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清平山》/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平山》/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砰――啪,一个爆竹,震得满天的阴霾一抖,竟掉下几滴雨来。
   
    向阳的一面山坡白花花的比较怪异,那是密密麻麻的墓碑。两个半墓区,半个墓区正在开发,属于期房,卖楼花。另外两个一个是麒麟墓区,一个是华侨墓区,一分钱一分货,就是死了,待遇看起来也是不太一样的。
   
    样式便不大统一,有些个性化,有些因人而异。有的带了座小亭子,有的安了阑干,有的占地面积比较大,石狮子守着,财大气粗顾盼自雄的样子。还有一个特别庄严宏大,几乎就是一座纪念堂。那里面,住着上一任市长大人的先严,不知道感觉如何。

   
    有一些贴着烧磁的像片,经年来一眼不眨地注视着山下的世界,山下面车来人往,匆匆忙忙。好一个繁华似锦的世界,一点不觉得少了一个人。
   
    编了区号,几区几排几号。业委会呢,估计没有。邮政编码呢,这个真没有。
   
    又是清明节了,扫墓的人如过江之鲫。汽车沿马路两边停,好几百辆。公交车和黑公交车来来往往拉动着内需,生意难得的好。男女老少一批批上来,一批批下去,没有人经常爬山,拾级而上,两股战战、气喘吁吁。汽车开不上来,直升机还没有民用普及。
   
    到处在烧纸,烧金银财宝、中外冥币、家电、别墅、美女和轿车。轿车比较迷你,有宝马、奥迪和大奔,没有奇瑞。硝烟弥漫,战场也不过如此吧。白色、黑色的纸灰像蝴蝶一样翩翩飞,一个气旋,又一个气旋,把纸屑卷走。
   
    也有零碎的哭声,那肯定是新户口,刚刚搬迁来的,有些怯生。社交时间长了,打打麻将或者跳跳扇子舞什么的,慢慢就习惯了。哪里不是过日脚?
   
    有人在笑盈盈说: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风暴,经济不景气,生意难做。今年就只能这样意思意思了,有钱省着点花,要有信心,共度时艰。什么时候走出低谷、经济复苏,再来看你们啊。
   
    也有人蹙眉发牢骚:似这般下去,那是死也死不起的,一个平方上万了。
   
    这牢骚发得没有道理吧,难道让那一边烧点纸钱过来花差花差?或者就给个账号,直接打到银行卡上?不好通存通兑的,虽然广告说的是大行德广或者善建者行。
   
    栽了不少松柏,长得比较缓慢,就被烟雾隐藏了。不远处有一家化工厂,肆无其惮地排放着硫化氢,一世界臭鸡蛋味道。
   
    忽然山下有救护车鸣笛驰来,说是有小孩下山摔跤了,又说是有老人心脏病犯了。
   
    这里其实很热闹,晚上也许更加。只是没有亮化工程,节能环保。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