是一个杰出的策略家,也非一个深刻的思想家。他在广东曾偿试十次革命但每次均以失败告终。然而,孙文以中国革命之父著称于世。现代北京和台湾皆纪念他。在这本精炼,透彻的传记中,作者解释了为什么孙文最始终如一的才能便是失败,却取得如此独特的地位。

   一个不知疲倦且专心致志的民族主义者,孙文走上一个杰出的事业,跨度长达三十年的中国国民革命;从甲午中日战争和1900年的义和团暴乱,经满清王朝的寿终正寝和军阀混战之乱,到国民党的兴起至共产党的问世。

   虽然受到反满清太平天国叛乱的影响,孙文最初想进入官僚体制内部走改良道路,由于他的出身下层社会而被拒,于是他决定推翻满清王朝。但是他的反清阴谋接连失败。由于在国内缺乏一个坚实的政治支持基础,孙文狂热地呼吁外国帮助,他的无数次请求在随后的25年期间始终被各列强拒绝。

   孙文的第一个真正的政治组织成立于1905年,但是再次因他的前农民身份阻碍了他获得士绅阶层的无条件支持。当反满清革命最终于1911年爆发时,孙文仅是其名义上的领导人。在早期共和国岁月,他一直相当孤独。随后军阀时期予孙文一个新的和最后的机会。1920年初他已成为中国民族主义的希望,他的重组国民党,与莫斯科和中共的合作,变成中国最强大的政治运动,1925年当他死后,中国政治的所有政党和各派别均争夺继承他的强有力的委任。

   经由某种意志的行为,中国可以从落后状态跃进成现代化国家的观念源于孙文,他的利用外国资本建设中国社会主义的观念,在毛死后的中国正在成为现实。

   本书主要参考了如下孙中山传记及128部中国历史专著和英国,日本,香港及美国历史档案。

   Lyon Sharman, Sun Yat-sen: His life and its meaning(New York 1934; reissued Standford 1969)

   C.Martin Wilbur, Sun Yat-sen: Frustrated Patriot(New York, 1976)

   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and the Origins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Berkeley 1968)

   John C.H Wu, Sun Yat-sen: On the Occasion of the Centenary of His birth(N.P.1966)

   2011年1月1日天易论坛首发http://bbs.wolfax.com/

   

   1、身世

   孙文,字逸仙,又名中山。6岁入学孔子,12岁读四书五经 。13岁时至夏威夷在大哥孙眉资助下进入英国教会主办的小学Iolani全班除了孙文和一名夏威夷土著子弟外,全是英国人。入学时孙文连一个英文字也不懂,三年后毕业时孙文获英语语法二等奖。 但孙眉对孙文受基督教吸引却很不高兴。1882年秋,孙文进入当地最高学府Oahu College高中,它是由美国Congregationlist and Presbyterian教会主办,但孙文仅在该校就读了一年,因孙眉得知孙文将受洗,于1883年夏天将孙文送回香山老家。由于捣毁老家的偶像,孙文被迫离家赴香港进入Diocesan学校,当时是由英国教会主办,次年转归政府中心学校,后改名为女皇学院。

   1884年孙文由美国公理会传教士Charles Hager博士洗礼成为基督徒,他的受洗名是由孙的好友C牧师选定逸仙。同年其父母安排下孙文结婚。在家时孙文再次捣毁偶相“金花娘娘”,其父亲被迫代付赔偿,而孙眉得悉孙文受洗后极恼火,取消给孙文的经济资助,令他自已打工搛钱。孙文却向夏威夷教会申请资助,教会从美国商人筹得300美元,使孙文于1885年春重新入香港学习,次年,孙文从传教,法律和医生三项中选择了学医。在Hager博士帮助下,得以进入由英美传教会主办的广州医院医疗学院;同时孙眉原谅了孙文的不敬行为,恢复经济资助,孙文自已则边做翻译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同学陈诗梁与秘密会社有联系,说服孙文应当与会社联手推翻满清。1887年孙转入香港医学院,后成为香港大学一部分。

   2、孙文改革

   孙文的改革想法或许受到一位毕业于英国阿伯汀大学的香港大律师侯凯的影响。1887年侯凯发表文章称中国的问题是其自已造成的,根源不是西方的恶意,而是中国的落后。不仅仅是军事力量的落后,中国落后的真正原因是其松懈的道德和恶习,是社会和政治原因。他的妹夫伍庭芳是第一个在英国和香港执业的大律师的中国人,在伦敦学法律,1882年成为李洪章的秘书。在家乡同样缺乏公民品质的广东人,在英国官员管理下,却能成为好公民的楷模,使孙文相信是由于领导的无能,而非由于人民的固有品性,应对中国的落后负责。 1990年孙文先后函前清庭驻美国大使陈兆居和郑观应,提出改革建议。

   孙文1992年以全班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香港医学院 ,全班12名同学唯有孙文与另一名同学完成学业,孙文是康特里尔(Cantlies)最喜爱的学生,孙文获得最高级别奖和大多数奖项。但由于该校的课程未达到香港医学协会的一般标准,使他无法在香港行医执业。而且有钱的中国人宁愿选择中医,唯有穷人愿意到西方教会医院就诊,因是免费服务。

   孙文在澳门开立一家中西医联合诊所,对疑难症,康特里尔(Cantlies)博士可以方便地会诊。然后葡萄牙当局介入,就象港英当局一样,并不欢迎中国人在殖民地执业,既由于报复港英当局不承认葡萄牙医院标准,或因恨中国人与葡萄牙人竞争,禁止孙文治疗葡萄牙人。进一步禁止药房给外国医生的处方配药。由于被限制于草药医生的地位,孙文于1893年决定迁至广州,设立了一家东西医诊所和数家草药房,孙文还注重外科,业务进展相当顺利,直到因业务过渡扩张出现资金周转困境。孙文时常义务为人看病,旨在结交朋友。期间遇一位道士,建议他革命成功需要秘密会社的帮助。在澳门时孙文时常回老家研制炸弹,在广州时经常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反清人士陈诗梁,叶雷,陈少波,陆皓东等讨论;还在澳门出版宣传反清的周刊。夏威夷和香港的生活予孙文影响极大,香山的落后与腐败令孙文无法忍受,后来孙文发现省会广州和首都北京比香山又腐败得多。中国四千年文明,没有城市而香港在英国人管理下不过几十年发展得如此繁荣法治严明。

   1894年以前,孙文亦考虑改革作为救中国的一种途径。1890年和1892年,孙文试图与陈兆居(Cheng Tsao Ju)和郑观应(Cheng Kuan Ying)联系。1894年初,孙文向李洪章上书建议改革,经陈少波修改润色,北上先抵上海会见郑观应及王涛,王建议修改孙文的上书,并介绍孙文给李洪章的一个秘书的朋友。但孙文的主要目的是推销自已,而不是他的计划。在信的结尾孙文提出谦卑的请求,希望能到李手下工作,使他能研究sericultrue和其他西方农业方法,能为改善中国的农业作贡献。 但是1894年6月当孙文抵天津时,李洪章正忙于应付朝鲜危机,日本正在迫使中国回应。7月,日本击沉一艘运载中国增援船,8月1日中日宣战。因此,李未见孙文且他是否读过孙文的上书亦值得怀疑。虽然孙文的上书于10月间发表在万国公报上。

   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1894年夏末,孙文赴夏威夷,大哥孙眉对孙文的宗教信仰极为不安,无意资助孙文的革命狂想,华侨虽不满清庭,但因担心国内亲人受牵连,极少人愿意下力推翻它。11月24日孙文最终说服约20名年青的广东人,组建了反清组织兴中会。 1895年1月孙拟组织首次起义,筹集经费23000港元,其中孙眉和糖种植园主邓阴楠(将产业卖掉支持孙文革命)两人奉献了一半。兴中会2月18日成立香港总部,会员宣誓“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建共和” 香港杨衢云也是个雄心勃勃者,并提出出售10元革命债券,待革命成功后按100元兑换。

   1895年4月17日李洪章与日本签约,除了赔偿战争费用一亿六千万美元外,中国割让台湾和南满辽东半岛。但不到一周,俄国,德国和法国迫使日本交还辽东。但不到六个月俄国对满洲的企图令英国震惊,英国主要想对中国商业竟争而非要领土。

   许多被遣散的士兵变成土匪,孙文早期曾利用秘密会社和土匪。孙文计划于10月26日举行广州起义。香港筹资由杨衢云负责,一位清末首批留学美国的官派生的儿子卖掉房子得款8000元,另一名商人捐了10000港元。加上夏威夷筹集的和孙文的其他收入成为起义资金。

   孙文在广州负责起义,陆皓东设计了白阳蓝天旗,陈诗梁及几名西方人,一名美国军事专家,孙文予会社和土匪首领现金,并承诺他们抢劫。 刘(LIU)是香山知名人物视此为改朝换代的良机,躲在后面亦支持孙文。起义前两周,杨衢云被选为临时政府总统,但10月26日阴谋者们未放一枪便四处逃散。孙文逃脱,但陆皓东和其他领导人被捕后被杀。28日杨衢云组织的约400名苦力部队(杨承诺他们作为未来政府军士兵月薪十元),在广州登陆时受到警察迎接。港英当局应清政府要求禁止孙文进港五年。

   孙文10月29日逃至香港,随即与陈少波,陈诗梁逃至日本神户,杨衢云逃至东南亚后转逃至南非约翰内斯堡。神户有数千广东华侨,但孙文召开兴中会大会时仅15人出席,然后两名追随者资助孙文旅费,孙文1896年1月抵夏威夷住了六个月,然后孙文前往美国三个月一无所获。孙文发现美国华侨更缺乏政治觉悟,而洪门更完全忘记了其反清复明的宗旨。但清政府悬赏高价全球拿捕孙文。

   4、伦敦绑架闻名全球

   当孙文离开纽约前往利物浦时,清使馆立即通知了驻英大使,后者询英国外交部是否可在孙文抵利物浦时拘留他,得到否定答复。10月1日孙抵伦敦,入住康特里尔(Cantlies)为他预定的格雷旅宫(Gray’s Inn Place)。清使馆聘侦探一直跟踪孙,并决定将孙绑架回中国审判,孙自已给他们提供机会;孙两度进入使馆,因而被拘软禁在使馆三楼12天。但另一说是10月11日在到教堂途中,孙文被清庭驻英公使馆派人秘密绑架,拘禁在使馆三楼。 清驻英公使馆已按清庭指令花七千英镑雇船拟将孙文运送回国处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