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巩胜利文集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G20召开南京“货币国际研讨会”令人民币上下两难——
   
    ■ 巩胜利(独立学人)
   
    【提要】: G20国集团于2011年2月18、19日在法国巴黎召开财长、中央央行行长会议,法国提出了人民币国际化的设想,以及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DTS)成为第五种国际货币和允许人民币利率自由浮动的“平衡术”;这次会议形成了G20的第一次“共识”,将量化制定国家间的贸易超出数字和外汇储备数字……3月31日,G20又在中国南京召开“国际货币改革研讨会”,法国总统以及德、美、英等主要国家财长将出席此次会议,来讨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具体方案……

   
    【引子】:在南京召开G20这一天、总共时长7个半小时的会议中,与会者因该就货币问题展开讨论,但是话题不因该涉及具有时事性的具体问题,这是中国方面在会议召开前发出的明确信号。东道主中国希望大会讨论的具体内容包括全球现金流管理以及如何改善实时货币管理体制。按着法国总统萨科奇担任本年度G20主席国的意愿,将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行动,此次会议就难免不具体涉及人民币国际化的研讨和方向。
   
    【关键】:人民币“国际化“,真正要给力的还是在“法制中国”当局自己以及其公民、社会、国际交往的必要性。⑴、首先是要绘就一副宏伟、跨越百年、堪比超越“建国大业”的蓝图,让这种货币承上启下、连接五湖四海,具有高屋建瓴的远见建树;⑵、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要有跨越中国、台湾、香港、澳门等地区、国家的国际执行力、立法、监督等独立完善的运作体系;⑶、中国当局当然要给力60%以上,而国际社会和主要国家要给力40%左右。否则就是给力于美元一般的国际环境,人民币也无法象美元那样走进“国际化”超过全球1/3人口的全球市场。
   
    【国际货币】:当今世界的2000多年,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货币”,而这种货币,一定是一种“超越主权”的货币,不囿不由于国家“主权”和其“国家利益”而发生根源变更与冲突出手。欧元具备了全球“超主权”的秉性,但欧元没有摆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宏大“超主权”核心凝聚能力,起到跨“超主权”、跨越“地上、空中、地下、海上”等立体化的大融通的体系,除非这个“超主权”货币体系被整体损毁60%以上。而美元的国际地位,完全是其近百年“霸权”做踪的一种必然结果,美元考虑、涉及、实践的一切都是美国国家主权利益的天然与秉性,而无法顾及全球近200个、大多数国家的利益。
   

中国有顾虑


   
    G20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将于本周末在南京举办研讨会。讨论金融危机背景下,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具体方案。虽然法国总统以及德、美、英财长将出席此次会议,而东道主中国称此次会议只是一次非官方的学术性会议。有些时候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这也是二十国集团(G20)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高级别国际货币改革研讨会的宗旨。这一会议将于3月31在南京举行,目的皆在讨论世界现行货币系统的强项与弱势。
   
    3月28日路透社本周一援引一位G20成员国的外交官提前浇了一盆冷水,称人们“不应期待有什么大量的新内容出现。但是中国举办这样的一个由法国总统主持开幕式的研讨会,这本身就是一大奇异的新闻”。法国总统召开中国会议,难道这不非常奇怪的一件事吗?若是换成法国总统、中国国家主席“共同”主持这次会议,则可能是另外一种轰动意义。
   
    中国政府愿意承担举行这样的会议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事情,因为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不愿意就货币问题展开任何讨论。但却又不得不面对国际社会对人民币汇率政策的持续批评。路透社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称,此次在南京的研讨会有许多特别之处。他戏称此次会议是“高水平会议记录的艺术”。而它不在北京举办的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政府不愿意将他看作成一次高规格的会议,离开了中国“心脏”的会议大家都该心明肚明。中国官方对此次会议的理解是一次“就国际货币体系相关问题展开讨论的高级别研讨会”。官方的措辞中,不愿意提及该会是G20集团峰会框架下的一次会议。当然,就这种矛盾措辞的会议,本身就更值得期待、关注和新闻。
   
    3月14日,温家宝总理在中外记者见面会上表示,中国将继续坚持“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不动摇(其实这种“形成”可能至少要3、5年、甚至10年更长才能够真正“形成”,中国经济特别是房地产等产业事实上早已严重脱离了“市场经济地位”)。将根据市场需求的变化,进一步加大人民币浮动的弹性,人民币国际化成为事实上的“难以形成”。但同时,“也必须考虑这种升值还是渐进的,因为它关系到企业的承受能力和就业,我们要保持整个社会的稳定”。5年前的同一天,温家宝也同样说过,利用行政手段、一次性地使人民币或升或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也不会再发生出其不意的事情了。
   

法国浪漫与热情


   
    对于法国来说,这次会议是其作为G20国集团峰会主席国期间的一次重要会晤,会晤的重点应该是如何改革已经失控的国际货币体系。这次会议对法国的重要性体现在法国总统萨科奇将携法国政界以及金融界的高层代表参加会议。
   
    一些非G20国集团的成员国也将派遣科研人员以及政府代表参加。中国方面派出的政界代表规格没有这么高,副总理王岐山将在开幕式上讲话。当然是在与中国政府紧密配合的前提下,法国政府,具体说是经济部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和央行行长诺亚(Christian Noyer),也邀请了媒体参加会议。
   
    而直至今年2月18、19日,人们对此次会议是否召开还没有达成一致。中国方面的热情不是很高,而作为G20主席国的法国对此却非常重视。中国政府最终还是答应召开会议,但把地点由深圳改为南京。这是在2月20日前就决定要召开、原本决定是在中国深圳召开的一次会议,后又转战到南京召开,现在总会议议程只有7个多小时,这么大的一个世界、G20国集团,又能开成什么样?
   

中国有难题


   
    据来自主办国德国媒体报道说,在总共时长7个半小时的会议中,与会者因该就货币问题展开讨论,但是话题不因该涉及具有时事性的具体问题,这是中国方面在会议召开前发出的明确信息。东道主中国希望大会讨论的具体内容包括全球现金流管理以及如何改善实时货币管理体制。而相关讨论应该建立在G20国成员就世界货币体系改革讨论的框架中。而协助领导这一讨论小组的正是德国财政部国务秘书阿斯穆森(Joerg Asmussen),他本人也将出席此次在南京举行的研讨会。
   
    此次研讨会的特色还在于,许多G20集团成员国派出了最高级代表参加,比如法国、德国和英国。除了法国总统萨科奇以外,德国将派出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出席,而出席会议的英国最高级别代表是财政大臣奥斯本(George Osborne)。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也表示将要出席此次南京的研讨会。而与此相对照的是,印度、意大利和日本只委派了二线代表参加此次会议。
   
    这些国家高级领导人物的缺席也带来的了一些问题。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将此次会议看作是G20成员国就日本最新发生的自然以及核灾难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展开讨论的良好时机。如果这能够成为本次会议的话题,那对此最有发言权的日本财务大臣野田彦(Yoshihiko Noda)却不能参加。因为众所周知,他现在有更重要的日本事务要做。
   

盖特纳动作


   
    3月31日,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将参加这次会议,盖特纳本周已经到访中国,并于31日将访问南京,还将出席一个国际货币体系论坛。之后,盖特纳还会晤中国地方政府负责人并出席二十国集团会议。但不管是美国还是G20财长、央行行长会议或是最高首脑会议,与中国的分歧已经历史性的摆明拉开,限制国与国贸易超出、外汇储备及制定贸易数据等,与中国都大相径庭,那么G20还能干些什么?
   
    美国财政部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指出,盖特纳将前往南京。他将于3月31日与中方对等官员和其他地方政府负责人讨论全球展望和美中经济关系,以求在美中战略经济对话的框架下筹备2011年的会晤。盖特纳在华期间,还将出席一次有关国际货币体系的研讨会。这一研讨会将讨论改革国际货币体系以及维持二十国集团对全球经济持续复苏关注的重要性。据介绍,盖特纳青年时代曾在远东和东南亚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他在读书阶段曾学过中文。2009年1月出任美国财长职务后已经多次去中国。
   
    法新社报道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关系因存在一定的经济分歧而变得困难,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中国的货币问题。美国认为中国货币被严重低估。中国承诺逐步让人民 币对美元的汇率升值。但美国认定被低估的中国货币应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承担很大的责任。美方认为中国至今所取得的进展步伐太缓慢。
   
    货币汇率问题和其他美中两国之间有矛盾的主题,比如让美国企业自由进入中国市场或华盛顿对一大批中国产品采取保护主义措施通常都是两国战略经济对话的内容。奥巴马任美国总统后,将自布什时期开始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改为每年两次,通常是在春天或秋天,在中国和美国交叉进行。美方的领队是财长盖特纳和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
   

南京G20研讨什么?


   
    法国财经报纸《论坛报》头版头条提出“真正可期待中国的到底是什么?”的问题,论坛报就此配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稳坐,凝视着满脸笑容,手扶胡锦涛的椅子,俯视与之谈话的法国总统萨克齐的照片。论坛报说,作为20国集团主席国的法国总统萨克齐今晚启程出访中国,萨克齐本星期四主持在南京举行的国际货币体系研讨会,中国方面却低估国际货币体系研讨会的重要性。法国费加罗经济副刊也就明天到访中国的萨克齐撰文强调,巴黎所希望的20国集团会议在货币问题上令北京尴尬。
   
    31日,在南京举行的国际货币体系研讨会的预期目的是达到对目前国际货币体系的优势与劣势做出共同的总结。费加罗记者布莱和罗迪耶联署的文章指出,南京国际货币体系研讨会仿佛使中国陷入某种尴尬,法国总统萨克奇在中国副总理王岐山和法国经济部长拉加德及其它而是国际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的陪同下向南京研讨会致开幕词。
   
    此间,法国总统府把此次南京研讨会形容成是重视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的“重要的象征”“史无前例的事件”等等。但是对中国来说,费加罗文章引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俞的表态说,此次南京研讨会是一次非正式性的学术讨论会。而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则在两周之前才发现法国国家元首也出席这次研讨会,只说萨克奇将会晤中国官方人士,但并没有明确会晤那些官方人士。中国驻巴黎大使馆也不了解货币研讨会在何处举行指出,有关研讨会完全由法方组织,中方只是 提供场地供其使用而已。实际上,萨克奇29日下午抵达北京,将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双边会谈,此后将有20国集团和涉及包括利比亚和日本等国际外交问题的工作晚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