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YOU”虚拟了胜利,而网络正在死去。
   
     显而易见,网络不仅仅是技术,不是电子化的“大百科全书”,也不是传统媒介和娱乐大世界的补充。
   
     网络的本质在于叛逆于强势主流以外的每一个人的自由,以及由此产生的道德勇气或者游戏精神。不管是学人的真知灼见,不管是水仙花的自恋,也不管是自说自话或者胡言乱语,网络应该属于每一个人。

   
     然而,无庸讳言,由于传统力量的压迫,公权力的介入,网络由英特网成了局域网,而且正在义无反顾地走向碎片化,低俗化以及边缘化。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第三次浪潮的涌入,使得人们以为看到了一种全新的文化。十数年过去,浪潮成了涓涓细流,熵趋于最大,断流在即。这也是任何新兴文化进入中国的必然命运,传统政治宗教有着无比强大的异化、同化能力。百年以后,今人的后代将会发现,不过又是上演了一次“师夷长技”的闹剧。
   
     强势公权力的粗暴介入,互联网成为发现和捕获任何一个自由心灵的截获之网。每一个在网上发帖的马甲其实只是自己在亲历《楚门的世界》,最后的蓝天只是一块巨大的布景。
   
     网络自由精神的衰竭,这并不全是公权力的干预造成的,对于暴力的根深蒂固的崇拜和恐惧潜伏在DNA中,人们不知不觉在向强权主流靠拢。即使是在装着揭竿而起的的内心里,也时时刻刻准备着接受 招安,只要机会来临,立即俯首称臣。看一看一旦网络上的帖子被纸媒录用以后的欢欣鼓舞就会明白,其实原来只是一个没有被关注到的梁山好汉。
   
     不要拿周老虎、天价烟局长什么的个案作为反例,那只是颟顸、傲慢的公权力不经意间露出的破绽。而破绽和漏洞是可以修补的。仔细一路想来,网络从来没有完胜。只是在群体的一文不值的喧嚣中觉得胜利了,甚至刀枪不入了。
   
     而现在,网络却在以越来越快的加速度演变成传统主流媒体的附庸,成为商女游戏娱乐吟唱的后庭花。
   
     网络成了蜘蛛网,网络正在死去。
   
     “自由的网络精神万岁!”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