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伟大的猪》更的的
·《腌笃鲜》更的的
·《老黄瓜》更的的
駢文
·《南京钟山记》/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第一,什么是文化决定论?文化决定论是相对于制度决定论而言的;文化决定论者则相对于制度决定论者而存在。
   
    第二,文化决定论认为文化和制度是互为表里、互为因果、互相接受、互相培育的;但是,一定要就其先后次序来言,那么,是文化产生;培养;选择;接受;认可了制度。或者通俗地说: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制度。或者上升到抽象的理念:存在就是合理的。
   

    文化决定论者当然清楚制度对于文化的作用力,制度是一个自身会不断繁殖生长的异形,制度必然要不断打压不适应制度发育生存的文化土壤、培植制度需要的文化营养以维持制度的生命并且不断强大。或者可以不太严密地说,什么样的制度就企图培养什么样的民众。
   
    第三,文化决定论认为要改变制度必须也唯有从改变文化开始,也唯有这样,才能彻底改良、改变、颠覆或者抛弃原有的制度并且杜绝旧制度复辟的可能。任何制度的改良、改变都是多年文化演变凝聚的合力所为,任何寄希望于一个伟大人物的出现、寄希望一夜间的疾风暴雨都只会是一厢情愿的幻想。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每一次擦肩而过,正是文化决定论最好的例证。
   
    第四,文化决定论认为民主的本质就是每一个人自由的最大化,而设置任何制度只是保证这个自由不受侵犯的不得已的无奈选择,包括所谓民主制度也只是最不坏的一种选择。文化决定论从不认为在不变的文化背景下存在制度突变的可能。文化决定论意识到制度决定论其实是期望一个更加强有力的制度不由分说、天翻地覆地改变或推翻旧制度,那么,这个从瓶子里放出来的将是更为强大的专制魔鬼。
   
    第五,文化决定论除了承受文化和制度的压力以外,更要承受来自制度决定论的压力。制度决定论者对于文化决定论的诋毁、仇恨远高于对于制度本身没有明确指向的抱怨和愤懑。腹背受敌的文化决定论者必然是目前这个文化背景和制度钳制下的少数派,文化决定论比起制度决定论来更加容易被误读,尤其是被制度决定论者无意的误判和故意的曲解。而制度,却是用日益强化的行动表明他们十分明了文化决定论日积月累、釜底抽薪的力量。
   
    第六,文化决定论者都是从制度决定论者演变或进化而来的,因为人总是首先被制度刺激才会产生改变制度的意识和冲动。后来由于个人的知性、思辨、见识或者历练才明白改变制度不是凭义愤和冲动就能实现的。所以,文化决定论者视制度决定论者为自己的过去影像(个别居心叵测潜伏的钓鱼者不在此列)。文化决定论者非常理解制度决定论者空泛的激情和莽撞。他们不会在意制度决定论者的谩骂、诋毁、曲解和诅咒,他们并且充分理解隐藏在这个英勇的慷慨激昂后面的怯懦文化特质或者自我保护的韬略。
   
    第七,文化决定论者坚持在可操作的空间内使得信息结构扁平化,力图打破制度对于信息和话语权的垄断,以逐渐使文化具有倒逼制度改良或改变的力量。这无疑是一条更为长久艰苦、前途未卜的路径,但是文化决定论者相信这是目前所能设想并且行之有效的唯一路线。文化决定论者欣喜地看到,由于互联网的存在,世界变得相对透明,信息结构的日渐扁平、一些大众媒体的努力,外部世界的催化,文化已经在悄然改变。
   
    第八,文化决定论者认为自己也是这个文化的一部分,当然也是这个制度得以存在并且壮大的土壤的一部分,文化决定论者不把制度看做敌人,更从不把制度决定论者设置为对手,文化决定论者把这一切都看作无法避免、已成事实的文化苦果。文化决定论者在反思文化的同时反思自己,在改变自己的同时削弱制度的基础。
   
    第九,文化决定论者坚持反对暴力,不鼓吹血与火的洗礼。文化决定论者坚持认为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宝贵。文化决定论者不叫嚣地下的烈火,因为文化决定论者明了,这烈火并不存在,有的只是星星点灯,而这星星,正是文化决定论者自己。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