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1)

   
     达摩东来,佛教日渐汉化,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于是就悖离了佛教本身对于人生真谛的终极思考。佛教一分为二,一部分是士大夫打机锋的逻辑游戏,一部分就成了善男信女现实生活的安慰剂。
   
     尤其世俗佛教的近年再度崛起,其实已经是以对佛的贿赂来对信仰亵渎。
   
     如果说,因果报应说还能作为对人道德行为的约束。那么,仅仅上香以及对僧侣的布施来作为一种交换,以换取自己的富起来、健康、平安、以及种种生活要求,就显得比较稀里糊涂的伪善,而且成本投入也太低了。
   
     这种全民经商的生意人心态,佛也只能笑我将来的。
   
     种种期望重托交给菩萨,菩萨也是忙不过来的。
   
     至于说某设计师就是观世音菩萨,那就更是走火入魔了。这倒和如今的处级政治和尚如出一辙,法门内外,煞是和谐。
   
     无意对于上香这种色、相进行价值判断。只是另外一说:心即是佛,佛即是心,倘要修为行善,又何必上香礼拜?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2)
   
     因果报应,是世俗佛教得以盛行的一个理论基础。不然谁去烧香?戆煞脱了。
   
     相当于伟大领袖的某某论: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温度使鸡蛋变成小鸡,但是不能使石子变成小鸡。也就是这么个意思吧。虽然现在好像已经可以制造最简单氨基酸分子了,往后就是蛋白质甚至生命个体。但是现在还是试验阶段,不去管它,到哪山砍哪柴。
   
     老百姓说,不好做坏事,做了坏事就会在一定的时候有报应。什么报应?牛头马面,上刀山、下油锅、滚钉板,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痛苦吗?痛苦。可怕吗?可怕。
   
     什么时候报应呢?这倒说不准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总而言之,有一个什么本子上记载得明明白白,黑材料,到时候有空了就秋后算账。记账的神灵忙得不得了,建立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数据库。
   
     所以一个人要做好事,做善事,而且一个人做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就像雷锋同志似的。
   
     什么是好事、善事呢?没有明确的界定,但是人天生是有些明白的,所以这个人类社会才能繁衍至今。如果大家都不明白,一有机会就我咬你一口,你戳我一刀,或者随随便便就掼一个核弹玩玩,那么这个人类早就没有了。
   
     但是报应这件事,真的兑现的好像也不多。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忽然遭雷劈的往往倒是缺乏知识,很少恰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凶人,说明雷公的精确制导导弹有些问题。
   
     实践出真知,有的人就不怕报应,什么坏事也敢做,死后管它洪水滔天。
   
     反而倒是一干善男信女战战兢兢、烧香拜佛,在因果报应学说中祈望着善报。什么善报呢?各人想的不一样,不外乎是荣华富贵、福泽绵延、健康长寿什么的吧。这辈子或者下辈子的,早作打算。
   
     真有因果报应多好,还是相信有吧。且烧柱香去。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3)
   
     因果报应为什么那么有市场?那么深入人心?虽然它从未形成一个确凿的证据链。
   
     伟大领袖曾经发问: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那么,也来问一问,因果报应这种学说是从哪里来的,是人的脑子里固有的吗?是神祗们塞进人脑的吗?是实践出来的吗?
   
     具体地说,因果报应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肯开动脑筋的人很自然地就会想到逆定理、否定理或者逆否定理等等;譬如,没有善就不会有善报,有恶报一定是曾经作恶,没有善报是因为没有行善等等等等。
   
     懂不懂什么是逆定理、否定理、逆否定理啊?不管了,写给懂的人看吧。
   
     一个人生活不如意,自己觉得没有得到公平和正义,而且也没有富起来,而且也预测不到什么办法共度时艰,于是没有了信心。那么人就会向自己的内心收敛,会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答案是,嗷,一定是前生作了恶,今生仅仅是前生的报应。
   
     这么一想,心安理得。一切坎坷、倒霉、不满、不幸终于找到了答案。为了下一辈子的幸福,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认认真真做些善事,譬如到观世音菩萨那里上香,并且捐募些许善款、结个善缘什么的。也不妨和和尚们拉拉近乎,如果是主持,当然更好。
   
     譬如吃斋、不杀生、放几条泥鳅、几只团鱼什么的,准备下一辈子兜底翻盘,把这一辈子的损失补回来,或许还有得赚。
   
     且不管这些吃小亏沾大便宜的行善是不是佛教的教旨本意,反正行善总是好事吧,使这个世界看起来美好一点。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4)
     
      因果报应这件事总得有人管啊,否则不是乱套了吗?弄不好就是善有恶报,恶有善报。
     
      谁来管呢?不太清楚。于是人们又开动脑筋想,一想就生动丰富了。
     
      在西方有一个极乐世界,那里有着恒河沙数的菩萨。但是这个事情菩萨管吗?菩萨应该比较淡泊出世,好像也比较无所事事,总是坐在那里,仙乐缥缈,霞光万道。
     
      观世音菩萨则住在紫竹灵山,赤脚踩在鳌鱼上面。倘若鳌鱼一翻身,就是天崩地裂,地震。旁边还站一个善财童子,一个女生不知道是谁。善财童子,说明善和财是有些联系的。
     
      对了,应该还有一个公权力机构,就是天上的政府。政府元首、权力的顶峰就是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有一个妈妈是王母娘娘,每年要开一次蟠桃寿宴,有一次给孙悟空给搅了局。
     
      对应于人间的朝廷,玉皇大帝主持工作的就是天庭。天庭也是禁卫森严的,闲杂人等休得入内,保安等等自然少不了。还有无数天兵天将,手持各式兵器法宝,了不得的本领。
     
      玉皇大帝的执政能力似乎有些问题,所以那一次就给泼猴弼马温大闹了天宫,自己钻到桌子底下才得以脱身。好没有面子。
     
      因果报应这件事情完全交给天庭管理,还是不大放心。所以还有一个应急预案机制,那就是十殿阎王也来管一管。就好比司法以外,再设一个纪委、反贪局什么的。
     
      还是不放心,于是又增加了耳报神、灶君菩萨,而且还有三尸神。三尸神盘踞在人的两眼之间,鼻窦以上,印堂以下,简直就是Inter inside ,内置一个专门汇报言行的木马软件。
     
      好了,这下可以放心行善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事无巨细都记载在案、论功行赏了。
     
      一般人虽然不愿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其实也不想就此搬家到极乐世界的。最好还是重新投胎人间,因为前世的诸多积德行善,这一辈子就要笑看风云起落,好好享受人生了。
     
      到底人世间的事情比较精彩,灯红酒绿、燕瘦环肥,尤其是稳稳掌握了很多善报在不断返还。就像中国移动的一次性缴纳话费,每个月打一些到账上。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5)
   
     好吧好吧,让我们都来做善事。积德行善,下一辈子享福。
   
     也有朋友不同意轮回一说,认为今世就有体现,那就更好了。简直是化学反应,立竿见影,催化剂都用不着。
   
     那么,什么是行善呢?很多很多,数不过来。反正大家都是善人,心里都明白门清,不须啰唣。去年汶川地震以来,几乎每个人都捐过善款,几百元钱摊开像扇子似的,笑嘻嘻地在摄像镜头前慢慢放入。为什么要摊开?咦,不然谁知道你捐了几何?如果是大笔的呢,就用支票,支票要放大定做,上面明白喷绘:人民币叁百捌拾萬圆,一定要写得大!
   
     行善一定要钱吗?也不一定,当然最好是钱,市场经济。钱有数字,可以比较大小多少,其它怎么计算记录呢?善是需要度量的。然后才能确定返还多少报应啊。
   
     有些恶心吧?恶心当然有一点,但是实惠,也就算了。
   
     除了钱,还有别的吗?譬如铁达尼克号撞了冰山,怎么办?那要看看是什么情况,一般来说,还是腾身跳上救生艇再说。当然心里是肯定要祷告许愿的:过往神灵听着,倘若大难不死,一定为观世音菩萨娘娘重塑金身。若有欺瞒,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种话说说容易,做起来比较难,所以他老人家是佛祖。什么时候做善事不觉得是做善事,就像呼吸一样自然且必须,那么这个人就是佛。
   
     为了获得报应而行善算不算行善呢?姑且也算的吧,不然还有什么人做善事?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6)
   
     惩恶扬善,不惩恶岂能扬善?不知道这种世俗佛教理念是不是汉化以后特有的。
   
     看看有几个菩萨,譬如弥勒佛、三世佛,常年满面笑容,慈眉善目。环视过来,满脸狰狞、横眉竖目、剑拔弩张的也不是少数,四大金刚、八大金刚、五百罗汉中的一部分,加在一起专政力量很强大。
   
     除此以外,嘿嘿,还有地狱。据说地狱有十八层,虐俘,虐囚,一层比一层厉害。而且没有电梯的,也没有管道结构施工图纸,要想越狱那是难上加难,完全不可能。
   
     人们不仅按照凡间的权力金字塔想像出了天庭,也同样按照现实制度想像出了地狱。地狱里有的是夜叉小鬼、牛头马面、还有鲁迅先生叙述得乐此不疲的黑无常和白无常。
   
     地狱归阎罗王管辖,相当于现在的看守所所长、典狱长。不对,那阎罗王的权力就太小了,和天庭的玉皇大帝不能形成两极。到底体制如何,不是十分清楚。
   
     至于地狱里的刑罚,根据当时的科技水平,也就想出了上刀山、下油锅、滚钉板、五马分尸等等。至于什么割气管、躲猫猫或者三聚氰胺,那时还没有发明。如果现在的人来重新设计建造地狱,那但丁先生也是望尘莫及的。所以说,知识就是力量。
   
     阎罗王赏罚分明,按照每人生前的善恶记录,由手下一一按律执行。千刀万剐、抽筋剥皮、血流成河,生不如死,因为已经死了。
   
     能不能想办法捞呢?估计比较难。有没有搞错?又不是酆都鬼城,酆都是旅游景点。
   
     所以要想不吃这份苦,一个人就必须多做好事,少做坏事。不然,将来太可怕了。说不定吃尽苦头以后下一辈子就投胎成了一头驴、一匹猪。阎罗王一部络腮胡子竖起来,两只眼睛一弹,桌子一拍,来人哪!吓都要把你吓死。
   
     那么,由于恐惧而行善算不算行善呢?也姑且算吧,不然更更没有人行善了。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7)
   
     悚然一惊,浑身都是冷汗。
   
     忽然想到,如果因果报应确实存在,而且现世就一一体现出来,那么把这个报应扩大到一定的范围倒是丝毫不爽。于是吓呆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