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西安事变真相]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安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郭国汀

   

   一、前因与背景

   

   所谓不抵抗政策是张学良的主张而非蒋介石的命令。九一八事变60年后,张戎女士采访张学良时张称:“抵抗纯属徒劳,我们没有任何机会打赢。我们只能打游击战,中国军队根本无法与日军相较。日军确实非常优秀,不抵抗仅是合理的政策”。[1]事实上蒋介石不但从示下过不抵抗命令反而一直在准备抗日。1931 年九一八事变爆发,蒋介石为了民族利益,主动将围剿红军的30万大军撤离,并与中共协商建立统一战线,被拒,因为当时中共认苏联为其祖国。1932年蒋介石设立了一个秘密抗日机构。1936年初蒋授权陈立夫与周恩来联系,商谈建立抗日统一战线。陈对周恩来说蒋介石的条件是共产党必须服从孙中山之三民主义,执行蒋介石的命令,并解散红军,换取允许其在陕西自治。因为双方的分歧太大秘谈失败[2]。当时国际上对中国抗日的支持力量十分微弱,国联没有实际行动。

   

   二、张学良的动机与目的

   

   美国作家乔纳森认为张学良绑架蒋介石的目的在于抗日救国。他在其《蒋介石大元帅及其丢失的国家》中写道:张学良从欧洲休养回国后,蒋介石按原计划派他前往西安打共军,张则希望在西安重建权力基地,此时他手下的东北军有8万人。但是南京政府开始对西北施加影响,计划将他最精锐的部队并入中央军,同时张的东北军军响被缩减。[3]

   

   

   这促使张学良考虑加入反蒋集团,希望能够足够强大将日本人赶出满洲,使他能重返家乡。毛泽东和周恩来及21名红军将军给张写了一封信称他的真正敌人是日本人和蒋介石。1936年12月初张学良与周恩来在西安一个天主教堂内秘谈了一整夜。进一步谈判导致于1936年12月4日与共产党签定一项秘密协议共同抗日救国。按周的要求,张为延安共产党在西安设若干贸易点,供给其武器弹药,无线电器材和医药,互换通讯联络官,并告诉共产党一些他的计划[4]。50年后在一次接受电视采访时张学良解释他对共产党的态度时说“并不是我同情他们,但是他们是中国人,那么为什么相互残杀?我们与之谈判,蒋介石因此事对我非常不满。”杨虎城的西北军有36000人。因担心蒋介石,杨也与共产党签定一项互不侵犯协议,互换联络官,双方同意假战以维持表面现象。杨虎城向张学良提议年底蒋介石访西安时绑架他,迫使他做他们想他做的事。

   

   事实上张学良绑架蒋介石的动机与目的是想让苏联支持他取代蒋介石成为中国领袖。早在1936年1月20日张学良便开始与共产党秘约。西安事变前,张学良多次赴上海南京与苏联使领馆官员密谈,他想取代蒋介石作为国家领导人,宣称愿与红军合作公开对日本宣战,希望苏联支持他。[5]斯大林不信任张,不相信他有能力团结领导中国,但要利用张故表面答应考虑,让张先与中共秘密联系。1936年1月20日张与中共首次秘密谈。[6]毛乐于利用张反蒋并取代蒋,毛好从幕后操控,故指示李克农答应张支持他取代蒋介石。张与中共达成消极内战协议,允许共产党在西安设办事处,及秘密电台[7]。1936年1月上海神父董某至西安要张学良安排护送毛泽东之子赴莫斯科,张欣然应允。6月张派特使护送毛的两个儿子岸英和岸青至法国马骞,俄国人让张的代表到巴黎签证,却一直以各种借口不予办理签证。[8]1936年9月日阎锡山设立反日与反南京中央的救国协会与共产党合作。阎锡山在与共产党合作期间想采用共产党的政治技术,结果他的大刀敢死队投诚中共,导致阎锡山与中共的关系于1939年11月-12月彻底破裂[9]。

   

   1936年6月广东和广西新军阀结盟反蒋,毛泽东鼓动张学良趁机在西北与红军结盟,建立一个象外蒙一样的苏联卫星国。[10]张未采纳,因他要撑控全中国,而不仅是西北一域。两广反叛仅数日便崩溃了。苏联也反对中国分裂,斯大林要中国统一对付日本,斯坚信蒋介石是唯一能团结和领导全中国的人。毛于是向苏联开出的援助清单包括:每月供300万美元,及飞机,重机枪,轻机枪,步枪,防空高射机枪,苏军飞行员和其他重型大炮。[11]

   

   

   1936 年7月底张学良告诉俄国驻华大使波哥蒙络夫(Bogomolov),他希望与中共合作反蒋抗日,期望得到苏联的支持;大使答:“那是没有问题的”。8月 15日莫斯科电令中共停止反蒋,要其与蒋介石合作共同抗日,毛不得不服从苏联指令,开始与蒋介石秘密接触;但俄国与中共皆对张学良保密,却继续误导张学良相信他们支持他取代蒋。[12]

   

   

   毛泽东在明知苏联不可能支持张学良的情况下,继续鼓动张学良反蒋并欺骗他会得到苏联的支持。张学良因野心和赌徒心理驱使,决定扣留蒋介石挽救红军作为向苏联的献礼,以赢得苏联支持他的厚礼。行动前张与叶剑英密谈,告诉叶他准备发动政变。叶于1936年10月29日电告毛:“有一个扣留蒋介石的计划。”11月5日叶离开西安返延安向毛汇报。绑架蒋虽是张的主意,但毛和叶无疑是极力促成者。苏联间谍特托夫(Titov)纪录道:“叶剑英和张学良于1936年11月讨论了绑架蒋介石的计划,毛泽东却故意向苏联隐瞒,因他知道斯大林肯定反对。”张学良在行动前电叶:“重要事相商,请速回”。毛扣住叶不让他走,同时却回电称叶已上路。中共坚决反蒋,让张学良觉得中共和苏联支持他。[13]行动前一刻,张学良电毛:“拟采取行动”。毛高兴地说:“上床,明早有好消息!”[14]次晨,中共高官汇集在毛处,毛狂笑,象个疯子。毛极想处死蒋介石,他的算盘是权力真空出现,若苏联支持中共,毛便能当头。[15]

   

   

   三、西安事变张学良绑架蒋介石

   

   1936年12月7日蒋介石抵西安会见蒋时张学良称他不准备再打共产党,并促蒋介石政治解决共产党问题。蒋介石说围剿将继续,他带来一批强硬将官,包括陈诚,拟取代张清洗共产党。张于是下决心按杨虎城的建议行动。12月12日黎明,150名张的亲信突袭蒋下的温泉宾馆,蒋正在做早操,在夜幕掩护下,从房间后逃到后山,他的假牙还留在床头柜上。从后山躲藏在一个山洞里,到中午时他自动放弃。张学良通电全国号召重组政府,结束反共战争,释放政治犯,允许言论自由,召开救国会议实现民族、民权和民生。何应钦准备以空军和陆军进攻西安,对可能致蒋介石于死地或促使叛乱者杀害蒋不在乎。他否决宋美玲不要进攻西安的请求为妇人之见。

   

   多纳德(W.H.Donald)顾问自告奋勇,他曾是张学良的顾问,当他抵西安时发现张忧心忡忡,他的非共产党同盟并不支持他。甚至反蒋的报纸也强烈反对绑架。蒋介石拒绝说话,在冰冷的房内躺在床上用毛毯盖脸,并告诉看守要么服从他,要么枪毖他。多纳德将蒋介石移到一间有暖气的房间内,并警告蒋身边亲日的小集团,然后飞回南京安慰美玲。

   

   宋子文和戴立赶来西安,戴立见到蒋时,跪倒在地,痛责自已未能尽到保护领袖安全之责。宋美玲与多纳德一道从南京飞往西安,行前她带上勃朗宁手枪和蒋介石的假牙,下机时她将手枪递给多纳德“如果任何士兵动我,请对我开枪”她特意交待。[16]

   

   当周恩来见到宋美玲时说,蒋先生是唯一能够领导中国的人。这为圣诞夜蒋周重新会面创造了条件。周反复称共产党支持蒋介石作为国家领袖抗日。蒋介石说不应再有内战,“我们相互打了这么多年,我时常想起你”他补充道,“我希望我们能再次合作”。[17]

   

   “国内问题应当用政治手段解决,而不应用军事手段”周恩来第二次会见美玲时她说,不赞成她先生用武力赢得和维持权力。圣诞节蒋介石获得自由飞回南京,张学良表示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并与蒋一道飞回南京。张经军事法庭审判处十年刑,后按蒋的意愿改为软禁,直到1988年才获得自由;张后来皈依基督教,与陪伴他软禁的赵四小姐结婚,移居厦威夷,2001年100岁时死于斯。死前他口述自传言及他与蒋介石是血肉个人友情,但“我们的政治分歧就象两个仇敌。”[18]

   

   四、中共和毛泽东处心积虑阴谋杀害抗日领袖蒋介石

   

   当蒋介石被张学良绑架的消息传到延安时,毛泽东喜极,中共政治局号召消灭蒋介石,应由人民法庭审判。但莫斯科反对危害蒋介石,斯大林视蒋介石为面对日本侵略团结统一中国的最佳人选。共产国际谴责绑架,客观上造成抗日事业的损害。周恩来被派前往西安协调释放蒋介石,张学良派飞机接他,反共的美军飞行员说他故意飞越对流层,对周恩来大吐偷乐。[19]

   

   毛获悉张学良扣留蒋后头一封致苏联电报提议:“将蒋介石交付人民审判”(意指处死)。12月12日毛电张学良首封电报称:“最好的办法是杀掉蒋”;并立即派周恩来前往西安,要周恩来说服张学良“执行最后的措施”(即杀掉)[20]。为促使张学良早日杀掉蒋,毛于13日电张“我们已经与共产国际安排,详情将随后告知。”[21]但张学良需要的是苏联的公开支持。14日苏联两家主要报纸刊载强烈反对绑架蒋,支持蒋介石的文章。张学良意识到这次自已彻底赌输了。张学良对中共和苏联恨得咬牙切齿。56年后,当张戎女士问张学良“中共事先是否曾告诉他苏联对他的真实态度”?他突然愤愤不平地说:“当然没有,你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22]

   

   

   不明真相的不少外国专家学者确美化中共和周恩来。12月7日蒋介石在西安被张学良和杨虎城绑架,中共初时狂喜欲以人民法庭审判处死之,后因莫斯科干预,中共才改变态度,由周恩来确保其获释,因为斯大林认为唯有蒋介石才能成为中国反日统一战线的领袖。[23]

   

   

   五、斯大林为了苏联的切身利益挽救了蒋介石一命

   

   当国军包围西安,内战不可避免之际,周恩来敦促张学良杀了蒋介石,张假装将杀蒋;毛一直想促使南京与西安内战。与此同时,斯大林却展开了救蒋的行动。斯大林问共产国际书记迪米特络夫(Dimitorvo),“是你们允许中国事件发生的吗”?斯大林还追问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王明,王明曾要求处死蒋介石,但王说电报是克格勃外事部的阿特尔(Artur Artuzov)起草的,结果阿特尔立即被逮捕,随后被枪决。[24]

   

   

   迪米特络夫(Dimitorov)写信给斯大林称:“尽管我们的警告,中共事实上介入非常深,与张学良的关系十分友好。很难想象未与毛共合作,张学良敢冒此险。”[25]迪米特洛夫12月16日电毛谴责绑架蒋介石:“客观上唯有损害反日的团结,帮助日本侵略中国”。[26]毛接此电时狂怒。随后毛扣下这份电报,并对周和张学良保秘,毛继续操纵杀蒋。

   

   

   当张学良获悉苏联反对他扣蒋后,他便决定保障蒋的安全。西安事变后,中共保持沉默三整天后才发表声明,只字未提支持张学良任元首,相反确认南京政权。张学良意识到保护自已的唯一途径便是保护蒋介石,并将自已交由蒋处置,因为南京政府许多人恨不得杀了他,确实有不少人试图暗杀他。12月14日当苏联公开谴责政变后,张学良来到蒋介石扣留处,站在蒋面前沉默流泪,并对蒋说他“意识到绑架是一种愚蠢和有病的思考行动”,并要秘密释放他。12月16日南京向张学良宣战,并轰炸了张学良在西安城外的东北军。蒋介石立即向外递送一信息,要南京停火;于是南京停止了军事行动,12月20日派宋子文前来谈判,两天后,宋美玲亦抵西安。12月20日,莫斯科电毛:重申“必须和解争议”,直到这时,毛才将电报转周恩来。12月23日,宋子文,张学良和周恩来举行谈判,蒋拒绝与周直接谈,即便被告知若不见周恩来,就不可能释放,蒋仍然拒绝见周。莫斯科知道,可以用一种方法让蒋介石见周恩来。12月24日,博古来西安转达莫斯科同意让蒋经国回国,周恩来才被允许于圣诞节进入蒋的房间,周告诉蒋他的儿子经国将回国。直到此时,蒋才答应共产党的要求,让周到南京来直接谈判。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