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钟楼怪人》/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钟楼怪人》/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圣母院的钟楼上,从粗砺花岗岩的缝隙里,努力抬起上身,掀起下垂的眼睑,寻找着艾丝米拉达,美丽善良的精灵。
   
    世界是摆动的,路面在摇晃着,黄沙路面颠簸着不情不愿地往后退,圣母院广场石板缝隙中,长着蒲公英。大部分时候看到的都是人的脚,赤脚、布裹着脚、草鞋、羊皮鞋、鳄鱼皮鞋和带着马刺的牛皮靴。有时候看见小孩子倒着的脸,他们睁着惊恐的眼睛。他们弯下腰往上看。
   

    希望能朝他们微笑,知道这笑容他们看不惯。于是转过脸,不让他们看见。还是吓着孩子们了,喊一声,拔腿就跑。两条小腿敲打着屁股,一瞬间跑得远远的。但是不走远,还是围着戚戚嚓嚓、叽叽喳喳说,多么可怕的怪人。
   
    他们说,驼子。每一个人都说驼子。每一个人都说,瞧,魔鬼似的驼子。
   
    现在听不见了,耳朵被钟楼上的大钟震聋了。铜钟,声音高亢宏大,传遍整个巴黎。拉着钟绳像心脏一样自由地律动,巴黎就被铺天盖地钟声笼罩压迫了,虽然已经听不见。
   
    是的,一个怪人,一个丑陋的驼子。圣母院,高高的石砌的祭坛上,皮鞭像闪电一样劈下,如锯齿拉走皮肉。手和手捆绑在石柱上,跪着,头伏在地上,背被抽打得麻木了。血淌在祭坛上,顺着祭坛流到黄沙里,黄沙吮吸着紫色的血,它们干渴已久。
   
    烈焰似的太阳在头顶肆虐,干燥炙热的风把一丝水都吹走了。弯曲的背在被烧烤,皮肤滋滋作响,抽干身体的每一滴水份。
   
    血浸透了眼睑,流到嘴角。已经看不清楚有多少围观的大人小孩了,也根本听不见他们的嘲笑和议论。他们看见的只是一只在铁板上即将烤熟的活虾,这只虾有着常人少有的三头肌和背阔肌,而且八块腹肌就像虾的腹部一样排列整齐。
   
    一双椭圆的黑眼睛出现了,一头黑发,一个没有翅膀的天使。众目睽睽中提来了一桶清冽的水,她把水和生存希望倒进龟裂了的嘴唇,这是何等甘美的水。水从胸口滴落,流在祭坛上,洇进尘土中,和血混在一起再难分离。
   
    像蟹一样爬上这钟楼,才能俯瞰广场。真的是她?在广场中央,扭动着狂野,舒展出激情,跳跃着自由,释放着欢乐,衔着一朵红玫瑰。黑发像火焰一样飘拂,纤细的脚踝、活泼的腰肢、轻盈的手臂、光滑的脖子,有如一只最美的天鹅。
   
    她就是艾丝米拉达,吉普赛姑娘。
   
    艾丝米拉达,艾丝米拉达!于是,二头肌鼓起,身体像蜘蛛一样挂在钟绳上摆动,拉动绳子吧,铜钟疯狂摇摆,辉煌钟声为她而鸣,正义和善良之声汹涌澎湃传遍四面八方,永远在天地间不绝回响。
   
    艾丝米拉达。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