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关中大侠吕轻候真我思辨之三探(大结局)
   

     平谷一点红乃是一介武夫,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一类,所以就给七侠镇同福客栈的账房秀才单凭“我是谁?谁是我?”这个问题给绕死了。
   
     由此证明,知识就是力量。平谷一点红空有一身武艺,还是不如秀才会吹牛皮。改革开放三十年,现在的人到底是进化了,做学问离不开自由、民主、科学、政治、经济,否则当然不算学问。看见吕轻候这种元问题是睬也不睬,倒叫更的的寂寞死了。
   
     想想做学问还是要固执己见,哪怕把更的的自己先绕死了也在所不惜。想当年阿基米德忽然顿悟了浮力,光着身子跳出SPA浴缸,连浴巾都没有批一块,更的的裸奔又算什么呢?这叫什么精神?这就是裸奔不要紧、爱情价更高,只要主义真,补锌最重要。
   
     李白当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大概也是如此。一个是李白、一个是李白的影,一个是李白先生的月亮。没有镜子的话,李白只能看自己的影子,影子是月亮投下来的,李白又怎能看见自己呢?就如别人眼里的我是经过遮掩的,我在认真做人,别人夸我像善人一样;我自己感觉到的我是有所选择的,人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我却自以为是一个绅士;那么,应该还有一个不折不扣、恰如其分、真正存在的我,这个我既不是善人也不是绅士,有时候很善人很绅士,有时候一肚子的歪念头,哪个才是这个“我”呢?
   
     又如沐兮濯兮,一床锦被遮盖则个,更的的殢云尤雨,同床共枕的好女孩娇喘吁吁香汗淋漓感受到的我,心醉神迷欲仙欲死的我,还有一个我却瞬间从茫茫虚空穿过宇宙、越过扁平的太阳系、穿透蓝色的大气层、直达太平洋西海岸某个城市、进入某个水泥空间,冷冷地看着我在手满脚乱地做俯卧撑。我对我赞道:一个臀部好性感!
   
     倘若我没有这种对我的自我反省,我怎么可以不断约束、完善、寻找自我、成为真我呢?
   
     这种思辨也许永远不会有结果,使我不得开心颜。想来茫茫人海这种走火入魔的人或许也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
   
     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周伯通的左右互搏,难道不都是自己和另一个自己过招,我和我在相搏,我和我在较量?当然,不是绝顶高手,又岂能到得这等境界。
   
     于是百度一下:
   
     赫然跳出来的就是古希腊的柏拉图,原来老人家早就在问“我是谁?”了。嘿,又是那句老话,我们现在所思考的一切其实都是前人思考过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唉,惜乎。余生亦晚,倘若早生2500年,或许更的的就是柏拉图,柏拉图就是更的的。虽然没有多少大意思,但是全世界做学问的或者以为在做学问的都会知道更的的了,只是这个名字翻译起来比较麻烦。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