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丝绸之路》 /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丝绸之路》 /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一线晨曦,血丝一样从黑暗里缓缓渗出。
   
     横亘的沙漠,比无垠更无垠,比古老更古老,比死寂更死寂。忽然一阵旋风,劈头盖脸,撕心裂肺,卷起了灰蒙蒙的白太阳。白太阳裹在黄沙里,啊,于是看见了沙丘、沙丘、还是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沙丘,以及沙丘巨大的蜿蜒阴影。

   
     那是什么?在浓黑阴影里虫子一般蠕动的,那被自然压迫得卑微的生命,像从沙丘上泻落的砂砾一样,一点一点近了,听见了苍凉干涩的驼铃。
   
     一个驮队,二、三十个人,几十匹骆驼。跋涉在这无边无沿、无穷无尽的黄沙里,没有一棵胡杨、没有一株仙人掌。有的只是黄沙。
   
     骆驼驮着一包包、一袋袋的丝绸。丝绸,一捆捆薄如蝉翼、滑不留手的丝绸,织着大朵的牡丹、嶙峋的梅花、如眉的杨柳、飞翔的仙鹤、还有戏水的鸳鸯和鲤鱼。背囊里有本来就粉碎的炒面和干得粉碎的馍,还有几十斤像锈蚀铁块一样的褐色肉干。没有水,最后一滴水昨天就喝光了。干渴摧毁了生存的意志,无助的眼睛向着远处祈求。
   
     太阳上来了,猛然就烧炙似的滚烫。在太阳周围是五色光晕的环,光芒穿过光晕肆无其惮烘烤着驮队。没有汗水了,泪水也没有,有的只是最后的血液和血液中的盐。
   
     巨大的沙丘还嫌不够,无意地悄悄移动了一下。于是,一个驮队无影无踪了。在被黄沙淹没之前,有人看到了红得发紫的桑葚、青青的麦苗、一望无际的菜花,菜花倒映在碧波荡漾的水中。在水边,还有浣女、莲舟。青绿的水草间游过几条小鱼,像箭一般射开。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有的只是幻像和错觉。也许一个月,也许几年,另一支驮队会发现焦干的木乃伊或者一架架白骨,哪又怎么样呢?日升日落,沙漠依然。只有白骨被风吹日晒,遭沙尘敲打碾磨,最后,也成了粉末。
   
     而这粉末等待随风而起,不管如何也要梦回江南,万里之外的丝绸故乡。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