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郭国汀律师专栏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郭国汀

   

   国共第二次合作后,刚开始似乎有些相互配合,然而,很快便冲突不断。阎锡山在与共产党合作期间想采用共产党的政治技术,结果他的大刀敢死队投诚中共,导致阎锡山与中共的关系于1939年11月-12月彻底破裂[1]。

   

   叶挺的新四军自1938年8月,在长江下游活动,上海,南京沦陷后,其游击活动扩展至整个江苏南部和安徽,与黄浦系的顾祝同第三战区合作。而新四军在长江北部的迅速扩张与第五战区李宗仁部冲突日盛,1939-1940年共产党游击队控制了江苏北部大部地区,将国民党省长韩德勤限于Paoying城及运河地区。新四军如今拥有6个师,江南由陈毅,江北由张云逸指挥。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军统戴立控制的忠义救国军,其游击活动似乎反共比反日更活跃[2](南郭注:该作者恐怕受中共欺骗宣传的影响产生的偏见,忠义救国军的真相肯定不是中共胡编乱造的《沙家滨》中伪造的那样萎琐)。1940年经国共双方协商达成协议,国民党同意让出江北换取新四军撤出江南(实际上是蒋介石顾全大局忍辱负重做出的让步)。1941年1月4日在新四军撤离江南途中,国军顾祝同部在安徽茂林地区包围新四军总部,随后十天的战斗(实际战斗仅六天),叶挺军长被俘,项英副军长在逃亡途中被其部下枪杀并抢走了他藏在烟袋中的黄金。1月17日重庆正式取消新四军番号,事实上,陈毅接管了新四军,刘少奇任政委,继续在江南江北活动。宛南事变结束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恢复了内战,但是名义上仍合作[3]。国民党自1939年始封锁陕甘宁边区,如今封锁所有共产党控制区。国民党军队与日本军队在前线时常是贸易关系,如果不是实际上友情关系。但是国民党对共产党的敌意和加强封锁共产党区,挫折了史迪威和其他美国官员分配美国战略物资给共产党的努力,当然孤立了共产党区域。(南郭注:作者亲共立场十分明显。如今史料进一步披露证实所谓宛南事变,完全是毛泽东为争取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争权趁机陷害项英人为制造的惨案。蒋介石同意让新四军过境,事先指定其走北线,而项英事先请示蒋介石想走南线,并电报延安转蒋,但毛泽东却故意反复多次扣押该请示电报未转发蒋介石,顾祝同认为新四军抗命,扰乱抗日前线,当双方打起来后,项英先后数封电报向蒋解释说明原因,但均被毛故意扣留不转发蒋介石)。

   

   美国作家乔纳森写道:“蒋介石命令新四军于1940年12月31日前移防江北。因他不想将来共军与之争南京上海的天下。他向周恩来保证他们将享受安全通道。白崇禧说:强力是必要的。蒋介石对他的将军们说:“如果12月31日最后期限错过,‘那就毫不怜惜地消灭之’。12 月底国军进入该区,军官被告知:“消灭匪帮”。1941年1月4日新四军军部开始走东南部通道(蒋介石要新四军走北部通道)朝江西根据地方向出发,而不是朝约定的江北。1月6-9日新四军面对人数和武器装备绝对优势于已的国军,周恩来去见蒋介石,蒋否认前线战报,说他已同意予新四军一条安全通道。当饥寒交迫的新四军行至石林村时,叶延将军给蒋介石发了一封电报:请求他停止攻击并附上他准备接受惩罚,“虽然我不怕死,但我担心你的电讯信息,他补充道‘我等待你的命令’。叶将电报发给延安由其转送蒋介石,延安确始终未转发该电给蒋介石[4]。[5]国军顾祝同部在安徽茂林地区包围新四军总部,随后十天的战斗,1月12日国军用密集的炮火发起进攻,两天后毛泽东发一电给新四军称蒋介石已同意停火。那时战斗已经结束。估计约2000至10000名新四军战死。毛泽东当时说7000人被消灭,幸存者说女兵被强奸,俘虏强行军400里后关入集中营,有些人被抢杀,有些人被活埋。叶挺军长被俘,项英副军长在逃亡途中被其部下枪杀并抢走了他藏在烟袋中的黄金。1月17日重庆正式取消新四军番号,事实上,陈毅接管了新四军,刘少奇任政委,继续在江南江北活动。新四军事变结束了第二次国共合作,[6]但是名义上仍合作。实际上,很大程度上是毛泽东不愿意看到占据富裕江南地区的另一共产党中心过份壮大,有意借机陷害项英人为制造的惨案。

   

   最权威也最准确的说法应当是张戎女士的令人信服的详细考证:

   

   由于共军时常在国军背后捅刀,蒋介石为了抗日救亡国大局而忍辱负重,决定采用国共分隔法解决冲突。1940年7月16日蒋下令新四军一个月内移防江北,但毛拒绝执行命令;毛实际上最希望蒋采取武力强驱,以便引发全面内战,好让苏联干涉,故毛一直向苏联求援。因此,新四军不但拒不执行命令,反而对国军发动了最大规模的进攻,10月在江苏黄桥消灭国军11000人,杀害两名国军将军。[7]蒋强忍愤怒对此未下令报复,而是保持沉默;正象许多其他败仗一样,蒋担心若全面内战爆发,不利于国家前途;蒋仅在10月19日重新命令新四军一个内月移防江北,毛对此令再次拒命。毛对周恩来说,“苏联将介入”;毛知道蒋怕什么,11月3日毛电周:“蒋最害怕的是内战和苏联,因此正好我们欺负他。”

   

   

   1940年9月莫斯科正在讨论强盟德、意、日轴心国。日本与苏联交易,承认苏联对外蒙和新疆的势力范围,承诺中共对陕甘宁的控制,要苏联保证控制中共的反日;苏联则承认伪满洲国。1940年11月7日,毛电报共产国际主席迪米特洛夫和斯大林称:“计划派15万军队袭击蒋军的后方,进行预防性反攻,将先打出第一枪”。11月25日斯大林电毛:“现在要克制,还不是进攻的时侯,尽可能与蒋讨价还价移防陕北,你们不要主动发动军事行动。但若蒋进攻你们,应尽全力反击,分裂的责任在蒋”。[8]

   

   

   因为项英反对毛大杀AB团,毛曾想把项英当成AB团杀掉;项英警告中央不要带毛长征,他会搞阴谋诡计夺权,项英公开批评毛有时嘲讽毛,因此毛对项英恨之入骨。[9]毛于12月指令项英过江苏北移。新四军北移有两条路可走。最短的是北上,第二条路是东南方向过长江。1940年12月10日蒋介石第三次电令新四军走北线北移,毛于29日向蒋确认;次日,毛突然要项英走东南线,蒋否决之。毛未告诉蒋,故蒋一直以为新四军走约定的北线;1941年1月3日蒋电项英:“我已命令沿线军队确保你们的安全”。项英立即电复他将走东南线,而非蒋指定的北线;但这份关健的电报,从未发给蒋,由于毛禁止所有共军将领直接与蒋介石联系,全部必须通过毛本人转发。项英通过毛转发蒋,而毛故意扣发了该电。故项英1月4日按毛指定的东南线走而不知道蒋从未收到变更路线的电报。1月13日即九天后当新四军业已大量伤亡时,毛电周恩来,“我发给你的项致蒋的电报,若还未转请别呈交,因用辞不当”,表明此前毛从未转发蒋。[10]

   

   

   国军以为新四军又来进攻,顾祝同将军下令消灭之,6 日战斗打响。项英急电毛要求国军停止进攻,但毛连续三整天什么也没做,当刘少奇于9日电延安询问时,毛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宣称最后闻知项英是5日。在战斗最激烈的6日-9日四天中,毛称未收到任何电报,而项英的电报员发出大量求救电,刘少奇皆收悉,毛不可能未收到,毛在西安事变最关健时亦宣称他的收发报机坏了。项英电毛:“请尽快与蒋、顾解释,否则将全军复没”。毛仍未采取任何措施!同日,项英通过毛再电蒋,毛再度扣押该电不转蒋。毛13日电周恩来“我未转发给你,该电绝对不能转”。直至1月14日毛才最后指示周恩来提出严重抗议要求解围。于是周才提出严重抗议,但蒋已于12日主动下令停止打新四军。周15日会见苏驻华大使,让其相信红军需要援助,周说延安的电报机13日下午出了故障,与毛说了6-9日出故障对不上号。[11]

   

   

   罗斯福总统的中国信息极大依赖一个包括斯诺在内的私营情报网络,他的主要情报来自一个海军军官伊凡斯卡尔松,卡尔松的白宫报告在内阁成员中传阅,对美国对华政策影响极大。[12]邱吉尔讨厌蒋,英国驻华大使克拉克卡尔极亲共,他公开说一个周恩来顶所有的国民党官员。苏联在西方发起反蒋宣传称新四军被消灭了一万人,而实际上仅死二千人。另二千人转走北线安抵江北。宛南事变是毛想挑动苏联支持他与蒋争权,同时借机消灭政敌项英。1941年4月13日苏日互不侵犯条约,使得日本得以抽调兵力南下太平洋,最后袭击珍珠港。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毛的靠山此时自顾无瑕,毛才下收手令“立即停止攻击所有国民党军队。”[13]

   

   [1] Van Slyke, Lyman P. Enemies andFriends: The United Front in Chinese Communist History ( Slandered,1967)pp.130-142.

   

   [2] Johnson,Peasant Nationalism,pp.123-136.

   

   [3] Whitson, William W., The ChineseHigh Command: A History of Chinese Communist Military Politics 1927-1971( NewYork, 1973) p.210-221

   

   [4] Peter Clarke, The CrippsUersion( London, The Penguin Press, 2001) p.152-156.

   

   [5]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364.

   

   [6] Whitson, William W., The ChineseHigh Command: A History of Chinese Communist Military Politics 1927-1971( NewYork, 1973) p.210-221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4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6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7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8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9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32

   

   [1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37

(2011/03/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