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关中大侠吕轻候先生真我思辨之初探
   
     写完这个题目,便已经有些发蒙头晕,学院派呵。
   

     关中大侠吕轻候就是《武林外传》中的秀才,单凭这个反省自我的逻辑思辨的怪题,将平谷一点红忽悠得天旋地转,最终拍碎天灵盖走了。
   
     依在下看来,此“我”起码有三层意义,一个是别人眼中的我;一个是自己心中的我;一个是确实客观存在的我。
   
     别人眼中或者心里的“我”,我是不知道的,谁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呢?但是又肯定确实是我,不然怎么和我打招呼,并且有时候请我吃饭喝酒,而酒是确实喝到在下肚子里去了。
   
     自己心里的“我”,也不见得就是真我。譬如在下,一直以为自己是貌端体健、人见人爱的。有时候更觉得自己道德勇气无与伦比,不料往往遇事脱逃,事后又想出无数辩解,仔细想来才知不过也是胆怯庸人一个。
   
     那么,哪一个“我”是不偏不倚,客观存在的我呢?
   
     譬如照镜子,一个是镜中之我,一个是我看见的镜中之我,还有一个才是镜外之我。
   
     这种思辨怪圈绕下去,在下便要走火入魔。且看双手,筋脉贲张,正要往脑门上去。更的的俯卧撑做得多,力道是很足的。
   
     曾经和朋友谈禅打机锋,说起那烂俗的“菩提以及明镜”偈子,在下也曾狗尾续貂:
   
     菩提本是树,
   
     明镜亦是台;
   
     本来都是物,
   
     尘埃便尘埃。
   
     于今想来,这等见解却是省了不少麻烦,“见山是山、见水是水”,饥来吃饭倦来睡,又哪来这么多唧唧歪歪?所以卿卿在下也便活到了现在,一只天灵盖也很完整。
   
     我是谁?谁是我?更的的无以自拔,仅此就教于方家,先行谢过了。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